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重生石达开之中华崛起>第六章:阿强的故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章:阿强的故事

小说:重生石达开之中华崛起 作者:大叔程十三 更新时间:2020/12/28 15:13:25

阿强姓李,战友和亲人都叫他阿强,湖南人士,刚满20。他父亲早逝,从小就肩负起帮助妈妈养育一个弟弟,2个妹妹,给一个私塾先生做长工,看过不少书。阿强16岁那年,太平军经过他们村子,粮食被拉走,为了活命,与母亲加入太平军,弟妹加入童子军。他作战拼命,只有这样他才能提高在太平军中的地位,他想保护好弟弟妹妹。但母亲和一个妹妹,还是在战乱中死去。他在石达开麾下开始崭露头角,与18岁的弟弟阿水同时入选新军,妹妹阿淼在黄玉昆府上做丫鬟。

阿淼15岁,做事勤奋,聪明伶俐,被黄玉昆推荐进入女子学校学习。阿淼的同学高媛跟她一样年纪,父母在天京城做豆腐。高媛父母是典型的江南生意人,为人精明。他们得知,进入女子学校,有可能成为将军夫人,立马就把高媛送入学校,希望钓个金龟婿。

这天,阿强与阿水入选新军后,在女校下学的时间,去看望妹妹,想告诉她这个好消息。因为入选新军,服装,伙食,地位要高很多。两个小伙,长相秀气,身材修长,穿上新军装,精神抖擞。尤其哥哥,秀气中带着英武之气,他是高级军官,军服更加考究,阿水看起来就像个跟班。女子学校是由以前的燕王秦日刚府邸改造的,门口有女兵把守,家属看望,只能在外面等,把守大门的几位女兵皆是三十多岁的大姐,五大三粗,一看就不好惹。

阿强走到一位女兵前微笑着说道:“姐姐!我来找李淼!”

虽然阿强穿着新军军官的军服,但上面交代,无论地位多高,男人一律不准进去,比阿强地位高的多的将领都被堵在门口。女兵拿斜眼扫了一下阿强兄弟:“你是李淼什么人?找她什么事?”她见多了不怀好意的男人。

“我们是她哥哥,亲哥哥看望妹妹还要什么理由?”阿水年轻气盛,他看不惯这些趾高气昂的门卫女兵。

“呦!小哥哥,就是将军来了,都客客气气的,你算什么?不想找人就走开!”女兵瞪着两兄弟说道。

阿水不服气,还要争辩,被阿强捂上嘴巴,阿强仍客客气气地问女兵:“我们就是看望妹妹,我弟弟他不懂事,你别跟他一般。”

像阿强兄弟2个这样的,女兵见多了,冷冷说道:“到门口那里做登记,然后到外面等着,一个人去登记就可以了。”

女校女生的服装已经舍弃传统的长袍,改成短衫长裤,李淼发型留了个**头,高媛有扎成马尾辫。两个女孩正是花一样的年纪,有着花一样的容颜,俏丽可爱。下学后在花园,正在练习珍妮老师教的交际舞。

“李淼!谁是李淼,有人找你,说是你哥哥!”

李淼忽闻有人喊自己,马上回:“最可爱的李淼在这里,我在这里!”李淼拉着高媛,一路小跑过去。

女兵白了她一眼:“人在校门口,话我传到了。”转身就走了,她可能是嫉妒这些小女孩,青春靓丽,又有着美好前程。

“我哥哥可帅可帅了,”李淼拉着高媛,眼睛盯着她,神秘地笑着。

“你哥帅不帅,跟我有什么关系?”高媛把脸一撇,满不在乎。

“跟我一块出去玩吧!好不好?媛媛最好了,”李淼跟她撒娇,她很爱她哥哥,她想把她在女校最好的朋友介绍给哥哥。

高媛比较内向,没李淼活泼,她明白李淼的心思,羞于见男性,便说:“我不去!又不是我哥哥。”

“你就陪我去吧!媛媛最好了,人美,心又好!”李淼拉着她的手不放。

高媛被缠的没了法子,便无奈地说:“好吧!只这一次啊!”

