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雏鹰1981>第十五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五章、

小说:雏鹰1981 作者:雏鹰6 更新时间:2019/11/25 10:53:43

祥云机场的“戏”正式拉开序幕,内行人从教员、干部的脸上就能发现端倪,休闲时的眉开颜笑嘻戏调侃换成临战时的认真和庄严,像一张张弯弓渐渐绷紧了弓弦。大队要求,飞行教员要先写教案,就像学校的教务主任要求教师写教案,只不过飞行教案更细致,更严肃。教员的教案要拿到中队会上研究、补充、完善,从而制定出中队教学方案,再汇总到大队。大队再根据各中队的情况写出大队训练工作方案,然后上报团里。训练工作上下一盘棋,环环紧扣。

其实教员的教案大多是现成的,教学工作年年如此,教案大致相同,只不过要根据新学员的特点,略加补充。即使刚留教的新教员也在学员到来之前做好了充分准备。剩下的就是层层开会,层层通过,层层汇总。然而今年必须加入新的内容,一种不露声色的内容。十校面临撤编的危险,教员干部人人心里憋着一股劲,一种赌一把的狠劲,仿佛背水一战,置至死地而后生。

学员还没有正式进入角色。主角嘛,总是姗姗来迟,再隆重登场。早饭后一声哨子响,学员集合,上山,熟悉环境。年轻人尤其喜欢这种室外的放羊式的活动,放纵天性呢。已经是下团的第三天了,宿舍、饭堂、营区、训练场基本浏览一遍,还熟悉什么呢?后来随着飞行时日的积累,对熟悉环境才有了更深的理解。一个生活中的有心人,比如作家,随便在闹市走一趟,就能发现更多常人不易发现的问题,这些问题对别人可能是过眼烟云,而对作家,则可能是宝贵的创作素材。做谍报工作的对熟悉环境更为重视,乘车快速穿越一个城市,几条重要街道,几个关键路口,哪里是进退自如的佳境,哪里是山穷水尽的死地,都必须牢记在脑海里,一旦用着时,很可能会柳岸花明起死回生。飞行员对熟悉环境要求更广阔,更宏观。以机场为圆心,首先了解静空环境,五十公里以内的最大障碍物在哪里?一百公里以内的最大标高是多少?在哪里?区域内的地标地貌,气象环境优劣,周围的备降环境及备降机场的方位、距离等等等等。像谍报工作者一样,一旦用上了,很有可能化险为夷转危为安。

王副大队长带着学员直奔后山。王副大队长五十多岁,满天银发,满脸皱纹记录着生活的阅历和岁月的苍桑。老将心里也憋着劲,只不过不能让学员看出来,面对一群孩子,必须表现出轻松、随意、自然。霍亮观察更仔细,说王副大队长脖子上有道皱折特别宽,这是老飞行员的标志,是被喉头送话器勒出的痕迹。张杰觉得这说法有点牵强,人的皱纹宽窄与人的皮肤和胖瘦有关系,瘦削的脸,皮包骨头,皱纹肯定细密,相反,比较丰满的脸,皱折自然宽大些。不过,刚刚近距离接触飞行员,对这一职业的了解还非常浮浅,何况飞行专业性太强,充满太多的神秘和未知,张杰宁愿相信,王副大队长脖子上的皱折就是被喉头送话器勒出的。

后山,相对标高二百七十米,其实就是个大土丘。站在山顶,王副大队长介绍:“我们脚下这座山,本来叫黄花山,种种原因吧,把它改名为反帝山,就像有些城市的街道更名为反帝路、防修路一样,不知还能不能再改回来。往下看,机场,处在一个坪坝里,四周都是山,这种地势,中国人习惯称之为盆地。云南人叫坝子,我们也入乡随俗吧。机务单位,地勤部门拥机场一侧而建,自然是方便工作。团部在山脚下,后勤部门紧紧地团结在团部周围。咱们飞行大队在最高处,可以俯瞰全景。”

**说:“我们就是高空作业的。”

康康说:“高瞻远瞩,掌控全局。”

小川一拍大腿:“明白啦,为什么日本鬼子好修炮楼。”

王副大队长一下笑出声来:“哈哈,你小子,尽瞎扯。”

张杰轻轻说:“山上相对安静一些,可以免受打扰。”

王副大队长立即给予肯定:“哎,这话还沾点边。”

突然,**用手一指:“王副大队长,您瞧,那个兵在干什么?”

