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铁血春秋>第五章 李云昭相助脱险境 两龙山石洞且安身两(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章 李云昭相助脱险境 两龙山石洞且安身两(下)

小说:铁血春秋 作者:平老夫子 更新时间:2019/9/19 10:04:06

第二天吃过早餐,大家收拾停当,正要准备出发。

关振海望着剩下的三十六个弟兄,忽然向张重阳问道:“我们难道就这样在深山老林里瞎转悠,这要转到啥时候去,以后怎么个着落?”

他这话问的太突然了,张重阳根本没有准备,不知怎么回答,弟兄们也瞪着眼睛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大眼瞪小眼,半天也不知道营长什么意思。

刘士成问道:“营长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跟弟兄们说?”

关振海点点头,心情沉重地说:“是有话要说,事情搞成这样大家都清楚,是我对不起各位,神泉堡枪毙歹徒触怒了刘子明,没想到在保定又遭飞来横祸,败于日寇我无话可说,可遭自家人追杀却让人心寒。这次发生的变故,就因为我一时冲动,以至被逼的走投无路,让大家跟着受连累了。”

张重阳觉得他神色不对,忙打断他的话问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关振海哽咽着说:“我对不起弟兄们,也辜负了旅长的嘱托,我要告诉各位弟兄们的是,我们现在成了‘叛军’,前途凶险,后果难测,所以,我有个想法要跟弟兄们说个清楚明白,你们是否愿意回老家去种地,或者做点小本生意,如果大家同意我这个办法的话,趁着我们还有这些现大洋,每个人可以分上一两百做本钱,回到老家与父母妻儿安居乐业,没成家的也可个找媳妇,不知大家是否愿意?”

大家听明白了,他们营长是灰心了,要给大家发路费散伙。

关振海突然要遣散部队,让张重阳彭定军江龙都吃了一惊,可他们知道营长说的是大实话,以后怎么办,谁心里也没有个谱,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听营长说要散伙,又是邢樵第一个起来反对,他大声道:“营长,你怎么忍心说出这种话来了?杀歹徒理所应当,又不是你的错,再怎么着也不怨你,你不能丢下我们弟兄不管,我们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你是我们营长,我们愿意跟着你出生入死,我们还有人有枪,以后没钱了,大不了就上山当土匪,怕他怎的!”

关振海没想到,说这番话的会是邢樵,这邢樵脾气暴躁,曾因他处罚士兵过于残暴被关振海降了职,不想在这关口上,他倒毫不含糊。

他虽然很感动,却摇着头说:“我们干别的可以,决不能当土匪。”

邢樵给了自己一嘴巴,说:“该死,说漏嘴了。”

关振海问;“大家是怎么个意思,都说说吧。”

王显道站起身来说:“老邢说的一点没错,我一百个赞同他的话!我们现在是面对着日寇猖獗,国难当头,而且我们又遭诬陷无处安身,就是当土匪,也不能辜负了老乡们的厚望,既然回不了部队,就当个抗日的土匪又何妨?”

游大勇也气愤不过地说:“比起刘子民来,我们当土匪也比他强。”

关振海火了,瞪大了眼睛说:“我说过了,决不当土匪!”

大家见营长坚决不当土匪,一时竟不知怎么开口。

朱大奎、樊鹏、童战军、董东山、陈斌、郭长松等人,都看着彭定军,希望他代表大家劝说营长,如果实在没办法,就干脆当土匪了,千万别散伙。

他们都知道,除了副营长张重阳,就只有彭定军的话最有分量。

可副营长是个大老粗,靠他拿主意那是逼公鸡下蛋。

彭定军连长就不同了,在路途中,他就有意无意的说过:“他娘的,我们现在是关公走麦城,到处是绊马索,把我们逼急了,就上山落草去。”

上山落草不就是当土匪么,都这时候了,营长还讲究个啥?

彭定军闭着眼睛低着头,心里也觉得只有落草这一条路了,可他看到大哥竟然为这个提议发了火,知道自己说这话也会碰钉子,自然不敢再说了。

彭定军都不开口,别人就更不敢触这个霉头了。

大家都觉得散伙不是办法,却谁也不知道怎么着才是好办法。

江龙倒是想说话了,但他还在暗暗思量,怎么才能说服营长。

关振海却催问大家说:“我知道大家不愿意散伙,我也不愿意,可不愿意又有什么办法呢,你们都不说话,我就当大家同意散伙了。”

他的话音刚落,旅部警卫连连长陈斌却忍不住了。

他也站起来,恳切的说:“报告营长,依我看,我们都成‘叛军’了,弟兄们就是散伙回家也难逃活命,还会连累自己的家人,左右不就是个死吗,还不如在山林里找个地方住着,等军长没事了再去找他,他不会不管我们吧!”

