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仙侠>龙如山令>冥界之花7、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冥界之花7、

小说:龙如山令 作者:ZHYWZD 更新时间:2019/9/17 22:58:02

只见那可无和尚双手合十,依然不急不躁、不紧不慢地说道:“阿弥陀佛!我佛慈悲!出家人慈悲为怀,永不杀生。诸位官爷的项上人头,与老衲何干?就是自己取下来老衲也不敢要。诸位官人还是好好留着项上人头升官发财吧。”

门达说道:“可无大师,虽然你张口闭口‘阿弥陀佛’,但是以本大人看来却是信口雌黄,没有哪句是正经话,懒得再与你哆嗦。既如此,恕不奉陪,我等告退。”

此次毫不犹豫,锦衣卫诸人迅疾转身,向悬崖奔赴而去,门达的意图很明显,从悬崖攀附上去,跃围墙,进入庄园。已耽误两三个时辰,不知道庄园内目前是什么状况,必须尽快赶回去一探究竟。

说时迟那时快,锦衣卫众人只觉得眼前有个什么东西微微一晃,便迅疾闪过,待回过神来,又无踪迹。稍稍呆愣片刻之后,方才发觉捡拾的那些围攻门达的黑衣人的剑,已从手中不翼而飞。如果仅仅是锦衣卫一般人员如此这般倒也罢,偏偏凭门达、门贵何等身手何其矫健者,竟然也不可思议的中招,想想真有几分恐怖:倘若先前几波袭击者均有如此身手,只怕躺在地上的,早已颠倒过来也。

锦衣卫诸人心里七上八下自不待言。只见可无和尚手里拿着不经同意、又丝毫不费力气收缴来的剑,得意洋洋阴阳怪气地说道:“阿弥陀佛,承蒙诸位官爷承让,老衲感激不尽。老衲受人之托,要的就是此等物件。既然人带不回去,那就把他们使用的兵刃带回去交差,以此证明老衲的人品。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刚刚可无和尚霸气出手,已让门达、门贵倍感屈辱,由不得停下脚步。其余五人的吃惊程度则小很多,本身技不如人,所以见怪不怪。他们看看上司已经停下脚步,自然而然仿效。

再看可无和尚,似乎料定后面还有故事,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立在原地守株待兔。果然没错,门贵返身回走几步,在可无和尚对面五步距离外停下脚步,抱拳作揖说道:“可无大师好身手!在下失敬失敬!只是,还有诸多疑问,可无大师能否指点一二?首先,让在下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今晚花好月圆大好之日子,我等原本也不过召集部聚会下消遣而已,怎地就连可无大师这等世外高人也被骚扰惊动,还累及亲自出马?大师能否告知一二,这究竟是为哪般?其次,我等与可无大师素昧平生,无冤无仇,今晚为何却连遭袭击,截杀?而且出动的人手均是武林中排的上号的佚名高手,岂不是咄咄怪事?再者,以大师这等身手,居然是受人之托,来趟这趟原本什么都不是现在去变成浑水的怪事,但不知能够让大师甘愿受托的幕后高人,又是何方神圣?如此苦苦相逼,究竟为哪般?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倘若大师据实告知,我等就相信大师果真是佛门清修的高人,否则,就不好说啦。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原本以为用可无大师前面所说的一些话语,去回敬和反套住他,让他如鲠在喉,进退两难。岂料事与愿违,姜还是老的辣,这句话任何时候都管用。可无和尚笑嘻嘻地回敬道:“官爷问的好!只是,老衲只能回敬诸位官爷四个字:无可奉告。但老衲可以奉劝奉劝诸位官爷,如果诸位官爷能够顺利避开今晚这场命中注定的劫难,那么说明诸位官爷命不该绝,还受我佛保佑。那时,明年春暖花开的时候,请到龙如山找老衲,切记。老衲话说的有点多。抱歉,老衲告退。阿弥陀佛。”

“慢着!大师请留步。”门贵上前两步说道。

“喏。这位官爷还有话说。”可无和尚面无表情地说道。

“没有多的话,也就很简单的事情,那就是方才大师从我等手中取过剑的时候,那身法、手法似曾相识。还有,那七位黑衣人所使用的剑法、阵法,也似曾相识。另外,今晚几度拦截、袭击我等的黑衣人,却绝大多数使用的非中原武功,兵器。如此种种,让我等陷入云里雾里。还望大师指点迷津。否则我等寝食难安。万一今宵还有其他闪失,在皇上那里,也担当和吃罪不起。”门贵基本是对门达质询可无和尚不足之处的补充。

