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雏鹰1981>第九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九章、

小说:雏鹰1981 作者:雏鹰6 更新时间:2019/11/19 10:05:21

日历翻进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伴着一曲催人亢奋的《祝酒歌》,空军第十航校第二十八期飞行学员幸福地奔向祥云机场。

祥云飞行团派出一名文化干事来接学员,自我介绍称,姓余,名新化。余干事长得明目大眼,一表人才,只是有个遗憾,身高太低了,仅有一米六一。他自己介绍时,把一米六一的一字说的格外重,可见他对那一公分是多么珍惜。一米八多的人常称自己一米八,一米七多的人也不大在乎那点小零头。一米六刚出头的人实在不舍得浪费。因为余干事的身高太不显眼,学员基本忽略了他的存在。

三月的云南,姹紫嫣红,繁花遍地。学员乘坐一辆大巴车,一路激动,一路欢歌。霍亮、**、小川忍不住抒发豪情。

“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会当凌绝顶,一觅众山小!”

张杰也激动,只是一向深沉内敛的性格,他只让激动在自己心里发酵。那一刻,他想的最多的是,一路走来,实实在在不容易。从地方滑翔学校、空军预备学校、理论训练处、伞训等等灵魂出窍的摔打锻造,经受种种炼狱般的考验,仿佛唐僧西天取经,沿途七十二洞,洞洞有妖精。更有甚者,孙悟空顶不住了可以依仗观音、如来,学员顶不住时只能一次次咬紧牙关。一番番春秋冬夏,一场场酸甜苦辣,一路坎坷,历尽艰难,终于冲向飞行团。就要登上飞机,拨地而起,鹰击长空,蓝天梦想即将变成现实,那是一种脱胎换骨的激动。

为了心目中的祥云,张杰曾利用星期天到校部荣誉室专门研究一上午。祥云机场,让他肃然起敬,让他热血沸腾。作为人,她是位巨人。作为兵,她是位老兵。她见证了二战的峰火,见证了日本法西斯的残暴,见证了陈纳德飞虎队的英勇机智,见证了中国年轻飞行员的舍生忘死。抗战最艰难的岁月,滇缅公路遭日军封锁,援华战争物资被掐断,同时也掐断了中国人的命脉。面对如此严峻的局势,为保证亚洲战场上对日作战军备物资供应,中美两国决定联合开辟新的国际运输线,于是诞生了举世闻名的“驼峰”航线。从印度的阿萨姆邦,向东飞越喜马拉雅山、高黎贡山、横断山、萨尔温江、怒江、澜沧江、金沙江等进入中国的云南和四川。航线全长500多英里,地势海拔均在4500~5500米上下,最高海拔达7000米。山峰起伏连绵,犹如骆驼的峰背,故而得名“驼峰”航线。祥云机场是这条航线的重要物资中转站,为中国抗日战场运送80余万吨军用物质。在这条运输线上,共有609架飞机坠毁、近2000名飞行员牺牲。在高黎贡山一带,飞机残骸散落遍地,白骨累累。后人将他们安葬并竖起中国抗日航空烈士纪念碑。在三十块纪念碑的六十面上,一共刻着三千三百个烈士的名字,其中有一千二百多个不足二十岁的小伙子。这些英勇无畏的飞行员,把他们年轻的生命献给了祖国的天空,他们什么都没有留下,唯一留在这个世界上的只有纪念碑上这些名字。那是一场悲壮的战争,正如我们的国歌中所唱,是用血肉筑起的长城。

张杰即将成为祥云的一员,强烈的使命感由然而生。思绪跨越时空被拉回金戈铁马的战争年代,假如生逢其时,他保证自己会义无反顾,保证不会给中国军人丢脸,不会给张姓家族丢脸。那么此时此刻,也许自己的名字已经被刻在纪念碑上。这不是唱高调,他也无需给任何人唱高调,因为他明白一个最简单又最直接的道理,军人从穿上军装那天起,就意味着把自己的全部交给了国家,当然也包括生命。国家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怎么用?作为官,会考虑战略战术,精细的官还会考虑成本核算。作为兵,没什么好想的,唯有一条,舍生忘死,不计代价。由些想到,战争拼的是工业,是钢铁,是科技,还有军人的报国意志和英勇顽强的大无畏精神。那个上午他想了许多许多,想得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地点,忘记了吃午饭。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送老迎新,岁月更叠,近半个世纪过去了,祥云机场洗去战火硝烟,由战斗团改为训练团。为部队输送精英,为青山养育猎人,训练史册掀到了第二十八页。张杰想,轮到我们登台了,该是我们书写人生,绘入蓝天画卷的时候了。

