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重生石达开之中华崛起>第四章:军火商罗根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章:军火商罗根

小说:重生石达开之中华崛起 作者:大叔程十三 更新时间:2020/12/28 15:07:25

9月份的时候,一连几天石达开都是让傅善祥侍寝,这可让洪天骄暴怒,傅善祥是一个心思缜密的女子,当初杨秀清与洪秀全彻底决裂,就是因为洪天骄吃自己的醋,在洪秀全面前推波助澜,才酿成大祸,虽然洪家势力没有了,但影响力还是有一些的,她特别担心洪天骄又生出什么事端?

这天下午,阳光已不似夏日那般炎热,洪天骄在天王府后花园练剑,身穿薄纱,扎起腰带与秀发,英姿勃发,身段丰满而不失秀美,剑锋虎虎生风,林燕等洪天骄心腹在一旁叫好。她看到傅善祥过来,装作看不见,林燕等人窃窃私语,咒骂傅善祥狐狸精,总能把男人迷倒。

“姐姐好身手!”傅善祥与洪天骄相比完全小了一圈,没前没后,但她笑容温暖如阳光,但这些女人可不欣赏她。

洪天骄突然剑锋直指傅善祥,傅善祥吓一跳,一个趔趄摔倒!剑锋在傅善祥头顶停下!“哈哈哈!傅皇妃不好玩呀!”洪天骄哈哈大笑,她的心腹们也捂嘴偷笑。

傅善祥站起来不温不火,同为女人,她明天洪天骄的心情,仍然微笑着说:“姐姐真是女中豪杰!小妹文弱!玩不了这个!”

“你其他挺会玩的呀!把天王迷的团团转!”洪天骄出言讽刺加些许侮辱。

傅善祥心里不舒服,但不跟她一般计较,心想,你不就是想发泄吗?脸上还是面带微笑:“天王近几日用功苦读!小妹只是陪天王读书,遇到不识的字,就请教我,我俩从未有过肌肤之亲!”傅善祥希望把实情告诉洪天骄,让她心里舒服点。

洪天骄根本不信,出言挖苦:“谁人不知,石天王才高八斗,赋诗弄墨,无所不精,还需要你来教他读书!说谎都不做功课!”

傅善祥很难跟她讲的通,这事儿她也奇观,但确实是真的,便为石达开找理由说:“他自从跌落河中,记性就不好了,可能是......我也搞不懂!反正我没有骗你!”

洪天骄根本不信,也不想理会她,冷冷问道:“你不去教天王读书!来我这里作甚?我可不需要你教!”

“小妹只想跟姐姐谈谈心,化解一下心结!”傅善祥喃喃道!即使已经年芳21岁,她仍然如邻家小妹一般!

“我跟你有什么心结?我是天后,天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你不配!”洪天骄就想看到傅善祥生气。

这傅善祥无论如何挖苦,甚至是侮辱,都始终面带微笑:“姐姐!天王素来强调兄弟团结。我们作为他的女人,也要团结,才能让他后顾无忧呀!天王最近苦读典籍,睡觉都在想着把天国治理好,根本无心儿女私情。”

“你讲完了没有,不用你教我做事,我们是他女人不假,但你我尊卑有别,你给我注意好身份,我还要练剑,你不要打搅我,天国不管怎么治理,都得靠手中的剑。”洪天骄知道自己读书不行,舞刀弄枪才是她的拿手本领,她可不想低傅善祥一等。

傅善祥看到无法说服她,心中满是叹息!便不再自讨没趣。

天王府的书房很宏大,以前摆满了洪秀全写的歪理邪说,现在被一扫而空,换上了石达开喜欢的典籍。中间一个大桌子,是以前洪秀全看书写字的地方,现在摆了一张歪歪斜斜的手绘地图。即使傅善祥走来,石达开还是在望着地图发愁。

傅善祥调皮地推了一下他腰部,没想到石达开纹丝不动,她手指倒是折了一下。石达开慌忙握住她的小手,关切地问:“疼不疼!”

傅善祥望着石达开的眼神,充满爱意!她才发现,爱情原来如此甜蜜,:“没事没事!我刚才见你愁容满面!因为何事?”