山坡下,一个兵双手抱着树,仰头望天,久久不动。

王副大队长看着那个兵,颇为沉重地说:“这个镜头与你们此时的心情很不**。那是警卫连炊事班的战士。”

小川急问:“他在干什么?”

王副大队长没有回答小川,仿佛自言自语:“我们这里,离县城六十多公里,最近的乡镇,离我们十多公里,最相邻的村庄离我们也有五六公里。除去机场是个坪坝之外,我们,基本上是在深山之中。交通落后,附近仅有营区通往机场的一条水泥路。没有电视转播台,我们娱乐室的电视机不过是个摆设。羊肠小道上,邮递员投递艰难,我们看到的报纸基本都是一周以前的新闻。”

**一脸惊讶:“我们是在深山修炼呀。”

王副大队长说:“是要修炼。偏远,闭塞,文化生活贫乏,如果个别单位管理上再差一点,就难免出现两种情况:一是个别人喜欢单溜,找刺激;二是有些兵一闲下来就发呆。”

霍亮不禁打个寒噤,悄悄对张杰道:“正在热血沸腾呢,却被兜头浇了一盆冷水。”

张杰也有同感,却拿霍亮开涮:“是啊,你亮子正在搬运周天,马上打通经脉,功德圆满,成为武林第一人。却突然遭遇一盆冷水,当心会让你走火入魔,全身瘫痪。”

王副大队长说:“是得给你们浇点冷水,让你们冷静冷静,也让你们有个思想准备。机场,基本上全部远离闹市,特别是军用机场,又相对封闭,生活肯定不会是莺歌燕舞百花齐放,你们得能耐得住寂寞,又能在寂寞中寻找乐趣。”

少年不知愁滋味,小川尢其不知啥叫发愁,信口开河:“我们不怕,**会唱歌,还会耍小丑。”

康康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调侃**的机会:“**还有个最大优点,好说话,好打发,唱完耍完了给弄两个剩馍就能心满意足。”

王副大队长被逗乐了:“嘿嘿,那不成了要饭花子吗?”

霍亮小声说:“王副大队长好脾气。”

张杰点头:“是啊,须发都斑白了,有长者之风,他让我想起《三国》里的鲁肃鲁子敬。”

王副大队长说:“我们的专业性质决定,给外界少有接触。我们的作息安排又是每天机场、球场、宿舍三点一线,像个闭合电路。环境枯燥,生活单调,曾经有个别人忍受不了,因此而影响了事业心,选择停飞改行,对个人、对空军建设都是不小的损失,很让人痛心的。为此,团里专门开会研究并做出重大调整,在保证安全,提高训练质量的前提下,尽可能地改善部队的文化生活。”

**说:“我们赶上好时候了。”

王副大队长说:“是的,团里的决策是英明正确的。虽然我们的训练是严肃的,但部队不会要求你们一天到晚都绷着脸,否则能把人憋疯了。允许你们在生活中,在适当的场合放松一下,甚至教员干部会领着你们搞点趣味性的活动。飞行时高度紧张,精力高度集中,不飞时,就要进行一些有益的放松和调节。一个医生,给病人手术时,他会排除一切杂念,全身心地投入,可如果让他连续手术三天,大概,就该给他做手术了。所以,我们的教员干部里,在生活中有很多乐天派,嘻嘻哈哈取个笑,逗个趣,好像很不老成,很不严肃,其实是寻开心,寻找释放,是环境造就的。但是,训练起来又马上严肃认真,兢兢业业,一丝不苟。**的话:团结,紧张,严肃,活泼。什么时候需要什么心情,我们这些教员干部理解得特别好。”

王副大队长的话让学员陷入沉思。张杰想,作为芸芸众生的一员,不可能,也没有能力改变环境,只能适应环境,正所谓适者生存。文武之道,一张一弛。联想到训练和生活,张和驰的度如何把握,这是一门学问。生活中有不少这样的例子,有的人口若悬河,到处出风头,却处处被容忍,被接受,甚至受欢迎。而有的人也想风光一下,偶尔露露峥嵘,却不是遭围攻就是被喝斥,俗话称:“不打鼻子不打脸,专打你这个不长眼。”其实说的就是场合和度的把握问题。

学员静静思考,一时间出现冷场。霍亮很会来事,觉得有必要调节一下,也许,应该换个话题,遂问:“王副大队长,听说咱们大队张政委很厉害?大家都怕他?”