两个小姑娘手拉着手,又蹦又跳地来到校门口。阿强和阿水站在风中,夕阳斜下,余阳的光辉照在阿强脸上,格外耀眼,格外帅气。阿强看到妹妹身边的高媛,笑容僵住

。微风吹着高媛的刘海,如花瓣一样的笑容含苞待放,脸颊微红。两个年轻的男女心里咯噔一下,动了。

“咳!咳!”李淼看出两人的端倪,心里乐开了花,但还是要提醒他们注意场合。

阿强被妹妹的咳声拉回现实,竟也羞红了脸,以前天国的男兵女兵是禁止接触的。阿强想见妹妹一次都很难,天王改革后,才给年轻人有了自由。以前阿强整日刀光剑影里穿梭,向他这个级别,也没资格娶妻,从未有过男女之情,初遇心动女孩,霎时心慌。他不敢再看高媛,打趣妹妹道:“又长高了!”

“难道没有更可爱,更漂亮!”在哥哥面前永远是阿淼最放松的时候。

“是是是!你最可爱,最漂亮了!在我们家。”阿水见没人理自己,心里不是滋味,更何况他也喜欢高媛这样的女孩。

阿淼看出二哥不对劲,跟阿水耳语:“二哥,下次我也帮你物色一个嫂子!”

“去去去!”阿水把阿淼推一边,他不要别人,他也喜欢高媛。

“我带你们去秦淮河玩耍吧!”高媛从小在天京长大,她觉得作为朋友,应该带他们领略一下天京的风情。

“好啊!”阿强心里乐开了花,抢先说道。

阿淼故意拉着二哥在后面,给大哥创造机会。高媛向阿强介绍秦淮河边的故事,阿强则讲以前私塾先生给他讲的故事,阿强心痛的是那个曾经如父亲般的私塾先生现在已经是敌人,以后不知还能否再见面。当年年幼的时候,母亲给一家财主干活,被财主欺负,被自己看到,跑过去跟对方拼命,失手打瞎对方一只眼睛,自己跟母亲后来被打的半死,又被送进官府。自己很可能跟母亲死在牢里,那样的话,年幼的弟妹也可能饿死。老师听说这件事后,花了很大一笔钱,又跑遍了关系,才把自己母子两个救出来。以自己干那点活,那笔钱自己一辈子都挣不到,老师一文都没让自己还,干活还是会给工钱,给自己书念。

两个年轻人如此接触几次,感情逐渐升温,高媛跟阿强提过,父母希望她将来嫁给将军,找一个靠山,希望阿强可以努力上进。阿强因为过去屡立战功,加上又有文化,在军校学习刻骨,在天王**时,已经位列营长之位。他要加倍努力,才能保护好弟弟妹妹,才能给高媛一个美好的明天。

太平军西征武昌,阿强阿水兄弟赫然在列,阿水成为哥哥部下的班长。在出征之前,高媛将阿强带到父母的豆腐店。豆腐店已经打烊,高媛父母正在收拾东西。高媛父亲高龚打量了一下阿强,连忙把女儿拉身边问道:“他是什么职位,在天京有没有分房子。”

高媛小声说道:“他是营长,部队说了,打胜仗回来就分房子。”

“女儿啊!房子没分到手都不算数的,那就是说他职位不高喽!”高龚一脸不满意,他想到隔壁邻居的女儿都不如自己女儿漂亮,都嫁给一个少将军,虽然是做妾。

阿强本来想打仗归来,升官了再拜访高媛父亲,但拗不过高媛就硬着头皮过来,他很尴尬地说:“伯父!我会对媛媛好的,会把她当做比我生命更宝贵的人。我愿意为她做任何事!”

