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铁血春秋>第六章 二十九军早已被裁撤 辛存骑兵只能换门庭(上)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章 二十九军早已被裁撤 辛存骑兵只能换门庭(上)

小说:铁血春秋 作者:平老夫子 更新时间:2019/9/20 10:17:53

骑兵们有了安稳的栖身之所,手里又有金条大洋,日子便好过了。

可好过的日子就过得快,骑兵们在两龙山,一愰就冬去春来。

他们在这里过了一个冷冷清清,但也是自由自己在的大年。

由于大雪封山,他们已经不能下山打探消息,也不能进林子打猎,好在刘士成考虑的很充分,吃的喝的穿的盖的和药品,包括马料,都准备的十分充足。

山上的冬季虽然很长,却有利于伤病员的疗养和恢复,骑兵弟兄们得到了充分的休整,他们现在是粮草武器充足,医疗药品齐备,双龙洞里里外外,被他们打扫的很干净,里面也收拾好了,洞壁修整的光滑了许多,地面平整了,左边的仓库里面堆放着粮食和弹药,右边是睡觉的床铺,伙房设在洞口外的悬崖下,连柴火也准备了几大垛,一年半载都烧不完,山洞里还有火塘,一点也不清冷。

山洞中央是餐厅,摆放着两张长条桌和几条长凳。

还不仅是这些,他们每人都有了一套新铺盖,两套新样式军服,一件狐皮毛领的棉大衣,两套洗换的内衣内裤,还有不久前买回来的长筒马靴。

这一切不但是因为有银子,还搭帮了何小山和白云铺徐文升的帮助。

这个徐文升是白云铺云山客店的老板,在白云铺也是个很有名气的人物。

他们弄到这些东西,其实是搭帮那个何小山,何小山认识徐文升,徐文升又有几位黑道朋友,刘士成又舍得花钱,这便是说有钱使得鬼推磨。

虽然花费不小,可在日本人占领的底地盘上,能弄到这些就不错了。

骑兵弟兄们有吃有喝,什么都不愁了,可他们却怎么也快活不起来。

因为冬天大雪封山,不能下山打听消息,不要说二十九军了,就是两龙山下的情况也一无所知,他们似乎已经与世隔绝,成了一群聋子和瞎子。

前几天,江龙和大勇下山转了一圈,除了‘鬼子伪军搜括百姓,弄得老乡们过年都不自在’以外,根本就没有关振海需要的消息。

他们就这样熬过了冬天,一个个都养的身强力壮,关振海却愁的不行。

一天吃过早餐,太阳刚刚从山顶冒出来,关震海就把张重阳,刘士成和彭定军三人叫到他睡觉的地方——一个单独的小山洞里。

“我们在这已经半年多了吧?”关振海不等他们落座,劈头就问。

“差不多快了。”刘士成爽快的答道。

“我们难道就这样耗下去?”关振海问。

“不这么耗下去又能咋样?”张重阳反问道。

关振海说:“现在已经是春天了,我们还呆在这里行吗?”

张重阳却说:“我们花了那么多大洋,费了那么大的功夫,好不容易把这山洞打点得像模像样了,现在为什么急着离开这里,你就不觉得可惜?”

关振海望着张重阳,哭笑不得的说:“您这是老马恋槽了吧!”

张重阳却笑道:“我倒不是恋槽,就是不知道哪里还有这么个槽。”

刘士成说:“离开这里容易,要想再找个这样的地方,就没那么容易了。”

关振海点点头道:“你们说的是不错,可别忘了我们……”

彭定军说:“大哥放心,我们不会忘,但不能性急。”

关振海:“你是不是有主意了,说来听听吧。”

彭定军边想边说说:“也算不得什么主意,只不过我觉得,我们应该扩大打听消息的范围,这地方太偏僻,也太闭塞,前线的消息传到这里,都是半年几个月以前的马后炮,如果去远一些大地方,一定能听到些什么。”

