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妞,你要幸福>十五、惊了谁的酣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十五、惊了谁的酣眠

小说:妞,你要幸福 作者:西说 更新时间:2020/2/16 12:29:00

第二天早上苏小印是想再多睡会儿的,昨晚上都不知道几点睡着的,睡着了又总在奔跑似的,脑子里、耳朵边从来就没清静过,所以睡着了就跟没睡一样。这样想着听到周新和周洋洋起床的时候就没动。

“我要多睡会儿,我们公司放假了。”苏小印说。

“嗯。”周新答应一声,然后催促着周洋洋吃饭准备上学。

等两个人出门,听到门锁“卡嗒”一声后,苏小印闭上眼睛专心睡觉。她觉得自己太缺觉了,几天的培训,神经高度紧张,每天忙到晚上十点多后回宾馆,和自己同屋的同事经常是躺下就睡着了,可是自己却经常辗转反侧,久久难以入睡,算下来每天的睡眠最多也就三四个小时,整个人实在是疲倦至极点了。

屋子里极静,可是苏小印却仍然睡不着,翻来覆去的,逐渐听到外面开始有人走动了,偶而听得到两三位出去溜弯儿的老人互相打招呼的声音,那声音清清楚楚的,就像在她的身边响起。身体的疲倦和神经的高度清醒交织着,让她无所适从,身体想要睡去,神经却兴奋着,让她无比清醒地意识到自己身心所处的困境。

终于,在躺了三四个小时后,苏小印的头又疼起来,她无奈地起身,抱了被子坐到了沙发上,无所事事地打开电脑,想着就算是这么坐着打个盹也是好的。

上了QQ,进了班级的群,群里很安静,浏览一下聊天记录,大家互相聊得无非是各人的工作找得如何如何,苏小印看着,觉得他们即便是发牢骚都是带着年轻人的朝气,带着年轻人的无所顾忌。

正看着,看到电脑右下角一个头像亮了起来,点开了一看,是刘文涛在和自己说话。

“在么?”刘文涛问。

“在呢。”苏小印回答。

“工作找到了吗?”刘文涛问。

“找到了,”苏小印回道,“我去M公司实习了。”她想起刘文涛、凌云路等几个人一起去M公司时的情景,想起刘文涛在参加了两次培训后曾经说过“这样的公司是不能来的,这课程嘛,听听也就算了。”这样的话,可是自己此刻却没有别的选择了。自己的处境实在是不能和其他同学相比,所以找工作应该更实际点儿。想到这儿,心里不由一阵黯然。

“哦,”刘文涛顿了一下,回道,“其实他们要是能解决户口也好。”

“嗯,他们说可以给解决户口。”苏小印说,想到这个心里不由释然,是啊,对于自己来说,有什么能比解决户口更重要呢!

“那就好。”

“你怎么样,还适应那儿的生活吗?和陆佳佳在一起吗?”苏小印从来没出过国,对国外的生活总是感到很新鲜。

“还好啊,感觉跟在国内没什么不一样,还是很容易适应的。我和陆佳佳不在一个学校,不过前几天放假去了一次她们学校,我看她适应得比我更快。”刘文涛想起去陆佳佳学校时陆佳佳的高兴劲儿,想起她和William、Maria等外国学生相处的融洽。“这丫头好像到哪儿都像如鱼得水似的。”当时他想,想到这个嘴角不由牵起一丝微笑。

“那就好。”苏小印说着,她觉得自己现在真的很想他们,想念和同学们在一起学习时的情景,虽然不是所有同学都能合得来的,可是现在想来,那段在一起的时间是多么珍贵,可惜那段时间实在是太短了,仅仅一年,减去寒暑假,也不过九个月而已,那么快,那么快的就过去了。可是无论如何,“想念”这样的字眼她是不能对刘文涛说的,如果她对刘文涛说这样的话该会显得多么暧昧!所以她还是忍住了,而只打了几个字:“我们在学校学习的时间真短。”

“是啊,现在我在的这个学校,他们的M B A学生在校学习都是两年,学生的学习量非常大,感觉他们基本功都特别扎实。这也难怪为什么有的国家不承认我们国家的M B A学历了。”听起来刘文涛是深有感触。

“你学得已经够好了,”苏小印说,“参加过国际赛事,又得过奖,已经比我这样的人强得太多了。”

“不能不努力啊。”刘文涛说,想起准备比赛那段时间来自苏小印的心理支撑,虽然她自己可能并不知道的,可是对于自己却是多么重要。我真的很怀念那段日子,他想,更怀念自己的那段感情,而此刻,也更怀念你。