学员刚上车的激动消耗得差不多了,余干事才开口说话。他首先介绍沿途的景观名胜及风土人情,滔滔不绝,俨然一位熟练的导游。然后调节气氛,鼓动学员唱歌,讲故事。一个目的,不让学员寂寞。**被人架起来,必须一展歌喉。其实他自己也有表演欲望,清清嗓子说:“既然观众这么热情,却之不恭,清唱一段吧。”

“等一下。”余干事从马桶袋里掏出个小号的手风琴,根据他的身高,用这种袖珍的正合适。挎上琴,刚一试音,就不同凡响。“我给你伴奏,你随便唱吧。”

**有疑问:“什么歌都能伴奏?”

余干事点点头:“对。”

这时,学员才对余干事刮目相看。

**唱阎维文,唱李双江,唱胡松华,甚至捏着嗓子唱苏小明,唱关牧村,余干事全能伴奏,而且过门非常精彩,学员报以长时间掌声,好像专为听过门而来,弄得**没法开口。**急了,心想,我唱段京剧,看他还能伴奏吗。摆个舞台身段,挑衅似的朝着余干事说:“我想唱个杨子荣的打虎上山。”

余干事点头:“唱吧。”

打虎上山的过门是整个剧的华彩乐章。余干事的手指在键盘上飞舞,让人眼花缭乱。琴声或高吭或低吟,让学员不自觉地跟着摇头晃脑。过门结束,**刚唱两个字:“穿林”

康康皱着眉摆手:“别捣乱。”

小川说:“闭嘴。”

霍亮说:“一边呆着去。”

**敲着自己的脑袋悔恨交加:“我这歌唱家当的,像过街老鼠。”

大巴车途经楚雄,兵站提供了丰盛的午餐。学员以水代酒,相互壮行。霍亮诗兴大发:“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说:“这诗听着很悲壮,但是,有点太远。有没有天上的?和我们联系密切一点的。”

霍亮说:“你这是难为古人,他们又没上过天,哪能写出天上的诗句?艺术来源于生活,闭门造车弄不出好东西。”

小川说:“沾点边就行。”

“沾点边的?”霍亮苦思冥想。

余干事端着茶杯随口说一句:“**云间戍,立马剑门关。”

此言一出,把张杰吓了一跳。**云间戍,不正是蓝天卫士吗?对飞行员是何等贴切?这两句词他也想到了,并且知道它出自宋代词人崔与之的《水调歌头。题剑阁》。崔与之是南宋名臣,却算不得诗词大家,余干事竟能随口说出,实在令人刮目。余干事在音乐上的造诣足可达专业水平,没想到在诗词方面同样不可小觑。由此想到祥云机场藏龙卧虎,不由得暗生敬畏。

大巴车租于地方运输公司,司机是位五十多岁的退伍老兵,曾经参加过抗美援朝运输队。一顿午餐与学员混熟了,也许是受了年轻人的感染,再上路时,情不自禁地哼起了那支威武雄装的志愿军歌曲。雄赳赳,气昂昂,跨鸭绿江。学员加入合唱,唱得激情燃烧,心潮澎湃,仿佛就要奔赴血与火的战场。

大巴车在国道上奔驰,夹道的树木青翠欲滴,空气中弥漫着醉人的青香。太阳落山的时候,汽车爬上一道缓坡,机场在望了。好大的机场,像广袤的原野,绿草如茵,繁花遍地。停机坪上,一排排飞机昂首挺立,整装待发。学员不由自主拥向车窗,再一次热血沸腾。

**大喊:“机场!我来了!”

小川大喊:“祥云!我来了!”

