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铁血豪情>第三十章 罅隙之漏毁大堤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章 罅隙之漏毁大堤

小说:铁血豪情 作者:庄言 更新时间:2020/11/5 16:04:45

对于敌人用何济桓的老婆孩子作要挟逼迫何济桓就范屈服,当初何济桓倒也不是没有想到,对此,何济桓在见到唐要钱之前,他还也一直抱着即便如此他也一字不吐的决心。但是在他见了唐要钱之后,也就是在他得知了他及他的一家三口还有张松林和李炳均之所以被捕,却全是因为唐耀杰那天夜里在他家过夜,第二天早晨发现了他回家在厨房取走金条,唐要钱随后偷了金条又来到了石堰被敌人查获,是唐耀杰出卖了他所致。当时何济桓除了恨死了唐要钱外,就也产生了是不是可以用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办法,把这件事转嫁到唐耀杰身上去。

至于他被捕时身上还有随身携带着的那五根金条和那二百块银圆,何济桓当时却也作了考虑,何济桓甚至还想到了届时如何借此机会利用敌人把他的一家和张松林、李炳均被捕的消息送出去,送到根据地去的计谋。他想如果能利用这个机会把他们五人被捕被关押在石堰镇卢锦程的军营里的消息送出去,让他的同志们知道了,那他的一家和张松林、李炳均也就有了获得营救的可能和希望了。

已经乱了心智的何济桓想到这里,这时也就按照原先的所想道:“好,我说,你们不是问我这些大金条是从哪儿来的吗。首先,你们所说的唐耀杰从我家偷来兑换现金和所谓藏在我家灶台后面的三根金条,我也是听你们说了之后才知道的,这之前我也是一无所知。你们说是唐耀杰告诉你们的,他是偷的我家灶台后面的,那么照此看来,这三根金条就一定是唐耀杰不知从哪儿偷来或不知怎么得来的,是他藏在我家灶台后面的。至于唐耀杰的这些金条从哪儿偷来或得来的,又怎么会藏在我家灶台后面的,既然金条是唐耀杰藏在那里的,那么你们也就应该去问唐耀杰,不应该问我。

对于我身上携带的这五根金条和这二百块银圆,我倒是可以明明白白告诉你们,这是我为曹家油坊收的账,不信你们可以去曹家油坊跟曹老板核实。”

何济桓是想,如果卢锦程派人去找曹老板核实,此时楚天泽他们也一定早已发现了他们五人失踪,一定正在寻找他们五人,卢锦程派去的人就一定会被正在寻找我们五人的同志发现抓捕。届时我们的同志只要对卢锦程派去的人一审,卢锦程派去的人也就起到了为我们报信的作用了。

听了何济桓这样一说,唐淑萍就也知道了何济桓的用意。这时唐淑萍就也立即顺着何济桓的话道:“对……藏在我家灶台后面的金条,一定是我弟弟不知从哪儿弄来藏在那里的。我弟弟从小就不学好,成天游手好闲,尽干些不着调的事,这事儿一定是他干的,这件事跟我家何济桓肯定没有关系。对于我家何济桓身上携带的金条银元,我家何济桓这不是说得很清楚吗,你们完全可以去跟曹老板核实呀。”

然而卢锦程、陆天明、常怀庆、黄桂林他们毕竟不是傻瓜,他们的心智也没有乱。卢锦程听了这话后,霎时便气得大怒道:“闭嘴,混账王八蛋,你们两个拿我们当傻瓜是不是?”

何济桓道:“没有啊,我这全都是实话实说,实事求是啊,是你们轻信了一个傻子的话呀。唐要钱才是个傻子呢,不信,你们去当地问问,谁不知道他就是一个二傻子呀?”

唐淑萍听了这话,就也又立即顺着何济桓的话大叫道:“唐耀杰他就是一个傻子,疯子,他的话你们怎么能相信呢?藏在我家灶台后面的金条,肯定是他藏在那儿的。”

卢锦程听到这里时简直气疯了,并且立即反诘道:“胡说八道,唐耀杰是不是傻子,是不是疯子,我们已经审过他了,我们还能不知道吗?好……即便是如你们所说,唐耀杰是个傻子,是个疯子,那么,我倒要问问你们,既然唐耀杰是个疯子,傻子,那他又怎么能编出你是什么时间回的家,你们当时又说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的呢?他又怎么能够编出这么圆溜的情节的呢?而且,他说的话,还又都从你们这里一一得到了验证,也在他说的地点挖到了金条,这难道还不足以证明唐耀杰说的都是真话吗?他傻吗?他疯吗?是他妈的你们两个在拿我们当傻子吧?”

