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雏鹰1981>第十六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六章、

小说:雏鹰1981 作者:雏鹰6 更新时间:2019/11/26 10:08:48

张政委在疗养院也听到十校有可能被撤编的风声,极其震惊,马上结束疗养,提前归队。临行前,先给大队长打个电话,两人唏嘘感慨,无限伤心,但是不甘心,有百分之一的希望也要拿出百分之百的努力去争取。如何争取?未来在哪里?两人不谋而合。十校唯一的出路就是把训练搞好,让我们的学员飞出花来,让上级领导看着办,总不能把花拔掉,把草留下。

大队长放下电话,到各中队转一圈,检查教学准备工作开展情况,发现一中队的门关得严严的,感到蹊跷,敲开门单刀直入。

“怎么弄得神神秘秘的,不会搞什么密谋策划吧?”

牛队长的理由很充分:“大姑娘上轿嘛,一生一次,一辈子的大事,总得打扮好了,要不然拿不出门。”

大队长不请自坐:“你们打扮吧,我先欣赏欣赏。”

牛队长转入正题:“写教案,要根据学员的特点,因人施教,有针对性的开展教学。学员刚到,首先要给他们多接触,交朋友,推心置腹,摸清每个人的思想脉络,这样,开训以后,我们的教学工作才更能有的放矢。”

其实,牛队长的提法不算新鲜,学校也提倡老师与学生交朋友,教育家甚至提倡家长与子女交朋友,但提倡归提倡,真正做到位的,交成朋友的,或者成为好朋友的,当数航校的教员和学员,非他们莫属。教师、家长交不好朋友,最多学生成绩下降,还有法补救,加几个班,开几顿小灶,还能赶上来。教员与学员交不好朋友,该留的没留下,很可能将一个天之娇子拒之门外。该走的没走了,人、财、物浪费不说,甚至造成机毁人亡的大事故。教师与教员,虽然同属教学,但后果不可同日而语。牛队长是校里“三学”代表,曾经到空军所属几个航空兵院校巡回演讲,教学工作自有过人之处。他说:“教学工作,有共性,但我们更要注意抓个性。比如有的接受能力强,特别冒尖的,我们就要特别注意,特别盯紧他们。”

这提法新鲜,大队长也略感意外:“鞭打快牛吗?”

牛队长摇头:“不,这样的人最不可控。过于相信自己的接受能力,认为学飞行不过如此,不存在什么难度,往往不够踏实,轻飘,浮躁,满足于一知半解,这是其一。其二呢,技术掌握也快,一点就透,一教就会,却是熊瞎子掰苞米,前面抓着,后面拉着。别人不会时,他会了,到别人会时,他又忘了,这就麻烦了。”

大队长点头,心中暗暗佩服牛队长,确实把教学工作研究到家了,但问题依然不能放过:“对接受能力慢的,你准备采取啥办法?”

牛队长成竹在胸:“接受能力慢的,也有两种情况,一是踏踏实实,勤勤恳恳,一步一个脚印,这种学员最可贵,因为学得扎实,训练成绩一般不会反复。中队准备把这样的当成宝贝,重点培养,树立个勤学苦练的典型,让大家向他学习,向他看齐。另一种情况比较麻烦,接受能力又慢,又没有苦练精神,教员推着赶着才动一动,还不动脑筋,完全是出工不出力,敷衍了事装样子。”

大队长接过话头:“对这种人也好办,不是这块料,赶紧叫他收拾行李走人,国家少浪费资源,他本人也可早点另谋出路。”

优胜劣汰,适者生存,完全是动物界的残酷。

临走时,大队长问:“准备从哪里入手?”

牛队长注意已定:“交朋友。要想做生意,首先做朋友。”

大队长无声一笑:“你小子,不愧是山西人,从娘胎里就会念生意经。

顾教员很会交朋友,入伍前就是孩子王。带着一帮小伙伴踏遍南京的风景名胜,生活虽然清苦,精神格外富足。乌衣巷里玩泥巴,朱雀桥上唱晚霞,中山陵常来常往,夫子庙里戏说斯文,玄武湖上挥桨泛舟,中华门前飞脚练拳,**府里指点江山,栖霞山上飞纵攀猿。受金陵王气熏陶,孩子王照样霸气十足,常常正襟危坐,称孤道寡,颐指气使,君临天下,俨然丐帮帮主。入伍后,接受军营正规训练,王者之气渐收,不过豪爽的天性仍在,并且随着年龄增长,阅历增加,交友的修练日臻纯粹。现在,依三十多岁的资格与不足二十岁的学员交朋友,简直就是凤雏庞元直当县令,轻车熟路,挥洒自如,酩酊大醉不误公事。不过顾教员不想玩庞元直的洒脱,把学员当成**,首先做足当大哥的礼数。把张杰欢欢叫进自己宿舍,倒茶让坐,当成一家人。