石达开拉傅善祥到地图前说道:“你看,现在最危急的是武昌,胡林翼集中重兵攻打,曾国藩还把手下最得力的悍将鲍超借给他。在赣省,曾国藩的湘军主力咄咄逼人。皖北目前到还好,袁甲三和曾格林沁有张乐行的捻军挡着,胜宝能力平庸,陈玉成足够对方他,朕比较放心。在苏南,清妖新的钦差向春和贼人张国梁欲重建江南大营。我军精兵主力,该派往那方好?各派一部分,难建成果,只会平曾消耗。”

傅善祥指了指武昌说:“必须得守住武昌,历代得武昌者,金陵便垂手可得!一旦武昌不保,九江,湖口就危险了,我们将陷入苦战。”

“可是胡林翼与曾国藩实是清妖最强战力,想要彻底消灭他们,非一朝一夕之事。我们地盘不如清妖,人口经济都不如清妖,常年消耗下去,与我们不利。以前清妖没有准备,被我们打个措手不及,但他们被打清醒后,必然全力总动员,必是苦战啊!”石达开最近一直在看典籍地图与战报,他越想越不对劲,才有了今日之忧。

傅善祥突然灵机一动,她在天京事变期间,躲在罗根夫妇哪里。罗根夫妇是美国商人,常年将美国的货物贩卖到中国,又将中国的瓷器丝绸茶叶贩卖到美国。她在辅佐杨秀清时期帮助过这对商人夫妇,罗根夫妇知恩图报,便救了傅善祥。罗根曾说过,清军买英法的武器,都是英法淘汰不要的旧武器。如果天国愿意出钱,他可以将美国的新式武器贩卖给天国,军舰都可以卖给天国。当时杨秀清洪秀全极反感洋人,主要还是舍不得大批银两给洋人,直接就给傅善祥反驳了。傅善祥跟了石达开后,不知他的态度,就一直没讲过这件事。今天见石达开为军力不足而忧愁,突然就想到了买美国新式武器增加军力。

傅善祥讲给石达开之后,石达开一拍大腿,:“赶紧带我去见罗根!”

傅善祥看他这般干脆,心想完全是她自己多虑了,这石达开要开明多少倍啊!

在数百侍卫开道下,石达开与傅善祥各自骑马缓缓走在大街上,路人纷纷叩拜,石达开忙道:“不必叩拜,是朕打搅你们了,你们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罗根与夫人正在他们的店面清点买进的货物,天京城恢复正常,他们也开始做生意了。他们知道傅善祥做了皇妃,很为她开心,但他们不想靠傅善祥去捞什么好处?一心只想做生意赚钱。罗根看到很多士兵围在他店门口,马上跑出去,看看怎么回事?罗根夫人珍妮跟在他身后,当他们看到傅善祥后,笑颜逐开,心想是老朋友来看他们来了。罗根夫人向前去抱傅善祥,被士兵挡开。

“不得无礼!”士兵呵斥道,这个士兵也就十几岁的男孩而已,稚嫩的脸上一脸严肃。

“我们是朋友,没事的!”傅善祥温柔地说道。

士兵一脸尴尬,腼腆地后退。

后傅善祥主动抱住罗根夫人:“谢谢你们,我好想你们!”

“我们也是,真为你开心”罗根夫妇很年轻,也就30岁上下,罗根是个高个美国人,魁梧强壮,跟石达开不相上下,留着小胡子,深蓝色的眼睛炯炯有神。罗根夫人高个高鼻梁,身材高挑丰满,美丽善良。他们均出自美国名门,但不想靠家族,具有冒险精神,希望靠自己打拼一片事业。罗根在来天京之前,在中国各地做过考察,认为太平军需要军火,又有钱,他到天京肯定能发大财,没想到吃了闭门羹。他想不通太平军,宁肯让士兵做炮灰,也不肯花钱买先进武器,而是把钱拿来盖楼挥霍。他又不甘心就这样失败,就暂时做些倒卖的生意。即使傅善祥做了皇妃,他也觉得中国换个皇帝,也是一样的见识短浅,他不会想到这个皇帝可是个外贸专业的高材生,他要做世界首富了。

“这是我们天王!”傅善祥隆重介绍石达开。

“哦!天呐!”罗根夫妇惊的张开嘴巴,罗根抱住石达开,表情夸着地说:“兄弟,你太酷了,你居然是天王,来看我的吗?哈哈!不用客气!”罗根激动得有点语无伦次。

“我来找你谈生意,可以吗?”石达开毫无架子,拍拍他的肩膀。

罗根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惊奇,眼前出现了金山银山,慌忙说:“当然可以,我的兄弟!快里面坐,我这里有上好的茶叶!”他边扶石达开进店,边对罗根夫人说:“亲爱的!去把我们最好的茶叶拿出来招待客人!”向罗根夫人使眼色。

罗根夫人忙着泡茶,罗根去把自己心爱的手枪和步枪拿出来给石达开看,他知道天国的天王找他做生意,只会是买军火。“这个是左轮手枪,可以装6发子弹,可以连续射击6枪,一颗子弹足以要一头牛的命,”他拿给石达开展示。

石达开看了看,感觉不错,又问罗根手里的步枪:“你手里 的介绍一下?”