霍亮双臂高举,打开,作拥抱状:“蓝天!我来了!”

飞行训练,整个机场一台戏,演职员灯光音响舞美一应俱全,团长刘新江俨然是这台戏的总导演,一声令下,内场外场联动。学员的进入,标志着开演进入倒计时。首先,空勤、地勤、后勤各部门干部战士,甭管出差的、探家的、疗养的统统归队,然后大会动员,从精神上做好开飞准备。

后勤工作千头万绪,他们首先动起来。场站礼堂里灯火通明,舞台上一溜长桌蒙着绿色军毯。团部电影队客串音响师调试高音喇叭及麦克风效果。政治处宣传干事举着照相机前后奔走煞有介事。舞台正眉悬挂醒目的大标语:第二十八期飞行训练后勤保障工作动员大会。各后勤保障单位在台下整齐就坐。场站站长孙大炮眉飞色舞神采飞扬,讲话很会煽情:“舞台上,主角往往是名角,是腕,是中坚力量,是台柱子。我们机场这个大舞台恰恰相反,主角是学员,是一群毛孩子。现在主角到了,我们这些配角都要忙起来,动起来,锣鼓家伙要敲起来,够不够,三百六,再敲多了是余头。”

领导干部动员之后,基层单位**必须表决心发誓言。其实到今天,分支机构仍然要对上级指示表明态度,只不过没有那时激烈,火爆。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给养股长第一个站起,还没开腔,站长先给他定调子:“新学员到了,你们给养股,特别是空勤灶炊事班的工作一定要做好,只能做好,不许做差。从菜的采买到进入操作间制作,都要严把质量关,严把卫生关,否则,一旦让飞行员出现食物中毒,那就不是小事了。首先,你这个给养股长是当到头了,严重的,敢叫你,包括司务长脱军装滚蛋,甚至让你小子进去喝糊涂。”

给养股长一并脚跟:“坚决把工作做好!提前做,防患于未然,把问题解决在萌芽状态。”

孙站长一瞪眼:“萌芽了不行!必须在土下解决干净。”

给养股长大声说:“坚决在土下解决干净!”

站长问:“具体怎么做?”

空勤灶司务长立即站起响亮回答:“请首长放心,请党和人民放心,我不想滚蛋,更不想进去喝糊涂,一定把工作做好,做细。蔬菜、肉食的采买,我们都有固定供应户,签有质保合同。其他人的,即使便宜点,我们也不买。操作间的卫生,我每天检查三次。”

场务连连长站起发言:“跑道,是飞行员起飞的平台,我们一定把这个平台收拾好,准备好,让战鹰从我们这里腾空而起。会后,我们立即分头行动,人工、机械齐上阵,采取拉网式清理跑道。……”

油料股股长发言:“油料,是飞机的动力,是飞机的血液,我们油料股的责任就是保障供应,又要防止出现栓塞。因此要求,运油排要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保持油料充足。检验排严把质量关,特别是化验员,工作一定要做精,做细,决不放过任何疑点。……”

警卫连长发言:“新学期马上开始,新的战斗又在等着我们。我们的责任是保证部队安全,包括营区安全和机场安全。特别是机场,特别是飞行期间,跑道上横穿行人,或者一头牛,一条狗,都可能造成机毁人亡的大事故,我们绝对不敢掉以轻心。只要机场最高的旗杆上一挂起风向飘带,就是准备飞行,我们就要睁大眼睛,把住各个路口,甭管阿人阿猫阿狗,统统地不得放行!……”

卫生队高队长发言:“新学员到了,个个活蹦乱跳,看着真是喜欢人。”

站长插话:“你们怎么办?光喜欢不行。”

高队长说:“当然,我们不能光喜欢,要把我们该做的工作做好,让学员们永远地活蹦乱跳。有句俗话:好孩不闲,赖孩不玩。当然,这个好与赖是针对健康状况而言,给人品没关系。如果哪一天,这些小伙子们不活泼了,没精神了,就是我们的工作出现问题了……”

