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雏鹰1981>第十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章、

小说:雏鹰1981 作者:雏鹰6 更新时间:2019/11/20 10:44:21

一中队教、学员见面会仍在继续,但在金库听来,仿佛已经是隔壁的声音。别人发言,他能听到,但不够真切,似乎与己无关。他的心思已经不在宿舍里,自己也清楚,这都是被那个规定闹的,不许谈恋爱,简直震耳发聩。就像炒菜不许放油盐酱醋,还有什么味道?青春期没有恋爱,日子怎么过?愧对青春呀。

在理训处时,巫队长曾说过,学员不许谈恋爱。当时,只有张杰身陷其中,引起了警觉。其他人,这个耳朵听,那个耳朵冒,认为巫队长不过是说说而已,并没有往心里去。

再次听到不许谈恋爱,才相信真的不许。金库的反应最强烈,直着眼,半张着嘴,仿佛听错了。当从别人的脸上也读出惊讶时,才相信自己的听觉,确实不许谈恋爱时。但是不甘心,又不好意思直接问。课间休息时,便鼓弄**,悄悄说:“听一位老学员讲,一个中队要选个学员组长,到时候我肯定选你。你呀,当官要为民做主。”**心里一热,仿佛已经当上组长。休息过后,再进入会场,**挺身而出,为民请愿:“报告队长,我能谈点想法吗?”

牛队长说:“可以,今天畅所欲言。”

**说:“学员不许抽烟,为了健康,能够理解。但不许谈恋爱,有点想不通,我觉得,好像谈恋爱与学飞行没有直接关系呀?”

牛队长问:“怎么?你正谈着吗?”

**赶紧否认:“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牛队长仍不放过:“是准备要谈吗?”

**连连摇手:“不是不是,我主要是想从理论上搞清楚。”

牛队长严肃起来:“学飞行,非常不容易,学员的淘汰率高达百分之五六十,全力以赴学,仍有很多人学不会,如果再给自己增加点额外的思想负担,你就准备收拾行李走人吧。”

**惊讶:“这么严重?”

副中队长插话:“你们都还年轻,可能还没恋爱过,不知道厉害。告诉你们吧,恋爱,那东西就像吸毒,沾着就上瘾,甩都甩不掉。动物的天性,异性相吸。举个例子吧,德国警犬黑贝,是世界名犬吧?可就是不能见母犬,只要一恋上,什么嗅觉,敏锐,灵气统统忘到脑后去了。几乎成了定律,黑贝一见母犬,立马退役。”

于兵捂住嘴偷笑:“死老董,照这个理论,你早该退役了。”

副中队长一本正经:“我没事,免疫力强。”

牛队长说:“老董讲的,话糙理不糙。人的精力是有限的,被别的因素占去一部分,留给专业的自然就少了。特别是恋爱,最伤脑筋,一旦沾上,真是上瘾,它所占去的精力可不是一小部分,可能是大部,甚至是全部。所以,要想学好飞行,必须放下一切包袱,去掉一切杂念,才能聚精会神,全力以赴。如果让你们恋爱上,还能聚精会神吗?上午想着写情书,下午想着约会,夜里再补上一个美梦,脑子里一天到晚阿哥阿妹情意长,还有心飞行吗?”

于兵补充道:“学员不许谈恋爱,可不是随便说的,那是有血的教训的。”

牛队长问:“康辉是不是在家有对象?梦中还永远忠于潘金莲,这名字好熟呀。”

康康立即大声申辩:“报告队长,我没对象,**肯定是开玩笑。再说,我哪有资格给潘金莲谈对象,我喊她奶奶也不够格。”眼睛一转,忽然调转矛头,逗上欢欢:“倒是欢欢睡着了咬牙是真的,咯咯吱吱的像吃竹子。今天趁航医在,给他会会诊,看是啥毛病。”

于兵信以为真,说:“如果真的咬牙,可能胃里有毛病,回头我带你去卫生队查查。”

欢欢起身朝于兵敬个礼:“谢谢于航医!我不咬牙,胃里也没病。这该死的康康是**,到处侵略。他不是说我咬牙,他是说我,说我,像,像熊猫。”自己倒先红了脸。

一阵轰堂大笑。

于兵笑弯了腰:“呀!还真有点,有点幽默。”