王显道也马上表示:“我看这办法行,住在山上也不一定要当土匪。”

彭定军也表态说:“这是个好主要,我看可行。”

关振海摇着头说:“你们说的也不无道理,可远水不解近渴,我们在山里一连转了二十几天,在山沟里绕来绕去也没有脱离危险,弟兄们的伤口也没好,现在又病倒了好几个,这样下去,只怕我们没走出大行山,人就没了。”

关振海要遣散部队,刘士成并不意外,他满腔热血立志报国,突然就变成了被人追杀的‘叛军’,山上的弟兄们生死难卜,能不让他心寒?

事情起因并不复杂,后来的变故,让他有口难辨有理难伸,关振不想让剩下的弟兄跟着他死的不明不白,刘士成自然明白关振海的难处。

刘士成虽然只是个旅部的作战参谋,却是个颇有正义感的人。

他劝慰关振海说:“营长不必如此悲观,神泉堡我们无大错,刘子明是小人得志猖狂一时而已,他纵兵劫略,真像总有一天会败露,我们也没到山穷水尽,现在说散伙的话有点为时过早,陈斌的主意不错,不妨一试,船到桥头自然直,艰难的时候我们不要灰心气馁,我就不信了,这个刘子明可以一手遮天,他纵兵抢劫奸杀人命、嫁祸别人诬陷我们的阴谋,总有一天会被揭穿,那时我们不就扬眉吐气了。”

关振海还是紧皱双眉摇着头,大家的劝说并没有让他改变注意。

江龙却忍不住直着嗓子嚷道:“营长,你今天是怎么了,大家弟兄拼死拼活跟着您走到现在,谁也没有动摇过,您怎么倒灰心了,依我看就按陈连长的办法,在山上找个合适地方住下,让伤病员都恢复了,别的事以后再说。”

接着,骑兵们都一齐站起来大声说:“我们愿意跟随营长,即使是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辞,以后有了机会继续抗击日寇,决不退缩。”

关振海见大家群情激愤意志高昂,真个是同仇敌忾视死如归,也只好望着副营长张重阳问道:“你是我们的老大哥,你说该怎么办。”

张重阳道:“患难时刻见真情,你不要辜负了大家的心意。”

彭定军游大勇也说:“大家都是这个意思,大哥别灰心。”

关振海思量了片刻说:“既然大家如此坚决,我谢谢大家了,可我们对这个地方两眼一抹黑,想找一个适合避难的地方,谈何容易。”

刘士成想了想说:“太行山纵横数千里,我就不信找不到合适的地方,倒是这地方离保定没有多远,刘子明派出的搜索部队,随时都可能找到这里,我们应该顺着这条山梁继续往南走,翻过前面这座山,到那边应该脱离危险了,翻过这座山,再找合适的地方安顿下来,置办些衣物行头,粮食药品,别把弟兄们都拖垮了。”

关振海终于点头了,说:“既然大家都愿意,那就这样决定了。”

就这样,骑兵营幸存的三十六个弟兄,牵着他们的战马,马背上驮着几个伤病员和辎重物品,在太行山中逶迤辗转,开始寻找可以落脚的去处。

他们花了整整十天时间,才翻过那座大山,躲开了守备团的搜索,再也不担心被刘子明的部队发现他们了,张重阳说现在无需躲藏了,可以加快行进速度,尽快找到合适的地方安顿下来,也好打听二十九军的消息。

关振海却不着急了,他缓缓地说:“找到地方也是躲,据老乡说,从这里往东走一百里就到石家庄了,干脆在这里找地方休息几天,江龙大勇下山去,看看能不能打听到一些有用消息,我们也要补充些给养,反正没人撵我们了。”

他们找到一个小山寨,刚刚住了两天,可江龙和游大勇带回来的消息,又把关振海吓了一大跳,赶紧叫弟兄们收拾行装,顺着山路朝西边开拔。

原来江龙大勇回来报告说:“保定和石家庄早已沦陷,根本打听不到有关二十九军的任何消息,倒是刘厚德的部队,撤到南边的大桐山一带来了,离我们这里虽然还有好几百公里,可刘子民的守备团就驻在山下,不到三五个钟头的路程。”