“M1855斯普林菲尔德步枪!去年才投产,老哥!你的眼光非常好,在精准度和威力上,比清军士兵拿的淘汰枪要强上10倍!还可以带刺刀,方便近距离搏杀。但它价钱很贵,”罗根撇撇嘴,他目的很简单,东西很好,价格很贵,你得拿大把的银子来。

“什么价格?”石达开觉得这个美国商人跟傅善祥描述的并不一样,感觉像十足的奸商。

“英国卖给清政府的淘汰枪,60两纹银一把,这个枪要强上10倍,它得600两,”罗根眼神坚定,好像不容置疑。

傅善祥掐指一算,差点一口茶吐出来:“一把就要600两,要是天国百万大军都用,不得6万万两白银,也太贵了吧!天国打下江山卖了也没6万万两啊!”

石达开也吃惊的睁大眼睛:“我们还要大炮,军舰,那不得几十万万两!”

罗根摇头晃脑:“哥们!没有足够的钱就买不到足够好的枪,当然,你真要这么多,价钱是可以谈的!”

“我要10万支这种步枪,1万支左轮手枪,1000门大炮,30艘军舰,但价钱必须合理!”石达开正色道。

“你们有多少白银和金子,我帮你们做一个最合适的方案!”罗根压制内心的激动,很淡定的说。

傅善祥刚想跟他还价,石达开阻止了她,说道:“我天国物产丰富,钱我们有的是,但不是都要给你们,我将派出使团,访问欧美列国,会去了解行情,找一位最有诚意的人士合作。”傅善祥发现石达开好会谈生意,购买大批军火不比上街买东西,还是见识浅了,更佩服石达开了。

“我就是最有诚意的人士,哈哈!这枪是我们家族生产的,我会回到美国帮你把价格谈下来。至于您想派使团访问欧美各国,怎么能少了我们家族的轮船公司,会竭诚为您服务,但是,这需要钱!”罗根明白这不是一个冤大头,他讲的也真假参半。

“如果我现在就需要你这枪呢!现在最多搞多少,我还要大炮,有军舰就更好了,”石达开可不想等太久,他现在急需军火。

“哥们!军舰可不是手枪,你拿着就可以用,军舰你要派人去美国学习几年操作,一艘军舰要几年才能造好,买旧的也要看时机,”罗根摇摇头,对中国人的无知感到震惊。

“军舰的事先不谈,这2支枪我先拿去给国师检验!如果可以,你这一周,能搞到多少就搞多少,我还要大炮,要新式大炮,不要淘汰的,但你价格必须合理。”石达开面无表情。

“哥们!这2支枪当做见面礼!子弹多拿几盒,让各位将军试试,价格绝对让你满意,跟我做生意,您太英明了,您绝对能把满清那个咸丰赶下台,绝对的,相信我!没有钱做不到的事情,除非是钱不够多,”罗根向石达开竖起大拇指,他仿佛看到白银滚滚而来。

石达开示意身边的侍卫石瑞把枪收起来,这是他本家侄子辈。罗根交代了一下石瑞怎么使用,将枪装进盒子里,连同子弹一起交给他。

“告辞了,罗根先生,希望我们合作愉快!”石达开起身接住罗根申来的友谊之手。

傅善祥也与罗根夫人寒暄告别。

出门后,石达开温柔地看向傅善祥说“我们看看国师在做什么?顺便让那些将领都过来开开眼界!”

傅善祥充满爱意地看向石达开,甜蜜地说:“愿跟随天王前往。”

石达开看着心爱的女人,即使难表达真实情感,也心满意足。他扭头对石瑞道:“派几个人,把咱们那些将军叫到国师府上,让他们来看看这2个新玩意。”

“遵命!”石瑞马上照办。

路上走的时候,傅善祥颇为不悦地说:“这美国人跟咱们就是不一样,讲义气的时候可以很有义气,一谈到生意,可以马上六亲不认!”