“那不重要!我们在这里无依无靠,就想找个靠山,等你能做到再来找媛媛!”高媛母亲慧珍如是说。

“对!等你做到少将军,再来找我们媛媛,否则,门都没有!”高龚冷冷说道。

“父亲!母亲!我相信他,他回天京我们就成亲,”高媛嘴巴撅的老高。

“你这个死丫头,还反了你了,婚姻大事父母做主,还能你做主不成。”慧珍说着狠狠拧了一下高媛胳膊。

“母亲!天王,国师,都说了,要支持年轻人自由恋爱!你们还想违背国法不成,”高媛挣脱开手臂。

“母亲不懂国法,只懂家法,我们家也不是好欺负的,我两个儿子都在天王府里做御厨,你这个小子,可不要太过分,”慧珍用手指着阿强,吓唬他。

“伯父伯母!阿强不是你们想的那种人,等我荣归天京,就来提亲!”阿强说完扭头走了。

“你最好说到做到!”慧珍在他身后讲道。

高媛跟出去追上阿强,抱住阿强哭着说:“阿强哥!我不要你做什么将军?你安全归来我们就成亲,你不用管他们。”

阿强心疼地扶着高媛可爱的小脸说道:“我答应伯父伯母的!就一定做到,你等我回来娶你。”

两个年轻人相拥在风里。

韦俊带领数百艘战舰,走出徽省,很快到了九江水面。傍晚,他带着谭绍光,谭体元,石尊,来到阿强所乘之船。

“3团79营营长李强出列,”石尊喝令。

“3团79营营长李强在,”阿强立正站直。

“听主帅韦将军安排!”石尊撤到一边,这支部队完全听从他的调遣,他不发话,没人会动。

韦俊走到阿强面前,说道:“清妖定会在长江边上埋伏,阻止我们进军武昌会师。本帅准备派遣你们营做敢死队,沿长江南岸,扫他们的埋伏,一旦你们被清妖大部队围

攻,我大军定会赶到。”

“李强遵命!”阿强毫不犹豫就答应了。

“你们此去九死一生,你完成任务归来,我推荐你做团长!”韦俊见这个小伙这么勇敢,颇为动容。

“我们79营就是钢铁,主帅指挥我们去哪里,我们就去哪里,”阿强坚毅地回答。

韦俊见有纪律这么强的队伍,心中自信增加不少。

“我不去送死,条约里可没有做敢死队这条,”美国顾问麦克终于搞清楚状况,心想这群疯子,用一百多人去吸引火力,不就是让他们去送死,老子才不去。

石尊无奈地说道:“你就留在这里吧!”

“我事先声明,是你们没有履行合约,钱是不能少付我的,”麦克要确定他可以拿到他那份钱。

“钱不会少你一个铜板,”韦俊不习惯这些眼里只有钱的雇佣军。

阿强的营有150人,石尊又多给他50人,为他们配上马匹。韦俊让石尊从新军挑选2支敢死队,石尊之所以选阿强这个营,完全是因为他的营多出自湘鄂。即使天王三令五申,要一视同仁,到了要选送死的敢死队,石尊还是毫不犹豫地想起阿强!哪里有那么快就能改变照顾亲族的传统思想,为了表示愧疚,石尊把自己的配枪交给阿强。阿强他们从九江登录,深夜越过赣鄂交界,进入咸宁的区域,这块区域目前被湘军悍将李继宾占据,而李继宾有六千多精锐,加上地方团练,将近万人。

阿强掏出口哨,用暗语,让士兵列队,他骑马走到他们前面说道:“我等享受着军中最高待遇,现在到了为天王陛下尽忠的时候,敢做逃兵,就地处决!”阿强拔出唐刀做砍杀式。

“为天王陛下尽忠,我们不做逃兵!”士兵们坚毅地回道!

“天王万岁!”阿强高举唐刀,即使在夜里,依然寒光闪闪。

“天王万岁!天王万岁!”士兵高喊口号!这些年轻人跟随石达开出生入死,进入新军,待遇提升了一大截,平时比其他普通士兵威风的多,个个将石达开视为偶像,视死如归。

“再往前走,就进入湘军的地盘了,谁对这里比较熟悉?”阿强知道部下有些是这里出生长大的。

“79营11排3班班长田二娃到,”田二娃17岁,稚嫩的脸上黝黑,左脸颊有两处刀疤!高高壮壮。被战友讥笑两处刀疤正好配二娃的名字,他乐呵呵地接受。

“田二娃出列,”阿强喊道。

田二娃来到阿强面前:“田二娃到!”

