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现实题材>父亲跨过鸭绿江>第20章:擒狼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20章:擒狼

小说:父亲跨过鸭绿江 作者:西部刀客 更新时间:2020/1/29 12:40:26

每天都在训练学习,新年怎么过去的,其实都没在意。

开春的东北大地,春意还在白雪覆盖下蠢蠢欲动,积雪数月,大有要将世间丑陋全部遮盖住似的。

中国人民志愿军,正在准备全面开展春季大战,将以美国鬼子为首的联军部队,撵到三八线以南。

首长头发明显脱落,人也瘦得不成样子,大家心里明白,这是为战事焦虑,又没有高营养食物供给造成的,再不补充营养,状况堪忧。

程银章不是经常能见到首长,突然一见,非常心痛。他打算搞点野味送去总部,谁知遭到陈中华一顿嘲笑:“我说小程啊小程,你也太天真的吧?我们方圆几百公里,还有哪一寸土地没被炮火轰炸过吗?”

程银章这才恍然大悟,是啊,在这样的地方,除了中国人民志愿军,和顽强的**人民,以及前方的敌人,哪里还有别的生灵?别说抓山鸡野兔,即使是一只鸟儿,都不那么容易见到。

程银章与他母亲相依为命,虽然从小喜欢喝酒,孝顺母亲却是出了名的。见首长与他父亲年龄相仿,本能地产生出一种崇敬,不管能不能每天见到,心里总有一个位置。程银章记不得自己父亲长什么样,对年龄与父亲一般大的男人,总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从骨子里,已经将首长当成了父亲一样的男人。

陈中华的话虽有道理,事实上,动物不是死物,怎么可能等着炮火轰炸?程银章开始信以为真,过后冷静下来,便感觉陈中华的话,也不一定完全正确。程银章真是有福之人,他总能心想事成,正想着找点野味,居然就有一只饿狼窜上门来。

也许是开春了,万物都在复苏,饿狼或许是饿慌了,又或许是在寻找配偶。就人类现状而言,正所谓饱暖思**,在配偶与饥饿面前,肯定是要先解决饥饿问题的,既然人是这样,难道狼就不是这样?

狼见程银章身材矮小,像个小孩,居然不穿棉大衣,而且还一直盯着它,好像在打什么坏主意。相对而言,小孩是比较好得手的,于是,狼也一直注视着程银章一举一动。

程银章确实早已在心里打起了狼的主意,双方实际上早就较上了劲,只是看谁先松劲儿。在程银章看来,狼肉也是肉,应该也很有营养,虽然以前没吃过,那是不屑吃它。现在可不同,首长几个月没沾荤腥,只要将狼皮一褪,他哪会知道是狼肉还是狗肉。

程银章其实不知狼与狗的区别,只是曾经听到老年人摆龙门阵时说起过,狼与狗的区别,在一又眼睛上,狗眼珠是黑色的,狼眼珠放绿光。狗见人狗怕,狼见人人怕,没由来的怕。狼见到程银章不走,确实让他产生了没由来的害怕民心理,所以他断定此物上狼。

饿狼想吃程银章,程银章也想将饿狼搞死,送给首长打牙祭,各取所需,就看谁有这个本事。程银章今天早上站的是连岗,替战友站一班,他有的是时间与饿狼对峙。倒是饿狼,也许真是实在太饿了,很不耐烦,明显有些等不及,几次都差点没忍住,想扑上来,解决了这个“小孩”。

雪还没化多少,还在山间铺着厚厚一层,温度还在零下十多度。这大早晨的,一个没穿棉大衣的小孩,怀中抱一根“棍子”,居然站在一个地方一动不动,肯定是被哪户人家给赶出来的。虽是小孩,也够自己吃几天了,既然周围没大人,那就不客气啦。

狼的聪明狡猾,世人皆知,只是饿狼有多聪明,那就不得而知了。总之,狼开始行动了,它见“小孩”放下胸前的“棍子”,便以百米冲刺速度,向程银章扑来,试图一口咬断他的喉咙。

程银章知道这样与饿狼对峙不是办法,他想试试,将抱在胸前的冲锋枪取下来,放在一边,看看饿狼会有什么反应。结果真没出乎程银章所料,饿狼沉不住气了,直接猛扑过来。程银章早就等得不耐烦了,毕竟没与饿狼较量过,饿狼要是不先行动,他还真不好下手。

结果可想而知,程银章见饿狼扑来,临近他时,竟然跳起身体,学着老虎动作,从程银章头上猛扑而下。程银章叹息一声,心想,真是一头蠢狼啊,跳这么高,不消耗体力呀,跳起来了,腹部不就空虚了吗?我叫你小看我,你想一招致胜是吧,那就让你看看我程**的厉害。

程银章自然不是当场就想到了这么多,他只是在瞬间抽出腰间的匕首,膝盖跪地,上身后仰,朝饿狼迎上去。双手握住匕首,从饿狼肚子底下使劲一划,事情便结束了。狼还没落地,它的心肺五脏,就率先奔地上洒落。饿狼顾不得肝肠洒落一地,还想继续挣扎,妄图扭头再战,结果被程银章转身顺势一刀,将它脑袋给割了下来。动作快得,连狼都想不到。

