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仙侠>龙如山令>冥界之花8、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冥界之花8、

小说:龙如山令 作者:ZHYWZD 更新时间:2019/9/19 22:28:09

再看可无和尚,他依旧旁若无人若无其事的立在原地,一副虔诚默默诵经的姿态。刚才依仗七把剑与门达基本打成平手,不知道是旗鼓相当还是故作镇定,那七把剑依旧夹在他的左腋下。

因为稍前门达与可无和尚对垒,门贵与其拉开有一定距离保持戒备。此时,依然只有主动发起攻击这一条路可以选择。门贵没有选择施展轻功凌空发起凌厉攻势,而是采取稳健的步伐逼近可无和尚,寻找可以下手的时机和方位,尽量避免采取无效的攻击,浪费时间和体力,时间稍长还极易被对方看出破绽。

话说回来,倘若没有前面发生和经历种种诡异局面,其他场合遇到和面对一个貌似虔诚,既不动手也不动口的僧人,门贵还真有点难以找到下手的理由。然而,看看天幕,看看有点西斜的月亮,他觉得在耗时下去,恐多生事端,于是果断咬咬牙,来了个先声夺人试探试探。只见门贵摸出一把绣花钢针灌足内劲,猛地射出去,从多个角度急速射向可无和尚要害部位。

因为距离相当近,留给可无和尚的反应防御时间相当有限。绣花钢针射出的一刹那,门贵毫不犹豫地再祭出杀手锏“门三刀”。那把黝黑短小的刀,在门贵手中犹如数百把刀,同时从多个角度向可无和尚猛烈砍杀过去。此乃今天门贵被迫几度祭出“门三刀”之后,用的最狠最猛的杀招之一。前几次都是很平常的算是有些温柔的杀招,已然让对手毫无招架之力,死的惨惨的。这次他势在必得,寄希望一招制敌,将眼前的僧人碎尸万段而后快。虽然没有十足把握,但信心来源于从未有人能从他刀下逃生。

却见那可无和尚,面对暗器和随之来袭的刀光剑影,再也不能装作满不在乎,惊讶、严峻的表情溢于言表。他那僧袍突然圆鼓鼓的胀起来,那些急速射来的绣花钢针,既没有被打落、闪避开,而是全部射在胀起来的僧袍上。说来也真邪乎,射在僧袍上的绣花钢针,如同遇到极硬的铁板石板,纷纷掉落地上。僧袍臌胀的同时,可无和尚双手也没有闲着。只见七把剑如同对付门达时那样,也不见可无和尚动手,剑从鞘中迅疾飞出,七把剑组成一道密不透风的钢铁防线,将门贵杀将而至的各种迅猛刀法一一抵挡,化解。

初始出刀,门贵带有试探性质,因此最多使出七分劲道。或许是估计不足,这七分劲道触碰到可无和尚祭使出的剑之后,门贵感觉到反震反弹之力颇为强劲,不得不增加力道,以十成功力全神贯注攻击可无和尚。

或许可无和尚竭尽全力,勉强可以应对门贵保守的七成劲道,但当门贵铆足劲以十成功力拼死一搏时,可无和尚立即处于极端被动的状态,那七把剑组成的防御铁墙,立现漏洞,他的左手掌被门贵非常完整的一刀切下。可无大师毕竟久经历练,手掌被对手斩下,也没有立即痛苦的倒下,或者求饶,那七把剑依然在他的控制下做困兽犹斗。心里已有底,门贵心情放松不少,知道对手再大的本事与有超强的意志力支撑,但失去一只手掌,战斗力起码削弱一大半。而如果不及时止血,支撑不到半个时辰,必将血尽人亡,那时对手可不战而胜。

对手的来历太过神秘,门贵心里已有手下留情的念头。他使出不到六成劲道,将可无和尚勉强还在控制的七把剑一一打落掉在地上,然后收刀,以胜利者的姿态退后五步,想看看眼前已有些凄惨的对手下一步作何举动。

却见可无和尚面色痛苦地勉强立在原地。那前一刻还能抵挡被门贵灌足内劲可射穿人体的绣花钢针僧袍,后一刻却变成数条破布条,滑稽地裹在身上,随风来回荡漾。此乃门贵手下留情,否则不单单是衣服被劈成碎布条,整个人的血肉也将变成一块块的。那只手掌被斩掉的手臂,血水不断线的往下流淌,可无和尚似乎无暇顾及,懒得扯下已成碎布条的僧袍来包裹断臂,减缓体内血流失的速度。那只还完好的手,固执地保持单手合十。微微蠕动的嘴唇,不知道是在默默诵经,还是因为疼痛。整个面部的表情,不在矜持。

本没有深仇大恨,可无和尚也未曾伤及同僚丝毫,门贵内心残存的怜悯心被激发出来,他对可无和尚说道:“可无大师,抱歉!原本不想这样的,实在是万般无奈迫不得已。还望大师海涵。我这里有止血药,现在当务之急是把血给您止住,其他的恩怨,咱们以后在慢慢算好吧?”

