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现实题材>父亲跨过鸭绿江>第26章:炮火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26章:炮火

小说:父亲跨过鸭绿江 作者:西部刀客 更新时间:2020/2/4 10:43:33

好险,一分钟后,真有一架飞机掠过。好在两边空旷地带全是草地,人们跑动空中的飞机看不真实,却将公路上的车队给看得十分清楚。这一地段,是“夜鹰飞行大队”最喜欢来的地方,因为每来一次都有收获。有民兵专门蹲在草地里,等到鬼子飞机轰炸结束,马上抢修。

又过了不到三分钟,几十架飞机,真像黄蜂一样飞来,他们沿着笔直的公路,扔下无数炸弹,几乎将前面公路炸成了一条旱河。好在运输团早有应对策略,在人员下完时,暴露在空中视野里的十几辆卡车,已经开着大车灯往前弯道冲去,成功成为鬼子飞机轰炸的目标。

幸好卡车躲避得快,最终只有一辆被炸中,成为一堆废铁。非常可惜,一名驾驶员壮烈牺牲。副驾驶员在鬼子炮弹即将落下那一刻,被驾驶员推出车门,成功避免了更多牺牲。副驾驶员已经将车门打开,突然回头,想将驾驶员推出车门,两战友抓扯起来。还是驾驶员一手抓住方向盘,右手有劲,将副驾驶员推出了车门。

副驾驶员刚刚落地,炮弹就炸到了卡车,旁边还落下了两枚炸弹,炸起泥土,将副驾驶员埋在土里。敌机飞远了,副驾驶员艰难钻出泥土,跪在地上痛哭不止。

现场留给由老人孩子组成的**民兵打整,炸烂的卡车推到公路边,让后面车队通行。

刘伯文命令何所畏营长,将四连四排的战士,分散到其他卡车上去。王一强则整理好队伍跑向前面车队,继续前进。二营三营四营干部战士,全部留下帮助民兵抢修公路。

团部和警卫排乘坐的几辆吉普车和两辆卡车,押着几辆装武器弹药的卡车,都还在后面高山阴影里,避免了遭遇更大伤亡出现。从临时兵站出来,运输团长就建议,调整车队队形。假如还是吉普车和弹药卡车走前面,今天这场空袭,就有可能造成灾难性打击。

一营是尖子营,他们前面开路,就是为了对付敌机轰炸。他们早已做好准备,所以,才会在短短三四分钟内,将人员全部撤离到安全区域。这一次夜袭,美军“夜鹰飞行大队”,扔下几百枚炸弹,花费了上千万美元,要是知道才炸掉一辆空卡车,志愿军仅牺牲一人,一定会气得驾机坠海去。

敌军飞机夜间出行,弄得苏联空军都不知怎么应对,干脆不出动。中国空军还不强大,夜间出击也没把握,一般情况下,都不会夜间拦截联合国军空军。尤其是像这种突然袭击行动,即时技术再好,时间上也来不及。

联合国军的空军“夜鹰飞行大队”飞行员,是从全部空军中精选出来的精英,对这种熟悉的夜间空袭,他们是拿得稳的。因此,每次出任务,几乎都不会空手而归。只是,他们确实想像不到,这支运输队伍会有这么强悍,居然成功摆脱了轰炸。

这一夜,车队前进了不到二百公里,越往前走,越接近前线战场,形势也将越严峻,驾驶员和新一团都得小心翼翼,否则将会出现更大伤亡。

终于到达前线阵地二三十公里处,车队不能继续前进了,只好停下,部队步行前往。就在这时,四排队伍前面不远处,出现一个熟悉身影。

“程银章?”父亲吃惊不小,定睛一看,前面站立的矮个子军人,确实是程银章。

此时,正好李开明走过来,程银章正将手中的一个纸袋交给李政委,说他在这里等候一天了。李开明接过纸袋,看都没看就交给了身边的警卫员,嘱咐警卫员及时归档,看来,他早已得到程银章归队的命令了。

李开明对程银章命令道:“归队。”

程银章向李开明敬了个军礼,屁颠屁颠跑向四排所在位置,并向周勇敬礼:“报告排长,新兵程银章向您报到。”

周勇回礼:“欢迎归队。”看情形,周排长也已早就知道。

程银章回答了一声:“是。”紧跟几步,站到原来的位置,将副班长挤到最后面。

父亲好奇,他见到程银章,就问曾泽民:“这家伙是不是脑袋出问题了,回来干啥?”

曾泽民听出我父亲这话有问题,赶紧提醒道:“小声点。”

郝运通和邝连发两位副班长就站在他们身边,自然听到了这话,但他们也好奇。

见程银章站定,郝运通就忍不住发问:“兄弟,怎么又回来啦?”

程银章好像故意要让全排战友都听见似地说:“我不能眼看你们上战场杀敌立功,我在后面干着急吧,向首长一申请,就批准了。”程银章自然明白,除了团首长,下面的人应该不知道他回连队的具体原因。善意地向战友们撒个谎,应该也不算啥子嘛。

部队正在发放弹药,每人两个弹夹子弹,五颗插入手榴弹弹套的木柄手榴弹,另外每个班还发了两箱子弹和手榴弹。从一排发起,现在正在给四排发放。不用说,一营肯定要打头阵。

程银章的话没什么毛病,刚刚走到他们身边的祝班长,邪了他一眼说:“怕是犯啥子错误了吧,不然,在总部首长身边干得好好的,回来干啥子?”