保伞室主任最后发言:“我们这里,是飞行员的最后一道保险。空中一旦出现机械故障,一旦飞机失去操纵,飞行员不得不跳伞时,就是检验我们的工作质量了。几千米高空,飞行员跳伞了,万一伞打不开,那是什么后果?因此,我们叠伞时,维护时,要细致再细致,检查再检查,千万不敢疏忽,万一出现责任事故,落实到谁头上,谁就等着上军事法庭吧,等着坐班房吧。”

站长插话:“包括你,也跑不掉。”

主任一挺胸,理直气壮,大义凛然:“当然,我也跑不掉。”

飞行大队正在过“节”,“节日”是从军需参谋发放飞行特装开始的。?

张杰被分到一大队一中队。一个大队辖四个中队,每个中队六名学员,同住一间宿舍。熟面孔太多,小川**康康如影随形,另有金库、欢欢两股新鲜血液。学员宿舍不足二十平米,三个角放三张上下铺的双人床,剩一个角摆一个盆架,插入六只脸盆,盆架旁边,摞六个马扎。靠窗户摆一张三斗桌,桌前两只方凳。

刚进房间,小川心里亢奋,突然纵身跃起,来个旋风脚,落地不稳,趴在桌子上说:“舞台太小啦,有点耍不开。”

报到飞行团第一件事,换特装。学员兴高彩烈,欢呼雀跃。**最性急,第一个武装起来。飞行靴,飞行帽,小翻领夹克,雪白的飞行巾衬在脖子里,精神抖擞,神采飞扬,举手投足已经异于常人,俨然一位激情四射的时装模特。

康康叫一声:“不好!**不会走路了。”

小川说:“光着脚习惯了,给个鞋子不会穿,不知如何迈步。”

**一本正经:“是不会正常走路了,从今天开始,我将隆重登上神圣的舞台,首先是巴黎时装博览会的天桥,那将是威风锣鼓,华丽序幕,也是我将要飞越天堑的引桥。弟兄们,跟我走起来!”接着就是极其夸张地扭腰送胯走猫步。

**开了头,其他人纷纷响应。“舞台”确实太小,“模特”们只好把“舞台”延伸到走廊上,宿舍门正是“舞台”台口。

张杰靠在墙角脸盆架上,捧着口琴鼓着腮挤着眼拧着腰吹奏“达板城的姑娘”。他非常投入,专注,忘我。与其说是给别人伴奏,倒不如说是自我倾诉,他需要倾诉的实在太多。

**、小川、康康、金库迈着猫步一个个轮番登场,踢脚、蹬腿、摆功、造型十八般武艺尽情施展。几个回合下来,情绪达到**,一发不可收拾,小川忽然跑起小碎步,像舞台上演员绕场一圈,突然一个亮相,挺胸蹋腰撅屁股,高声朗诵:

“我爱祖国的蓝天,

晴空**阳光灿烂。

白云为我铺大道,

东风送我把敌歼。”

康康一把推开张小川:“看我的:

我在蓝天上搞训练,

练兵场上热火朝天。

我扯块白云擦擦汗,

我对着太阳吸袋烟。”

张小川又推开康康:“别争别争,我刚装好子弹,这一梭子必须打出去。请听:

旭日升,艳阳红,

金鞭跃马好前程。

蓝天有我来站岗,

敌人不敢吭。”

**瞪着眼问:“不敢吭?”

张小川理直气壮:“对,不敢吭。辞海解释:不敢吭,即不敢吭声,不敢吱声,不敢放肆,敢不老实,立马说他的事。”

金库越众而出:“我来段高雅的吧,抒情的,请听:

鱼歌扬起南海的浪,

牧笛吹开雪莲花,

马头琴声声奏佳音,

飞行员之歌唱天涯。”

**挠着头皮问:“前三句有点耳熟,不是你的大作吧?”

金库振振有词:“我能把它记住了就不容易!”

