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1937:星火使命>第16章:郭大麻子的烦恼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16章:郭大麻子的烦恼

小说:1937:星火使命 作者:无为智者 更新时间:2020/12/10 16:03:39

在郭大麻子的理念逻辑里,把自己遭受到的不幸理解为一种豁免权。当他认为自己受到了不公平的时候,就会漫无目的地把这些东西施加给一些无辜者。

郭大麻子明知道郭家的事与村民没关系,但憋着的怨气总得找个去处发泄。然后自己还理直气壮,觉得这是公正的。

一早就放任手下的土匪到各家去找茬,并将在他们看着不顺眼的,就以刁民名头施以拳脚痛打。在村里折腾了一上午,抢得一些鸡鸭家禽外,其他是一无所获,因为已经被他们洗劫太干净了,只留下怨声载道,人神共愤。

不管郭家的人对郭仁贵内心的真实态度如何,但对外,郭家的丧事还是要办得隆重,郭家的脸面还是要讲究的。

于是,郭家请来一帮和尚道士吹打起来,将郭家大院披挂的一片素色萧刹,郭家的家人个个披麻戴孝,悲声哀号顿起,好不热闹。

按照道士挑的出殡日期是七日后的寅时,这让郭大麻子极为难。若在平时好事的郭大麻子正可借题挥霍一番,而现在摆着有程桂方这个仇家在傍,随时都将会猛扑过来生吞了自己。

但大哥被杀的教训已深刻在心,丧期宜短不宜长,否则隐患无穷。可不按道士挑选出殡日,又恐于家于已不吉利。别看郭大麻子似乎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却对阴阳风水之说很是迷信,不敢违背。

左右为难的郭大麻子先是再三求道士,请他另选个能在一二天内出殡的日子,但那个蓄留着长胡须的老神仙很权威的告诉他,除非你想招引来天灾人祸。

正当郭大麻子为了“二天”还是“七天”而头痛非常之际,外面传来一声三姨太那特有的尖利声音,扰搅得郭大麻子更为烦躁。

走到大门口,郭大麻子看到三姨太站在门口**,一手插腰,一手指着一群提鸡抓鹅的土匪喝骂着,不让他们进门。

“还不快滚。”郭大麻子先是让众匪退出去,回头询问三姨太为何发这么大火:“好了,好了。好好的发那门子的火,也不怕伤了自己身体。到底是什么事让你这么不痛快?”

三姨太瞪了他一眼,哼了一声,转身朝里走去。郭大麻子不得其解也跟随她往里走去。

“是你让他们干的吧?”来到二进的客厅,见没外人,三姨太在一张太师椅坐下后,朝郭大麻子问道。

“什么啦。你就为这发火?”郭大麻子觉得很可笑,并拉长声音的反问一句。说着也在她身旁的椅子上坐下来。

“你就是猪脑。你也不想想,这次家里还能留下那些粮食和家什什么的。不是陈牯佬发善心,而是那些穷鬼没来要。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兔子都不吃窝边草,要收拢人心,懂吗!”

“当初让你把我送回家,就是为能有个根基,保住郭家这座大院。你还真想当一辈子土匪,老死在那界溪山寨不得善终吗?”

望着眼前这个男人,三姨太真的很无奈。

“我也是想震慑下那些穷鬼嘛。谁知却会引来你这么多的数说。”郭大麻子在这个女人面前,还真的有些怂,应了那句一物降一物的老话。

“那也得看时机,眼前我们必须拢住他们,以应对程桂方游击队。”三姨太放缓了语气,继续敦敦教导着。

“你赶快去让你那些手下,把东西都立即给还回去,顺便道个歉什么的,你催着办。另外,从仓库里拿出些谷子,给各家都送点。这青黄不接的节点上,能起大作用。”

“还分粮。就那些穷鬼,那得多少粮,值得吗?”郭大麻子十分不屑的回应。

“命重要,还是粮重要?这帐都算不清楚。”三姨太用手指戳着郭大麻子的脑门,叹着气继续开导道。

“我总算想通了,游击队这次能轻易得手。一是趁我们大意没防备,其次就是认准村里的人不会帮我们。这就是利用人心。如果人心能为我所用,他们敢再来,谁灭谁也说不准。”

“你真是我的福星啊,就是我的孔明,我的张良。哈哈……帮我解了大难题了。”三姨太的一席话,让这个极端狡猾的土匪头子瞬间悟出了个主意,兴奋的抱起三姨太转起圈。

“灵堂摆七天,而且要大大方方的办,整出个气势来。我这立即按你的军令去办。”放下三姨太,郭大麻子在她的脸上狠狠的咬了一口就冲出去。

留在客厅的三姨太,擦着脸上的口水,一头雾水的咕嘟道:“又发的哪门子的神经。”

村前的土坪上,程桂方亲身组织大伙进行军事训练。主要课题就是结合眼前任务需要,讲解步枪的结构及拆装和熟悉瞄准击发使用。因为除了自己四人使用过步枪外,包括张若飞在内的猎手们都没使用过。

当然张若飞上次用枪指着郭仁贵的头扣板机,那不算是使用。

“陈**,我们回来了。”两分别派往界溪山寨和郭家去打探消息的苏地村积极分子,先后回来后,便相约找到训练场上的程桂方报到。

“你们幸苦了。情况怎样?”程桂方示意参训人员继续后,让两个侦察人员到边上汇报。

“郭家的丧事弄得很张扬。早上土匪到村里去骚扰,家家户户都被翻个遍,打了好几个人,抢走鸡鸭。后来不知什么回事,那土匪又将抢走的东西给归还。最让人想不到的是郭家竟让家人,逐家逐户去送粮。”

“说是趁郭家办丧事期间赎罪善举,由郭家三姨太带着那小儿子去送的。再是郭仁贵出殡日子是七天后下午寅时,扬言七天里中晚两餐素宴敞开,只要前往吊丧的人都可随意用餐。郭大麻子的那些手下三十多人会驻扎到出殡后再回界溪山寨。”

其中年纪较大的那位侦察员先汇报在郭家探的情况。

“幸苦了。界溪山寨那边的情况怎样?”程桂方再次道个幸苦后,又问起另一边的情况。

“界溪山寨有二十三个土匪,留守的是郭大麻子的师爷瞎子刘。这老小子原先是个算命的,说是设套骗了保安团副官的钱,被追杀无路可走逼上山落草。”

“此贼识得几个字,为人阴险狡诈。郭大麻子做下的几个大案听说都是此贼出的计策,深得郭大麻子的信任。这二天,山寨巡视看守很严,土匪活动范围都没离开山寨大门。夜里,也是一个时辰换一次人守夜。”

年轻些的另一个侦察员也认真的汇报自己探得的情况。

2

第16章:郭大麻子的烦恼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