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仙侠>龙如山令>冥界之花13、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冥界之花13、

小说:龙如山令 作者:ZHYWZD 更新时间:2019/10/7 15:57:24

不用多说,三人匆匆撤出药铺,在院落雪地里深呼吸。待到惊魂稍定,呼吸顺畅之后,师子涵才说道:“两位仁弟,今天怪为兄眼瞎,粗心大意,差点大意失荆州,丢了自家性命!由此可见,那些还没有寻找到门上来的对头,精明的很呀,从即刻起,我等务必提高警惕,尽快采取措施,离开这很可能已经暴露的是非之地。长话短说,我得设法先把屋里的毒烟排掉。两位千户请随我到另外一间厢房里暂却休息。”

将两位千户安排到距离药铺稍远点的一间精致的厢房之后,师子涵撇下他俩,独自远远的绕过药铺,在另外一间厢房里找到师张氏。简短说明情况,两人一起来到另外一间厢房,拿出一些坛坛罐罐鼓捣好一阵,然后头脸裹上浸湿的白棉布,方才回到药铺。

推开半扇门,师子涵将几个药包点燃,扔进药铺里面,复又关上门。由于隔壁就是私塾,四个孩子们也已被转移安置到别的房间去玩耍。为防止此时有人进来,师子涵关好庄园大门,插上结实的门栓。然后,他随师张氏一道,从药铺左侧那栋楼进去,沿着木质楼梯,上到二楼。

这栋二层小楼,是庄园里唯一的“高层建筑”。它建设选址在庄园大门几丈开外,站在二楼上,可以整个鸟瞰庄园大门及其较远的地方。而且视线所及之处,有意避免栽植较为高大的花木,以确保良好的鸟瞰视线。不得不佩服师子涵先祖的智慧和良苦用心。只是今天,此刻,风雪交加,能见度较差,极目处,白茫茫一片交相辉映。

二楼没有炉火等取暖设施,显得特别寒冷。两人尽管穿着厚厚的冬衣,可似乎依然难以抵挡无孔不入的寒冷。师子涵把师张氏搂在胸前,心情沉重地说道:“玉英,看来咱们在劫难逃!又是这样的天气,就是带着孩子们撤离都极为不便。难道,这是老天的报应,或者上苍的安排?”

师张氏闻言,从师子涵怀抱里往后退出两步,像是看陌生人般盯着师子涵看好一阵,然后才带着惊讶的口气说道:“子涵,你今天说话的口气,所表现出来的气度,与以往判若两人啊!多年来的儒雅风度,遇事沉着冷静的修养,哪里去了?两位千户虽然冒死带来不详的消息,但事情还没有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我们还有时间。稍等我就去安排,按照多年来悉心制定的计划落实。”

“对不起,夫人!多年来我已经养成在这方水土上享受安逸舒适的惰性,潜意识里已经毫无斗志和责任感。听你一番言语,颇感惭愧。事不宜迟,咱们立即按照计划行动吧?”师子涵颇为愧疚地说道。

“这天气,实在是冷。更不利于隐藏行踪。再说,咱们安排在周边集镇上的多位探子,也尚没有传来丝毫风吹草动的坏消息。足以说明事态远没有到危急关头,咱们不妨先做好准备,等风雪稍停,咱们立即展开行动,片刻也不耽误。”师张氏紧盯着师子涵的脸,以商量的口吻说道。

“尽管夫人言之有理,但我总担心夜长梦多。”师子涵说道。

“子涵,你就请放心。我这就安排张舅佬立刻去周边集镇上咱们的人手处进行通告联络,让各处人员密集注意往来的可疑人员,以及不管明天天气如何,务必一大早赶到咱们山庄周边伪装潜伏,随时接应我们撤离。”师张氏说道。

“夫人安排的极为合理,我就不另行掺和意见也,立即遵照夫人的安排执行。只是,如此极端气候,有劳张舅佬也。”师子涵说道。

“非常时期,不用说有劳辛苦之类的客套话。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千古如此。现在咱俩分工,你去看看两位千户大人,我去安排张舅佬即刻出行,另外再去给孩子们收拾必要的行囊。”师张氏说道。

两人下楼,按照商议好的既定步骤,各自行动自不待言。

师子涵来到安置两位千户大人的厢房。早前已经吩咐庄园长工阿祥在厢房里生起炉火,同时厨房预备酒饭。因此,厢房里暖融融的。师子涵与张、胡两位千户、故交闲聊几句话的功夫,阿祥和另外一位山庄帮工把几样酒菜送进厢房来,摆放在桌上。师子涵客气地请两人入席落座。

虽然还不到饭点,但两位千户大老远赶来,又遭遇极端天气,胡千户还中镖伤、毒浸,能量体力早已透支。对眼前热腾腾的酒菜,自然是多多益善。因此没有太多的客套,三位故交把盏言欢,吃喝的极为酣畅。因为不是正常饭点,所以师子涵只是象征性地动动杯筷。

待两位千户吃喝到七八成饱,吃喝速度明显减缓之后,师子涵开口说道:“两位仁弟,那会比较忙乎,忘记讨论一个细节,现在是时候了。两位仁弟遭遇不明身份人员袭击,发生在什么时间,距离此地有多远?”