刘士成一听就点头了:“彭连长说的是,最好是去县城,县城的消息来源多而且传播的快,范围也会比较大,不仅有过时的,也会有最近的,可以让江龙和游大勇再辛苦一趟,最好去县城收集一些报纸,新的旧的都可以。”

关振海说:“就这样了,告诉江龙和大勇,让他们马上出发。”

从两龙山到县城号称两百里,骑上马走大路倒是不算远,可下了两龙山就是日本人的占领区,到处都设有盘查哨卡,没有良民证根本就过不了关。

像江龙和游大勇不是本地人,只能翻山越岭钻山沟,多走很多冤枉路。

这样去一趟县城来回得四五天,如果还要办事就少不了六七天,所以两龙山上的老乡当中,去过县城的找不出没几个,就是到过松树弯的也不多。

关振海和刘士成,都估计他们至少也要七八天才能返回。

可他们都估计错了,第五天上午,他们就回来了。

关振海问:“怎么这么快,是不是半路上碰到什么事了?”

江龙报告说:“半路上碰到的事多了,还是先说在县城听到的吧。”

江龙从包袱里拿出几张报纸,交给刘士成说,“这是你要的。”

刘士成如获至宝,双手接过报纸,就忙不迭的打开翻看。

关振海也伸出手问:“我要的呢?”

江龙喝了一大碗水说:“营长您别急,等我缓口气再说。”

游大勇却抢着说:“县城查得很紧,根本打听不到什么消息。”

关振海失望了:“这么说,你们是白跑一趟了?”

江龙忙说:“也没有白跑,消息都在报纸上写着呢,而且,我们一路上看到了很多情况,山下的老乡们被害的太惨了,日本人还在捕杀抵抗分子,而且现在又使出了新花样,每个村里都成立了维持会,由日本人指定会长,这维持会就是专们给日本人办事的,县城还有县政府和警察局,不知那来的么多汉奸?”

关振海对这些不感兴趣,问道:“有二十九的军消息吗?”

江龙说:“别提了,只听说保定石家庄已经失陷,日军已经打到山东山西河南和江苏去了,说是三个月灭亡中国,根本没有二十九军的消息。”

关振海听了又急又气,长叹一声道:“完了!”便不由热泪横流。

谁也不知道他说的是中国完了,是二十九军完了,还是他们自己完了。

他抹了一把眼泪,满脸痛苦的瞪着洞顶发愣。

正在翻阅报纸的刘士成,却忽然拍着桌子骂开了:“真他娘的!”

大家被他吓了一跳,不知道他在骂谁。

张重阳问:“怎么了?”

刘士成抖着报纸气愤的说:“日本人扬言,三个月灭亡中国,他们不仅占领了我们的上海,还把南京也占了,才几个月,就占领了半个中国!”

大家一听脸都白了,南京是中华民国的都城,南京都沦陷了,中国岂不是已经国破家亡了,大家被这个消息所震惊,一窝蜂似的围了上来。

张重阳不识几个字,忙问道:“怎么回事?”

刘士成说:“还好,国民政府早已迁到重庆去了,真是见鬼了,几百万国军怎么就挡不住日本人,让日本人长驱直入,如入无人之境。”

刘士成这话一点不错,日军占领平津后,马上开始全面侵华,数以百万计的侵华日军,从三个方向大举进攻,东路经承德进攻山东江苏,西路越过太行山直逼山西太原等地,中路更是扫荡河北全境,打到了黄河北岸,还有从海上进攻的日军占领上海南京以后,又分头直扑中原大地,其势如破竹。

一时间,中国到处是沦陷区,日军所到之处,实行“三光”政策,国军虽然也打过不少血战,可就是没挡住日军的步伐,半个中国的大地上,到处是哀鸿遍野血溅山河,有的村庄被烧成焦土,还有不少地方被日军屠了村。

蒋委员长“以空间换时间”的政策,不知换去了多少人的生命。

可怜关振海和他的弟兄们,躲在偏僻的两龙山,对半年多来,中国抗战所发生的惨况一无所知,他们心里惦记着的,就是怎么找到二十九军。

江龙带回来的那些报纸,都是几个月甚至半年前的消息,而且还是从废纸堆里翻出来的,其实他也识不了多少字,觉得有点用就收集了一些,却没想到上面有这么重要的消息,这些消息虽然早已过时,可对他们却非常重要。

这不,刘士成忽然大声喊道:“这里有个好消息!”