张杰欢欢受宠若惊,唯有坐姿端正,恭恭敬敬。

顾教员说:“随便点,别搞得如临大敌一样。昨天见面会,我们算初步认识啦,今天再进一步认识认识。我是南京人,31岁,结了婚啦,爱人是南京一家医院的护士,还没有孩子。父母健在,身体都好。家里没有负担,可以全力以赴搞训练。”

谈话从拉家长开始,张杰感到轻松许多。同时感觉,顾教员可亲可敬,交朋友先坦白自己,这是大风范,是崇高人格。自己能碰上这样的教员,实在是三生有幸。先顺着教员的思路拉家长吧。遂问:“教员,您多久给家里写封信?”

顾教员竖起一根手指:“一个月。这个间隔比较适中,家里人刚要想了,信也到了,把自己的身体、工作情况汇报到了,家里也就放心了。一月一封,太稠了也没必要。”

欢欢问:“教员,您家里人为您的工作担心吗?”

顾教员说:“开始时有点担心,毕竟,飞行安全系数相对低一些,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我们写信要把握一个原则,最好是报喜别报忧,没必要让他们知道太多,保密纪律是一方面,同时,他们也帮不上忙,知道多了有啥用?徒增烦恼。”

宿舍拉家长仅仅是开始,从此,房前营后,训练场,篮球场到处留下他们师徒的身影。漫步信游,貌似漫不经心,却把学员应该掌握的知识逐步潜移默化。有时顾教员会突然问起:“马上就要登机了,害怕吗?”

欢欢老实回答:“不害怕,我是憨大胆,从小就敢走夜路。”

张杰的回答稍微复杂点:“我也不害怕。只是,家里人,有点喜忧参半。当飞行员光荣,自然是喜,同时也知道,开飞机危险,所以每次来信总是千叮咛万嘱咐。”

顾教员说:“我们的飞机很安全,很保险,只要按操作规程来,不会有什么事。你们自己不害怕,我能相信,家里人跟着担心,我也能理解,因为他们不了解飞机,不知道具体情况。”

张杰想了想:“大概,就像骑自行车吧?我有这种感觉,自己怎么骑都不会害怕,可是一旦坐在别人骑的车上,总不放心他的技术,总担心他会摔了我。”

顾教员一竖大拇指:“这个比喻非常贴切,我也有这种感觉。”

至此,教学员之间的思路已经无限接近。有一句话,顾教员重复过好多次:“要想学好飞行,就得不怕吃苦。”他讲道,过去,国民党的教官带学员时,动不动就用驾驶杆打腿,因为前后舱驾驶杆是联动的,他突然大幅度地左右来两下,往往把学员的腿都打肿。我们**人不兴那一套,但如果学员太出格了,再碰上火气大的教员,搞不好也会偶尔给你来一下。

欢欢问:“教员不会那样打我们吧?”

顾教员说:“保证不会。我会回到地面再收拾你们,训你个鼻青脸肿却是现成的。”

一次晚饭后,在后山漫步,顾教员说:“学飞行,除了勤学苦练之外,还要善于总结。开训后,会给你们每人发一本工作日记,要把每天的训练情况做个小结。”

欢欢问:“必须写吗?”

顾教员点头:“必须写,教员会检查的,有时中队长也会抽查。特别是上机以后,飞行中出现的问题,存在的不足,教员提出的改进方法等等,都要记清楚。要飞一次,进一步。”

教学员正谈得投入,突然与卫生队的两位护士邂逅相逢。

小丁先发现目标,一拍手:“哎?瞧那边。”

小欧顺着小丁的手指,看到散步而来的顾教员张杰欢欢三个人,惊讶:“那不是球场上让你连呼帅呆了的那一位吗?”

小丁反唇相讥:“那不是双杠上让你花容失色的那一位吗?”