“你们村子就在前面,你对前面了解吗?”阿强问道。

“已经2年没回来了!不太清楚!但我姐夫在这一带名号比较响亮!大家都叫他梁老虎!”田二娃其实不想提到他那个恶贯满盈的姐夫梁涛,人称梁老虎。他小时候就恨不得杀了他,当年当着他的面,**了他姐,他姐没有办法才嫁给这个恶棍。他姐嫁给他之后,动则被殴打,过着牲口般的生活。他父母比较老实,敢怒不敢言。他作战勇敢,希望有一天可以保护姐姐。

阿强把石尊的左轮手枪,和一排子弹递给田二娃,说道:“拿上,带着你的班,去探探情况!这里你比较熟悉。”

“这是将军给您的,我不能要!”田二娃不敢要。

“叫你拿着,你就拿着,用得着的。听到枪声,我们大部队就赶到,”阿强拉过田二娃的手,把东西递给他。

梁老虎左眼上方一道伤疤,满脸横肉,高大强壮。他从小就喜欢欺负人,他想要的,就要抢,长大后成这一带恶霸,欺男霸女无恶不作,杀人无数。太平军来的时候,他就投靠太平军,湘军一打过来,马上又投靠湘军,左右逢源,手底下赞了五百多号人,成为一方团练头目,驻扎在阿强此行的必经之路一个小镇上。

田二娃的四个部下,都是跟他从小一块长大,一起参加太平军的,他做梦都想成为一个将军,带兵回到家乡,亲手砍了梁老虎的恶头。5个人手持步枪,从山上小路,轻手轻脚潜入镇子。一行人在一栋二层砖土房旁边,还是被巡逻的乡勇发现,乡勇立刻鸣锣,5人靠着木门排成一线,拿着上好刺刀的步枪对持,田二娃站中间,一旦遇险,可以爬上二楼,占领制高点,等待救援。

很快几十乡勇拿着刀枪棍棒和土枪就围了上去,为首的大高个恶汉梁勇说道:“识相的,就把枪丢一边,爷饶你们不死,以后跟着爷混!否则立刻把你们几个小娃扎成马蜂窝!”

“我是梁涛小舅子,叫他来见我,我有重要情报给他!”田二娃想擒贼先擒王。

十里八村都习惯叫梁老虎,反而知道梁涛的不多,梁勇定睛仔细一看:“还真TM是二娃那小子,穿上这狗皮都认不出了,哈哈!都把武器下了,我带你们去!”

田二娃心想,这可不成,没了家伙,可就成案板上的鱼,任人宰割了,其他四人也纷纷望向二娃,心想怎么办?二娃灵机一动,坚定的说道:“这是我们带回来的好家伙,你们拿走,不给我们怎么办?”

“你小子还信不过我,让你拿着武器,见咱们老大,这怎么行?”梁勇老谋深算,才不会那么轻易上当。

早在锣鼓大响的时候,正在饮酒的梁涛就听到了,他挎着高头大马,带了几十号乡勇,就奔过去了。还没到的时候,就有一个乡勇跑去报告:“是二娃回来了!”二娃在梁涛眼里,就是个瘦瘦高高的小娃子,根本不放在眼里,听到乡勇报告,停都没停。

“是我那小舅子二娃回来了吗?”人群后传出梁涛粗狂的声音。

梁勇马上怒斥乡勇们:“让开道,老大来了。”

田二娃做手势,暗示4个兄弟先收起枪,他想先让梁老虎放松警惕。这时已经围过来一百多号乡勇。

梁涛看到他们收起枪,才骑马从人群里走出,左拥右护,他大声说道:“这小子从小就喜欢看我跟他姐办事,现在又想回来跟姐夫学学!哈哈哈!”众多乡勇闻言哈哈大笑!

田二娃心中隐隐作痛,但还是压制住了内心的怒火,傻笑着说:“跟着姐夫混,肯定没错,我这次带回了长毛的重要情报,姐夫可得赏赐我呀!”

