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雏鹰1981>第十四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四章、

小说:雏鹰1981 作者:雏鹰6 更新时间:2019/11/24 15:23:41

宝贝堂兄,鬼才张望来信了。过去,张望的来信多是以鬼才的思路帮张杰分析、解决难题,然而这次,却给张杰出了难题。

张望信中提到一位女知青孟春娣,张杰有印象。孟春娣喜欢留个男式的小包头,脸色微黑,但是五官端正,身材苗条。孟春娣是位活跃分子,下乡不到一个月就被召进大队**思想宣传队。当时宣传队已经接近尾声,再不像刚成立时那样风光,每晚都走村串户送戏下乡,村里好吃好喝好招待。偶尔,还能去县剧团观摩学习,与专业演员同台跑跑场子。碰上大队领导高兴了,还能去电影院看场免费电影。七六年以后,经济建设被提上议事日程,大队宣传队基本名存实亡。已经排不了什么戏,但是人马还在,锣鼓家伙还在,每天干嘛?吹牛皮侃大叉。排不排戏另当别论,至少是脱产,不需要每天下田面朝黄土背朝天。后来农民有意见,大队领导不见上级指示精神也不敢撤消宣传队,变通一下吧,把宣传队与大队林场相结合,三十多人伺候不足十亩苗圃,基本上属于乡间避暑,养尊处优。

没有戏演,并不能埋没孟春娣那口伶牙俐齿,赶上村里娶亲嫁女,孟春娣会冲上去充当司仪。人漂亮,口才好,还会煽情,常常把婚礼一次次推向**。一来二去名声大振,十里八村谁家有喜事都请她,孟春娣也就成了名人。那时城里也没有专业婚庆公司,乡里更是免提。其实,孟春娣当时操作的正是婚庆公司的雏形。后来回城后,孟春娣果然成立了首家婚庆公司,并且业务做的很大。

随着张杰军龄的增长,宝贝堂兄张望帮他口头宣传奔走相告,张杰也成为乡里名人。善于算计的孟春娣有了活思想,假如能当个军官太太,肯定要比当司仪风光得多,惬意的多。有了想法,需要付诸行动。如何行动?需要开动脑筋。首先发现张望与张杰两人关系非同一般,甚至是狗皮袿子没翻正。要想拿下张杰,必须先拿下张望。为此专门回城一趟,买了两瓶张弓大曲,两盒高级点心。忽然想起,张望虽然一身匪气,却是著名的“气管炎”,曾经舞台上的“李铁梅”在家里绝对是**,长期垂帘听政。没有她的点头,恐怕张望难有作为。狠狠心,又掏三十多元给“李铁梅”买件羊毛衫。请张望从中说合,玉成好事。张望平生第一次收礼,而且是个漂亮女知青送的礼,非常激动,拍着胸脯打保票:“放心吧,我兄弟的事,我能当一半家。”张望美滋滋找到张杰妈,要当媒人。却被张杰妈妈一口回绝,“不行,那妮子太疯,给咱不是一类人。”张望无奈,只好直接给张杰写信,理由很充分。新社会了,父母包办婚姻已经成为历史,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主吧。春娣那妮很不错,是知青一枝花。家庭背景也很好,老爸是个三八式的老干部,抗日战争扛过枪,解放战争负过伤,抗美援朝渡过江,是功臣。现在是民政局的局长。母亲是市医院的眼科医生。老俩口就这一个掌上明珠,多好的家庭。张杰当然不能同意,像母亲一样,一口回绝。后来孟春娣亲自写了一封信,通篇热情洋溢,又不失局长千金身份,属于不亢不卑。能够看出,信是几经修改的。张杰没有给她回信,而是通过张望转交一信,把礼节礼貌做周全,最后婉言谢绝。孟春娣仍不死心,又想出新招。经过多方打听,原来自己的老爸与张杰的爸爸早就认识。淮海战役的时候,现在的孟局长就是当年二野的孟营长,张杰的爸爸是担架队的队长。因张杰的爸爸勇敢机智,差点没能跟着孟营长参军入伍。这一关系太宝贵了,孟春娣马上安排两位老人见面。战场上建立的生死相依的感情,最牵动心肠。两人有说不完的话,拉到动情处,竟然热泪盈眶。晚上开怀畅饮,直到一醉方休。孟春娣又搬出第二套方案,迅速号召自己的小伙伴们传播“路透社”消息,弄得满城风雨,传得有鼻子有眼,好像张杰与春娣两人已经把生米做成熟饭。

张杰的爸爸听到后,当然很高兴,亲上加亲嘛。为此,专门给张杰写了一封长信,从四八年开始,重点强调战友情,是经过血与火考验的,能青山不改绿水长流的。然后谈到张家是个大家族,老家旧户,十里八村甚至亲戚连亲戚。张家受人尊重,也懂得自重,全家上百口人,没有违法乱纪的,连输理的事都没做过,人的脸面最重要。与孟家真能成了亲家,待喜客的酒宴恐怕一百桌都挡不住,那才叫皆大欢喜,也是咱张家一心一意跟党走,勤勤恳恳干社会主义修来的福。现在已经满城风雨,一圈人等着喝喜酒。假如事情不成,你爸这张老脸往哪搁?还能出门见人吗?虽然咱们问心无愧,但是在外人看来,张家好像是输理的。不是强拿你头皮,你爸的脸面,张家的脸面,希望你认真考虑。