小欧心有所动:“不期而遇,戏剧性巧合。”

小丁点头,仿佛自言自语:“也许,有缘。”

其实,两位姑娘是有目的而来,只是出于姑娘的羞涩心理,谁也不愿第一个说破。虽然她们是最要好的朋友,但爱情是自私的,初期的爱心萠动又是极其隐密的。怀春少女,都想在心灵最深处保留一块属于自己的小天地。被爱上,或许会悄悄悬耀一下。主动爱别人,总是难以启齿。此时,两颗心之间,只隔着一张纸,对方的心理活动隐约可见,可谁也不想主动捅破。这就是爱的初期,朦胧期,害羞期,脸皮特别薄。但是,拿别人说事,作美好展望,又总是兴致勃勃。

小欧说:“昨晚上你值班,打了饭去值班室吃了,很不幸,你错过了一场精彩。”

小丁问:“什么精彩?说说看。”

小欧说:“几个老护士边吃边议论:说姑娘对爱情的追求,随着时代变迁与时俱进,五六十年代爱眼镜,爱知识分子。七八十年代爱当兵,爱魁梧生猛的英雄。”

小丁想想:“好像,真是这样。总结得好。”

小欧说:“市场看好,当兵的格外幸福,黑脸娶白妮,丑汉娶娇妻,可叹的是,那些白妮娇妻们还兴高采烈,沾沾自喜。”

小丁微笑:“有点夸张,但比较生动。”

“听完了有何感想?有何打算?”

“你指什么?”

“明知故问。我们守着一帮阳刚帅气的飞行小伙,如果不做些什么,是不是暴殄天物?是不是浪费资源?”

“那你就下手呗。”

“我想叫你先下手。”

“你先下手。”

“你先下手。”

一大队电铃响起,教学员门前列队。牛队长担任大队值班员,把队伍集合好带进教室,分别就坐。田副大队长走上讲台。

牛队长喊一声:“起立!”

田副大队长还以举手礼:“请坐下。”然后脱帽,拿粉笔在黑板上画图。

牛队长说:“今天,由田副大队长领着大家学习《飞行讲义》。田副大队长喜欢画图,而且形象生动,深入浅出,通俗易懂,甭管多么复杂的问题,一幅图彻底解决。希望大家认真听,注意记。”

田副大队长是上海人,高个子,瘦长条,面目白净,文之彬彬,乍一看像位大学讲师。他在黑板上画了一棵树。这棵树,根系发达,树干却是用一个个方块叠加起来的,树冠亭亭如盖。

田副大队长指着黑板介绍:“这棵树,应能代表学员们的成长轨迹。地勤、后勤部门是你们的根系,为你们供应营养,供应水分。司令部、政治部是树冠,为你们吸收阳光,制造叶绿素。我们这些教员干部就领着你们爬这些方块。请看方块里的内容,从下往上数,分别是:起落航线、特技、编队、航行、仪表、复杂气象、夜航等等。当然,这还不是我们全部的训练课目,只是代表性的几个主要课目,而且主课目中还穿插着分枝课目,每个课目又分预先准备、直接准备、飞行实施、飞行后讲评四个阶段。”

学员纷纷在笔记本的第一页画上这棵树,并且,把组成树干的各个方块着重加粗。**还在树旁写上一句豪言:愿做高山一青松。

田副大队长讲道:“这些课目,就是我们的训练顺序,也是你们的成长顺序,如果写部书的话,也是各个章节的展开顺序。方块与方块之间,为什么没有紧紧连接,都有空隙,空隙里是什么内容?是我们的生活,是粘合剂。我们不是生活在真空里,我们会接触到各种各样的人,男人女人,同学朋友,老乡战友,将来还会有恋爱婚姻等等,这些都是不可缺少的,就像躯干骨胳之间有骨膜,有软骨一样。好,这都是题外话,请大家打开《讲义》。”