“你小子敢跟老子讨价还价,小心老子回家打断你姐的狗腿!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梁涛怒目圆瞪。

二娃小时候,可没少被他这么吓,被他暴打,听到他说打断他姐的腿,怒不可解,掏出左轮手枪对着梁涛的恶头就是一枪。

梁涛何等老奸巨猾,即使小瞧二娃,也立刻下意识的躲避,一颗子弹从他眼球划过,虽然没有毙命,但顿时血流如注,梁涛下意识地捂住眼睛,跌落马下。因为事发突然,这些乡勇刚才又放松警惕,一时呆若木鸡。二娃立刻就对着梁勇和那些乡勇开枪,二娃4个弟兄,也纷纷开枪,片刻就有十余人倒下,梁勇脑袋开花,一时群龙无首。

只听人群中喊出一声:“谁杀了二娃,我赏银500两!”

众人发疯一样涌来,500两纹银够一家人生活50年了,谁不心动。二娃转身一脚踹翻木门,4兄弟拿着步枪,用刺刀捅向围来的乡勇,乡勇都是农民,只有一身蛮力,顿时被

挑翻十几个。二娃跑上二楼,从窗户丢出3枚手榴弹,门口外的乡勇顿时被炸的血肉横飞,4兄弟赶紧趁机跑上二楼。5人快速装弹,瞄准来不及躲闪的乡勇,枪枪毙命。

此刻乡勇已经死伤五六十人,即使梁涛的人马都到齐了,也已经没人敢再冲向前了。躲在角落里的梁涛扯了一片布包好眼睛,他见状,喊道:“把墙扒了,把他们活埋了。”

乡勇纷纷跑去农家拿锄头,农民即使不愿意,也敢怒不敢言,只是羸弱地问:“使完给拿回来不?”乡勇们才懒得理他们,拿了就走。

二娃看着眼前的4位兄弟安慰道:“营长会来救我们的。”他坚信营长一定会来,4位兄弟笑笑,没一个胆怯的。

其中一个兄弟田牛,脸上被土枪打伤,烂了一块肉,仍面无表情,旁边的弟兄田虎,扯了一块布,想帮田牛包住,被田牛推开:“我又不是个娘们!不用包!”

另外两个刘龙刘虎,一个被红缨枪戳伤了肩膀,一个被刀戳伤手背,都忍着伤痛,5人中只二娃跟田虎没受伤。

二娃看到躲在角落的一家人,瑟瑟发抖,说道:“放心!我们是太平军,不会加害你们的。”

这家人心想,那梁老虎,以前也是太平军,可没少祸害人。

二娃看出他们的担忧,说道:“我们是新太平军,我们换了一个好天王,我们是保护百姓的。”

这家人哪里敢说话,只能祈求老天保佑!

阿强这边听到枪声,就带队赶去,镇子的入口处,被堆满石块,只留一个小口子过人,平时有乡勇拿着土枪把守,这会儿,乡勇都跑去围攻二娃。梁涛团练乡勇都在围攻二娃,竟然毫无察觉,阿强带队顺利通过。副营长赖文忠带80人走小路,饶到梁涛后面。

等梁涛发现阿强大部队时,已经被包围。79营士兵已经下马,迅速摆好阵势,阿强拔出唐刀直指梁涛队伍喊道:“射击!”

一轮射击完毕,梁涛的队伍就只剩下三百多人了。79营士兵很快换好子弹准备再次射击,梁老虎比较机灵,赶紧跪在地上举起双手。其他人见状,纷纷丢掉武器,跪地上举起双手。阿强吹几下口哨,士兵立刻将梁涛团练的乡勇赶到一块,与武器分开。

对于梁涛来说,这个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每次被打败,他只要投降,他就能摇身一变,变成对方的部队。每个想控制这片地盘的大人物,都需要他这样的人物,他总能死里逃生。再说,也是真打不过,死了将近一半队伍,对方硬是没有死一人。

“田二娃完成任务!”二娃带着4个弟兄,来到阿强面前立正,敬礼道。

阿强向田二娃敬礼致敬:“你们完成的很好,全员记一级战功!”

田二娃把手枪和子弹链拿出来递给阿强,说道:“任务完成,这个还给你!”