何济桓心智已乱,这时也就无言以对了。

唐淑萍却道:“正因为金条是他藏的,你们才会在他说的地方找到金条的吗;正因为他是个傻子,他才会胡编瞎话,他才编出了这些瞎话的吗。”

卢锦程气得立即怒指唐淑萍道:“嘿,你这个刁婆娘,够狡猾的,小看你了。昨天跟唐耀杰见面时,你就暗示唐耀杰企图让他翻供,就企图把这件事转嫁到你弟弟身上去,你以为我们都是傻子听不出来是不是?今天你又在这里狡辩,又企图嫁祸于他,他可是你的亲弟弟呀。你是不是以为你这样做就可以包庇你的丈夫蒙混过关呀,你是不是不想让你丈夫说出真相啊?告诉你们,这不可能!”

接着卢锦程就又怒指何济桓道:“至于你随身携带的大黄鱼,你他妈的还让我派人去曹家油坊核实。你们他妈的已经被我们抓来这么长时间了,你也知道,你们的同伙儿一定早就发现你们不见了,早就在寻找你们了,你他妈的还让我派人去曹家油坊跟曹老板核实,难道你这不是企图让我派人去给你们的同伙儿报信吗?拿我们当傻子是不是?”

已经乱了心智的何济桓听了这番话后不禁大惊,他也没有想到他想利用敌人去为他们报信的想法,却被狡猾的卢锦程识破并一语道破了。

卢锦程继续道:“王八蛋,拿老子当傻子是不是?五根大黄鱼还有二百块大洋,曹家油坊有这么多的账收吗,他家就是有八个油坊也没有这么大的账收啊,你狗日的这不是拿我们当傻子是什么?”

陆天明这时也咆哮道:“王八蛋,竟敢耍老子,砸,砸他儿子的手指。”继而又转对卢锦程道:“大哥,这狗日的实在是太狡猾了,太可恶了,不给他们点厉害的尝尝,他妈的他们就不知道马王爷是几只眼了!”

何济桓又一次无言以对了,加之何济桓一听陆天明又说要砸他儿子的手指,何济桓的心智也就又被卢锦程和陆天明打乱了。何济桓这时也就又稀里糊涂地道:“别……别砸,我说,我说呀……”

卢锦程道:“何济桓,你可给我听好了,如果你狗日的再跟老子耍花招儿,再跟老子说假话,老子就一根一根地砸碎你儿子的手指,手指砸完了,老子就再砸他的脚趾,脚趾砸完了,老子就再砸他的胳膊,胳膊砸完了,就再砸他的小腿。砸完了你儿子,老子就再砸你老婆。告诉你,狗日的,你要是还跟老子耍花招儿,老子就让你先看着你的儿子怎么死在你的面前,然后再让你看着你老婆怎么死在你的面前,我们要让你看着你的儿子和你的老婆全死在你面前了,才让你狗日的死。

现在老子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不珍惜,就没有机会了!狗日的,我现在就只问你一句,你的这两个同伙儿叫什么名字?虽然他们早已说了,但是我现在就是要听你说,要看看你说不说真话。如果你说了真话,你就还有机会,如果你说的是假话,你就没机会了,你的儿子就死定了,你的老婆就也死定了,你狗日的就也死定了。说,你这两个同伙儿叫什么名字?”

何济桓的头脑已经紊乱,此时已辨不清卢锦程的话中有诈,结果也就说了真话。

何济桓一说出张松林和李炳均的姓名,卢锦程也就让陆天明和常怀庆去审张松林李炳均去了,并且用了酷刑。不过尽管如此,张松林和李炳均也还是一字未吐。

然而,此时的何济桓却在卢锦程以砸他儿子小石头手指的要挟威逼下,加之随后陆天明和常怀庆一次次所谓的汇报中——也就是说张松林李炳均已经招供,加之此时何济桓心智已乱,何济桓也就一点一点地说出了事情的真相。

一个人的叛变,也就仿佛洪水决堤,往往一开始都是罅隙之漏,小水渗出,然后就会越渗越大,越漏越多,才会无法控制,才会如同脱缰的野马一样一发而不可收,最终崩溃决堤,泛滥成灾。何济桓一开始也只是说,藏在他家的大黄鱼是别人让他保管的,可是随后卢锦程也就问他,是谁让你保管的?这等巨资何济桓又不能说他不知道是谁让他保管的,而且这时何济桓的心智已乱,头脑已经处于半糊涂状态,已编不出合理的情节了,结果何济桓也就稀里糊涂地供出了让他保管金条者为陆一焜。