关振海忙凑过去问:“是什么好消息?”

刘士成一字一句的念道:“国军与共产党八路军合作,九月二十五日在平型关全歼日军板桓旅团一千余人,缴获了一大批武器弹药和装备,取得了我军自抗日战争爆发以来,第一个大量歼灭日军的重大胜利!”

这个消息让骑兵们非常振奋,自从日军入侵中国以来,大家看到和听到的不是国军节节败退,就是丢城失地,让国人十分沮丧。

平型关大捷,打破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怎不让人高兴。

这个消息,对关振海是一个强烈的刺激,也是一个极大地鼓舞。

由于从七七事变和平津抗战的失败,他们被迫躲进深山老林,来到两龙山双龙洞暂时安顿,一愰就大半年了,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的变化。

江龙游大勇带回的消息,包括报纸,都是五花八门的,道听途说的小道消息更是满天飞,加上日军刻意封锁,释放谣言混淆视听,令人难辨真假。

不过那些过时的报纸,还是让他们知道了,现在的中国,已经开始了国共合作全民抗战,他们相信,只要中国人团结奋起,日本人占不了便宜。

他们通过旧报纸虽然知道一些过时的消息,却与他们的期望毫不相干。

二十九军就像泥牛入海,连泡泡也不见一个。

关振海当然知道,他们暂时只能住在两龙山,但不知道要住到什么时候。

双龙洞周围的老乡,早已对他们熟悉了,知道了他们的来历,也非常同情他们的不幸遭遇,不仅为他们保守了秘密,还帮他们打听山下的消息。

狩猎队成立以后,与猎户们一起巡山打猎,一起喝酒,何小山不时向他们传授狩猎的经验,他们送了何小山一杆步枪,与猎户们相处的很不错。

从那时开始,关振海宣布了纪律:不准欺负百姓,不准调戏妇女,不准私自进入村子,买卖要公平,说话要和气,很得老乡们的称道。

他们在两龙山上,日子过的也安稳,可关振海却舒服不起来,江龙和游大勇打探到的消息,一个比一个让他气愤不已,中国的大好河山,大片大片的正遭受日本人铁蹄践踏,可怜老百姓备受日寇蹂躪,他恨不得与日寇拼死一战,以出出憋在胸中那股恶气,可是,他除了恨得牙痒痒的以外,就只能干着急。

江龙已经打听到,唐河南部的柳林镇,驻有国军的一个守备旅。

关振海本想跟他们取得联系,以便得到一些消息,可再一打听,这个守备旅竟是刘厚德的部队,让关振海吓了一跳,好在没有轻举妄动,要不,平白无故的就自己撞进了虎口,刘厚德知道他们在这里,他们还能安稳吗?

现在的龙山县,只剩北部深山里老林没有鬼子了。

关振海不能不担心,无论是日本人,还是桃林刘厚德的部队,如果知道他们就藏在两龙山,都不会轻易放过他们,他们几十个人几十条枪,既无给养又无武器弹药补充,万一他们来进剿怎么抵抗,难不成还往太行山里躲藏?

幸好他担心的事没有发生,他们安安稳稳过了一天又一天。

就这样冬去春来,他们在两龙山上一晃就过了又一个年头。

他们当中最辛苦的就是江龙和游大勇,隔不了几天,就要下山一趟。

而最辛苦的就是江龙,每次侦察,他都把游大勇留下接应,他习惯了单人匹马独自行动,游大勇是营长的兄弟,江龙自然不敢让他有半点闪失。

江龙虽然个头矮小,却是个老江湖,下三滥的功夫无所不精。

关振海天天都在等待江龙和游大勇,给他带来二十九军的消息。

有一天,盼望已久的消息终于来了,他们在一张旧报纸上看到的是“二十九军被拆分,部队番号被撤消”的消息。报纸上十四个黑体大字标题,把关振海打了个晕头转向,细看报纸上的内容,才知道他们的家早已经彻底完了。

