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重生石达开之中华崛起>第五章:号令天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章:号令天下

小说:重生石达开之中华崛起 作者:大叔程十三 更新时间:2020/12/28 15:07:26

陈玉成纵马来到李秀成面前,眼神死死盯着李秀成,说道:“我把你当兄弟,为什么要与我作对?”

李秀成表情平静,心想,你有啥好处,都只给自个家陈氏一族,我们李家兄弟就吃点残羹剩饭,也好意思说把我当兄弟,你TM把当我三岁小孩!“大家同是天国兄弟,实

在不忍心看到自家兄弟相残,便亲自护送韦将军入天京,一切等进了天京,让天王决断吧!”

“好你个李秀成,拿天王来压我是不是!真是没有早点看穿你的真面目!”陈玉成忍不住叹息!

李秀成心想,你个陈玉成,心胸狭隘,没有容人之量,倒打一耙,把我当做恶人,即使你再威武,心态也是个孩子。继续说道:“天王就在前方,一切由天王决断,你难

道想不听天王号令了?”

陈玉成被问的哑口无言,决定转移话题:“你我兄弟今日恩断义绝,我一直想领教你的手段,你赢了,我放你们走,你若是输了,就把韦俊留下,你可敢?”

李秀成个人勇猛不在他之下,但为人内敛,不善于表现,他本不想跟陈玉成一较长短,但总比双方兵戎相见的好,何况对方人马远多于他,便应战:“刀剑无眼,切磋点

到为止,切莫伤了兄弟和气!”

陈玉成阵营,个个崇拜陈玉成个人武力值,都想看着陈玉成教训李秀成。

李秀成阵营,也是知道李秀成的实力的,早就想挑战陈玉成,他们无比期待李秀成把陈玉成挑落马下。

“那个是你兄弟”陈玉成纵马向前,一刀劈向李秀成,被李秀成轻轻躲过。陈玉成自持天国第二勇将,只屈居石达开之下,对其他将领都不放在眼里,何况此时李秀成还并未展露他惊人的才能。双方大战近百回合,竟然不分胜负,众人皆知陈玉成凶猛,今日才见李秀成凶猛居然不在他之下。陈玉成也暗暗吃惊于李秀成的实力,看来是小瞧他了。

李秀成虽知自己不亚于陈玉成,但真的交起手来,才真正感受到他的强悍,一丝一毫不得马虎。韦俊看着昔日自己麾下2员大将为自己大打出手,不甚唏嘘,这李秀成对陈玉成丝毫不差,在仁义智慧成熟上面,更是陈玉成远远不如,日后必将超越陈玉成。

就在双方大战之际,天京城上的军官,早就去把他们两个大战的事禀报给黄玉昆与石达开。就在双方大战800回合,不分胜负之际,汪海洋,黄文金,林启荣,杨辅清等外地赶来的将领纷纷围观。

只见黄玉昆纵马一跃大喊:“天王驾到!不得造次!”打得难解难分的2人这才分开,脸上,身上都已挂彩。随后石达开骑马缓缓而来。

李秀成赶紧下马跪拜,陈玉成也下马跪拜,围观的将士也纷纷跪拜。

“两位爱卿,因何事在此比武啊!”石达开不怒自威。

李秀成将原委讲与石达开听,陈玉成自知理亏,低头不语,石达开望向陈玉成问道:“玉成啊!是这样吗?”

“拦截韦俊事真,愿听天王处罚,比武是为了跟李秀成分个高低,”陈玉成想转移话题。

“看来玉成自觉是天国第一勇士了,是这样吗?”石达开面带微笑。

“玉成不敢!谁人不知天王才是我天国第一勇士,我们闹着玩的,”陈玉成挤出一丝微笑。

“天王神勇无敌,号令天下,莫敢不从,臣李秀成唯天王是从!”李秀成趁机向石达开表忠心。

其他将领一听,也纷纷大喊:“天王神勇无敌,号令天下,莫敢不从,臣***唯天王是从!”