**说:“飞行员之歌唱天涯,我估计就这一句是你自己的,也算难为你了。好吧,你不提飞行员之歌倒还罢了,提起飞行员之歌,分明是勾我的馋虫。今天,要不给你们一展歌喉,就是对不起我的音乐天赋,”一拍肚皮:“对不起这一肚子艺术细胞。”说着抢过扫把当话筒,一纵身跳上方凳金鸡独立放声高歌:

“我驾战鹰去巡逻

祖国的山河多么辽阔

我爱祖国的每一座山

我爱祖国的每一条河”

正唱着,被金库一把夺过“话筒”:“你唱的什么呀?不许蹧蹋我们的《飞行员之歌》!看我的:我驾战鹰去巡逻......”

刚唱一句,“话筒”又被张小川夺去:“我驾……”

**又抢走了“话筒”:“我驾……”

康康干脆不用“话筒”,原声态直接开唱:“我家就在岸上住,听惯了艄公的号子看惯了船上的白帆。”

引得轰堂大笑。

正闹着,欢欢提着两只水桶进门。欢欢本来叫王欢,个不高,肉肉的像个大熊猫,很招人喜欢,因此大家早就忘记了他姓王。中国人以大熊猫为和平友好的使者,给左邻右居施以奉送,并深情地取名为欢欢、盼盼、康康等等。因此,王欢和康辉便被光荣地授予欢欢、康康。欢欢是农村兵,平时少言寡语,总是默默学习,刻苦训练。进入学员队以来,欢欢把打开水的任务自己承包了,每天两担水,从理论训练处一路挑到飞行团。

看到欢欢,**大叫一声:“都别抢了,下面请香港著名业余老歌星欢欢同志为大家激情演唱一首主打歌曲:《竹子开花了》。”

欢欢连连摇手推辞:“我不会,我不会。”

金库说:“他会唱什么歌?他就会打开水。”

康康说:“他五音不全,一发声就是看家护院式的咆哮。”

小川说:“他没有艺术细胞,只有脓胞、草包。”

金库又说:“他是大熊猫,就会吃竹子。”

欢欢被激的红头涨脸,突然大叫一声:“呔!太放肆了,娘那个脚!不给你们露两句不知道马王爷几只眼。”大马金刀一坐,搬个水桶底朝天放在两腿中间:“小子们听好了!”手击桶底,以大鼓书的腔调开唱:

“嗵!嗵嗵!嗵!

穿上夹克驾上战鹰

我为祖国守卫领空

敌人胆敢来侵犯

再想活命万不能呀!

嗵!嗵嗵!嗵!

刻苦训练能出精兵

风云变幻仍能从容

哪怕身陷重重包围

怎奈我蓝天娇子空中猎鹰

嗵!嗵嗵!嗵!

长空利剑握在手

战场方显我英雄

三炮齐射开了火

只听得噗噗嗵嗵眼看着要把,天闹红

小——子——们!

老子轻易不发怒

发怒决不再留情

我叫谁死谁就死

谁叫我死万不能呀!”

**康康金库小川全都傻了眼。

窗户突然被拉开,牛队长、董副中队长、教员及航医站在窗外热烈鼓掌。欢欢羞得捧起水桶挡住脸躲进墙角。

掌声中,牛队长、董副中队长、教员、航医鱼贯而入。学员已经是入伍三年的老兵,遇事紧张的情绪随着军龄增长而消失,但年轻人的兴奋却是招之即来,马上立正,敬礼,鼓掌,夹道迎接。教员则是轻松随意。学员年年接,年年送,早已司空见惯,习以为常。牛队长捧个大号茶缸,像个贪杯的酒鬼。副中队长抽着烟,他抽烟的架势很特别,用手指根部夹着烟,整个巴掌捂在脸上,嘴里嗞嗞哈哈享受着,满头烟雾弥漫。顾教员是老资格,背着手,仿佛闲庭漫步。两位年轻教员衣着整齐军姿挺拨,却是有说有笑,完全是自由活动的表情。