闻听此言,张千户放下手中的筷子,沉吟半晌说道:“我俩在京城衙门办好到外地巡游调查‘逆党’的公文并获得允许之后,便从京城出发,历经半月有余的风餐露宿,紧赶慢赶,总算在上前天上午,来到属地的府城里。根据早先预留的联络信号,我俩将马匹寄存在城外的马店里,步行进入城内。”

“从进出府城悠闲的往来人员状态上明显感觉到,府城远离边关,远离京城,没有日日提防外敌入侵的心里压力,轻松许多。师太医您知道,如果我俩直接去府衙亮出身份,那府城官员将诚惶诚恐,讨好巴结全力接待伺候自不待言。然而,我俩有要事在身。此次出游本就是名义上办公事,实际上办见不得人的私事。如果拿所办的私事对照‘大明律’”,咱们才是真正的‘逆党’,哈哈。”张千户颇有几分得意地说道。

“张仁弟,说正事,休得调侃,更要当心隔墙有耳,平白无故遭来‘祸从口出’之无妄之灾,那可就太煞风景也。”师子涵咳嗽两声说道。

“调侃调侃而已,师太医切勿当真。言归正传。我与胡千户进入府城,按照以前的约定,在进入南门之后,直行五六百步,特别注意路边右侧沿街商铺的门头名称。很好,‘悦来客栈’就在眼前。这一路行来,我俩特别留意,还多次故意前后错开几里距离,以便探测有无可疑人员跟踪,盯梢。凭我俩的江湖经验和武功修为,直到现在,也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蛛丝马迹。当然,为安全计,我俩约定,先由胡千户进入‘悦来客栈’联系,我则在客栈周围巡视,看看客栈有没有被什么人盯梢。”张千户说道。

“奥。两位仁弟不愧是老江湖,朝廷精英,做事小心谨慎,让为兄省心不少。”师子涵说道。

“胡千户入内,将特制的行李褡裢拖在右手上,大声吆喝‘小二,住店’。柜台后面忙乎的一位长者抬起头来看看胡千户,慢条斯理地说道,客官抱歉,本店利润微薄,雇请不起小二,在下就是老板兼伙计。客官有什么吩咐,尽管说就是。不过,客官请放心,本店虽然本小利薄,但房间和服务两方面,却都是一流偏上的。请问客官要住单间,还是大通铺?住一宿?还是包个单间常驻?”

“住两天另半夜。总共四个伙计,要四个单间。不过提前说清楚,今天只有两人住店,另外两人明后天才能赶来,但房间今晚就要安排好。”

“房间没有问题,客官只要付得起银子,一切都好说,好说。”

“我从褡裢里取出半锭银子扔在客店老板面前的柜台上说,钱不是问题,赶紧安排好。今晚我和另外一个伙计住的房间,有点特殊的要求,希望老板不要怕麻烦,给腾挪从新布局一下。一间房床头朝南,另一张床相反,床头朝北。另外两间房,一间床头朝东,另一间朝西。而且,四间房子的钥匙都得给我们,掌灯时分,四间客房的灯都按时点上。”

“店老板拿起柜台上的银子看了看,面不改色但语气带着惊讶小声说道,客官使用的是官银,来头不小呀。”

“我说道,废话少说,赶紧安排布置房间。”

“店老板和俗气地大声回应道‘好勒’。然后再大声吆喝道,王小二,王小六,你俩赶紧出来招呼客人。”

“我看到胡千户打给我的手势,便也进入店内。几番交谈之下,店老板得知还有两匹马,便安排王小二、王小六,拿着我俩存马的存根,去把马取出,牵回来喂养在客店的马厩里。房间随之安排妥当。店老板利用空挡告诉我俩,稍晚去府城东关的‘朋来酒楼’,拿着他的信物,就能找到需要的东西。”

“我俩只好在‘悦来客栈’略作休息,连续半个月赶路真心有点累,我俩倒头就呼呼入睡,知道我猛然醒来时,时间竟然接近晚饭时分。赶紧叫醒尚在酣睡的胡千户,去找客栈掌柜。或许是见我俩多半天才醒来,客店掌柜颇感意外,他指派王小六带路,领我俩到该去的地方。于是我们三人穿过熙熙攘攘的街市,中间还经过府衙,约小半个时辰,才找到东关的‘朋来酒楼’。王小六并不进去,仅仅远远的指指酒楼,对我俩说道,那就是‘朋来酒楼’,两位客官进去就是,自然有人接待。记住回客栈的路。”