这个曾经击败过清廷重臣江忠源,曾国藩,胡林翼的太平天国第一勇士石达开,此刻正散发着最闪耀的一刻。他单臂高举:“韦俊今日起为我兄弟,谁若攻击他,就是攻击我,天国众将共击之!”

此言一出,众将领再没人想拿韦俊开刀,而韦俊痛哭流涕,愿为石达开肝脑涂地在所不惜。

“一个国家,一个天王,天国万岁!”石达开振臂高呼。

众将士跟着喊:“一个国家,一个天王,天国万岁!”

“团结乃我天国柱石,破坏团结,就是毁我天国,天国众将共击之”石达开长刀出鞘,做出砍杀手势,声音响彻天空,石达开如天神下凡,光彩夺目!他失去记忆的同时也丢掉了过去的懦弱!身居高位加上完美的身体,让他有了从未有过的自信,才散发出耀眼的光芒。黄玉昆与傅善祥的教导协助,让他可以快速融入石达开这个角色,如鱼得水。

千军万马高呼:“天王万岁!”均感觉石达开一代英主,跟着他有前途。陈玉成幡然悔悟,内心充满愧疚!

“很快,我们将向清妖发动全面进攻,让清妖感受到我们的怒火!彻底将清妖在大地上抹去!朕号令全体太平军兄弟,向清妖全面开战!”石达开长刀指天。

“向清妖全面开战!”数十万人高呼!震动天地!

石达开明白,只有外部的强敌,才能真正让内部团结一致。

下午,石达开将向各地驻军将领展示他的最强战力,以达到震慑诸将。全新美式编制,一个5000余人的旅,旅长为石达开一个同族侄子石尊,为少将军。全新模仿美式军装,统统脚穿牛皮军靴,带白手套。军队分4个加强步兵团,一个炮兵团,军官一律配唐刀,左轮手枪,营以上单位配美国顾问。虽只按美式军队操练不到半月,但这些军人全是走过刀山火海的精兵悍将,已然井然有序。

**是在天京郊外的草地上,不远处就是森林,石达开将率领百余天国将领前往旁参观。200余门大炮一字排开,排成2排,交叉排列,4个步兵团组成4个方阵,在炮兵两边,肃穆以待。众将见状,以为是洋鬼子来了,欲纷纷拔刀拔枪。石达开举起一只手,大声说道:“那是自家兄弟,不必惊慌!过来的是石尊。”

众人一看,还真是石尊,纷纷诧异,这是来哪出。

“怎么都打扮成洋鬼子了?”吴孝如是驻守镇江主将,经常与洋人打交道,参加太平军之前,曾在广州十三行做生意,对洋人比较熟悉。

“哈哈哈!你们不觉得帅气吗?”石达开笑着说。

“我这身官服也很帅气啊!嘿嘿!”石镇吉嘿嘿笑着。

“你那是土帅,人那是洋帅!”李秀成打趣道。

“今后咱全换成这军装,你们的夫人就穿洋婆子的洋装,咱不仅要能打仗,还要懂生活,有品位,学习洋人看音乐剧,跳交际舞,办舞会!”石达开大声宣布。

“臣没夫人啊!”一个小将从人群里喊道!

“那是你穿的不够帅!”石达开与众将打成一片,顿时拉近了距离,他扭头对黄玉昆说道:“咱还有将领没有夫人这事,要重视起来,将来举办舞会,让将领们与女校学生参加,让他们自由恋爱!没有夫人的将领都可以报名!”

“我没有夫人,我没有夫人!”将领踊跃报名。

石达开指着他们说:“你们这群坏男人,你们没有夫人,你们有娘子啊!”