程银章这一刀真狠,从饿狼肚子里捅进去,居然割断了饿狼脊背上几根肋骨,摔到地上,本能地挣扎几下,就浑身散架了,导致程银章以为它要转身再战呢。饿狼确实很饿,肚子里除了残血,什么也没有,竟然连热气都没残存多少。

程银章三下五除二,趁热气还没散尽,很快将饿狼的皮给剥下来,掏出内脏,剔出全部狼骨,趁接岗战友还没到,分别将狼肉和狼骨,以及狼皮和五脏六腑,藏在雪堆里,还用雪盖住了不多的血迹,现场一点都看不出,有与饿狼战斗过的痕迹。

弄完这一切,接岗战友便到了,程银章交了班,掏出已经冻僵的狼肉狼皮和五脏,剥下一条树皮捆绑起来,背回了营地。

狼皮、狼骨及头蹄五脏等下水,交给了连部炊事班,狼肉则被他扛到了志司总部炊事班。总部没谁不认识程银章,炊事班长非常感激,要留下他尝尝狼肉,程银章转身就走,说他要回去打理狼皮和五脏。

连部炊事班长还真打理不来这些东西,狼的心肝肚肠,以及狼皮,不知怎么弄才能做出一道好菜来。程银章架上柴火,烧掉狼皮上的毛发,再将头骨砍开,将肚肠翻过来洗净,切成块状,狼肋骨砍成一二寸大小,脊梁骨砍碎,统统扔进两口大鼎锅里,熬汤。只有这样,全连战士才能每人都能吃到一碗狼杂汤。

狼杂汤放进佐料,多放生姜,实际上与狗肉汤没什么区别,味道也与狗肉汤差不多,很是鲜美。狼杂汤熬了大半天,晚上开饭时,全连百多人,还真的每人都喝到了一碗狼杂汤。同志们感谢程银章,特意将两片狼头都留给了他。狼头骨上其实已经没有肉,里面的脑花和外面的皮,包括狼眼都熬进了汤里,头骨上就是骨头缝隙里,还能刮下几条肉丝。

在程银章看来,这不是肉多肉少的问题,这是战友们尊敬他,认同他的表现。程银章捧着两块光溜溜的狼头骨,象征性地啃起来,眼里已经噙满泪水。程银章自从立了一等战功,他内心里的自卑感与轻贱感都没有彻底消失,只是淡了一些而已。

从根上说,他其实是一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人,内心渴望得到同志们的认同。在他看来,只有为同志们多做实事好事,充分受到同志们尊重,才算得到大家认同。

一个农村娃,一直以来得不到人尊敬,除了一身蛮力气,便再也没有取得别人尊敬的本钱。到了队伍上他才发现,原来蛮力也有大用场,于是极力表现,总是将自身本事展现在同志们面前,其真实目的,就是心灵深处渴望得到认同。假如不是极度自卑,他不会极力表现自己,更不会刻意讨好谁。

程银章将狼肉送到总部炊事班,就被陈中华认定是讨好总部首长,他居然当面打击程银章:“小程同志,这样做是完全没用的,听说首长根本就没吃你的狼肉,你好自为之吧。”

这话的确对程银章打击不小,他原本想说一句刚学到的歇后语:好心当成了驴肝肺。但他不敢说,也不该用这话来针对首长,更怕陈中华将此话转出去。程银章淡淡地瞪了陈中华一眼,没有理他。

陈中华并不忌妒程银章的战功高他一级,他一直都在庆幸,要不是同程银章站一班岗,他或许早就被美国鬼子摸了“夜螺蛳”,成为烈士了。他只是不想让程银章太过得意,更不想让他日子过得太惬意,他现在还没弄清楚,首长不直接提拔程银章当干部的原因,到底是因为程银章是新兵,还是因为他不识得几个字。

这两种可能其实都算不得什么,随着时间推移,两个障碍都将不再是障碍。到那时,以程银章的本事,定然会爬到他头上去。陈中华害怕程银章超过自己,因此才无中生有,说了这句让程银章心里很是不爽的话。

程银章看起来大大咧咧,实际上很是敏感,陈中华的话,表面上看,没给程银章带来什么影响,实际上他内心已经泛起阵阵巨浪。程银章在家乡茶馆里听过一些龙门阵,比如“伴君如伴虎”这样的故事,可是听得不少。他虽然并不知道原本含义,以他浅薄的理解,反倒恰好与延伸含义相吻合。

他的确害怕总部首长怀疑他的动机,这也是他还没有真正了解首长的缘故。事实上,绝大部分首长,对战士犯错误,是非常宽容的,首长的严格与严厉,其实都是针对接受教育更久的干部以及老兵。像程银章这样的新兵,首长一直都是微笑相待,从来不曾板着面孔,更不会动辄就教训一通。说白了,程银章还不明白,首长级别越高,对普通战士就越和蔼可亲。

程银章处于一种矛盾心态中,似乎已经不能自拔。一边是他立下一级战功,觉得的确应该好好张扬一番,一边又是他与生俱来的自卑心理,总是弄得他看人脸色。有时候两种情绪纠结其中,总是在内心打架,有时候是一种占领上锋,一种处于弱势。

第21章:家书

6

第20章:擒狼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