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四面佛>第十一章:血溅宗庙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一章:血溅宗庙

小说:四面佛 作者:蒺藜 更新时间:2020/5/23 10:06:52

时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黑暗再一次将整个大地完全笼罩了起来,除了偶尔有几阵寒风吹过,夹杂着几声狗儿发出的哀叫外,整个村庄早已经陷入了一片沉寂之中。这时,一条瘦弱的黑影从炕上悄悄的爬了起来,他隔着棉被轻轻地捅了几下熟睡在身边的另一个少年,见他没有任何反应,这才壮着胆子探着脑袋向窗外望去:只见窗外夜色漆黑一片,几乎伸手不见五指。看样子已经到了后半夜,只有几声低沉的狼嚎时不时的从远处的山谷中随风传来,在寒风中显的格外的刺耳,更加增添了夜暗的寂静。

这个瘦弱的黑影犹豫了一下,好象在下决心一般,然后开始匆忙的穿好衣服,小心的绕过睡在炕边上的的那个少年,摸索着下了炕穿上鞋子,踮着脚尖轻轻的来到里屋门前。他并没有急着打开屋门,而是侧着耳朵先仔细听了起来……当他听到外屋的床上传来了一阵男人发出的鼾声后,清瘦的脸上忍不住露出了一丝难以控制的狂喜。他慢慢的打开屋门,蹑手蹑脚的走了出去,然后转身悄悄的关好屋门,猫着身子来到了院子里。在夜色笼罩下,只见那条瘦弱的黑影向身后的屋里张望了一下,然后一点一点地抽掉了院门上的门栓,缓缓地推开了两扇大门,从大门缝里探出了半截身子,用一双狡诈的目光向胡同两头快速地看了看,紧接着“嗖”的一下从门后闪了出来,也顾不上掩上大门,头也不回的向村东口的宗庙跑去,瘦弱的身影不一会便消失在黑压压的夜幕之中。他的身后很快就响起了几声狂吠的狗叫声。

村东头昏暗的宗庙里面,偌大的厅堂里亮着两盏长明灯,桔黄色的火苗闪烁着一缕微弱的灯光,不时的发出一阵轻微的“噼里啪啦”声响。只见那位上了年纪的老族长正双膝跪倒在贡桌前的一张蒲团上,两眼紧闭双手合掌,一副非常虔诚的模样。他的嘴里面不住地念叨着什么,还不停的磕着响头,好象在向老天祈祷着什么。在他面前的长条贡桌上则摆满了羊头、猪首之类牲畜的祭品和几种面食做的供品。贡桌后面是数不清的牌位。而在这些祭品的正中间,供奉着正是那颗银光闪闪,让人不寒而栗的骷髅头。

这时,只见那条瘦弱的身影已经悄无声息地蹲在了宗庙门前的黑暗的角落里,他抬起一双狡诈的双眼,紧张地向四周张望了一下,并没有发现异常……一阵寒风掠过,将宗庙前面的那棵大槐树上仅存的几片枯叶吹落了下来,远处山谷里的狼嚎更是无比的清晰起来。然而此时瘦弱的身影却低头沉思了起来,看样子脑海里正做着最后的激烈斗争。过了一会,他终于慢慢地握紧了拳头,使劲咬紧了牙关,然后果断地抬起双手用力推开了两扇虚掩着的镂空雕花木门。在他的推动下,两扇深重的木门发出了一阵“吱吱”的声响,渐渐地露出了一条狭窄的门缝。

然而还没有等到两扇沉重的木门完全打开,他就迫不急待的从门缝里挤到了宗庙里面。这时,跪在蒲团上的老族长可能听到了身后的门响,也可能被身后灌进来的寒风惊醒,本能的慢慢地转过了身子,脸上顿时一片惊讶,接着就从地上爬了起来,冲着瘦弱的黑影厉声问道:“你,你不是那个跌落到断魂崖下面的少年吗?你怎么大半夜的就从炕上起来了?你的伤好了吗?你,你这个外姓人怎么能随便闯进我们宗庙里来?你给我出去!”