面对生人,张杰喜欢瞎琢磨,根据人的身材相貌判断人的性格。因为年轻,涉世不深,这种判断经常有误,偶尔准确时,心里便非常得意。牛队长身材高大魁梧,张杰想,一般情况下,这样的人应该憨厚耿直,沉默寡言,智商不足。因为身体发育时,生长素都被四肢抢去了,因此粗壮。头部离心脏遥远,运输艰难,又是逆水行舟,往往脑袋营养不良,才缺乏应变能力。又高大又敏锐的人属于天赋禀异,少而又少。牛队长既然能当队长,肯定属于少而又少那一类,因为智商有问题或者少言寡语肯定不行。副中队长是张黑脸,一双眼睛充满睿智,皮鞋有点脏,衣领衣袖也不是十分干净。张杰判断,这样的人往往专业好,生活随意,对职务缺乏兴趣,最能赢得下级、同级的尊重,甚至上级也会刮目相看。顾教员挺拔干练,眼睛里充满自信,应该是中队的骨干力量。航医是位美女,窈窕风韵,眉目如画,可体的军装,鲜艳的领章帽徽都成了她私人的装饰物。她让张杰想起一位老兵的话:“军装的魅力在于,小孩子穿上显成熟,老年人穿上显年轻。”此话千真万确。那么女人穿上呢?漂亮的女人穿上呢?张杰的结论是,飒爽英姿,平添英武。

漂亮女人的惊讶往往是夸张的,于兵进门轻叫一声:“好热闹呀!能歌的,善舞的,诗朗诵,还有民间艺术。牛队长,你们一中队真是人才济济呀!”

牛队长扫一眼学员,俨然是家长,孩子被夸奖,他要表示应有的谦虚:“一群傻小子们,让美女见笑了。都找地方坐下。”

教员、干部们坐床,学员自觉地坐马扎。

牛队长一开口,果然健谈:“今天是一中队教、学员见面会。介绍一下,首先认识咱们这位花容月貌倾国倾城的大美人,于兵女士。”

于兵忙起立向大家敬礼,同时朝牛队长嗔怪道:“老牛别瞎说。”

学员们报以热烈掌声。

牛队长说:“于兵是咱们的航医,不但人美,专业上也美,四医大毕业的高才生,医术高超,出类拔萃。是咱们宁副团长的爱人,虽然是太太号的,但是一点架子没有,对同志像春天般的温暖。”

于兵说:“牛队长客气了,以后咱们一起训练,我,包括咱们团整个卫生队,会全力以赴为你们的健康保驾护航。谁不舒服随时可以找我,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让大家身体健康精神愉快地投入训练,欢迎大家监督我。昨晚大家都休息好了没有?”

张杰规规矩矩回答:“休息好了。”

张小川有所发挥:“吃的好,睡的香。”

康康身上沾有市井习气和农民式的狡黠,脑袋最不安分,便趁机逗**:“就是**扰民,晚上老说梦话,还骂玉帝老儿。”

**也不是省油的灯,立即反击:“胡说,我从不说梦话,你是贼喊捉贼。昨天夜里你还说呢:宝贝儿,你放心,我就是当了司令也不会甩掉你,永远忠于潘金莲,海枯石烂不变心。”

牛队长一瞪眼:“怎么回事?不管你们是开玩笑还是说真的,我宣布两条纪律:第一,学员期间不许抽烟。第二,不许谈恋爱。”

不许谈恋爱,对于情窦初开的年轻人,仿佛一石击破水中天,扼杀天性呢。不许抽烟,不许谈恋爱,正好两个规定一起宣布。那么满世界都是大广告小提示,抽烟有害健康,甚至有些区域标出严禁抽烟,烟民们为什么仍然顽固不化我行我素呢?你们教员干部不是也抽烟吗?是烟的诱惑,是烟民的意志不够坚强吗?恋爱有诱惑吗?能指望十八九岁的烈火年华比烟民意志更坚强吗?不许谈恋爱,目的意义都清楚,就像烟民很清楚抽烟是不良嗜好,但是烟瘾戒不掉。怀春的少男对爱情的渴望一点都不弱于烟瘾,能说戒就戒吗?规定可以执行,意见还是要保留。管得住人,未必管得住心。何况,恋爱是卿卿我我的事,管得住我我,管得住卿卿吗?