“呵呵,两位官员所问大同小异。只不过,老衲还是答复刚才那位官爷的话,无可奉告。真奇怪,诸位官爷不是一直想走吗?现在怎么变得哆嗦起来?婆婆妈妈的,好像不是诸位官爷的一贯作风。好,既然诸位官爷不肯走,那老衲先行告退。就此别过。愿佛祖保佑诸位官爷。阿弥陀佛。”可无和尚阴阳怪气地甩出几句有点强硬的话来。

“可无大师稍安勿躁。请恕在下大胆,如果我等要你留下片刻之前从我等手中不经许可强行取走的剑,您是否应该发扬发扬风格,成全我等小小的要求吧?”门贵说道。

锦衣卫一行人中,除却门达略懂门贵话中隐藏的意图,其余五人心中纳闷不已:眼前的和尚极端厉害,武功深不可测,咱们应该赶紧离他远远的才好,岂能主动找茬,挑起事端?

可无和尚似乎不是一般的诧异,稍微愣愣神方才说道:“这位官爷,失敬失敬!您的要求其实并不过分,不就是几把已没有多大用处的剑吗?普天下的铁匠铺都可以去定制,购买,何必在几把剑上一较高下?如果诸位官爷确实需要,那老衲就成全诸位官爷,如何?”

可无大师豁达大度的几句话,到让锦衣卫人员颇感意外。门贵都有点怀疑自己听错,惊讶地说道:“可无大师,出家人不打诳语,可是你几次三番强调的!如果不是信口雌黄,我等就斗胆接剑也。”

“诚如施主所言,出家人的确不打诳语,言而有信。剑在这里来取就是。无需多言。”可无和尚说道。

门达冲身边的人努努嘴,一名叫做“周万福”的属下立即会意,紧走几步来到可无和尚身边,身手就去拿被对方夹在腋下的剑。只不过,那剑就像是铁水铸在可无和尚腋下一般,任凭周万福如何发力,那剑纹丝不动,可无和尚也纹丝不动。片刻功夫,周万福筋疲力尽不说,那尴尬和无奈,让锦衣卫全体蒙羞。要知道,周万福的武功,在锦衣卫里面也算是拔尖的,其实力等同或超越江湖武林中的二流高手。而且锦衣卫经常打打杀杀,过的是刀口舔血的日子,所以其实战经验和能力,远胜江湖武林中一般二流高手。

“周万福,不可造次,还不赶紧退下。”门达呵斥道。

满脸通红退下之后,周万福似乎被耗尽力气,连站都站不稳。此情此景,门达、门贵由不得心生疑窦,眼前这和尚的来历愈加朴素迷离,武功更是深不可测。是继续与和尚较劲,还是知难而退,两位锦衣卫首领大脑急速运转,考虑周全的对应之策。

门贵心中更是纳闷:自从与其他同僚在悬崖上的山庄围墙各自分头行动以来,起码过去整整一个时辰,让那拨人去召集人手和赶过来支援,怎地无声无息?莫非遭遇不测?不过,也不大可能啊,锦衣卫两三百主要人员都聚集在山庄里,要想把这帮虎狼之师团灭,可能性等于零。再说,还有王振等朝中不少权臣,他们来赴宴时,也或多或少带有保镖随从,安全性毋容置疑。不过,细细想来今天的事的确匪夷所思,莫非真有重大险情发生?

门贵对门达耳语到:“门大人,属下认为此地不宜久留,您先带各位弟兄们返回山庄,容我断后与这可无和尚暂却周旋。门大人尽管放心,我的实力有目共睹。我断后主要是拖延时间,大人您回到山庄宴会场之后,只要一切如故,那就可以放心的召集人手在返回接应我就是。您是我门锦衣卫的大总管,您必须留在大队人马中间,否则群龙无首,各自为战,这是兵家大忌。话不多说,您快请回。”

对于门贵的劝告、孤身断后的忠勇,门达丝毫么有怀疑,他本身已经怀疑今遭遭遇对手调虎离山,怎奈迟迟难以脱身,心中已经有几分焦虑,经门贵一番话提醒,觉得很有必要。于是,他对门贵说道:“好。就依你所言,我先回去一步,随后再来接应你。这几位兄弟,就留下陪你,大家也好有个照应。”

“大人快快回去就是,几位弟兄还请随大人同行为妥。眼前这和尚来历不明,武功高深莫测,倘若真的动起手来,只怕一般人员只能是那和尚的下饭菜。所以,易走不宜留。时间无多,大人赶紧上路。”门贵积极说道。

再看那可无和尚,悠闲笔直的立在原地,双手合十,嘴唇蠕动着,似乎在念经。他的目的已经达到,却并着急回去向所说的托付的人兑现承诺,磨磨蹭蹭不清楚为哪般?但与门达一干人刻意周旋确实显而易见。