看着这个耿直的兄弟,阿强没有接:“这个以后就是你的,我等着看你升官。”

田二娃嘿嘿傻笑着,4个弟兄也笑着拍拍二娃肩膀,恭喜他。阿强看着挂彩的兄弟,喊道:“医疗班班长何军!”

医疗班班长何军一路小跑过来:“医疗班班长何军到!”

“去帮他们医疗,”阿强命令道,然后走到团练那群人面前大声说道:“谁是老大,你们做头头的出来!我有话给你们讲。”

梁涛带着10来个心腹屁颠屁颠地来到阿强面前,点头哈腰地说道:“将军,大家以后一家人,二娃还是我小舅子。”

“你刚才想杀了你小舅子啊!”阿强用皮靴踢了旁边的碎砖,冷冷说道。

“误会!都是误会啊!以后咱都是太平军,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梁涛满脸堆笑,身后那10来人也是点头哈腰,这些人都是起小跟着梁涛,恶贯满盈之徒,跟梁涛一样善于见风转舵。

阿强太了解这些人了,他对这种人最深恶痛绝,以前他没有决断权,现在他可不想放过他们,但还没到时候。阿强客气地问道:“这个区域来了那个清妖将领,有多少人?”

“湘军悍将李继宾!有6000多人,不过他不在咸宁这块,您不用担心,他去了黄石,这块暂时交给董老大董恶了,”梁涛一股脑都倒出来了。

阿强知道,李继宾去黄石,那是去埋伏在长江边上。他阿强就是要寻找李继宾,拿他李继宾建功立业,他打心眼里看不起这梁涛,欺软怕硬,遇到硬茬就饶着走。阿强继续问道:“前面还有什么关卡?有多少人?是什么人驻扎?附件有多少增援部队?”

“再往前面走五十多里地就是董家沟,有一条河沟从中间穿过,两边是大山,河中间平坦的地方,修了4尺多高的土墙,山上有炮台,他们有大炮,枪也多,弓箭也多,有千把人,咱后面有多少队伍啊!”梁涛是看到那边强,就马上投降的主,他得闹明白那边强,好及时见风转舵。

阿强正色道:“我问你,是什么人驻扎?附近有多少增援部队?老实回答!”

梁涛小心翼翼地说:“小人句句属实,董家沟是董恶叔叔董浪把守,这片区域的团练总计3000多人,董恶在前方70多里处的谷口镇,帮李继宾凑集粮草炸药。”

阿强明白了,他拿下董恶,就断了李继宾粮草,李继宾就会全力攻打他阿强。他可不想韦俊大军杀到,再拿下他李继宾,他想自己拿下李继宾,立下旷世奇功,扬名立万。阿强悄无声息就把梁老虎包抄了,根本没给他机会去请援兵,他才有机会再次奇袭董家沟。他只有快速把这帮团练收拾了,才能面对强悍的湘军。即使这帮团练人数是他十几倍,他也毫无惧色。他向赖文忠使一个眼色,赖文忠一挥手,梁涛那些狗腿子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10余刺刀捅死。

“将军饶命啊!”梁涛跪下来痛哭流涕,他从未见过如此强悍的军队,心想简直都是魔鬼,早把抵抗的心吓跑了。

阿强把佩刀递给田二娃:“你姐夫交给你了,是杀是放,你来决定!”

田二娃毫不思索地拔出唐刀,凶狠地看向梁老虎。梁老虎一见,起身拔腿就跑。田二娃快速追上去,一刀砍断梁老虎左大腿,梁老虎左大腿顿时血流如注,痛苦倒地。田二娃站到他面前,面如死灰,这一天他终于等到了。那些被围起来的乡勇吓得腿软的站不起来,纷纷跪地求饶。

“我死了,你姐就成寡妇了,你外甥就没爹了,你外甥会恨你一辈子的,”梁老虎痛哭流涕,思索着最后一丝希望,希望田二娃看在哪个他欺辱一生的女人面子上,能饶他一命。

田二娃双手握刀高高举起,嘴里说道:“我姐跟你儿子,我会照顾的,你就安心去吧!”说完一刀砍掉梁老虎的恶头,然后把刀还给阿强,心当下就痛快了,多年的恶仇终于得报。

阿强用手帕擦干爱刀的血迹,将刀入鞘,走到那群壮丁面前:“梁老虎恶贯满盈!死有余辜!大家都是被他威逼利诱来的,虽然你们没少做坏事,跟着我们打清妖赎罪吧!”