程银章一听,像是被蝎子蛰了一下,但他马上镇定下来,呵呵一笑说:“祝班长还是喜欢开玩笑,我能犯啥子错误嘛,真是申请回来的。”

马步升说:“回来就好,想立功是好事,只是这战功可不能让你一个人给抢完了哈。”

程银章见自己班长过来,立正敬礼。祝高升却不满意,擂了程银章一拳说:“我就不是领导啦,咋个不给我敬礼?”

程银章赶紧给祝高升敬礼,还做了个口下留情的动作,暴露出他心虚一面。

父亲他们几个,领好了子弹,将手榴弹套穿到身上,眼睛都盯着程银章看,可能是想看看,能否发现一些蛛丝马迹。郭隆德和谢银山,也趁领取子弹的时候,走到程银章面前,嘴巴张了几下,想询问他些什么,终归没开口,只是拍拍程银章肩膀了事。

程银章抢到一箱手榴弹、一箱子弹放到自己脚边,表明这两箱归他负责扛到阵地上去。

这是好事,谁也不同他争抢,反正他力大无穷,两箱弹药压不坏他。郭隆德和谢银山分别抢到一箱,父亲和曾泽民一直在后面,没抢着。这倒不怕,不是谁抢到的就归谁,反正到了战场上,都是统一使用。

果然,一营首先冲进A军R师B团战壕,这里是三八线以南三号高地,自从春季大战,将联军鬼子赶到这里后,就是R师B团一直坚守在阵地上,一个团几千人,包括团部后勤人员在内,现在居然剩下不到一个连的兵力。要守住接近二公里防线,早已捉襟见肘,但B团硬是坚守了两个多月。

B团团长见才来一个营,以为同其他部队一样,一个营最多也就五六百人。没想到一看才知,新一团第一营是满员编制,竟然有近千人之多,很是欣喜,这可是比普通建制营,要多出五分之二了。

新一团编制很奇怪,一个班十二人,一个排加上排长副排长就是五十人,一个连加上连队干部及后勤人员,应该是二百一十几人。可是,一个营可就不是八百余人了,还要加上勤务人员,大约接近一千人之多。然而,一个团又不仅仅是四个营相加的人数,团部还有一些机关人员,警卫连、侦察连、火炮连、机步连,以及通讯排、工兵排、勤务排等。总之,新一团配备得相当完整,各种人员都有,因此才有这么多人。

总部首长说要给他们调一个老虎团补充进来,一个营就这么多人,看来,这只老虎体量可是够庞大的了。

何所畏沿战壕布置好四个连队。负责“融入指挥”的团首长谢副团长向韦团长说:“首长,我是新一团谢高山副团长,这二位是一营长何所畏,教导员王一强。你们先到山后歇息一阵,这里交给我吧。”

“我是B团韦一城团长。”韦团长说:“谢副团长,这可不行,我们还没打光呢。再说,首长也没命令我,你们来我们就下去,怎敢擅自行动?”

何所畏问道:“这个地方我们四个连一进来,就显得窄逼了些,你们还占一块地盘,不就显得更窄逼了吗?”

“何营长,我算是听出来了,这是嫌充我们占了你们的地盘呀。可你别忘了,来到这里,你们得接受我的指挥,首长没告诉过你吗,咋的,不想接受我领导啊?”韦团长不但不生气,反而很高兴。

何所畏赶紧解释:“不是这样的,首长,你们伤亡实在太大了,要是……就……”

“呵呵,你是想说,要是再有伤亡,我这个团的建制就会被取消了,是吧?”韦团长说:“放心吧你呢,我接到的任务,是指挥你们从这里打过三七线去,你说我能下去吗?”

敌军已有半天没攻阵地,韦团长知道是咋回事,估计是鬼子想用大炮,或者飞机轰炸。有新鲜血液补充,鬼子联军不可能不知道,大约是想先给补充上来的新部队一个下马威。韦团长说:“谢副团长,请你告诉大家,敌军飞机很快就要到了,注意防空。”

何所畏不好再同韦团长争执,只好听从命令,也不等谢副团长命令,就先命令队伍注意防空。话刚说完,远处就有飞机从左至右向阵地袭来。先是看到一架,近了便发现,后面还跟了若干架,韦团长说:“狗日的美国鬼子,以前都是从正面过来,今天转性了。从左边炸过来,杀伤力可能大多了,前面的扔不中,后面的一定会即时校正。”

一号高地像一个括弧,一连在括弧左端,四连在括弧右端,中间是二连三连。韦团长与何所畏、王一强将指挥所设在正中间,副营长副教导员各自负责一个连队,也来了个“融入指挥”。

四排阵地与二连阵地相连,中间隔了十来米距离,父亲和程银章,排在一连倒数第二个班位置。曾泽民和十六班副班长排一连最后,由周勇排长压阵。十五班副班长见严副排长在十五班后面,就插入中间的新兵中去了。大家看到飞机来了,炸弹从飞机肚子里像下饺子一样往下掉,所幸的是目测弹着点,没一颗能掉到战壕里。

尽管如此,严格副排长还是跳起来,将程银章和我父亲压在身下。正好有一颗炸弹,掉落在父亲身后二三米远的山坡上,炸起一层厚厚的泥土,将三人覆盖在战壕里。父亲在最下面,憋着一口气,好在程银章双手撑地,留有多余空间,要不然,憋都会将父亲给憋死。

上面压着两个人,周围被泥土堵得死死的,哪有空气呼吸?父亲一直以为是程银章救了他,实际上是严副排长救了他们二人,否则,他们的脑袋早就被弹片给削掉了。大家都抬头望左面天上,后面的人扑向自己,就以为是身边那个人救了自己。

第27章:拼刺

6

第26章:炮火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