“哈哈哈!”众人哄笑起来!他们的心纷纷倾向于石达开,以前杨秀清洪秀全等王都是把财宝女人搂给自己,这石达开就只要一个天后,一个皇妃,准备花钱给他们置行头,组织介绍美女!石达开觉得,天父天子都死了,信仰已经崩塌,需要用实实在在的好处笼络他们。

“臣愿为天王陛下粉身碎骨在所不惜!”彭大顺伏地跪拜!这是石达开提前安排好的,众人纷纷跟着叩拜呐喊!

“众卿家平身!”石达开等众人起来,继续说道:“建立天国,就应该兄弟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再高的地位,也不能让兄弟们去卖命,他去独享荣华富贵!朕绝不做这样的君主。”石达开这是完全把杨秀清洪秀全等人贬低,笼络人心,建立自己的威信。

此话说到众将心里,以前就对杨秀清洪秀全等人心有不满,只是不敢说而已,如今见石达开如此表态,不禁感动落泪,叩拜高呼:“天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兄弟们不必再跪,我把你们全当我石达开的兄弟,以后跪拜就不允许了,大家听我领导就行,要改咱们就改的彻底!以后天国谁都不许再跪拜!真正实现大家都是兄弟姐妹!大家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搞那些骗人的把戏!”石达开要把太平天国那些骗人的东西彻底丢了。

“天王陛下万岁!”石镇吉高举手臂,这也是石达开提前安排好的。众将纷纷跟着高举手臂,高呼口号!

“对!以后就这样就行!天国不要奴才,只要兄弟姐妹!”石达开向石镇吉满意地点头。

这时,石尊带着他的顾问和警卫走来,一行人立正敬礼道:“天王陛下,部队已经列队完毕,请天王陛下检阅!”

石达开带着众将检阅,新兵立正,即使有蚊虫叮咬仍旧纹丝不动,石达开满意地笑了,拍拍石尊的肩膀:“训的不错!效果斐然!”扭头对众将说:“以后咱的将领都要进天京军校学习,也学习一下跳舞,学习的同时,可以给自己谈个夫人,体验一下自由恋爱!”石达开这是想打乱将领结党营私,各自山头,重新洗牌,加强对军队的控制。

“新军旅长石尊!”石达开喝令!

“新军旅长石尊在!”石尊立正敬礼!

“命令全军调头!开始你们的表演吧!”

“石尊遵命!”石尊来到新军正前方,掏出左轮手枪,朝天空放了一枪,高呼:“全体听令!向后转!”

全体步兵只一瞬间,“哗”地一声转向后方,炮兵也在3分钟内调转炮口。后方数千米处是十数米高的土坡。

石尊掏出口哨,吹了一声。

只见炮兵团长高喊:“全体炮兵准备,开炮!”

“轰”地一声巨响,百门大炮同时开炮,土坡一半都被削掉,众将被惊掉下巴!他们从未见过,炮距这么远,威力这么大的大炮!再一次巨响,前方的土坡几乎被移平。

他们内心的震撼丝毫不亚于大炮的震动,个个都被惊呆了,再凶猛的将领都躲不过如此威力的大炮,心下更是不敢有私心。

石达开带头鼓掌,众将纷纷跟着鼓掌!石达开明白,他震慑众将的目的达到了。他要让他们再看看新式步枪的威力,喊道:“步兵的表演开始吧!”

石尊立正看向石达开喊道:“遵命!天王陛下!”石尊掏出口哨,连吹两声。步兵立刻跑步前进,在森林前300米停下,摆出阵势射击,只听枪声大作,不一会儿,前排

树木,被打烂倒下。

石达开带众将来到被打烂的树木前,陈玉成扶着被打烂的树干,说道:“天王,这枪炮,咱啥时候能配到!”

吴孝如也问道:“那向春跟张国梁在常州正招兵买马,欲卷土从来,若是能配上这些家伙式,臣定献上向春与张国梁的人头!”

“朕自有安排!”石达开可不想被将领牵着鼻子走,他抓着吴孝如的肩膀说道:“孝如啊!你就不要回镇江了!镇江扬州一带朕让石镇吉去守,你就留在天京。”

吴孝如吓出一身冷汗,心想也没犯什么错误啊!素来也没得罪过天王,就被夺了兵权。其他将领一看,心里也犯起嘀咕!