大队长也在教室里,坐在最后一排,与张杰同桌。他却不是听课,而是在观察学员,这也是他了解学员的其中一个途径。他目光犀利,来回巡睃,像个精于此道的人贩子,让人觉得可怕。学员虽然都在静静听课,却被大队长迅速分出三种类型。第一种,傻着脸听的,让他微微摇头。讲课,不是说评书,不是讲故事,没有迭宕起伏的情节,没有引人入胜的剧情冲突,不可能为之陶醉,所以傻着脸听,反应的很可能是智商问题。第二种,埋头记,也不可取。正常人的书写速度不可能跟上讲话速度,以**电视台播音员标准速度,每分钟七十多字,就不可能跟上。只要没练过速写速记,人的书写速度大致为每分钟二十多字,也就是说只能记下讲课内容的三分之一,丢了一大半,这是严重的顾此失彼。在地面顾此失彼,可能算不了大毛病,然而飞机上绝对不行。座舱里七十多块仪表,一百多个开关、电门、把手等,飞行时,飞行员都要同时兼顾到。特别是飞机下滑着陆那一会,需要操作驾驶杆,方向舵,升降舵,手脚都不能闲着,还要观察地面,判断飞机下沉,并且相应拉杆,那一刻,飞行员就是有十五个脑袋也会全部运转起来。那时的顾此失彼最要命,有很多技术停飞的学员,就是倒在顾此失彼上。对此,大队长觉得有必要搞个专题,深入分析,耐心引导,重点解决注意力分配问题。实际上,解决了注意力分配,也就基本解决了学飞行的最大难题。第三种情况是,大队长忽然注意上张杰,只见他边听边记,听的时候全神贯注,记的时候略略几笔。大队长瞄瞄他的笔记本,发现上面全是提纲携领的内容,一个长句,通常只用四五个字代替,又不失关键内容。字也写得漂亮,一手花体小草清新悦目。大队长眼睛一亮,仿佛猎人发现了鲜活的猎物,忙侧过身朝牛队长耳语:“这名学员叫什么名字。”

牛队长小声说:“张杰,别看年龄小,却是个《三国》通,被老董百般刁难,就是问不倒,而且滔滔不绝,出口成章。”

大队长微微点头。

苏副政委悄悄来到大队长身边,小声说:“开飞之前,安排一节政治课吧,我都准备好了,端正飞行动机专题,这是学员的飞行方向问题,是专业态度问题,很重要的。”

大队长说:“可以,时间你来安排。”

学员在教室关了一上午,听到下课的铃声,格外亲切,像一群出笼的鸟争先恐后往外蹿。小川憋坏了,冲进卫生间,唿唿啦啦一阵倾泻,闭上眼睛享受:“啊!放下包袱,轻装前进,痛快淋漓。”

康康举手:“打住,以后不许再说痛快淋漓。”

“痛快淋漓碍你什么事了?”

“来到飞行团,精神面貌焕然一新,有些提法也要与时俱进。”

“什么提法?”

“你没发现吗?咱们一大队的教员干部有个习惯,总是把痛快淋漓之类的词,换成鼻青脸肿。”

“鼻青脸肿?好!替换得好,非常生动。”

“不但幽默生动,简直是奇峰突起,别出心裁。”

小川很夸张地点头:“嗦嘎!”再次闭上眼睛享受,并有创造性的发挥:“啊!清仓,腾空,鼻青脸肿!万紫千红!”

康康开怀大笑:“哈哈,好!继承和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

霍亮捧着《讲义》进来,探探头发现小川康康两人,立即收起《讲义》。眼睛一转,拉开夹克拉链,从怀里掏出一本《宋词》单行本,随手一翻,开始摇头晃脑吟诵:“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出了门飘然而去。

小川讥笑:“这个书呆子。”

康康说:“咱可没那雅兴,还是实际一点,先玩熟手中的飞机。”

小川说:“言之有理,先玩熟手中枪。”

小川是根直肠子,肚里藏不住事,回到宿舍立即发布爆炸新闻:“大事不好!霍亮走火入魔了。”

**一楞:“怎么个走火入魔?”

小川极其夸张地学着霍亮:“东风吹,穿的薄,浑身哆嗦,无可奈何,错,错,错。”

金库问:“这是什么呀?乱七八遭的。”

张杰说:“这是首宋词,被小川篡改了。”

**一拍脑袋:“我想起了,是陆游的《钗头凤》,写爱情的。”

金库眼睛一亮:“写爱情的?”

康康不失时机:“库库赶紧,把这一段背下来,写到情书里,撒娇女看到,保证高兴。”

张杰突然笑了:“哈哈,库库千万记准了,情书上不能写小川背的这一段,否则,撒娇女会变成母夜叉,会张牙舞爪的。”

康康说:“写上也没事,撒娇女会立马回信,也送库库一首词。”

张杰说:“表示尊重,必须一唱一合,估计也来一首《钗头凤》。”

康康说:“没错。撒娇女灵感上来,热血沸腾,浮想联篇,夜不能寐,披衣起床,疾书命笔,一挥而就,一首惊世骇俗的《钗头凤》从此诞生:骚库库,瞎球说,胡诌八扯,娘那个脚,脚,脚,脚。”

一帮家伙放声狂笑。小川躺地上笑得直蹬腿。**笑得忍无可忍突然翻个跟头。

1

第十六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