“我们愿意追随将军!谢将军不杀之恩!”众乡勇看到逃过一死,纷纷叩拜。

“都站起来!我们天国不允许跪拜,大家都是兄弟,齐心除清妖,保护老百姓!天国的地都分给老百姓种,只收一层的税,不收租,以后再也没有人收你们租了!”阿强向他们宣布。

“还有这么好的事!是不是真的啊!”乡勇都不敢相信。

“千真万确,在我们占领区域,老百姓都分到地了,我们现在的天王,是要让每一个老百姓都能过上好日子。把清妖打跑,这里一样可以过上好日子!”阿强耐心向他们解释。

“我们愿意跟着你们去打清妖!打跑清妖,大家过好日子!”一个乡勇喊道!众乡勇纷纷跟着呐喊!他们现在是由衷地支持太平军,千百年来的农民就只是想吃饱饭而已。

阿强问二娃:“要不要回家看看父母姐姐?”

“不用了,打胜了再看他们不迟!咱行军重要!”田二娃嘿嘿笑着,心愿达成,他已经非常开心了,以后再没人敢欺负姐姐跟父母了。

阿强指着这帮乡勇说道:“你这帮老乡,交给你来带,你们在前面开路,遇到团练或者清妖,就说是上面调你们上前线,趁他们不备,攻击他们,到时候我们就增援!”

田二娃立正敬礼:“明白!长官!”田二娃虽然年轻,但他的神勇表现,尤其是一刀砍断梁老虎的恶头,让归顺太平军的这些人胆寒。这些人以前屈居于梁老虎的淫威下,看到这砍虎少男,没有不服气的。

阿强看了看这帮人,心想必须把这帮人组织起来,不然一遇到困难,就如山倒,跟二娃说道:“让他们组成60个班,让他们自己选班长,再从我们军中选20人,任正副排长,你这个做我们79营的二营,你做二营长,你4个弟兄给你做副营长和警卫!”

田二娃立正敬礼:“遵命!营长!”他高兴的差点跳起来,终于可以带领大队伍了,这是每个男孩的终极梦想。

整顿好之后,田二娃就带着三百多人出动了。副营长田牛脸上经过消毒,包上一个大包,笑呵呵说道:“咱们弟兄也有这么威风的时候,哈哈!”

“我看二娃哥,也能像陈玉成一样做上将军,那时候才威风!”刘龙说道。

“给我打住,人家陈将军,那是凭真本事,一仗一仗打出来的,等咱也打了那么多胜仗,再说!你们这帮小子都给我老实点。”田二娃也就比他们大几个月,一脸正经的训斥他们。

阿强看着渐行渐远的耿直男孩田二娃,心中不忍,但一行人一起行动,一旦中了埋伏,就全军覆没了。让田二娃步行打先锋,他们中了埋伏,阿强他们的骑兵就可以立即支援。阿强知道,韦将军让他们做敢死队,也是这个道理,但他立功心切,想都没想就答应下来。他想到高媛,虽然才几日没见,但仍然觉得过了好久,他立志混个样子,让高媛父母看得起自己,光明正大赢取高媛。

正在这时,阿水走到阿强旁边说道:“哥!你也给我个立功的机会啊!二娃比我还小,你总不让我往前冲,我啥时候能升官啊!”

阿强是真心不想再失去这个弟弟了,他已经不能承受再失去任何亲人了。阿水可不这样想,他觉得媛媛喜欢哥哥,不喜欢自己,就是因为自己级别太低了,他不服气。阿强不能明说,影响军心,便面无表情地说:“后面还有大战,有的是机会,你好自为之!”

“你就是不想给我机会!”阿水生气地走开了,他觉得哥哥是怕自己超过他,害怕自己抢走媛媛。

0

第六章:阿强的故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