门贵从腰包里取出比大拇指稍大的一个白玉瓷葫芦,拧开盖,上前两步,打算给可无和尚上药。

“多谢施主手下留情,也多谢施主的一番好意。不过,老衲不需要任何帮助。技不如人,没脸见人。现在,各位官爷可以拿起地上的剑,哪里来,回哪里去。请务必抓紧时间,否则,将后悔也来不及也。”可无和尚单手作揖,嘴唇有些哆嗦的说道。

哼,都如此这般惨相还话中有话,带着浓浓的威慑口气。以你现在的熊样,随便来个人都能取你的首级!门贵心中有些不悦的自言自语道。当然,这些话只有门贵本人知晓。

“门贵,事到如今,咱们真的该走人。既然可无大师是冲着七把剑来的,那我等就成全他。咱们的标配兵器是刀,剑没有多大用处。”门达说道。

“属下遵命。”门贵与另外几人异口同声说道。看来任何场合,上级始终是上级,权威性毋容置疑。

不管对手领不领情,门贵将白玉瓷药葫芦扔到可无和尚脚下。

门贵断后,门达中间,几个幸存的锦衣卫低一级别人员前面探路。一行人向山庄不紧不慢行进。此时的月光已经有些倾斜,不过挥洒的光亮如故。说实在的,如果今夜单纯赏月,喝酒,弹琴,唱诗,舞剑,吹箫,的确是极好的日子,莫大的享受。可门达早早就做出上述安排的,怎奈却被一桩又一桩的诡异事搅和的支离破碎。想想问题出在哪里?又实在想不出来呀。

几个人中,门贵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唯恐哪里再突然射来武器,或者窜出几位阻击者来。门达则心事重重,无暇顾及周边环境是否存在危险。前面十步开外行走的四名锦衣卫,警惕性略逊于门贵。由于前面已经见识过各路阻击者的手段,他们每走一步都如履薄冰,小心谨慎有余,因此延缓了行进的速度,一度招致门达的不满,不得不加快速度。

两种方案摆在眼前,一是从部分丹塔的悬崖,择可利用的地形施展轻功而上;二是绕点路至山庄南门正常进去。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门达心里如此想,行动上也决定按照这个步骤实施,他最后说:“我等从悬崖上施展轻功上去,节约时间。”

门贵等领命。鉴于上次差点葬身悬崖,此次他们格外小心。看准方位,先上去两名锦衣卫投石问路。很好,有惊无险,两名锦衣卫几个纵越,已经上到悬崖顶端,再飘落至已经半倒塌的围墙内。两名锦衣卫屏声静气,瞪大眼睛,伺机观察周边有无异常动静。夜晚,虽然月光如水,但树荫下,屋檐墙角,总有月光照耀不到的地方。而这些特殊的地方,往往容易使人浮想联翩,疑神疑鬼。怕观察的时间过长,上司又要责怪,两名锦衣卫不敢怠慢,向悬崖下等候的门达诸人发出安全的信号。

两名锦衣卫随着门达一左一右呈护卫队型,沿着前面两人探好的路径,施展轻功,几个腾跃,片刻之间也已经到悬崖上的围墙内。原本以为先期而至的两人会来请安迎接,岂料门达左顾右盼,却不见两人身影。门达心中难免有些纳闷,以为两个下属不尊命令,擅自行动,不等后续跟进,急急跑前面去看风景。

一团黑影包裹在月辉中,从几丈高的空中徐徐下坠,那意境,那身姿,别提多潇洒也。门达功夫深,嗅觉直觉都很好使,微微仰头便看见空中的那团黑影,而且判断出那就是门贵。门贵之所以如此这般,是想居高临下查看下周边环境。聪明人对聪明人,无需多言。

门贵轻飘飘坠地的那一刻,投射在地上的巨大黑影,却将跟随门达的那两名锦衣卫吓的够呛,神经兮兮地大声吆喝:“门大人,快闪开!”

话音未落,门贵已然坠地。他笑笑说:“两位兄弟切勿大惊小怪。是自己人,门贵。”

两名锦衣卫尴尬地立在一边。

“咦!先上来的两位兄弟呢?怎么不见人”门贵边四处瞭望,边问道。

“我们上来也没有看见他俩。许是贪功冒进,跑前面去了。”门达不满地说道。

“原来如此。不过,属下觉得,结合今晚的种种诡异,他俩会不会出意外?”门贵说道。

此言一出,包括门达在内,心头由不得一激灵。

门达说道:“此处不宜久留。咱们赶紧往宴会大堂那边去摸清楚情况。各位相互跟紧点,距离不要拉的太开。”

包括门贵在内的仅余的三名下属,齐齐应答“遵令。”

山庄接待能力原本很强大,只是是夜被锦衣卫包场,所以偌大的山庄,显得冷静,寂寥。围墙、房屋、院落、路边部分“气死风灯”,在月光下发出惨淡的昏暗的光。部分灯的灯油或者蜡烛已经烧没了,却不见有人增添更换。