石达开看懂傅善祥的心思,知道她心疼钱,省点钱,可以让老百姓过好一点,但当下这钱不能省,安慰道:“再商言商,人家跑这么远,就是为了多挣点钱,只要对咱们有帮助,那就得让人家挣钱!”

“可这枪炮这么贵,赏赐完后,哎!”傅善祥不住叹息!

“我自有办法!”石达开自信满满。

国师衙门与府上前后院,前面办公,后面住人,石达开他们还没进去,就听到里面好热闹。黄玉昆正在面试读书人,准备先在天京周边委任文官,削弱武官的权利,最终实现以文治国。他端坐于太师椅上,张遂谋和曾锦谦等文官坐2边,百余名读书人站两排,看到石瑞,黄玉昆就知道石达开来了,赶紧对众人说道:“天王来了,快去迎接!”才走了几步,石达开与傅善祥就进来了。

“天王万岁!万岁!万万岁!”众人连忙下跪。

“平身吧!不必多礼!”石达开挥挥手,连忙扶起黄玉昆,众人才纷纷起身。

“怎么没让人通报一声!老臣失礼了!”黄玉昆看到他如今的表现很是欣慰,也感叹老天终于给老百姓一个好皇帝了。

“是我没让人通报的,国师客气了!今天有样东西给你看看,”说着他就从石瑞手里接过左轮手枪,递给黄玉昆。

这黄玉昆也是久经沙场之人,自然知道是好东西,说道:“走,到院子里找颗树试试。”

只听“碰”的一声枪响,碗粗的树中间便有了鸟蛋一样的窟窿,“好家伙,老夫随身那把也就打出一个坑,这个直接打穿了,准头也好的多,不得了,不得了!”黄玉昆心想,天王这么隆重过来,不会只是送把手枪给他吧!众人见了枪的威力,也都交口称赞。

石达开又把那杆步枪递给黄玉昆:“试试这个!”

黄玉昆一看,是带着刺刀的,就知道这个家伙更厉害,一枪打出一个鸡蛋大的洞口来,众人更是交口称赞。

“还行吧!国师,”石达开开心的说。

“相当厉害了,这个家伙,要是咱天国的将士们,都用上这家伙,不得把清妖打得屁滚尿流啊!哈哈哈!”黄玉昆明白了,天王这是想买军火啊!

“咱天国将士们都会用上的,来,再多试几颗子弹,”石达开终于找到制胜法宝。

只听“碰!碰!碰!”这颗树几乎被打烂,“这家伙装弹也快的多,”黄玉昆爱不释手。

很快彭大顺,石镇吉,谭绍光等人鱼贯而入,每人试开几枪,子弹就打完了,院子里的树也全倒了。

石达开抱着彭大顺与石镇吉的肩膀,说道,“咱要是都用上这家伙好不好!?”

“咱要是有这么称手的家伙,非把咸丰那小子打烂不可!再抢他的妃子!”石镇吉破口而出,被石达开瞪了一眼,嘿嘿一笑说:“我就开个玩笑,咱是仁义之师!那咸丰帝做不了皇帝了,那么多老婆也养不起!咱就想替他养老婆!嘻嘻!”

“你说呢!这枪咱买不买!”石达开看向彭大顺。

“买!得买,这家伙拿起来打清妖多过瘾!”彭大顺已经开始幻想拿着家伙去打清兵了。

石达开接着说:“洋人可说了,有钱才能买到好东西,这杆步枪,要600两纹银。”

“啥!洋人坑人呢!就这烧火棍要600两,顶一船粮食了!”石镇吉怒骂洋人黑心。

“要是这一杆枪能打死几十清妖,挽救我几十兄弟,你还觉得贵吗?”石达开盯着石镇吉。

“买啊!我觉得值,”彭大顺已经迫不及待想用这枪装配他的部队了。

石达开开始转入正题,说道:“咱圣库呢!现在是有些钱,但是得赏赐各位兄弟,完了后,就没啥钱了,咋整?”

石镇吉心里这个难受啊!王是封不了了,这钱眼看也要拿去买枪了,哭丧着脸,一言不发。彭大顺马上表示:“天王做什么我都支持!赏银我不要了,拿去买枪,但是他娘的洋人不能坑咱,得让他便宜!”

石达开见石镇吉一言不发,打趣他道:“想不想替咸丰养老婆?”

