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蚁居—飞越沧海>(十四)秘书工作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十四)秘书工作

小说:蚁居—飞越沧海 作者:猫咪小琴 更新时间:2019/10/9 19:33:23

苏雨那一晚他很担心,打我手机而我的手机处于关机。他等我回来,一直不见开门,他敲过几遍,门内没有任何回音。他的担心,变成一种不安,夜半好几次要爬起来打的去会展看我会不会在,可是,我跟他讲过,深夜期间,我不会去接MV的拍摄,他变得越来越忧虑,他认为我不会使自己不回家的人。

清晨,我上班的路线,从海恋山庄直达工作地点,我并不知道苏雨视我如同他珍惜的女友。我和张思过在同一辆车一起上班,是头一次,他甚至当起驾驶员,在车上还询问我睡得好不好,然后我俩又共进早餐,仿佛我们就是一对默契有加的故人。

那种纯净的关系即便保持再大的距离,被同事无意瞧见,都会被说得离谱,我感受张晴以前被别人口沫唾飞推演,是万般离谱和无奈的。公司开始传言我和张思过是男女关系。人类发明流言,就跟着鹦鹉的功能,一传十十传百,流言变成一个能穿墙的嘴巴,把活的说死;死的说活;没有的说有;小的说大。

没有隔墙的耳朵,流言传出,事情就出来了。上午业务员议论纷纷如何想法设法去会展看百年一遇厦门奥运火炬传递,这些议论,同事王小宣作为别人的损友,我的利友,讲出的话,都变成了公司的特大新闻。

象我们常坐办公室的员工,外面有天大的事发生,都要保持雷打不动的职业精神,当然,象我作为与文字打交道的人,思维总是跃跃欲试,心底总是焕然勃发。身在曹营心在汉,为了国家大事,我也宁愿要让眼睛一瞥,心呢早象长翅膀的鸽子迎着奥运火炬的激情飞翔着呢。

然而,我一个上午就是接电话、发传真,接待来客,没得闲,当然,我的主要工作是编辑公司内部文刊,前者是代秘书的工作,后者才是我的岗位工作,另外我还利用时间在公司学习广告和业务,除了那些杂七杂八的事,自从张晴开始请假,我每天还得收存文件、整理资料,确定张思过每日行程,将一天的工作布置得满满当当。

十点左右,我离开办公室送报表并给张思过确定具体行程时,公司大门闯进一位不速之客。照理一个陌生人或者一个公司正式的客户,都得向我这个秘书先靠拢,被问询何事,然后由我直拨张思过办公室的电话,通知有哪一位客户或者什么人即要到访或者预约过的客人先请其到总经理办公室,如有其它客者就先待于茶客间。

我上下打量来者非男非女,大摇大摆,蓬松的爆炸头,穿着一身古怪的装束,上衣著七拼八凑布块的衣服,下身一条长管开叉的裤子,脚蹬男式鞋,我的第一感觉她闯错门,那人连瞧都不瞧我一眼,我不紧不慢迎上:

“你好,请留步。”一句礼貌用语引来蔑视,她瞪我一眼,不仅没有停步,还加快速度,直闯张思过的办公室。我跟了过去,并要将她拦下来,她甩开我的手,强硬地开门。

那人进去,张思过并没有设防,所见客人大张旗鼓闯进,脸色攸地沉下来,他抬起头的同时,我跨前一步道歉,“张总,对不起!”

突然迎来哈哈哈的大笑,我惊愕于这位特殊的客人的直爽,随意而不被请示的情况下干脆拉了一把椅子立马就坐,我分明所见她就是一个假小子,脱去蓝背心马夹,露出圆形开襟领衫,下面一对发育得得胸脯把圆弧拱得极高,就是标准的事业线都淹没了。此时,张思过毫不客气批评:

“真真你怎么不说一声就来了嘞?”张思过显然对来客的到来显得不客气。

听到张思过的责备,我此时一下明白,来者何人。她就是秦真?太扫我的眼珠了!

只听到秦真叫了一声,甜腻腻地吐出一句:“过儿,我来你不高兴吗?”