何济桓既然说出了陆一焜,卢锦程也就又问他陆一焜为何许人也,陆一焜的这些金条又是从何而来?接着就又问他陆一焜他们在劫得金条的同时,是不是还截了一批枪支弹药?正所谓如决堤的洪水一发而不可收,何济桓既然交代了陆一焜截得的金条,也就被迫又供出了陆一焜和沈逸群他们截得的武器弹药。接下来卢锦程也就又追问何济桓:你们要这么多武器弹药干什么,你们的组织有多少人,你们有多少武器弹药……总之,卢锦程就是用何济桓的儿子作要挟,就是这样顺藤摸瓜抽丝剥茧一样地一直追问,直逼得稀里糊涂的何济桓最终就连**已在芦长地区组建了农民革命军,并且将在雉皋县发动武装**的事,就连领导这次武装**的领导人名单,也被卢锦程挤牙膏一样地一一挤出来了。

听了何济桓的供述,别说林曦临了,就连卢锦程、陆天明、顾子晨、黄桂林也都惊讶得目瞪口呆。不过,在接下来卢锦程追问何济桓关于这次**攻打的目标和发动的时间和行军路线、尤其是农民革命军的埋伏地点和攻打的位置时,何济桓却并没有说真话。何济桓所说的攻打目标却是佯攻目标歇马镇,却是夺取歇马镇后再攻打县城;何济桓所说的**时间,却也是声东击西佯装**引开敌人的时间,也就是5月1日早上7点;对于最为关键的农民革命军的行军路线和集结地点、埋伏地点、攻打地点,何济桓说的却也是他不是军事干部,他不知道。

其实此时,何济桓也还没有完全叛变,只是心智已乱,说话不由自主了;其实此时何济桓的也还是希望能把敌人引到歇马镇去,也希望吴寅漱、楚天泽领导的这次**能够成功。何济桓并想,要是这次**能够取得成功,他的罪孽也就能够减轻一点了,他就是死了,也就能够稍稍心安一点了。

林曦临听到这里,却惊呀得心简直都要蹦出胸腔了。同时心里暗道:坏了坏了,何济桓,你狗日的可是坏了大事了!现在吴寅漱、楚天泽他们领导的5.1**计划,**时间,**地点,攻打目标,领导人名单,却被你全告诉敌人了。可是吴寅漱、楚天泽他们还不知道他们的**计划已经泄露,**领导人的名单敌人已经知道。而且,这个情况卢锦程还肯定会向雉皋县保安团团长胡文轩汇报,届时,胡文轩那个疯子还不疯了一样地抓捕我党的**领导人呀,还能不在我党**起义的地方布下埋伏进行伏击啊?而吴寅漱和楚天泽他们如果仍然按原计划发起武装**,那吴寅漱和楚天泽领导的这次**就肯定会吃大亏,就肯定会遭到敌人的伏击而失败!那吴寅漱和楚天泽领导的这次武装起义,也就将不知会有多少人人头落地、血染沙场!

林曦临想到这里,林曦临就也气得心里暗道:何济桓你个王八蛋,你知道你这一松口招供,你这一说出**消息和**计划,后果有多严重吗?这将会害死多少工农革命军的战士吗?何济桓,你怎么到了你的儿子受刑的时候你就坚持不住了呢?为此,林曦临急得心简直都要蹦出胸腔了,并且一阵阵地后背发凉,汗水渗出。当然,林曦临也知道,卢锦程的这种逼供方法也实在是太狠毒了,也确是让人难以抵御难以承受!林曦临并想,何济桓呀何济桓,你被捕后怎么就没有想个办法去死呢?

其实,何济桓被捕后又何尝没有想过自杀?他也并不怕死,他也知道,只要他一死,敌人就不好胁迫他的老婆孩子了,敌人就也没法胁迫张松林和李炳均了,敌人也就没法把这件事查下去了。其实他也早就下过要为无产阶级的革命事业奋斗到底至死不渝的决心,可他还就是没能得到自杀的机会,想自杀却没能自杀得了。

审完何济桓,就差不多到了吃午饭的时候了。不过卢锦程却深知,这事太大,耽搁不得,他不能不在第一时间向胡文轩和葛潭秋汇报。况且,他也非常痛恨**和**领导的土改运动和土地革命政策,他家也是大地主,消灭**也是他的夙愿。结果,卢锦程在审完何济桓后,也就连午饭都没顾得上吃,他就先去营部打电话向他的上司雉皋县保安团团长胡文轩汇报去了。