“想!”石镇吉不加思索说出口。

“咱先把钱拿去买枪,打下北京,要啥有啥!”石达开得给他们一个遥不可及的盼头,才能让他们暂时克制自己的欲望。

“王兄!你做啥我都支持你,”石镇吉坚定地说。

“肃静!大家听朕讲”石达开突然加高声呗!众人开始围在他周围,他搞定2个上将军后,开始他的讲话:“枪很好,但很贵,大炮就更贵了。需要很多很多钱!这枪的威力大家也看到了,比清妖用的强10倍不止,但价格也高10倍!要想咱兄弟们都用上这枪炮,咱缺钱啊!从即日起,天王府节衣缩食,省下钱买这枪。”

“臣愿意放弃赏银,用来买枪,等打倒清妖,咱们兄弟再一起享福!”彭大顺第一个带头说,傅善祥,黄玉昆,石镇吉也马上跟着说,众文武大臣一看这架势,也只能跟着说,也终于明白天王的用意。

“各位兄弟!现在清妖势力强大,等我们彻底打倒清妖,朕必论功行赏!到时候大家一起享荣华富贵!”石达开现在也只能先开空头支票。

“天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众文武大臣,书生伏地跪拜。

石达开心里由衷地笑了,留下钱就好办事了。傅善祥看到石达开如此轻松就解决了问题,还解决地如此高明,心中充满敬佩。洪天骄此次居然也破天荒地支持石达开。事情得以顺利进行。

罗根半个月就搞来4000余步枪,100多只手枪,200门大炮,若干子弹炮弹,几台电报机,还请来美国军官给太平军操练,在天京建了一个简单的军校。其中有些武器是英法和普鲁士产的,罗根借口说只是型号不同,给他真正赚了第一桶金。他准备远赴美国与欧洲,做一个真正的军火商掮客。而英法正准备发动第二次鸦片战争,更不可能卖先进武器给满清。

石达开派出以丞相曾锦谦为首的访问团,访问欧美列国,其中一百多名青少年青年,是要留在哪里学习,求取真经。

在罗根出发前,石达开邀请罗根夫妇进天王府参观,由他本人,黄玉昆,洪天骄,傅善祥,曾锦谦作陪。

一行人游走在天王府小溪边,罗根夫妇跟石达开他们还一起合影留念。

“哈哈!以后我也要建一座这样精致的别墅,”罗根毫无顾忌地说。

“你胆子不小啊!还想做天王不成,”洪天骄怒斥道,她觉得这个洋人太无礼。

“他可能只是想建一座这种风格的别墅,喜欢我们天国的文化,洋人跟我们思路是不同的,”曾锦谦就要远赴海外,一直在研究洋人的文化。

“是吗?最好是这样,”洪天骄觉得洋人都不怀好意,并不喜欢跟洋人打交道。

“如果你帮助我们天国建立一支强大的军队,我送一座这样的房子给你,”石达开的大方很快就化解了罗根夫妇的尴尬!

“哦!天呐!是真的吗?”珍妮惊讶地捂上嘴巴。

“我们天王说送,肯定会送,但是需要看你们的表现,”黄玉昆是个比较有远见的人,他很赞成跟洋人打交道,也特别喜欢建立西方那种军队。

“我的朋友们,我会为你们的天国倾尽我的所有,中美友谊将无比坚固,”罗根拍着胸脯保证。

一行人登上小溪上的石船,以船的造型做的房子,坐落于小溪中间。

“请坐我的朋友,你对我们天国有什么好的建议?我想听听你们外国人怎么看?”石达开虽然没有恢复记忆,但潜意识里非常开放,对外国很好奇。

宫女为一行人搬座位,都落座后,珍妮首先说道:“你们居然没有一所真正意义上的学校,这是不可思议的,你们如何培养人才,没有人才,怎么能持续发展?”

石达开一行人颇为尴尬,黄玉昆辩解道:“我们正在建军校啊!我们有私塾,有国子监。怎么会没有真正的学校呢?”

珍妮摇摇头说道:“你们那些是培养军人和官员,根本算不上真正的学校。真正的学校是要为社会培养各种人才提供系统学习。而且那些学习的学生都是男生,是完全没有为女性的学习建立任何场所,在这么大一个国家,这么的人口的国家,是非常非常奇怪的。”

傅善祥听了这些话,很震惊,她自持才高八斗,在珍妮面前,还是见识浅薄了,虚心地对石达开说:“天王,我认为珍妮的建议很好,我们也要建正规的学校,聘请洋老师,也要建女校,让女人们也展现她们的才能。”

洪天骄一看傅善祥又在教石达开做事,气就不打一处来,不屑地说道:“到底谁是天王啊!敢情你才是天王啊!”