牛队长说:“我们部队反对起外号,但是,善意的,贴切的,能抓住突出特点的,也无妨,有时还让人感到亲切。王欢胖乎乎的,又温顺,还真像熊猫。熊猫怎么啦?那是国宝呀,我看欢欢就欢欢吧。有人喊我牛魔王我也没听出什么恶意,喊就喊吧。还有咱们于兵,很多人喊她西施,就很贴切,也抓住了特点,美女嘛,闭月羞花,沉鱼落雁,喊的善意,听的亲切。”

于兵摇着手站起说:“牛队长不要拿我开心了,今天我只是来给学员们见个面,我的责任就是保证学员们身体好,精神好,能够精力充沛地投入训练。要求大家按时休息,定量用餐,注意卫生,饭前便后要洗手,养成良好的习惯,防止病从口入。这些问题等以后上卫生课时再详细谈。好,你们开会,我再到别的中队去看看。”

一中队全体起立,掌声相送。

牛队长介绍一中队的教员干部:“老董,董训道,懂得训练之道,你们学员好好跟他学吧。”

董副中队长谦虚地摇摇手。

牛队长说:“老董是咱们副中队长,山东大汉,但人粗心不粗,飞行时精益求精,跟绣花一样。当年驾机参加过天安门**,谁的技术能赶上他,可以给我老牛称兄道弟。”

副中队长起立敬礼。学员掌声紧跟。

牛队长继续介绍:“下面认识一下咱们顾教员,标准的飞行员体格,用咱们张政委的话说:铁嘴钢牙尼龙胃,能吃能干又能飞。他确实能飞,能连续四个小时不下飞机。四个小时,在运输机、民航不算什么,因为他们有副驾驶,有自动驾驶仪,航线上,飞行员唠嗑、拉呱、打个盹都没事。我们不行,你得时刻瞪着眼,特别是带学员,因为带飞中学员出了问题算教员的。专业上没说的,专业以外,顾教员在咱们团名气更大,号称五最:吃的最多,嗓门最大,拉的屎最臭,放的屁最响,跑得最快,百米速度十一秒六,简直是喷气式飞机。”

教学员一阵轰笑。

顾教员不好意思地连连摇手。

牛队长接着介绍:“曲彬,曲教员,周波,周教员,两位帅哥,也是咱们一中队的后起之秀。”

曲、周两位教员同时起立向大家敬礼致意。

牛队长又自我介绍:“我姓牛,牛力新。以后与大家一起练。咱们飞行单位,也是技术单位,顾名思义,技术应该是第一位的,现在不怕谁讲什么单纯军事观点,技术单位讲技术,飞行单位讲飞行,这是本职,所谓卖啥吆喝啥。飞行训练团,又是教学单位,学员是主角,我们这些教员干部不单是教你们技术,还是你们的陪练,更有地勤、后勤、内场、外场一大圈人为你们保驾护航。”

**惊讶,悄悄说:“我们一上台就是主角呀,连跑龙套的过程都免啦。人生大舞台,看来是得好好演下去。”

康康说:“好好演,将来拍《西游记》让你主演美猴王,说不定能闹个百花奖什么的。”

张杰说:“**对百花没有兴趣,一生追求蟠桃奖。”

牛队长说:“好啦,别再议论了。咱们中队的干部你们都认识了,下面该你们了,自报家门吧。包括姓什名谁,家乡何处,个人爱好、特长等等。谁先来?”

提到个人爱好、特长,学员们全都领会错了,以为牛队长喜欢特长兵呢,大概是文艺方面,体育方面,说不定以后团里、大队搞什么比赛可以发挥一技之长,为中队争光。大家都有点跃跃欲试,可又不好意思第一个发言,一时间,在下面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牛队长忍不住了,只好点将:“金库先来。”

金库立即站起来:“金库,陕西米脂人,父母健在,独生。个人业余爱好篮球,司职小前锋,曾代表教育系统打过县联赛。”

牛队长眼睛一亮:“好啊!以后团里、大队、中队间对抗赛好好出把力。还有,你们那里是出美女的地方,叫什么:米脂的婆姨绥得的汉,清涧的石板瓦窑堡的碳。将来谁想找漂亮媳妇你帮忙介绍。”说着朝两位年轻教员一瞄:“怎么样?周、曲两位适龄青年?”