“过儿?”我差点将昨晚最后一点酒渣要吐掉,“过儿”我还小龙女呢!

秦真绕过办公桌,索性整个人倚在张思过身上,一屁股坐在他腿上,脸朝他,把我当成空气,撩弄她绵羊头发,用高耸而不自然的胸脯,蹭着他的前襟,嗲嗲地装腔作势问道:“你怎么不理我了呢?来了还不高兴呢!”

张思过的态度,爱理不理,手里还续继翻阅原来的资料,见是这般冷态度,秦真火冒三丈,突然转向我,她把怒气爆发出来,向张思过责问:“过儿,我问你,她是不是新来的,一点规距都没有,还要叫我留步!叫她走开!”

张思过拨开她,秦真那两条手象蛇绕在他脖子上,粘爬着,拨也拨不掉,张思过再次摔掉,严肃地说,“真真,人要脸,树要皮,别缠了,这里不是在房子里,是公司!”

秦真变腔,很不心甘,由原来甜腻腻变成男低声:“哟,你把我当外人了,来了一个新美媚,你就把我这个旧恋人忘了,听说,你看上人家嘞,还领人家到别墅住了,过儿,我可告诉你呀,你还有一个张晴呢,张晴可是我的远亲,我不捧远亲,我还让外人得逞呢?你想想吧!”

那话气到张思过了,只见他厉声喝道:“真真,说话说明白一点,阴阳怪调有意思吗?许琼,我公司编辑部新来的同事,张晴家里有事,我把她调来任代秘书,全公司都知道,已经发文!”

“我可不信,我要问出张晴被你一脚揣出来的,我要找你现在的女人算帐。”她指着我。

张思过厉声喝斥:“无法无天,真真,太不象话!”

“我怎么不像话?”

“爱鼓捣!看你象人还是鬼?又没钱整了吗?”

“哼!张思过,你,你为我,为了一个新人骂我,为了你,我付出身体的巨痛和精力的损耗,换回这副容颜靓姿,你,你不领情,还嫌弃我?”

“真真,我有一点告诉你,刻于雕琢失去天性,过于骄扮缺乏少许纯真。我早劝你,自然最美,非得隆胸隆鼻整脸,整出个样子我都不认识喽!你自行对照过哪还有从前的你吗?”

“过儿,他们说,男人不喜欢太平公主,是不是这回事?你觉得我没有味道?还是女人要有特点才会有人爱?”说完,发嗲又撒娇拉拢张思过,想挽回过去那点两人恩爱的情份。

张思过冰冷,他断然推开秦真。

秦真见吃力不讨好,又发飚,“我整出巨的,你又说我填充的都是硅胶,捏起来没有手感;不整你们又笑我太平公主!”她很懊恼发怒,象一只要吃人的母狮。

她看我在旁,瞪着狮子般的眼睛,怒发冲冠: “看什么看?想看是吗,我的比你大,哼!”便把衣领扯低,其实我就是想把日程告诉张思过,谁知秦真以为我爱搭事,等着看一场男女争斗的把戏,恰巧张思过说,等等许琼,公司广告部的广告宣传内容需把关,便把另外一些资料交到我手上,秦真却把气发到我身上,她撅起隆过的塑造胸脯,跃跃欲试,势比高下。

我移开双眼,好气地呵笑一声,心想:大来有什么用,有用,还馋不到男人。不过,我的胸脯也不小,那可是天然的,我骄傲遗传我的母亲,我傲然地回视她,脸上保持自然地微笑!

对一个无理的过于夸张的人,我不会低下头,我把手上的表格递给张思过。张思过看了一眼,劝向秦真,“真真你先回去,有什么事私下我找时间和你聊聊!”他小声在她耳畔耳语,说了什么我听不清楚,这样秦真终于走了。我于是抓紧时间报告行程:“张总,十点半,会议室接洽一位大客户,还有五分钟,他等候多时;十一点十分,酒店安排接你和客人午餐;一点四十厦门飞上海,我已经跟驾驶员联系,12:20接你去高崎机场。”

“小许,上海跟我一同飞吧”张思过威严过去,雨过天晴。原来他为我给定好了票。

“张总,昨天早上说不是我留下来吗?”