谁知瘦弱的身影却没有动,也没有答话,反而把目光投向了贡桌上供奉着的那颗闪着寒光的银骷髅头,红红的眼睛里立即闪过了一股贪婪的光芒!借着那缕微弱的灯光,可以清楚地看到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躺在床上养伤的祖四喜!其实,那天夜间他从断魂崖上跌落下来的时候,并没有真正摔伤,只是擦破了点皮肉而已,可能是由于过分的惊惧才导致昏死了过去。此时,他见老族长竟然认出了自己,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心一横一个箭步就跨到了贡桌前,伸手就要去抓那颗闪着银光的骷髅头。

“住手!”旁边的老族长急忙抢先一步挡在了他的面前,冲着他大喝了一句。由于过分的激动,老族长脸上一片铁青,浑身上下竟微微颤抖起来,就连嘴边那簇白花花的胡须也跟着动了几下。祖四喜毕竟是一个还没有成年的少年,被老人这么大声一喝,吓得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急忙收回了伸出去的手,站在原地惊恐万状地看着老族长,但一双眼睛里依然闪着贪婪的光芒。

“你,你想干什么!,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你竟然敢伸手去抓……这是……这东西足可以要了你的小命!”老族长见他收回了手,惊恐地站在原地不知所措,于是就将声音降了下来,但话语里仍然充满了激动和严厉。说完这些话,老族长转过身看了一眼贡桌上那颗闪着银光让人不寒而栗的骷髅头,目光里面充满了无比的担忧。祖四喜显然被老族长的话吓住了,只见他情不自禁地向后倒退了几步,脸上一片惊惧的模样,接着双手用力抱紧了脑袋蹲在了地上,将十个手指深深的插进了头发里,拼命的摇晃起脑袋来,嘴里面更是发出了一阵含糊不清的“啊啊”声。看样子,是老族长的一番话又让他想起了昨天夜里见到的那一幕幕的惨景。

老族长见祖四喜这么一副痛苦不堪的模样,想是在极力逃避什么,可又逃避不了现实,知道这个孩子的身上一定有着一段不为人知的秘密,于是就弯着腰在一边关切的询问道:“孩子啊,你给俺说实话,你到底是干啥的?家住在哪里?家里还有什么人?怎么会好端端的一个人跌落到了断魂崖下面?”其实,从见到祖四喜的第一面起,老族长就感觉到这个少年不一般,身上一定有着常人没有过的经历,只不过见他受伤没有深究罢了。没想到一时的仁慈却因此招来了接下来的杀身之祸。

然而祖四喜并没有理会老族长的问话,反而开始用两只手使劲的撕扯起自己的头发来,好象在跟什么东西打架一样,更象是中了魔咒一般,嘴巴里不停的大声叫喊着:“不!不!不要,不要!快放开我!快放开我!”,脸上的表情十分的恐惧,整个人的举止非常的古怪,仿佛被鬼魂附体了一般。

“孩子,你怎么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老族长见他一副让鬼缠身附体的模样,急忙上前一步紧紧扣住了他的手腕,无比关心的问道。可是,祖四喜却象疯了一样,猛的一把将老族长推到在地面上,接着二话不说,一个箭步就冲到了贡桌上,将那颗银光闪闪的骷髅头揣到了怀里!动作之快,简直如同闪电。

“你,你给我放下!”老族长见状急忙冲他大喊了一声,然后从地上哆嗦着爬了起来,伸手就要跟他去抢夺。然而此时的祖四喜整个人就象疯了一样,哪里肯轻易放手?竟然跟老族长在贡桌前争夺了起来。老族长毕竟上了年纪,岂是祖四喜这个年轻力壮的少年对手?争抢了没几下,就让祖四喜狠狠的再次推倒在地上,桌子上的祭品也被撞翻,纷纷落到了地上。尤其是那些个盛祭品的瓷碗、瓷盘更是发出了一阵阵“哗啦啦”的破碎声。祖四喜见老族长倒在了地上,头上也碰的一片血肉模糊,转身拔腿就想逃。没想到却被老族长从后面死死的抱住了一条大腿,不能动弹一步!此时,祖四喜的眼睛里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闪过了一丝杀机。