全场轰笑。

周教员说:“找媳妇不能找陕西人,好吃醋,将来会麻烦不断。不过咱们曲彬教员可以,他好吃盐,可以酸碱中和。”

曲教员立即反击:“你自己动心了就别不好意思,小金,记住咱们周教员的心事。”

康康站起来发言:“我叫康辉,山东沂蒙山人,父母健在,有一个姐姐。个人没什么业余爱好,会理发,将来可以为大家免费服务。我推荐,**会唱歌,一心想当歌唱家。”

**照康康屁股上拧了一把。

牛队长一嗔脸:“老实点。今天,是咱们中队第一次见面会,讲究轻松、热闹、随意,干部们放下架子,与学员零距离接触,零距离的谈心,大家可以畅所欲言。说到这,给你们介绍一下咱们飞行单位的特点,最突出一点就是,上下级关系特别融洽,大队长、团长、校长,再大的官全都没有架子。不像有些地面部队,比你早当一年兵,就像大了你一辈。”

副中队长插话:“有些极个别的地方官员更厉害,当个小科长小股长,就觉得自己是一方诸侯,老远就吭吭咔咔清嗓子,告诉你,我来了。手下的兵见了他都得诚惶诚恐,都得把他当神敬着。”

牛队长说:“我们不搞那些虚的,全副精力都在飞行训练上,没功夫装腔作势。当然,也不能没大没小,见了上级敬礼,礼节礼貌,军人的作风养成,军人的起码素质还是要的。”

康康举手:“报告队长,我不是开玩笑,**真想当歌唱家。”

牛队长仔细看了**一眼:“你?别糟蹋歌唱家了,你们谁见过张牙舞爪的歌唱家?谁见过金鸡独立的歌唱家?想学可以,等你们飞出来了,我给你找个老师,咱们三中队梁队长的爱人是军区文工团的,女高音,专业独唱演员。还有咱们副中队长的爱人,专业豫剧演员,科班出身,一招一式,眉目传神,那是啥成色?看看人家,你小**只能回家种地。”

一阵轰笑。

**一下蹦起来:“报告队长!熊猫康康遭践我,请给我**昭雪。我好唱不假,但当歌唱家是从来没想过,也不敢想,我只是穷乐喝,穷开心。高兴时唱,不高兴时也唱,就像好喝酒的人,高兴时喝助兴,不高兴时喝解闷。”

牛队长说:“好好,给你**,不过你可以继续唱,人嘛,就要乐观向上,该吃吃,该喝喝,啥事别住心里搁,对身体有好处,同志关系也容易相处。”

副中队长说:“咱们队长最不喜欢小心眼、小性子、斤斤计较的人,咱们中队干部里也没有这样的人。”

牛队长说:“男子汉大丈夫,要心胸开朗,有不同意见吵一架干一仗都不要紧,问题说清了,误会解除了,哈哈一笑,啥事没有,这多好啊!谁要是闹意见、记仇、搞不团结,我老牛决不会让他有好日子过!我们就像个大家庭,你们都能训练中严肃认真,生活中活蹦乱跳,我这个当队长的看着也高兴。”

张杰站起自我介绍:“张杰,河南归德府人,家里俩弟一个妹。业余时间没什么爱好,就喜欢唐诗宋词。”

顾教员来了兴趣:“噢?喜欢写诗吗?”

张杰说:“不敢,只是训练累了,想家了,寂寞了,钻到诗里换换环境。”

**补充说:“张杰还是《三国》通,《三国演义》他看过一百遍以上。每天睡觉前必须看一段,否则睡不着觉。在保定预校时我陪他买一套《三国演义》,现在已经破得没鼻子没眼了。”

副中队长立即问:“噢?问你个问题,诸葛亮的媳妇姓啥?”

张杰不加思索道:“《三国演义》里诸葛亮的媳妇没有出场,不过我知道她肯定姓黄,因为诸葛亮的老岳父叫黄承彦。”

副中队长问:“黄承彦才学如何?”

张杰回答:“才高八斗,学富五车,一出场就是:骑驴过小桥,独叹梅花瘦。”

副中队长问:“黄承彦一共出场几次?”

张杰回答:“两次。第二次出场却是给诸葛亮帮了倒忙,帮助东吴大将陆逊逃出了诸葛亮布置的八卦阵。”

副中队长越问越急:“张飞的母亲姓啥?”