王副大队长说:“这话,也对也不对,必须分开说。训练中,严肃起来,他确实很厉害,大家都怕他。生活中,该活泼的时候,他就不是他了,爬山,钓鱼,抓蛇,比谁都会玩,因此大家又愿意跟他玩。”

小川问:“政委长什么样?是不是像大队长?不怒自威。”

王副大队长:“他还在青岛疗养,过几天你们就能见到,自己观察吧。先给你们留个悬念。”

从后山下来,仿佛做了一次半日游,心情愉悦,欢声不断。恰好,飞行大轿车停在门前等候,学员以为要进机场,马上接着兴奋。年轻人争先恐后蹿上车,依秩就坐。王副大队长坐在最前头发动机引擎盖上,面向学员。大轿车驶出营区,上了国道。

王副大队长说:“昨天,我看你们都在营区内部转转,算是熟悉了。刚才又带你们上山,俯视全貌,对机场、生活区有个大致了解。现在,领你们见识一下外部环境。大家往西看。”

正西方,天地线之间,山峦起伏,绿荫叠翠。更远处,一座冰清玉洁的山峰巍然耸立,一枝独秀,鹤立鸡群。

王副大队长介绍道:“那就是苍山,又名点苍山。”

霍亮发出一声惊叹:“啊!风景如画,像一幅泼墨山水。”

王副大队长问:“如诗如画吧?别急,还有更美的。这里有风花雪月四大景观,谁能说出来?”

学员一阵交头接耳议论,回答不出。

康康忽然举手:“报告!张杰知道。”

王副大队长说:“好,张杰说说。”

正像欢欢说的,康康是**,不侵略别人就难受。张杰站起来说:“这个康康真坏,我又没去过,我咋能知道?不过,我曾经在一本杂志上看到过,好像是,下关风,上关花,苍山雪,洱海月。”

王副大队长一竖拇指:“回答正确。”

霍亮举手:“王副大队长能给我们详细讲讲吗?让我们长长见识。要不然,等于没来云南。”

王副大队长是个老烟鬼,点上一支烟,徐徐道来。关于下关风,得好好给你们讲讲,因为它对我们的飞行训练影响很大,大到要作为一个课目专门对付它。大理的下关,是一个山口,这是苍山与洱海之间主要的风源,风期之长、风力之强为世所罕见。一年之中大风日数在35天以上。冬春为风季,平均风速为每秒4。2米,最大风速达10米。下关风的成因是其特殊的地理环境造成的。下关位于苍山和哀牢山之间的山谷之出口,连绵百里的苍山挡住了大气环流,冬春盛行的平直西风气流和夏秋印度洋、孟加拉湾的季风便通过这道山谷进入下关,形成了冬春季节苍洱之间强劲的西风和夏秋之交的西南风。祥云机场距下关几十公里,已经深受影响。小说上描写大风时常用遮天蔽日飞沙走石形容,这话在祥云机场却显得苍白无力,因为这里是飞沙走飞机。几吨重的飞机能被大风刮跑,刮得原地打地转。每到大风季节训练时,除了飞行员要瞪大眼睛全神贯注,地勤人员也很辛苦。停机坪上停放的所有飞机,必须用上刹车,再给两个主轮加上轮挡,否则就被刮跑了。飞行课目中有个“转场飞行”,即从一个机场起飞,到另一个机场落地。说到转场飞行,祥云绝对是个不受欢迎的机场。能单飞转场的飞行员,都是相当成熟的飞行员,可是一到祥云,就显得天真幼稚。飞机下滑着陆时,被大侧风刮得歪歪扭扭,一不留神,飞机就会偏出跑道。我们天天在这种环境下训练,知道怎么对付大侧风,同时也是祥云毕业的飞行员最值得自豪的一门技术。外来转场的飞行员没有这种体会,发现有侧风,习惯性的用坡度、用方向应对,但是仅靠这两条是顶不住的,看着对准了跑道,不知不觉就被侧风吹偏了。所以,在着陆时总是偏离跑道。不能在跑道外面落地呀,一次着陆不成功,必须复飞,修正偏差再次着陆,这是很没有面子的。就像舞台上演员,一首歌唱到该收尾了却忘词了,中断了,没有办法,掏出歌本看一看,让乐队重新起过门,从头再唱。观众能答应吗?鼓倒掌山呼海啸,起哄声此起彼伏,演员尴尬之极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机场没有观众鼓倒掌,也没有人起哄,可复飞的飞行员的自尊心绝对是受伤害的,恨不得一辈子再不来祥云,从心理上把祥云彻底忘掉。这还是复飞后又成功着陆的,还有复飞后不能成功的呢?问题就复杂了。通常,从一个机场起飞,到另一个机场着陆后,首先要给飞机加油。也就是说,在起飞机场加注的油量,到着陆机场时,会有剩余油量,但不会很多。一次着陆不成,复飞再来,甚至反复再来,剩余油量是不允许的。所以,最多两次复飞不成功,必须到备降机场落地。那时飞行员心里的惭愧、自责、悔恨已经远不是听到鼓倒掌和起哄了。就像让你到北京出差,到了北京却不会下车,必须拐到天津才能下车,这不是大笑话吗?更为严重的,如果剩余油量飞不到备降机场呢?演员尴尬极了想钻地缝,那时的飞行员却有钻地狱的可能。