一架运五飞机在祥云机场落地,机门开处,两位年轻漂亮的女军人背着背包提着行李跳下飞机,朝着驾驶舱欢快地挥手:“谢谢!再见”飞行员朝她们挥挥手:“小丁小欧再见!”

机场阳光明媚,绿草如茵。小丁小欧像两只欢快的羚羊,蹦蹦跳跳,奔跑撒欢,又朝着天空远去的飞机挥帽子。

忽然,小欧一拉架式深情朗诵:“绿水青山百花香,”

小丁续上:“祥云处处好风光。”

“两个护士千里来,”

“决心嫁个飞行郎。”

小欧用手刮鼻子:“好你个花痴,不打自招了。”

小丁也刮鼻子:“我是替你说的,你不是千里迢迢而来吗?来了干什么?得有目的呀。”

“当然是干革命,当护士,做白衣天使。”

“得啦吧,还不知你的小九九。哎,第一次坐飞机,什么感觉?”

“刺激!在云上飞时,感觉飞机像一叶轻舟漂泊在茫茫大海上,而且快得惊人,今天才理解什么叫两岸猿声啼不住,实在刺激。”

“想不想经常刺激?”

“当然想,可是,我们搭的是便机,哪有那么多便机让我们经常坐?除非让你当政治部主任的老爸给我们弄个通行证。”

“不用通行证。”

“再除非,除非我们当上飞行员。”

“当飞行员,不可能。”

“那,还有什么办法?”

“你可以,嫁给飞机员。”

“美得你吧,咱可高攀不上。”

两位护士刚从护校毕业,成绩优异,本可以留在军区大医院,然而填志愿时,两人不约而同地要求到一线部队去,到机场卫生队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愿做长城一块砖,东西南北任党搬。护校领导深受感动,大会小会表扬,号召其他护士向小丁小欧学习。其实,两位佳人有自己的打算,从内心特别崇拜飞行员,一心想嫁飞行员,能到机场卫生队工作,天天可以看到他们起飞降落,看到他们进场退场,看到他们生活的方方面面,至少,先饱个眼福。当然,仅仅饱眼福远远不够,继而,近水楼台先得月,向阳花木早逢春。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当兵的在恋爱市场持续看好,至少根红苗正,政治上可靠。那时的军人格外幸福,甭管多么五官错位,多么青面獠牙,领出的媳妇个个如花似玉。军人中,飞行员更加走俏,董副中队长娶了豫剧名旦宋玉,四中队刘长喜教员赶去道喜,见面却是:“可惜了,一朵鲜花插在狗屎上。”第二年,刘长喜娶了娇翠欲滴的吴杏花,董副中队长也赶去祝贺:“唉呀呀!暴殄天物呀!一棵鲜嫩的大白菜,不幸叫猪拱了。”

小丁的爸爸是军区空军政治部主任,是军队大院长大的,对军人,对飞行员的了解可谓得天独厚。小欧没这福气,所以问题特别多。

“你说飞行员,都是些什么样的人?”

“天之娇子,是特殊材料制成的。”

“天之娇子,不食人间烟火吧?”

“不,他们也是有血有肉有七情六欲的人。”

“我们,只是个小护士,能轮上我们嫁吗?”

“怎么对自己没信心呢?凭你,杭州美女,**军官,倾慕者成群结队,随便抛个彩球,还不叫他们疯抢?”

“看来你已经做好思想准备了,行,凭你,大主任的千金,外号小貂婵,干脆成立个选美办公室,招驸马。”

“你当办公室主任吧。”

“我看行。”

小丁美目一转:“你行,我可不干。”

“怎么啦?怕我不负责任吗?怕我干不好吗?我帮你锁定飞行大队,特别是今年新到的学员,年龄相当。本主任会全面撒网,重点捕鱼,严格把关,优中选优。”

“不是担心你的工作质量。”

“那还担心什么?”

“担心你利用职务之便,监守自盗。”

小欧扑上去挠她胳肢窝,小丁赶紧躲闪,两人一路走一路闹。

2

第九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