“我考虑过了,我们今天一起去,住一个晚上,明天回,你觉得怎么样?那边的事需要你主动落实下,广告要突显醒目,最佳位置,最好跟阿东要随时紧密联系!”

我应道:到时我会紧密跟踪!

被秦真来无理闹一趟,我跟着张思过出差行程备觉赶,匆匆忙忙地去会议室,张思过和客户先交流,我记录交流内容,一起午餐后,我回头去家里临时收拾行李,上了公司的车子,再会同张思过一起去机场。

短短时间过去,坐上飞机,以及在降落后,张思过跟我交谈上午真真直闯公司的事情:“我们去年春节前就提出分手,真真跟我要条件,市内一套房子要给她。我当初没有答应,她打过好几次电话,硬是没有给出态度!”

“后面你没有给她吗?”

“当然没有,我们仅仅确定恋爱后,她没上过班,两人谈了三年,相处三年时间,她不思进取、烫发,整容,隆胸,做出许多我不可思议的事。我们虽还没订婚,但隆胸的事要跟我说吗?”

“女人天性爱美,这也无可厚非,之前,你没说她什么吗?”

“我钱给她花,房子交给她打理,我们没压力没负担,我有什么可说的呢。倒是刚开始,真真本也好好的!”

张思过从口袋掏出皮匣子,抽出一张照片指着顺发披肩天真笑容可掬的女孩子,她在男人中间。张思过很无奈地继续,“说到太平公主,那晚一起喝酒那些朋友在酒精作用下,坐下来讨论各女友老婆身材容貌,平胸的女人,被称飞机场或者太平公主。好话不出门,坏话传千里,不就传到真真耳朵?从此她就一发不可收拾!”

我呵然笑说:“女人好美之心都有,也怪不得她!”做为女人,还是站在女性的角度说点好话。但是我话锋一转,“我个人以为天然去雕饰,越自然的东西是越美的,返璞归真!”

张思过望向我:“世间百态,哪有人人都象你一样天生丽质,清纯秀美呢!”

我们话题引起在座邻人的争相笑料。我听到我们后座一对年青人叽嘎:

“哎哟,你听听隔壁的,那个现象很普通啊,年青人要一窝蜂赶潮流,那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噢,去年我们公司老总去招聘,对围涌女生的热情实在吃不消,于是他急生一智,报说,“你们应聘,先给我报毕业学校,话没落,听到噼哩啪啪传来,这个说:“我是武大”,那个说:“我是厦大”,另外一个报说:我是交大。”这时候,一声惊雷般的声音掠过,“老板,我的绝不是假的,“胸大”,我们老板一看,好家伙!吓闷了。我老总怎么说,“我不招胸大啊,我们一群人都笑死了。”

听到笑声,我们都被他们狗血到了!

哈哈,哈哈,后面一排传来震耳欲聋的笑声!

邻座的笑完后,前排的也不甘示弱,在议论乳事:“甭说人乳造假,市场乳制品该拯救,再下去,甭说塑造胸,人的身体都要被增生附属物占领了!”

大妈说:“说来害人喽,吃奶粉,我家三岁孙女吃得乳肥大,”

中年男:“新闻是讲乳内添加三聚氰铵化合物”

一位和僧说:“罪过啊,罪过,谁在乳上做了手脚,谁就要为此而买单!”

张思过这时对我说,“国内乳制业大大滑坡,无疑对行业发展事态承受一种严重考验,如今国人都在争相买好奶粉,吃得上放心奶,家长们才能安心,我们拉动内需的同时,需要产品品质保证,初心如一!”

大妈跟中年男讲道:“我儿子讲,国外的乳制品也被检测到有化合物啊”

邻座的回,“除了人乳,没有令人安心的食品了;除了蔬菜,没有比妈妈种植的环保了。”

大家议论纷纷,一小时过去,我们登陆上海浦东机场,刚下飞机, 迎面一群人交头接耳说地震了,地震波及好几个省。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苏雨作为医生,他申请去了最该需要的地方:地震灾区。

0

(十四)秘书工作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