这叫不是冤家不聚头,绕了一个大圈子,差点又碰上了。

他们想继续往南是不行了,只好往西,进入太行山南段的腹部。

在这个深山老林里,很难见到居住的人家,他们又没有帐篷,要找个避风挡雨的地方都很不容易,只能在树林中山崖下露宿,因为吃不好也睡不好,山里的气候真个又是变化无常,一时阴一时雨的,伤员的伤势更加严重,伤口恶化还发起了高烧,还有好几个弟兄着了感冒,连副营长张重阳也没躲过。

这就叫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为了照顾伤员和病号,他们不得不经常找地方停下来,让伤病员休息,有时一停就是好几天,谁也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找到适合安顿的地方。

如果不是军医欧阳医术高明,在神泉堡准备的周到,这些伤兵弟兄们可就惨了。

关振海扳着指头一算,不知不觉的,已经在山里走了三个月有余了。

这天黄昏,他们来到一个小河边一块比较平坦的地方。

关振海说:“今天赶了不少路,大家也累了,就在这过夜吧。”

谁知他们刚刚开始埋锅做饭,远处就传来一阵隐隐的枪声。

在前面探路的江龙跑回来报告说:“山下来了一百多日军,正在村子里搜捕抵抗分子,杀了不少人,还放火烧房子,我们快离开这里。”

关振海立即命令:“辎重伤员病号先走,其余的跟我来。”

这就是全面已经说过的,因为他们救了小李村的村民,李小七将连夜他们带到了两龙山的双龙洞,让他们终于有了一个暂时安全的栖身之地。

到达两龙山双龙洞的第三天一早,关振海,张重阳,刘士成三人,把两龙山附近的地形巡视了一遍,都觉得这地方简直就是为他们准备的,都很满意。

等他们回到山洞,弟兄们已经起来洗漱完了,吃过了早餐,关振海才命令大家把山洞打扫的干干净净,把一应家当搬进山洞,准备在这里安顿下来。

随后几天,弟兄们分批到村里收拾头脸,大家才又精神起来了。

住在附近的十几户山民,见这伙人把山洞占了,以为又来了土匪,大家都人心惶惶惊恐不安,胆子大的,拿着猎枪躲到山上,随时准备拼命。

幸好刘仕成一家一户的告诉他们:“我们是国军,不是土匪,到这里只是暂时休整一些时候,请大家不要惊慌。”才让老乡们平静下来。

刘士成从老乡那里打听到了,两龙山属龙山县,离县城一百多公里。

老乡还介绍说,两龙山以前盘踞过土匪,自从清朝倒台以后,这里的土匪被官兵围剿过几次,就再也没有土匪了,这个山洞,已荒芜了二十多年。

他们还告诉刘士成:“龙山三个月前就沦陷了,东边的平阳,西边的唐河也已经被日本人占领,日本人虽然也到过山下,但没上两龙山就走了,西边的大龙湾驻有日军和皇协军,东边的柳林铺虽然没有日本人,也来了一些皇协军。

日本人占领龙山以后,到处烧房子抢粮食,见了女人就糟蹋,还大肆捕杀共产党和国军人员,连老百姓也杀,很多人都跑山上躲兵祸来了。

关振海得知这些消息后,掐着指头算了一遍,自从饮马河战败,日本人不但占了北平天津徐水等地,现在又还打到南边来了,难怪保定石家庄早已沦陷。

保定石家庄都沦陷了,二十九军的部队呢又去了哪里?

宋军长的麻烦解决了没有,伍飞鹏参谋长又是怎么个结果?

旅长临终嘱咐,要他们归队,现在却成了‘叛军’,还怎么归队呢?