学员已经没有刚上车时的轻松愉快,全都低下头沉思。好在还有后面上关花的点缀,苍山雪的洗礼,洱海月的浪漫,学员才重新焕发了心情。

大巴车路过一个乡镇,靠路边停下。镇名叫前所,说是乡镇,其实像内地的一个自然村,但有集市贸易,小商小贩云集。百货、农资、旅店、饭馆、理发店、邮局、银行应有尽有,还有个祁雨亭公园。可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有调皮的战士给前所起个诙谐的名字:“小上海”,其实也是黑色幽默。

王副大队长拍拍手:“靠窗口的学员关上车窗,把心收回来,听我讲。现在给你们介绍一下社情。什么是社情,顾名思义,社会情况。注意,不是我们社会主义建设的大情况,而是祥云地区的小情况。有什么小情况?首先,祥云地处边陲,与内地大不一样。当年,国民党撤退时,兵败如山倒,建制乱了,很多整师整旅的部队都就地解散了,脱掉军装,成了农民。几十年过去了,我们的社会主义教育和社会主义改造使他们中的大多数人的思想有了很大转变,但是,极少数人恐怕还有别的想法。所以,要求你们没事不要随便外出,实在有事要出去,必须两人以上,严禁单溜。你们都还年轻,缺少社会经验,万一碰到心怀不轨的人,你们应付不了。有些人,粗布衣裤,敞胸露怀,赤脚挽袖的,看上去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可是,如果把他的历史往前翻上几十年,搞不好就是个少校、中校级的军官。”

康康学着电影《地道战》里汤司令的腔调悄悄对小川说:“他们谁是国军,谁是老百姓,你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分不清楚。”

小川点点头:“嗦嘎。”

张杰朝他们竖起食指:“嘘。”

王副大队长接着说:“就像你们现在,看上去都还是毛头小伙,可如果把你们的历史往后翻上几十年,搞不好就是师、团级的干部。”

噢!师团级干部,让学员好一番激动,脑子里充满联想。

小川说:“原来,我们都是预备役的团座、师座。”

**坐在最后一排,他在悄悄默画飞机座舱图。一张白纸上,画满圆圈,圈内注着高度表,速度表,地平仪,转弯侧滑仪等。王副大队长的讲话他一句都没听到。

王副大队长发现**在干别的,拍拍手:“最后那位学员,站起来。刚才我讲了什么?”

**被旁边人提醒,站起来,张口结舌。

王副大队长说:“好,我再问具体点。如果你单独外出,碰到有人给你作不健康的宣传,你该怎么办?”

**回过神来,马上精神抖擞,慷慨激昂:“那好办,用革命的正气,压倒**的邪气。”

惹得一阵轰笑。

王副大队长也想笑,却忍住:“你具体说说,怎么压倒邪气?”

**忽然想起有一年新华社的“新年献词”,打开话匣子,口若悬河:“我给他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给他讲社会主义建设欣欣向荣,蒸蒸日上。讲国内外形势一片大好,不是小好。讲物价稳定,市场繁荣,既无内债,又无外债,人民生活日益提高。讲我们的朋友遍天下,敌人一天天烂下去,我们一天天好起来……”**越说越流利,讲这讲那,讲得车厢里掌声四起欢声不断。

王副大队长笑着摇摇手:“好啦好啦,闸住,你别讲啦,坐下,还是听我讲吧。”

1

第十五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