“我晚上还有选修课,不和你聊了,自己保重。”看到时间已经到下午三点时,苏小印想起应该出发去学校了。

“嗯,好,你自己也保重。”刘文涛说,记得苏小印从家到学校应该是一个多小时左右,如果是晚上的课现在是应该出发了。

苏小印选修的两门课是周三和周四晚上的,所以上完第一个晚上的课她就住在宿舍,好继续上第二个晚上的课。今天上完课已经快十点了,回到宿舍,和柏清、肖丹闲聊几句后她困得睁不开眼了。

“我要早点睡了。”感觉到自己的困意后,苏小印很高兴,“这几天累死我了,就盼着睡个好觉呢。”说着她已经躺下了。

“我早告诉过你别喝太多咖啡,那真的会伤神经的。”肖丹说,“我是说真的,你可别不当回事。”

“嗯,知道了。”苏小印不敢再说话,生怕一说话又把自己的睡眠吓跑了,她想,我要先睡一觉,戒咖啡或者少喝咖啡的事以后再说吧。

她头一挨枕头就呼呼的睡着了。

知道苏小印神经一向不好,柏清和肖丹虽然没睡,但是很自觉地把大灯关了,开了自己桌上的台灯,静悄悄地或者看书,或者上网,没有发出什么大的声音。两个人忙到十一点左右,也都睡了。

苏小印这次睡得非常实,几乎没做梦,她完全地、放松地进入到一个酣甜的境界,放下了所有的思虑。她就这样沉沉地睡着,直到一阵不停的震颤从枕边传来。

迷糊中苏小印伸出手去,摸到了正在震动中的手机,“喂?”她发出询问的声音。

“你睡了吗?”是周新的声音。

“睡了。”苏小印说,想,这个时间我不睡觉干什么呀,可是又一想,周新肯定有事,要不然他从来不会大半夜的给自己打电话。“有什么事啊?”完全清醒过来后她问。

“我刚接到我们同事的电话,他说我们另一个同事在家里躺在地上了,让我一起去看看。”周新说。

“躺在地上了?”苏小印觉得周新的话说得很奇怪。

“你回来吧,明天早上送孩子上学。”周新继续说。

“现在?”苏小印问,又一想,也是,必须要现在啊,等早上睡醒了哪还来得及?况且大晚上的,家里就一个孩子呆着也不行。这么问了一声,已经开始穿衣服了。

夜,非常的安静,苏小印很少走夜路,走在这么漆黑的夜里难免害怕,心里战战兢兢的硬着头皮往家赶。到了家,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刚进门就接到周新的电话:“你到家了吧?我一时还回不去。”

“你们同事怎么样了?”苏小印一路上一直在疑惑。

“已经不行了。”周新说。

“怎么会这么快?”苏小印一愣,问。

“今天他向单位请假了,结果今天他家人给他打一天电话也没人接,这才打到单位,单位派人去他家,到他家就发现他已经倒在地上了。”周新的声音很小,很沉重。

“他怎么没和家人住在一起呢?”苏小印问。

“他家在外地,儿子要参加高考,他媳妇在家陪着儿子,所以他一个人在北京。”周新说。

急症,无人救护,想到这样的场景,苏小印的心一痛,没有再说话。

“你先睡吧,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去呢!”周新说。

“嗯。”苏小印答应着挂了电话。可是一时她又哪里睡得着,突然被惊醒,又加上一路的奔波,此刻又听到这样令人震惊的消息,整个夜晚突然就充满了凄惨的色彩,还带着些令人恐惧的意味。

“他的同事应该也就四十岁左右吧?”呆呆地坐着,苏小印想,“正是壮年,正是可以好好做事业的时候,怎么会突然……”这样想着,突然想到,如果自己办不下来北京户口,自己全家是不是最终也要分居两地?自己和周新,一个要留在北京,继续已经有一定基础的工作,一个则要陪在孩子身边,准备参加户口所在地的高考?那时,谁又能保证不再有类似的悲剧发生?

这样想着,心中已经不仅仅是恐惧,在这恐惧之中又增加了更多的莫名的压力。

夜,深沉地绵延着,只是这浓重的夜色却再也无法延续苏小印的睡眠。当一缕曙光投进房间时,苏小印仍在半睡半醒之间,她的整个身心似乎仍然停留在黑夜之中,沉甸甸的,忧思重重,一时难以排遣开来。

1

十五、惊了谁的酣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