“看起来这‘朋来酒楼’有点规模,外面两层气派的牌楼,在周边低矮的建筑群中显得鹤立鸡群,格外显眼。牌楼后面是不是还有院落暂时不得而知。我俩根据客店老板先前的交代,装作一般食客的步态,进入酒楼。穿过酒楼一楼大厅几排桌椅,来到柜台跟前。酒楼一楼柜台后面,至少有三位男子在忙乎着,见到我俩过来,也没有人起身或者抬头招呼,不知道是忙乎,还是视而不见。客观地说,酒楼的生意不错,也说明这藉藉无名的府城比较富足。”

“我不得不装作咳嗽两声,然后大声说道,小二,有没有这种酒?爷今天带贵客来,特意要喝这种酒。柜台后面的三位男子总算抬起头来看见我俩。一位年龄稍长的像是酒楼账房的男子打着哈哈说道,欢迎两位客官,刚才忙,没有顾得上招呼两位贵客,还望恕罪。不知道两位特意到本酒楼来,要喝什么酒?”

“我把一个白色玉瓷酒瓶放在柜台上说,爷今天喝这种酒,一醉方休。如果你们酒楼没有这种酒,赶紧派人买去。”

“那男子拿起玉瓷酒瓶在手里掂量翻转看了几眼,说道,两位客官真有口福,本酒楼刚刚从绍兴运回一船上好的花雕,一瓶都还没有开卖,两位客官就捷足先登赶来尝鲜,真是赶得早不如赶得巧啊。两位客官请随我到后院。”

“酒楼的确有规模,临街两层气势恢宏的正楼,后面院子套着内院。在那人的带领下,我与胡千户来到内院的一间精致包间里落座。那人客气地说,两位请稍等,酒菜马上就到。我当时有点纳闷,不知道客栈掌柜怎么安排的,怎么酒楼把我俩当做真正的食客贵宾对待呢?”

“正困惑间,一位英俊潇洒、打扮得体的男子挑起门帘进来。他端着一方较大的托盘,上面放置着茶壶、茶杯等物品。酒楼有如此英俊的下人,到出乎我俩意料之外。英俊男子把托盘里的茶壶茶具放置在酒桌上,抱拳躬身说道,两位千里迢迢赶来府城,屈尊本酒楼,实乃府城之幸,本酒楼之幸。待会酒菜上来,一定要开怀畅饮。”

“纳闷,依然纳闷,完全把我俩当做客人对待,接待!难道师太医多年以来的苦心安排有变数,我俩没有及时得到更改过的信息?”

“只见那英俊男子接着说道,待会儿酒菜上来,两位敬请享用就是,不用考虑酒钱饭钱。另外,两位想要的东西,我已经带来。稍后请两位过目。”

“那英俊男子从衣袖里摸索出一张较大的羊皮纸来,在我俩面前摊开。不用多说,师太医肯定知道,那羊皮纸就是一张地图,上面详细绘制着如何找到师太医庄园的路线。原本以为要把羊皮地图给我俩带着,岂料那英俊男子把地图详细讲解两遍之后,问我俩都记住没有。神差鬼使,我俩说已记住。那英俊男子说声‘好,那我就放心也’,随即把地图又放回衣兜里。”

“我俩是首次来到府城这地方。而从府城到师太医隐居的庄园,要经过几个集镇,无数个村庄,还有河流桥梁渡船。这一路过来,仅有少段路是官道。因此,我俩赶紧要求把地图在多看两遍,同时强烈要求找来纸笔抄录一份地图,以防止迷路耽误大事。在多次央求下,才获得那英俊男子的同意。”

“在与英俊男子的交流过程中,不断有酒楼服务人员送进酒菜来。可能是为避嫌,那英俊男子离席而去,让我俩放心吃喝,他去别的房间把地图抄录好再来作陪。”

“眼见得大事已成功一半,我俩原本有些沉闷的心有所放松。面对上好的酒菜,也就毫不客气的开怀畅饮起来。约摸过去少半个时辰,那英俊男子回到包间,将抄录好的地图交给我俩。并且两张地图放在一起,再次给我俩详细解释,说明。这下,我俩心中有数,悬着的心整个儿落地。于是乎一起又吃喝少许,我俩告辞。”

“离开酒楼不远,我猛然觉得有啥不对劲。前面有人不紧不慢走着,后面同样有人不紧不慢跟着。就是身边几步之遥,熙熙攘攘的个别路人,似乎神态也极为不正常。我心里不免咯噔起来。胡千户显然也有同感。”

16

冥界之花13、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