门达咬咬牙,冲门贵抱拳说道:“好。我这就带弟兄们返回,很快就来接应你。多加小心。”

门达做个手势,其余人员便跟随其后向悬崖快速移动。唯有那周万福,被留下陪着门贵。不是门达不想带他走刻意留下他,而是刚才他去可无和尚那里取剑,功败垂成不说,还疑似中了可无和尚“吸星大法”之类的邪门功夫,被对方吸干精气神,瘫软在地动弹不得。大敌当前,局势不明,门达不好在吩咐其他人员背着他行动,权衡再三只能让他留下做个活的见证。

门达带着属下快速移动到悬崖底下。诡异的一幕再度发生:悬崖似乎瞬间崩塌,无数石块尘土遮天蔽日轰然砸将下来,如果反应慢或者没有反应者,顷刻之间注定便会葬身悬崖底下。但门达武功一流,机警和反应能力更是超一流,赶紧提醒手下运起绝顶轻功,后退闪避。还好,连续几个起落退后数十丈,有惊无险避开了石块尘土制造的死亡坟墓。只是这一后退,几乎又回到门贵与可无和尚对峙的地方。

却不说手下如何惊讶,就连一贯有“泰山崩于眼前而不惊”的门达,此时此刻也不在淡定。既然回去的路已经被堵绝,那只有硬着头皮再度去会会那和尚,看他葫芦里究竟卖的啥药。

门达拍拍身上的尘土,很快恢复原有的风度气度。尽管心里极不情愿,但腿却不由自主来到门贵身边,其余下属紧随。

门贵对刚才发生的一幕也惊诧万分!难道今遭一切的一切,是一个巨大的圈套,或者是一个巨大的阴谋?一个精心设计的巨大的坑,等着锦衣卫往里面跳?这需要多大的仇恨?以及多少人力物力才能办得到?能对锦衣卫动静了如指掌提前布局者,锦衣卫内部应该也有人通风报信,提供详细情况。想想真恐怖。然而,今遭接连发生的一切的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却又费解而不得详知。头大。

可无大师睁开微闭的双眼,不无挪榆地说道:“几位官爷,今晚看来咱们的确有缘,这么快又会面也。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见面又怎样?难道你知道我等会遭遇什么,所以就在原地守株待兔?我等就是你想要的兔子不成?”门达故作镇定地说到。但说话的同时,整个人突然离地丈许,绣春刀在空中挥舞成一团寒光,掺和着明亮的清光向想可无和尚斩去。如果是一般武林人士,单凭门达挥舞出的一片刀光剑影,已然判断不清楚瞬间杀到的利刃,是要取项上人头?还是开膛剖腹?亦或是取手取足?如果连这都搞不清楚,那下场一定是惨烈的。

面对门达突兀袭来的刀光剑影,可无和尚似乎也不敢怠慢。只见他腋下的剑像是长了手,突然齐齐出鞘,在可无和尚身前筑起一道牢不可破的剑墙,将门达急速来袭的数刀统统抵挡住。而可无和尚,表面看起来仍然无动于衷,连双手合十的基本形状都未曾改变。门达连续不停的攻击,那七把剑就像有隐形的武林高手在操控,一一化解门达的凌厉攻势。

眼见得门达已经有些吃力,还不能动那和尚丝毫,门贵已及其他同僚颇为着急。门贵不顾忌讳,大声吆喝道:“门大人退后,让下属与可无大师过几招。”

攻势已有点强弩之末,门达很听话的及时收手,退后。按照一般规矩,此等主动攻击,理应是下属的职责所在,但今遭纯属个例。不是门达不相信下属的忠诚,而是很了解每位下属的武功高深,知道今遭眼前这和尚,断非泛泛之辈可以匹敌的,不顾自身实力贸然出击,只能给现场遗留更多的尸体。要知道,门达历年来苦心经营,每培养一位合格的手下都极为不易,当然也就不会让他们贸然去送死。从这个角度而言,锦衣卫这个衙门虽然冷血,但大敌当前,却又有几分人情味。

“门大人退后,让下属与可无大师过几招。”看似很随便的几句话,却包涵几个意思,首先是避免门达苦战不胜,恼羞成怒铤而走险发生意外,同时又告知其他同僚,汝等只需做壁上观就是,不必轻举妄动,我的武功比你们强太多。我上去替换下咱们的上司。如果我胜,当然是皆大欢喜。如果我落败,那汝等赶紧保护上司逃命去也。汝等尽管本事不济,但关键时刻挡挡刀枪还是可以的。

49

冥界之花7、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