月亮此时已经斜了很多很多。寒露也跟着凑热闹,衣衫单薄的几个人领受到浓浓的寒气侵袭。越往前走,几个人越觉得寒气袭人,不单单是气温低的那种冷,而是他们发现:早些时候一路追击过来,阻击者、锦衣卫人员均有死伤,当时追赶的急,没有打扫战场,没有清理双方战死人员的遗体,可是现在却连一具遗体也看不见,而且更为蹊跷的是,曾经激烈交手的战场,被清理的整整齐齐,干干净净,看不出来一丝别的痕迹。而山庄包括老板在内的所有人员均以被冠之以“逆贼”的罪名集中看管,等待集体问斩,如果那时不出意外,他们早已人头落地。因此,他们是没有时间和机会来清理遗体和打斗场所环境卫生的。另外,在悬崖边围墙时,门贵曾经让一二十位锦衣卫返回,难道他们清理了遗体和打斗场所的痕迹、环境卫生?也不对,这不是锦衣卫的职责,更不是有身份的锦衣卫干的活。最为关键是,山庄发生多起命案,无论如何,要报官的,发案现场和遗体,最终的处理权限在辖区官府的手里。

大堆的问题,困惑着每个人。答案在哪里?也许就在前面不远处,也或者永远没有答案。每个人都怀揣心事小心翼翼地赶路,浑身崩的紧紧的,很怕哪个角落哪个屋檐下哪个暗影里,突然射出刀剑暗器来。

穿过大半个山庄,等于穿过一片无人区。宴会场所已然历历在目。外面的灯火依旧辉煌。只是歌舞声没有,喝酒谈笑声也没有。给人的基本印象是静。奇怪,就算宴会厅里诸多人员统统喝醉陶醉原地酣然入睡,那外面还安排的有若干巡逻、值夜人员,怎地一个也看不到?要知道锦衣卫内部制度管理极为严格,安排的事项谁敢偷懒,溜号,擅离职守,那被查实的结局无外乎两种:一是杀头,二是发配边关充军。重典严惩之下,几乎还没有锦衣卫犯规受罚的行为出现。今遭,真的诡异。一切都乱套了,诡异的没有章法,不着边际。岂有此理。

经过探报出事的那间屋子时,门达授意进去看看。其实,单是站在外面看看这间房子的外表,就够诧异的:当时门达等人从屋里出来上屋顶瓦砾上查看作案手段时,不明身份的人向这间房子发射了多枚霹雳火弹,房子起火燃烧并塌陷,而现在摆在门达诸人眼前的房子,却是簇新的,与当初完好无损时毫无两样。

几个人面面相窥,那惊讶和十万个不明白,溢于言表。室内又将是什么模样?怀着忐忑心情,按捺住噗噗的心跳,门贵身先士卒,上前一步推开房门。“吱嘎”的开门声在月夜中格外响亮。门半推开的一瞬间,便有东西扑棱着翅膀盈面扑来。看不清楚来者究竟是何物,门贵不敢贸然伸手去抓,他身体略略侧向左边,同时提醒后面诸人“大家小心!”

应该是几只蝙蝠,从屋里飞出来,在众人眼前晃过,很快消失在月影笼罩下的庄园里不确定去处。此季节,此环境,怎么会有蝙蝠?而且篇幅们就像很有灵性,早些时候屋里还有人,那时候根本别说蝙蝠,就连一只蚊子也难以找得出来。间隔几个时辰,居然能长出蝙蝠这让人看着有几分恶心的飞禽来。

“门大人,我看这些蝙蝠出现的异常诡异!在联想到几波阻击我们的神秘黑衣人,所使用的武器暗器,大部分与中土人士所习惯使用的不同,到像是西域、瓦剌等异邦人士习惯使用的武器暗器。而且还听说,这些西域人士喜欢驯养蝙蝠。方才眼前出现的蝙蝠,是否与此有关?”门贵说道。

“现在不是讨论细节的时候,进去看看再说。”门达说道。

门贵再度小心翼翼地抬起脚,跨过半尺高的门槛,整个人进入室内后,凭借超强的视力,迅速将室内环境尽收眼底。那探报的遗体已不见踪迹,这个室内的环境,与那时比毫无异样。见没啥危险,门达诸人鱼贯入内。

空荡荡的房间,把几个人的心也牵扯的空荡荡的。光线阴暗,也看不出啥名堂来。门达紧锁着眉头,与手下出的门来。

月亮即将从天际隐去,京城仲秋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即将到来。同时也是一天中最安静的时刻。

临时看管山庄一百多口人的房间,原本戒备森严,重兵把守,此刻,也是看不到一个人。原本闹哄哄的一百多口人,许是都酣然入睡,连一点轻微的动静都没有。按说他们已经知道大难临头,岂能临危不乱,丝毫不感觉到行之将死的恐惧,能心安理得地睡去?再说这一百多口人,就是真的都在睡觉,不可能一点鼾声也没有吧?

不等下属动手,门达直接走在最前面,以较重的力道,推开临时关押山庄人员的房门。随着大门瞬间打开,几双眼睛迫不及待向内观察。靠!别说一百多口人都在,就是连一个人影都看不

55

冥界之花8、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