只见他从怀里掏出了那颗银骷髅照着老族长的面门就狠狠地砸了下去。“住手!”这时,随着一声大喊,宗庙的木门一下被撞了开来,夏厚衡竟然一头闯了进来。他晚上跟祖四喜睡在一张床上,半夜里发现他不在了,怕他伤还没好别有个意外,于是就一路寻着狗叫声找了过来,正好撞见眼前的一幕。夏厚衡见祖四喜正在用那颗银骷髅拼命地砸着老族长的面门,急忙一边喊着“老族长,老族长”一边冲了过来,接着一把抓住了祖四喜的手,顺势将他再次高高举起的银骷髅夺了下来丢在了一旁,伏下身子把已经血流满面的老族长从地上搀扶了起来,抱在了怀里。这时,老族长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看了一下眼前的夏厚衡,想张口说话却说不出来,只好哆哆嗦嗦的把手抬了起来,用手指了指地上的那颗银骷髅头,然后用尽全力将系在脖子上的一块圆形的玉佩扯了下来,紧紧的握在了染满鲜血的手心里,颤抖的递到了夏厚衡的眼前,接着头一歪断了气……此时,祖四喜却趁机从地上偷偷地捡起了那颗银骷髅头,打算往门外逃去。谁知,这时候突然从那颗已经沾满鲜血的银骷髅头的两只空洞的眼眶里闪出了一道红光!这道红光不偏不倚正好射进了祖四喜的眼睛里!四目一对,竟然让祖四喜身不由己的浑身一颤,然后身子竟然踉跄地后退了几步,脸上更是掠过了一丝难以形容的惊异!他迟疑了片刻,这才转身再次向门口跑去。

几乎同时,旁边的夏厚衡也一个箭步冲了上来,一下就拦腰抱住了祖四喜,把他摔倒在地面上!祖四喜手里的银骷髅再一次脱手而出,发出了一阵清脆的响声,在地上滚动了起来,最后停在了贡桌前。“你这个混蛋!你这个杀人凶手!我要杀了你给老族长报仇!”夏厚衡一边大骂着,一边强势地骑在了祖四喜的胸口上,两只手狠狠的卡住了他的脖子,愤怒的脸上涨的一片通红,眼睛里仿佛能喷出火来。按理说,像祖四喜这种靠盗墓为生的瘦弱少年根本就不可能是农家出身的夏厚衡的对手,可不知道什么原因,此时的祖四喜却力气大的惊人!只见他身子微微一动,反而把夏厚衡一下就掀翻在地上,紧接着翻身就把夏厚衡压在了自己身子下面,伸出双手死死的卡住了夏厚衡的脖子。由于祖四喜的力量太大了,竟然把夏厚衡卡的几乎喘不上气来,额头上的青筋都凸了出来,通红的脸膛很快就涨成了猪肝色,两个眼珠也鼓了出来

祖四喜见夏厚衡只是一个劲的咳嗽,毫无还手之力,就骑在他身上恶狠狠的说道:“你还想杀了我?不如我先送你见阎王吧!省得你在这里碍手碍脚。”说完这话,两只眼睛里再次闪过了浓浓的杀机,双手更是用上了力气。身下的夏厚衡想挣扎着起来,可是祖四喜的身子却象一座大山一般死死地压住了他,让他无法动弹,浑身上下更是毫无招架之力。没过多久,夏厚衡就被他卡的翻起了白眼,舌头也伸出了嘴外,两只手在半空里胡抓乱舞的挣扎起来,两条腿也凌乱的蹬了起来,看样子在做临死前的最后挣扎。

也许是上天注定夏厚衡命不该绝,他的手竟然在胡乱的挣扎中无意间碰到了地上的一块破碎的瓷片,求生的本能让夏厚衡立即把它抓在了手里,然后使出了全身最后的一点力气向祖四喜的面门狠狠地刺了过去……只听祖四喜“啊”的惨叫了一声,双手一下就捂住了双眼,鲜血立即顺着他的十个手指如泉涌般流了下来!紧接着,他就从夏厚衡的身上翻身滚落了下来,然后双手捂着脸面跪在地上痛苦的哀嚎起来,如同杀猪一般。夏厚衡想从地上爬起来,可是全身早已经没有了半点力气,挣扎了几下也没有爬起来。这时,祖四喜用一只手捂着鲜血不止的脸庞,踉跄的从地上站了起来,也顾不上疼痛,摸索着捡起贡桌旁边的那颗银骷髅头,一步三晃地冲出了门外,很快消失在茫茫的夜暗之中。

0

第十一章:血溅宗庙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