石达开看出他的心思,安慰道:“朕打算成立一家银行,圣库里的钱!就交给你了!”

吴孝如吓的差点跪下去!说道:“可使不得啊!臣哪里敢要!”

“哈哈哈!你想的倒美,朕是交给你打理,不是给你!”石达开爽朗着笑着,众将也跟着笑。

陈玉成说道:“天王,您这是要开钱庄啊!”

“对!但必须要叫银行!咱们兄弟里面,就孝如做过大生意,见过世面,这个事非他不可啊!”石达开盯着吴孝如。

吴孝如心里悬着的石头终于落下了,心想,这可是美差啊!一口答应:“天王吩咐兄弟做什么?兄弟就做什么?能力有限,做不好,还望天王不要怪罪!”

石达开仍死死盯着他:“丑话说在前头,做不好可以学,但你可不能**,这是咱天国所有兄弟的家当,所有兄弟眼睛都盯着你。”

吴孝如差点跪下,被石达开扶住,他表忠心:“孝如胆敢**一两银子,甘愿被处死。”

“朕找你做这个事,就相信你,但丑话必须说到前头。朕打算把天国的手工作坊全承包出去,包括兵器坊,全承包给私人。你的作用就是贷款给他们,发展实业,咱不能光买洋人东西,咱得自己造。洋人的东西贵啊!光买他们东西,天国打下来,钱就全成洋人的了。要让咱自己国家的人造,谁有本事造的好,就让他赚这个钱,总比钱流到外国好,而且价格肯定比洋人的便宜。你这个工作非常关键,你得有识人的本领,看谁能把工厂做大,就贷给他们。要看好天国的**子。”

{太平军占领区域的手工作坊,全部被强制国有化}

吴孝如做生意出身,自然明白这些,他说道:“既然天王安排我做这个,我就要做好,但是我需要人才,需要洋人顾问,需要钱庄的伙计,需要一些读书人。”

“你要的这些,都优先配给你,”石达开拍拍他,表示都答应。

石镇吉刚才就想说话,见他们讲完,马上开口:“天王,守怎么大一片,可不简单啊!臣弟这是要防止清妖重建江南江北大营啊!您得把石尊这支队伍给我啊!”

“一个步兵团,50门炮,再给你3万精兵,加上原先的守军,就这些。武昌可比你哪儿险峻的多!”石达开这边见韦俊动容了,韦俊明白这支部队是给他的,颇为感动。

“好嘞!臣弟定不辱使命!”石镇吉第一次这么位高权重,心里乐开了花。

韦俊还没开口,陈玉成见状,也想要个步兵团,准备开口,石达开见状,抢先一步说:“这些将领里面,朕是最放心你的,有你在,皖北就稳了!石镇吉他能力不如你,现在最危急的是武昌,鄂军湘军要是过了武昌,你皖北就腹背受敌了,朕必须先保武昌。朕让彭大顺率3万精兵与你一起扫荡皖北!明天的册封完了,你们就准备启程!”石达开把彭大顺安排在皖北,防止陈玉成做大难以控制。

陈玉成年轻气盛,喜欢被夸奖,被天王这么一夸,他也不好意思再要了:“臣陈玉成遵命!”

石达开笑着看向已经感激涕零的韦俊,他拉着石尊的手交到韦俊手上,说道:“我这个侄儿可就交给你了,3个步兵团,150门大炮,外带3万精兵。带去武昌吧!彻底打垮鄂军就看你的了。谭体元和谭绍光随你出征,你为主帅,他们为副帅。”石达开此举一是为了解除武昌之危,更是将自己的心腹安插进去。

韦俊见武昌危局可解,而且仍让他为主帅,激动的想下跪:“臣定当忠于天王,至死不渝!”