张杰一楞,马上心领神会:“姓吴,无事生非。”

牛队长及教员会心地笑了。

副中队长点点头:“还行。”

顾教员说:“咱们副中队长可是个老《三国》通,能让他说行,那可不是一般的行,应该是相当行。”

牛队长说:“看来,你是把《唐诗》《宋词》和《三国演义》当成精神食粮,当成精神动力了,很高雅的爱好。但是,先收起来,集中精力干好咱的本职工作。”

张杰郑重回答:“是!”

牛队长说:“在咱们飞行大队有条不成文的规矩:飞行技术好的,人人喜欢。技术不好的不能说人人不喜欢,但一圈人跟着你努劲,相信你的日子不能好过了。刚才你们唱:我驾战鹰去巡逻,好,怎么去巡逻?不能赤手空拳吧?要用我们的武器去巡逻,什么是我们的武器?飞机!那就得先把武器玩熟练,先把飞机玩熟练,否则,你拿什么去巡逻?”

张小川猛然站起:“我坚决把飞机玩熟!把武器玩熟!”

看到小川孩子样的激动,教员们笑了。

小川自我介绍:“我叫张小川,河南焦作人,家里俩姐一个哥。业余爱好乒乓球,拿过焦作市少年组冠军。”

牛队长高兴了:“行啊小子,抽空给咱们三中队鲁教员较量一下,他可是咱们团,不,包括机务、场站,是咱们整个机场的冠军。”

小川说:“这么说,拿下鲁教员,我就是冠军啦?”

董副中队长说:“基本上就是。”

小川一握拳头说:“找机会,让他尝尝我的弧圈球,准备给我黄袍加身吧。”

牛队长说:“别吹牛,焦作市冠军不见得在这能拿冠军,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再说。”

小川说:“我们那里乒乓球运动相当普及,市领导正给国家体委申请,准备把焦作市搞成青少年乒乓球训练基地。”

牛队长说:“噢?不错,有个成才的好环境。但还是那句话,是骡子是马拉出溜溜。好啦,书归正传,下一步,马上给你们每人发一本《飞行讲义》,要想学好飞行,先把《飞行讲义》吃透。”

欢欢最后站起:“我叫王欢,河南永城人,汉高祖刘帮斩蛇起义的地方。家里有两个妹妹,我是老大。入伍前当过朩匠。”

曲教员说:“还是鲁班的传人。”

欢欢认真道:“传人不敢说,我能做小板凳。”

顾教员插言:“你们可别小看这小板凳。我家有个邻居是朩匠,我经常到他家玩,应该是对朩工这一行比你们了解多一点。说到小板凳那可是不简单,它的四条腿全是外展八字型,也就是说开榫时全部是斜的,斜到啥程度?啥角度?四条腿装上后是否对称平衡,这是衡量朩工的最高标准。相当于我们航校的期终毕业考试。也就是说,朩工学徒,只有能做好小板凳才可以出师,否则,你还得跟着师傅继续练。”

欢欢继续道:“业余时间我真的没有什么爱好,只记得临来时俺爹安排俺的话,他说:孩儿呀,到部队啥都别想,专心一意的扛好枪站好岗,保卫毛**,保卫**。所以我来部队后,心里想的就是开好飞机,在蓝天上给祖国站岗放哨。”

牛队长问:“你爹知不知道毛**他老人家已经逝世了?”

欢欢回答:“知道,可是在俺们农民心里,老人家还在,永远活在俺们心中。”

牛队长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朴素!感人!你们都给我记住王欢他爹说的话,来部队啥都不要想,专心致志地搞好飞行。什么爱好文艺的,想唱歌的,写诗的,画画的,统统给我放一边去,集中精力,全力以赴地做好咱的本职工作。当然,也不是让你们都做苦行僧,永远不能有什么业余爱好,但至少现在不行,什么时候行?等你们把飞行学员的学字去掉了,成了正式的飞行员,到了飞行部队,能够战斗值班了,才可以考虑点别的爱好。像我们周教员,训练之余,经常在《空军报》发表个《蓝天遐想》什么的,在我们团,在我们整个航校都很有影响。”

学员们一齐转向周教员,报以崇拜的目光。

周教员摇摇手:“见笑见笑。”

牛队长说:“什么是《蓝天遐想》?我理解,就是展开想象的翅膀使劲想,艺术地想。你们现在不行,是学员,就不能想,想也是瞎想,瞎想就不要想,记住没有?”