石达开一见这情形,硬着头皮说:“珍妮的建议很重要,我们不仅要建学校,还要建女校,女人同样重要。”他不说按傅善祥的意思办,免得洪天骄又针锋相对。

“你们还要建报社,媒体才是监督官员最有利的,让官员的行为曝光于天下,敢乱来的官员就会大幅减少,”太平天国要建的东西越多,罗根的生意就越好,他恨不得把天国的所有生意都做了:“还要建歌剧院,建舞厅,办绘画展,人们要会生活,懂品味,懂艺术,整个国家才会欣欣向荣!”

虽然老外是为了赚钱,但石达开觉得很有道理,他对黄玉昆讲道:“这些都记下来,我们一步步实现。”

深夜,天王府寝宫,石达开撵转反侧睡不着,身边睡着天下第一美女,他却只能远观,内心苦闷散不去。他扶脸静静端详躺在旁边的傅善祥,越看越是欢喜,他忍不住轻轻触碰傅善祥精致的脸颊,傅善祥突然睁开眼睛,把他吓一跳,慌忙把手拿来。

傅善祥看到石达开如此,羞红了脸:“天王喜欢臣妾吗?”傅善祥终于很是说出心中疑问。

“爱入骨髓!天知道朕有多爱你!”石达开再难掩饰心中所想。

“那天王为何从不碰臣妾?”傅善祥精致的脸颊羞的通红,不敢正视石达开。

“朕只想做你的唯一,再做夫妻,现在对你不公平。”石达开终于很是把心里所想讲出。

“啥?”傅善祥早就习惯男人三妻四妾,何况帝王,中国传统文化早已深入骨髓。曾年少时,她何尝没有哀怨过男女不公,多年的磨砺,早已经习以为常,心中的念想早就深埋心底。她不奢求男人对她专一,只要对她好,她就已经心满意足。她不敢想这个全天下最好的男人会讲出这句话,如晴天霹雳般劈开她的内心,让深埋心底的念想又冒出了头。她不会认为那是他骗她,她完全信任他,信他说的每个标点符号。

石达开坐起身,充满内疚地说:“朕对不起天骄,朕很抱歉!朕那个时候还不懂爱,自从你来到朕的身边,朕才真正明白什么是爱?”

“我不介意啊!她还做她的天后,你对我们两个好就行,”傅善祥把那唯一的爱当做一闪而过的美好愿景,只要他有这份心,她很满意了,她不想伤害洪天骄。

“朕做不到,朕甚至想带你远走高飞,朕什么都可以不要,只要有你足矣!”石达开说着竟落泪了。

傅善祥赶紧堵住他的嘴:“你不能说这话,你还要领导老百姓过上好日子,千万不要再讲了。你能这样讲,我已经很开心了。我愿一生生死相随!”

石达开抓住她的玉手,深情地说:“天下总会太平,到时候我们就放下一切,远走高飞,到时候再做一对真正的夫妻!”

“不可,天骄怎么办?天下怎么办?”石达开的想法让她震惊,她始终心系百姓,她来自底层,深知百姓的苦难,而且她也不忍心伤害天骄。

“我不爱她,留在她身边是害她。至于天下,江山代有人才出,一辈更比一辈强,遇到更强的,就让给他吧!”石达开很认真的说。

“尧舜禅让不是不可,但天骄怎么办?你让她给你带绿帽,即使你放过她,天下也不会放过她,她会背负千百年的骂名。”傅善祥是一个总为别人着想的善良女人。如此一代英豪,愿意为她放弃江山,放弃后宫佳丽3000,这是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但她做不到伤害别人。她暂时无法理解石达开的现代人思维,第一次有了文化上的碰撞。

“时间会磨平一切,世间一切万物,都将在时间里消散,边走边看吧!看看日后会有怎样好方法!”石达开终明白目前这是难解的难题。

傅善祥依偎在石达开身上,她万没有想到他有如此觉悟,心下早已此生无憾。石达开轻抚她的肩膀,看着这个聪慧,善良,美丽的奇女子。

1

第四章:军火商罗根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