石达开扶住他,没让他跪下:“朕不是说了,即日起,天国不再有跪拜之礼!只有职位高低,没有尊贵之别!”石达开看了看欲言又止的汪海洋,林启荣,黄文金等人,说道:“朕没有忘了你们,胡林翼局危,就可以威胁湘军老巢,曾国藩必全力增援胡林翼,到时候你们赣省的压力就小了。朕会给你们增加一些弹药粮草,望你们坚守岗位,伺机而动!扩大战果。”

“臣等遵命!”汪海洋,林启荣,黄文金等人终于露出笑容。

李秀成见都安排完了,也没他什么事,难免失落。石达开走到他面前说道:“朕没有忘记你,再过几个月,会有10倍的新式军火到,你们兄弟就留在天京编练新军吧!”

李秀成何等聪明,要是练成5万新军,他李秀成就是众将中的第一,马上说道:“天王让臣做什么臣就做什么?”

权力的巩固,为石达开的改革扫平障碍。耕地按人口承包到户,只收一层的税。通过垄断烟酒公司,补贴财政。发展工商业和对外贸易,发行纸币,强制10两以上国内工商业交易必须用纸币,来保证政府拥有大量贵金属。杜绝毁坏孔庙,烧毁书籍,强拉壮丁,烧杀抢掠。每个部队设军事委员会,管束士兵军官。对新占领区域,只要求地主交出土地,不在要他们钱粮。鼓励他们发展实业,但10两以上交易必须去银行兑换纸币,才能进行交易。每个县派遣文官,设法官,警察,维持次序等等。

石镇吉,彭大顺,汪海洋,陈玉成被封为上将军,韦俊,林启荣,黄文金,杨辅清,李秀成等等被封为中将军。对于陈玉成来说,在天京事变期间,其他将领在驻足观望,只有他带领部下依然在攻城略地,保护了天国北部屏障,即使这次犯错,石达开依然封他为上将军。其他三位上将军,一个石达开弟弟,2个石达开心腹大将,其他人实力不济,均没有意见。

在赣省湘军大营,曾国藩的大帐内,40多岁的年级,个头不高,长着大肚腩,大胡子国字脸的曾国藩端坐大帐主位。满腹儒家学问,处处想学明朝圣人王阳明,处处学不会,一肚子圣贤书,没有一点慈悲心,视百姓性命如草芥。却视孔庙与儒家典籍为生命,当初看到太平军毁孔庙,烧典籍,生不如死,发誓要灭了太平军。用兵最拿手的还是拿女人和银子诱导激励湘军。然后就是挖沟,搞消耗战,拼资源。

右边是左宗棠,同样40多岁的年纪,左宗棠个子不高,圆脸,微胖,白白净净,满腹学问,考试不行,不喜欢循规蹈矩,自视甚高。心怀家国与百姓,雄心万丈,侠之大者,可惜前半生怀才不遇。他一眼就能看出太平军就是一伙骗子编造的**学说,忽悠一帮少不更事的年轻人和农民帮他们抢银子和女人,就是骗子加土匪。他不愿意看到太平军横行,虽不忠心拥护满清,但只有站在满清那边,他才能施展抱负。十几岁就参加太平军的石达开和陈玉成就是他眼里被忽悠的年轻人。这次就位的石达开,以他以前的了解,他并不看好,认为他见识浅薄,即使不走洪秀全的老路,也不是一个能成大事之人,只会平添动乱。但石达开这次的处事,让他陷入忧虑!