这一个接一个的问题,让他非常困惑,迷茫,也非常苦恼。

刘士成深知道营长的心事,却找不着宽慰他的道理,只能暗暗着急。

张重阳就是个大老粗,没多少主意,刘士成只好找彭定军商量。

刘士成与彭定军商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江龙游大勇下山打探消息。

现在已经进入冬季了,山上的冬季不仅来得早,时间也格外长,如果不能打探到外面的情况,和二十九军的去向,他们就无法确定接下来该怎么办。

他们商量的第二件事,便是成立打猎队,他们虽然有钱,可山上没有正二八经的市场,买不到肉食,又不敢到下山,弟兄们身体都很虚弱,有的弟兄已经瘦的只剩一层皮了,得弄些营养品给大家培补身体。

何小山跟他们混熟了,做了打猎队的顾问,他倒很乐意。

还有第三件事,天气越来越冷,要给大家准备冬衣和铺盖了。

又是何小山帮的忙,在山下的白云铺请一个叫徐文升的老板,偷偷联系了一批棉花布匹,只要把钱款送去,东西就可以自己去搬上山来。

关振海知道这是要紧事,也不迟疑,便让张重阳打开了那个钱箱。

这个钱箱,就是在保定劫车救人时,李副官抱着的那口皮箱。

刘仕成问道:“我们是打草搂兔子,到底发了多大的洋财?”

张重阳笑道:“也没多少,金条三根大洋一万,路上已花了好几千。”

刘士成惊得张开的嘴闭不上:“这也叫‘没多少’,我的妈呀。”

彭定军笑道:“这位刘团长真是出手不凡,大哥你值这个身价吗?”

“这你就不明白了?”刘仕成说,“他把事情闹的骑虎难下,如果徐水的事被我们捅出来,不要说他这个团长,就连他叔父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刘士成这话不假,他们不战而逃,那是要掉脑袋的。

其实,刘仕成也只说对了一半,刘子明不惜那么大的本钱,是因为这里面另有见不得人的秘密:徐水不战而退,刘子明接到的命令,并不是重庆国民政府蒋委员长下达的,而是南京政府汪精卫的指令,他怕的就是这个。

刘厚德原本是黄埔出身的国军将领,属于蒋委员长的嫡系,却鬼使神差地被亲家王绪周拉下水,成了大汉奸汪精卫的人,暗中接受他的命令。

王绪周曾告诉他,不要与日军冲突,别破坏了他们与日军的和谈。

刘厚德虽然没有公开投降日军,也没有公开投奔南京汪精卫,却是隐藏在国民党军队内部,支持与日本和谈的将领,暗中与南京汪精卫政府的高层有来往。

由于这事做得机密,连国民党的军统特务也被蒙在鼓里。

脚踏两只船的刘厚德,接到汪伪的命令,不免进退两难,他既不敢违背汪精卫政府的命令,又怕重庆的蒋委员长知道,更让他担心的是,二十九军宋哲元就在保定,万一事情泄漏,他就是有十个脑袋,也不够蒋委员长砍的。

所以,刘子明对徐水撤退特别害怕,就因为他知道这个秘密。

他感到关振海不除,迟早都是个大祸根,所以要将他们斩尽杀绝。

关振海是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怎么会想的到其中还有这一出呢。

刘子明为了要置他们于死地,出手的确很大方。

刘士成望着皮箱笑道:“塞翁失马,安知非福,你们的死囚牢没白坐。”

关振海也笑着说:“这是江龙的功劳,我都不知道有这个。”

在到达两龙山的路途中,张重阳主要队伍的负责后勤事务,自然知道要筹集粮食和弟兄们的穿戴,是何等重要何等艰难,望着皮箱里的一排金条和大把银元,他心里一直在反复盘算,他们三十六个弟兄和二十几匹战马,每天的花销不会少。

如果真的要在这山上安顿,就必须马上购买粮食和马料,置办安营扎寨不可缺少的家用物品,弟兄们身上的穿戴也该换了,还有过冬的棉衣棉被。

他扳着指头粗略的算了算,这些个开销,没有大把的银元对付不了。

“别高兴的太早了。”他皱起眉头说,“以前什么都不操心,根本不知道养一个兵要多少银子,三十几个人的吃和穿,还有我们这些老伙计,现在物价飞涨,一天下来就是一大把银元,这点家当能支持多久,还要精打细算才是。”

刘士成点着头说:“说的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是要好好算算。”

关振海说:“这事就交给你们俩了,该花的花,能省的就省着点。”

刘士成想想说:“放心吧,一年半载应该没问题。”

有了这么一大笔钱,虽然现时的物价暴涨,他们三十多人马,在这个偏僻的两龙山上双龙洞里,安安稳稳的待上一年半载,应该没有问题……

0

第五章 李云昭相助脱险境 两龙山石洞且安身两(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