学员异口同声:“记住了!”

周教员问:“哎?王欢刚才唱的是什么调?”

欢欢不好意思,先红了脸。

副中队长说:“我替他说。我家离王欢家不远,我听过,那是他们家乡的一种小戏,叫大鼓书。就是说书的。有两种形式,一种是有个琴师拉琴,另一人连说带唱,叫弦子书。还有一种就是一个人一个鼓,连敲带唱,叫大鼓书。”

顾教员问:“你能来一段吗?”

副中队长摇摇手:“不行,我只会听。乡里的说书人大多是瞎子,为了糊口,才说书。一晚上能挣个三块两块的,有时给弄几斤粮食也行。”

曲教员问:“都是啥时候说书?”

副中队长说:“农闲时,收了麦,种了秋,劳累了一个季节的农民该喘口气了,就请个说书的放松放松。说书人一般没文化,又是农民眼光,一到书中人物提拔了,高升了,飞黄腾达了,不知该如何表达,说到生活富余,吃的好即是:每天猪肉片子,羊肉脸子,蒸馍吃够了,换上卷子。穿的好即用虱子的话来表达:身穿绫罗缎,一天七八换,别说吃他的肉,影也找不见。说起有权有势的人,一张嘴总是那句:我叫谁死谁就死,谁叫我死万不能呀。”

全体轰笑。

牛队长道:“这也是一种特长,不过这词不行,将来让周教员好好填填词,可以参加团里的文艺汇演。说到特长,咱们团有特长的多了。咱们曲教员,当学员时,单双杠动作比体育教员都漂亮,单杠能做大回环,落地能做空翻,回环空翻是什么?是专业体操运动员动作。咱们顾教员的百米跑,十一秒六,是二级短跑运动员水平。还有咱们四中队刘长喜教员,三级跳达到十六米。三中队的陈明军教员,一千五百米,跑进了三分钟。有人说,他们不搞体育太可惜了,可惜什么?我们是搞专业飞行的,飞行是本职工作,其他都是业余爱好。”

顾教员说:“还有你自己。咱们牛队长是篮球场上的悍将,身高一米八刚出头,但能扣篮。这个高度扣篮,除了在美国NBA黑人选手里有,咱们黄种人根本找不到,包括咱们国家队。”

周教员说:“咱们队长是咱们团篮球代表队的绝对主力。每天一小时的体育运动时间,各中队老是搞篮球赛,咱们一中队总是冠军。四中队有两个团代表队的,可就是搞不过我们。不过我们赢得也相当吃力,毕竟就队长自己能拿分,有点孤掌难鸣。这下好了,小金真能打,咱们队长又多个帮手。”

金库站起说:“张杰的球打的也很好,弹跳力惊人,善于抢篮板。中、远距离有一投,命中率相当高。”

牛队长来劲了:“好啊,外线真能有个射手就帮我解围了,省得他们再两三个人包夹我。下午运动时间就可以给四中队再搞一场。噢,再给你们介绍一下,飞行员宿舍,总共两排房子,前边那一排,是二大队。咱们一大队这边,一、四中队,在东头,他们二、三中队在西头。四中队是我们的近邻,他们的郑队长喜欢搞业务竞赛,大队也提倡,我们怎么办?坚决奉陪!大家鼓起劲来,要全方位超过他们,你们有没有信心?”

学员齐声高叫:“有!”

张杰说:“霍亮分到了四中队,这家伙在球场善于突破,像鱿鱼一样,不可不防。”

康康说:“没关系,派个民兵把霍亮看起来。”

**一挥拳头:“把他交给我。”

小川说:“对,让**把他冻结了。”

**发誓言:“只许他老老实实,不许他乱说乱动。”

董副中队长说:“我在球场打控卫,打的不算好,但一般不丢球。到时候,我给你们喂球,能把四中队彻底摆平了,咱就没对手了。到那时候怎么样了?啊?”一拍桌子站了起来:“王欢同志教导我们说:咱说赢谁就赢谁,谁想赢咱万不能呀。”

1

第十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