左宗棠旁边的是李鸿章,要比他们年轻十几岁,身材修长,面目较好,他是曾国藩学生,观点与曾国藩类似,不同的是他可不想做圣人,更想升官发财。他爱国,爱的是哪个自己有高官厚禄的国。

曾国藩左边是曾国荃,比他哥哥曾国藩高一些,壮一些,满脸横肉,太平军没起事之前,跟着哥哥做学问,学问做的不怎么样?但打仗彪悍,能压制住一帮虎狼之兵,属下个个悍不畏死,与悍将鲍超一时瑜亮。不似他哥那般清高,与李鸿章一样热衷升官发财。

彭玉麟,粗壮精干,脸型消瘦,文化程度不高,是个爱干实事的硬汉子,他更愿意听他们这些文化人讲话。彭玉麟为人耿直,不贪图荣华富贵,一心为国,善使水军。他受曾国藩之命,在潘阳湖建了清军最强水军,暂时未能攻破湖口,还不能进入长江主流水面。

此时一封探子的信正放在曾国藩案前,几人看后沉思,曾国藩首先发言:“没想到长毛贼,这么快就平息内乱,去援助武昌!据说,还买了美国的枪炮!来者不善啊!”

曾国荃觉得没什么,直言道:“他们买,咱们也有买啊!谁怕谁,干就是了。他们买美国的,咱们可是买英法的,那可是世界强国,美国算什么?”他不清楚他们买英法奸商的都是淘汰货,他们还没见识过欧美新式武器的厉害。

曾国藩看向左宗棠,左宗棠明白,他想听自己的见解,说道:“以前长毛最大的弊端,是毁孔庙,烧书籍,自绝于天下读书人。现在他们不这么干了,又到处招揽读书人,恐怕这长毛还会成长到更可怕!”

曾国藩气愤地说道:“他们现在不光是引进洋人的武器,还办女子学校,办洋人的军校,还要学洋人跳舞,学洋人的书籍,这恐怕比以前烧书籍更可怕!这是要从思想上自绝于圣人啊!天下读书人都应该抵制,都像长毛贼那样我们天朝人还是天朝人吗?不能让他们把我们的读书人都教坏了。”他越想越气。

左宗棠对于固执的曾国藩不便贬低,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只沉默不语。

“老师说的是,天朝人要读天朝的书,洋人只武器比我们强,论道德思想,怎么能比我天朝的圣人教诲,孔孟之道!我想读书人,没多少人会接受,不足为虑!读书人大部分还是会站在我们这边!”圆滑的李鸿章化解尴尬!

左宗棠历来对儒家经典不屑,这也是他屡试不第的原因,他不敢苟同:“读书人支持那个,暂时还不能下定论,但这石达开能迅速平定内乱,确实有一套。派数万精兵驰援武昌,加上原武昌城内长毛,足有5,6万之巨。胡林翼也就三万多精兵,长毛来势凶猛啊!”

“他们那次不是几万人冒充几十万人,我看未必有1万人,何况石达开刚杀了韦昌辉,怎么可能直接给韦俊几万精兵,我看啊!就是给了万把老弱病残,胡大人自己就可以解决了,”曾国荃觉得就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正是石达开的可怕之处,昔日朱鲔杀了光武帝哥哥,光武帝招降朱鲔后,待他一生富贵。今日石达开有如此容人之量,这是王者之气啊!”左宗棠隐隐感觉石达开不简单,但也没达到一代贤君的段位,他忽略了,光武帝刘秀也是三十来岁就统一了东汉,总觉得石达开欠缺厚重。

“先生的意思是,他石达开会成为光武帝那样的圣君,我们都投降他好了!还打什么打?”曾国荃憋不住话。

“且不说我们与长毛多年的恩怨,他把土地都分给那些泥腿子,只收一层的税,引入洋人的邪恶思想,这2点,就注定他不会是光武帝,这是串汉的王莽做的事!天下交到他手上都会天下大乱!泥腿子种地,养文人与朝廷,本就天经地义,几千年不变之道理,包括王安石变法,那次不是怨声载道,”李鸿章直指重点。

“益与不益犹未可知!”左宗棠摇摇头!

“今日只谈军务,”曾国藩知道大家都是有主见之人,谈政治谈不出结果,当前军务要紧,他看向左宗棠:“先生就带犬弟,率一万精兵驰援武昌,即可启程。长毛贼走水路快,尔等要快马加鞭赶到,以解胡大人之危!”