张杰非常认真地考虑了,不过,没有朝着皆大欢喜那方面考虑。恋爱是不能考虑的,规定不能违,为了飞行事业也不敢违。唯一能做的,只能把利害关系讲清楚,把前途与婚姻的主次讲清楚。张杰理解爸爸的难处,他是多么希望这桩婚事能成。可张杰的情况又让这桩婚事绝不能成。张杰觉得对不起爸爸,心里有愧,但又无可奈何。为此,也给爸爸写了一封长信,整整写了十二页纸,搜肠刮肚,把儿子能对爸爸所作的所有宽慰写干写净,求得爸爸的理解。

政治处余干事宿舍里突然来了一位客人,抱住余干事喊新化兄,余干事喊他松林弟,亲热起来像是一娘同胞,其实一个姓余,一个姓袁。袁松林可是大有来头,军区文工团的乐队大拿,吹大管的。大管是西洋乐器,洋名叫巴松。文工团里独一份。物以稀为贵,文工团长有点怕袁松林,主要是怕他生病或者闹情绪,没人能顶替他,乐队里少一条腿。袁松林家在云南元谋,这次趁演出间隙请假三天说是回家看老母,却没有回元谋,而是一张车票直奔祥云。而且明说要在这里住三天。余干事说,这里距元谋八十多公里,你是不准备回家看老母了,肯定另有企图。袁松林咧嘴一笑。去年文工团来祥云慰问演出,台上台下互动时,余干事手风琴演奏一曲《西班牙斗牛士》,让文工团长震撼,点名要余干事加入文工团。余干事对文工团没兴趣,婉言谢绝,却与袁松林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吃午饭的时候,袁松林说明来意,一个目的,针对卫生队的护士丁丽娟而来,请余干事从中作美。事情的起因缘于春节前的一次演出,文工团给司政后的首长送了招待票,政治部丁主任因有事外出,是丁丽娟陪母亲王英看了演出。招待票都是前五排的,丁丽娟还没落座就勾了袁松林的魂。那天的演出很不成功,因为袁大管老是掉队,穿透力极强的低音游离于乐队之外,像一名散兵游勇。演出后袁松林受到严厉批评。袁松林恭敬接受,却没有往心里去,而是通过多种渠道侦察丁丽娟。终于打听到小丁还是一名护校学生,马上展开外围攻势,请老乡说合,请教务主任吃饭,给教务主任夫人送招待票,给小丁送招待票,无所不用其极。钱没少花,票没少送,不见效果。正准备调整战术,却听到不幸消息,小丁护校毕业已经报到祥云机场卫生队。袁松林气得拿脑袋撞墙,发誓哪怕追到天涯海角,必须拿下!余干事笑着说,你们文工团美女成群,干嘛挖我们卫生队的墙角呢?袁松林长叹一声,唉!此生没她不能活。余干事只好客串一次媒婆。

余干事到卫生队找到小丁,说明来意。小丁对袁松林倒是有印象,知道他是细高条面目英俊,也知道他是文工团里不可或缺的角色,同时还知道他的脸皮很厚,为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小丁笑着说,却是笑着说了假话。可惜他来晚了,我已经爱上一位飞行员,这位飞行员也非常爱我,我们,已经分不开了。余干事马上知难而退,因为他知道问题的严重性。飞行员的恋人是不能争的,一旦让飞行员失恋了,影响了情绪,影响了飞行,操作飞机时脑子走神,搞不好会弄出机毁人亡的大事故。真的出了事,部队盛怒之下,搞不好敢追究情场对手的法律责任。国家平白损失几千万的代价,法官律师也不会同情被告人,甚至,媒婆都难逃池鱼之灾。

余干事向袁松林说明了厉害关系,但是袁松林不死心。从包里拿出大管,组装起来,趁晚饭后部队自由活动时间,站在卫生队对面的球场上吹,希望能用乐曲打动小丁。我袁大管决非等闲之辈,普天下的姑娘加起来,能挡我袁大管眼睛的也是凤毛麟角。为了你,我百里迢迢而来,专给你个人举办演奏会,希望精诚所至,金石可开。袁松林拿出看家本事,演奏《四只小天鹅》片段,演奏科萨科夫的《天方夜潭》,演奏普罗克菲耶夫的《彼得与狼》,演奏中国作品《草原英雄小姐妹》。演得晚上散步的军人及家属围观,围得里三层外三层,俨然欣赏独奏音乐会。大管低音区厚重庄严,中音区柔和甘美饱满,高音富有戏剧性。观众听得如醉如痴,掌声不断,直到息灯号响起,才恋恋不舍离开。

小丁的宿舍窗口正对着球场,她自然听到了大管演奏。但她努力不听,把窗户关紧,又用两个药用棉球塞住耳朵。

余干事生怕事情闹大,劝袁松林及早回头。袁松林非常执着,拗劲上来八匹马拉不回,说还要再演两个晚上。余干事无奈,只好向政治处主任说明真情。主任还算策略,给袁松林说,这两天晚上要开军人大会,传达上级指示精神,你在外面演奏,会还怎么开?袁松林也是军人,知道自己扰乱了部队的秩序,主任已经非常给他留面子,也不敢再耍牛脾气。主任说,正好我们张干事明天要去军区送个重要材料,部队专门给他派了车,你们一块上路吧。张干事是保卫干事,他并不是要送什么重要材料,重要材料由机要部门负责传送。实际上,才华横溢的袁松林袁大管基本是被押送走的。

1

第十四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