这么大的事,林曦临自也立即就想到了:他就是拼上命不要,他也要把这个事关这次起义成败、事关成千上万名工农革命起义军战士生死攸关的重大情报送出去,而且还要尽快送出去。他也一定要让吴寅漱和楚天泽他们尽快知道何济桓已经叛变,他们的**计划已经暴露;他想,只要他把这个情报送出去了,只要吴寅漱楚天泽他们得到了这个情报,吴寅漱和楚天泽就一定能采取相应对策,扭转危局!

可是,在审讯何济桓的之前和之后,卢锦程却又一再强调:这次审讯何济桓的内容一定要严格保密,谁也不能向任何人泄露一个字;在此期间,也就是在他们雉皋保安团**这次武装**的战斗结束之前,谁也不能请假离开部队,谁也不能擅自外出。

林曦临参加卢锦程的部队的时间还不长,在这支军队里,他还没能交上可以让他真正信得过的朋友,就更别说可以帮他送出这份这么重要的情报的朋友了。不过在此期间,林曦临却已把准备传给吴寅漱、楚天泽的情报内容写在一张小纸上了,同时已把字条卷成了一个半截香烟大的小纸卷儿。可是,怎样才能把这个小纸卷儿送到悦来饭店去、送交到钱思明的手中呢,为此,林曦临急得简直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可是,林曦临却一直没能想出一个可行的办法。

本来,审完何济桓后,卢锦程为了杜绝他偷卖武器弹药的信息流露出去的后患,他是准备杀掉何济桓和张松林李炳均乃至何济桓的妻子孩子的。卢锦程深知,胡文轩和葛潭秋知道了**即将**起义的事——这么大的事后,他们一定会问他消息的来源。而如若葛潭秋和胡文轩得知了他抓住了三个**,这个重大消息又是从这三个**身上获得的,葛潭秋和胡文轩也就一定会让他把何济桓、张松林、李炳均送过去让他们亲自审讯。如是那样,届时葛潭秋和胡文轩会不会从何济桓和张松林、李炳均的嘴里审出涉及他偷卖军火的事,就不好说了。

然而谁知也就在卢锦程正欲下令杀掉何济桓张松林李炳均及唐淑萍乃至小石头的时候,卢锦程却又发现,其实,根据何济桓交代的内容来看,何济桓应该也就只知道是沈逸群和陆一焜劫得的这批枪支弹药和金条,何济桓好像并不知道沈逸群和陆一焜劫得的这些枪支弹药是他偷卖给王万堂的。卢锦程并还担心,现在就枪毙了何济桓的一家和张松林李炳均等五人,尤其是还有一个孩子,就难免不会在军营引起大家对这件事的关注而把这件事传出去;卢锦程无疑又不想这件事让更多人知道,尤其不愿意让他抓捕审讯了何济桓和张松林、李炳均的这个消息传出去。

卢锦程深知,如果这件事传出去了,如果万一再被**人知道了,**人肯定就会采取相应对策改变这次**计划;而且还会把仇恨全集中到他卢锦程的身上而派人来暗杀他,甚至报复他的家人也未可知。并且这个消息再传到他的上司胡文轩和葛谭秋那里,那就更不好了。综合了这几方面的因素后,何济桓当时也就没有立即下令杀掉何济桓一家及张松林和李炳均,而是先向胡文轩汇报去了。

卢锦程在向胡文轩和葛潭秋汇报这件事的过程中,当然也就没有提及何济桓和张松林和李炳均以及何济桓的老婆孩子,他却只是说这个重要的情报是他安排在芦湾乡那边的潜伏人员和他派出去的侦察兵获得的。

向胡文轩汇报完毕后,卢锦程这才去吃午饭,吃饭之时,这才开始考虑应该如何处置何济桓一家三口和张松林李炳均的问题。谁知却在这时,胡文轩却又打来电话,让卢锦程立即去团部参加紧急军事会议。

既然要去参加紧急军事会议,卢锦程也就只能把如何处置何济桓一家三口和张松林李炳均的事先放一放了。也就三口两口吃完了午饭,就带着陆天明和顾子晨这两个亲信卫兵,打马扬鞭直奔保安团团部、也就是直奔雉皋县县城的方向参加紧急军事会议去了。

0

第三十章 罅隙之漏毁大堤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