“哥!咱精兵就3万多,已经借出去1万,我们再带走一万,你这里可就只有一万多了,咱这里怎么办?”曾国荃颇为不解。

“这里就算丢了,咱还可以靠湘赣交界的山脉,居高临下阻隔。鄂省丢了,长毛贼就可以走水路直取咱们老巢!”曾国藩事事谨慎,他认为左宗棠关于这次太平军军力的分析很有道理,他不能冒险。万一这次太平军实力强大,从赣省目前只能走陆路去武昌,比较慢,救援不及时,后果不堪设想。

天京城头上,石达开正看着江面,旁边是傅善祥和黄玉昆,李秀成,李世贤兄弟跟着后面。江面上是几百艘战船,一部分士兵正搬运大炮和炮弹,一部分士兵正鱼贯而入登船,几万精兵,延绵数里,蔚为壮观!

“天王,这次武昌大战着实重要,臣愿一同前往!”身后的李世贤请战。

石达开回头扶着李秀成李世贤兄弟肩膀说道:“你们有更重要的事,跟洋人学好练兵,几个月后我们取苏省与浙省全境,到那时,我们就有了打倒清妖的绝对实力!就可以北伐中原,夺取清妖老巢!”他转身望向继续登船的军队。他心里也没有底,虽看似强大,但曾国藩门下能人辈出,尤其是左宗棠,不晓得会出什么意外?当年太平军全体名将,在长沙城,尚不能击败左宗棠,这是一个近乎妖人的能人啊!他只担心左宗棠一人,什么悍将鲍超,曾国荃,李继宾等等,没人能对得上石尊这支队伍。

韦俊看着蔚为壮观的军队,感慨万千!精明如他,他又何尝不知道石达开把心腹派他身边,但是一想到武昌城内正在坚守的兄弟,心中那点芥蒂又算什么?石达开如此对他,是他没有想到的,他以为他会恨他,但现在却敬佩他为真英雄。

武昌会战一触即发!远在大清紫禁城的咸丰,正在金銮殿听军机处大臣肃顺汇报,众文武大臣低头不语。

“这石达开比之洪秀全怎样?”咸丰问道。

“石达开比洪秀全年轻,有能力,但城府不行,做事急躁,心怀眼界有限,毕竟山野村夫而已,”肃顺的了解也是从曾国藩,胡林翼等官员的奏折中了解,等于是在这些汉族大臣的基础上去总结。

“爱卿!认为朕怎么样?”但咸丰听了不悦,因为曾国藩曾经对自己的评价也是这样,他只比石达开大一岁而已。

“陛下虽然年轻,但陛下的老师是普天之下最优秀的,又蒙先帝多年教诲,岂是山野一村夫,看几本书能比的,”肃顺觉察到咸丰的小心思,他对别人严厉,对咸丰还是毕恭毕敬的。

“敦促胜保,向春,趁长毛贼内乱,加紧时间,重建江南江北大营,合围南京城。敦促胡林翼,尽快攻陷武昌,好与曾国藩平定江西叛乱。”咸丰命令道。

“陛下!曾国藩与江西巡抚互相参对方。曾国藩参江西巡抚不能及时给他粮草供应。江西巡抚参曾国藩飞扬跋扈,不尊地方规矩,私自摊派,他想让湘军归他统一调度。但臣以为曾国藩能力较强,若改任曾国藩为江西巡抚,统一调度江西内所有军队,也更方便他筹集粮草,必定能早日平定江西叛乱。”肃顺比较欣赏曾国藩,认为曾国藩这样的人才能成大事。

但曾国藩曾经在言语上得罪过咸丰,使咸丰一直耿耿于怀,更不想坐视曾国藩的私家军壮大,但江西又不能没有湘军,直接夺他兵权,恐生变故,他说道:“先保持现状吧!”

“扎!”肃顺了解咸丰的性格脾气,知道再劝也没什么用。

1

第五章:号令天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