二十九军被裁撤,部队也被拆分,关振海没有了精神依靠,也就丧失了洗刷罪名的希望,这对他无异于一个晴天霹雳,把他惊的目瞪口呆。

事情还不仅如此,江龙还报告说,自从我们在保定的金鸡岭与刘子明的搜索部队干了一仗,打死打伤国军官兵好几十人,刘子明一伙,就添油加醋地向刘厚德告了一状,刘厚德大发雷霆,命令守备师所属各部,派出密探四出侦查,还命令他的部队,发现叛军不必报告,立即就地消灭。并在他的管制区内张贴通缉布告,悬赏两万现大洋,捉拿叛军首领关振海。

彭定军气得骂道:“刘家叔侄太可恶了,战场上就是属兔子的,连鬼子都没看到就跑的没影了,残害自己人倒不惜血本。”

刘仕成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你没见那些皇协军吗。”

关振海无奈地摇了摇头,面对这个局面,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心里却像打翻了个五味瓶,酸甜苦辣咸,一齐都跑出来了。

二十九军不存在了,再找也枉然,他现在只好退而求其次,打听二十九军的老长官和兄弟部队的消息,做好投奔他们的准备,这是他最后的希望了。

对关振海来说,最后的希望也是希望,比没有希望要好。

可二十九军被拆分的部队,就像石沉大海,找不着一点音信。

随着时间的流逝,关振海不免焦躁起来,人也慢慢的萎靡不振了。

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关振海竟然一病不起。

在二十九军骑兵营弟兄们的心里,平津战败,神泉堡被俘,在保定又遭刘家人栽污陷害,被逼得与国军开战,都不算什么祸事,没什么可怕的。

他们最害怕的,是没了营长这个主心骨,营长若有个三长两短,对骑兵营三十六个出生入死的弟兄来说,可就真的是大祸临头了。

在骑兵弟兄们的心目中,他们的营长关振海,是个钢铁硬汉,是个打不倒拖不垮的硬汉;他视功名钱财如粪土,只知道嫉恶如仇,正直无私;他不仅是二十九军最年轻的营长,深得旅长的青睐,也是骑兵们最敬重的长官。

他带兵有方就不必说了,对士兵的训练非常严厉,可体贴士兵,爱护部下不亚于父母,所以,他得到了骑兵营弟兄的一致拥戴。

正因为如此,从北平兵败到两龙山避难,不管路途多么艰难,也不管前途是多么险恶,除了途中殉难的,就没有一个掉队的,更没有开小差的。

关振海也的确是条硬汉,历经饮马河战败,神泉堡被诬陷,在保定又落入虎口九死一生,刚刚获救就成了“叛匪,”深山老林中餐风露宿,三个多月艰难跋涉辗转千余里,他的意志没垮,虽然一度灰心,但他挺过来了。

现在到了两龙山,找到了安身的地方,弟兄们得到了休养,一个个又恢复了昔日的威武精神,只等有了二十九军的消息,他们就可以归队了。

二十九军被裁撤,部队被拆分,他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

这个钢铁硬汉,没被死神吓倒,却在失望中痛苦不堪。

张重阳刘士成和彭定军等人,千方百计,使出了混身解数,把双龙洞里外打理的井井有条,一日三餐让弟兄们吃得满意,他们没有军饷补给,但还是给大家发了点零花钱,让弟兄们有自由活动的空间,不会因为无聊而消沉。

弟兄们也因为营长有归队的希望,大家也就充满了信心。

可他们这几天忽然情绪低落,一个个都心神不定,像失了魂似的。

因为他们的营长病倒了,而且病得不轻,一连好几天没下床,眼不睁话不说饭也不吃一口,炊事兵把饭菜送到他床边,他动都没有动一下。

军医欧阳健声给他做了检查,却不知道他得的是什么怪病。

0

第六章 二十九军早已被裁撤 辛存骑兵只能换门庭(上)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