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重生石达开之中华崛起>第七章:血战到底上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章:血战到底上

小说:重生石达开之中华崛起 作者:大叔程十三 更新时间:2020/12/28 15:13:26

天京城天王府大殿内,石达开让人在大殿中间放一张大圆桌,上面是天国各战区的仿真缩列图,展示中华大地的山川地貌。石达开与傅善祥,洪天骄,黄玉昆,李秀成,李世贤等人围成一个圈。

李秀成指着咸宁地区的说道:“这块将是决定战果的核心地区,我太平军若能先占领此地,屯重兵,一来可以威胁黄石的半壁山及田家镇,二来曾国藩派援军过来,必经过此地。我大军走水路过了半壁山,利用先进火炮可以击退清妖鄂军水军,直达武昌。但要真正取得胜利,就要在咸宁地区挡住曾国藩派来的援军。天王,您意下如何?”

“李将军分析的是啊!不知韦将军派了多少人进攻咸宁,”石达开这几天无比焦虑,甚至紧张。武昌一旦守不住,等湘鄂合军一处,将非常被动。而罗根要把大批军火运到中国需要几个月时间。新军都是精挑细选的精兵悍将,但也仅成军20来天,真正实力怎么样,心里没谱。统帅方面,石达开始终觉得天国很难找出一位能稳赢左宗棠的。

“陛下!要不要发电报,让韦将军,在咸宁地区压上重兵!”傅善祥看石达开这几天吃不好,睡不好,很是心疼。

“不可啊!既然让韦将军作为统帅,就不能在他身后指手画脚,影响他的判断。战场瞬息万变,我们毕竟没有他们了解的清楚。”黄玉昆很少否决傅善祥的意见,傅善祥虽然学富五车,但战场的经验完全为零。

“国师说的对!战场上的经验书本里是没有的,”洪天骄不放过任何一个针对傅善祥的机会,因为傅善祥出错的机会太少了。

“听国师的吧!我们就不要在背后指挥了,”石达开还是觉得黄玉昆的话比较有道理。

李世贤刚想发言,被李秀成猛扯衣角,李秀成何等人精,天后皇妃争宠,他可不要参与。李世贤瞬间就明白过来了,也不发言。

在天京城女子学校的教室角落,中午休息时间,其他学生都去了食堂。高媛在坐着发呆,阿淼见了甚是心疼,说道:“我哥会平安归来的,你不能总不吃饭。不然我哥回来,你都瘦脱相了,都认不得你了。”

“淼淼!我没胃口,你去吃吧!”高媛这些天总是吃不好,睡不好,天天想着阿强!盼着阿强平安归来。

“那可不成,我答应我哥要照顾好你,他要是回来见你这样,我怎么交代?”阿淼也很担心哥哥,但她必须坚强,才能照顾好高媛。一路跟着太平军到了天京的阿淼,要比从小没离开过天京的高媛坚强成熟的多。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

高媛保住阿淼“哇”地一声就哭了。

阿淼也忍不住泪流满面,她抚摸着高媛的秀发,安慰高媛。他们盼望战争能早日结束,大家都过上幸福的生活。

董恶在咸宁区域如雷贯耳,如果梁涛是恶霸,那董恶就是魔鬼,以杀人为乐。他本是贫农,后在一家米粮店做学徒,16岁那年杀了东家一家,落草为寇,不到20岁,就成了咸宁黄冈地区最凶恶的土匪。他本是官府通缉的要犯,太平军第一次占领武昌之际加入太平军,后与太平军将领产生矛盾,投靠湘军。在湘军进攻咸宁地区时,回到咸宁地区,比较受湘军信任,很快建立起此地区最大团练。他回到此地区后,每次喝酒都要强**人助兴趣,他带领的团练强**人当做家常便饭,老百姓每听到他的名字,无不顺从,不敢有一丝反抗。即使是其他团练,也唯命是从,生怕惹怒他。董恶叔叔董浪,及董浪的几个儿子,无不有样学样,无恶不作。

田二娃一路上听到他们的恶行,恨的咬牙切齿。新归顺他们的这帮人,有些亲人也受过董恶团伙迫害,以前连董恶的名字都不敢提,见识过田二娃和79营的英勇后,他们相信可以打倒这些恶人。

“原本董恶让梁老虎派遣2.300人去谷口寨帮忙,梁老虎知道董恶想兼并自己的人,就总是说他这边发现太平军,需要重兵坚守,”田二娃的同乡田黑娃说道,原先田二娃被围攻的时候,黑娃躲到一边,田二娃检阅他这支队伍时发现黑娃。二娃让黑娃做自己的贴身警卫,还把自己的步枪换给他,自己要了黑娃的砍刀。二娃还是喜欢阿强的佩刀,他相信等他回到天京,他也会有一把上好的唐刀。

田二娃一吹口哨,各个排长,把部下排列好,田二娃带开始对他们讲话:“等下我们过去,就说是梁老虎派我们去口子寨帮忙的,以我枪声为号令,第一个目标就是夺靠南边山头的炮台,坚守高地,边交战边等救援!都明白了没?”

“明白!长官!”老兵声音洪亮,新兵还没适应,田二娃也没办法对新兵要求太多。

田二娃等人快到董家沟时,天已经微微亮了,董家沟的士兵开始换班。董家沟居高临下,只有河的旁边才有一道木栅栏,如果强攻,势必牺牲很大,又耗费时间,如果敌军的救援赶到,就更麻烦了。黑娃跑去跟他们说明来意,在守门的是董浪的一个儿子董武,董武问黑娃:“领头的是谁?”

“是我们老大的小舅子,二娃!”黑娃嘿嘿说道。

“这TM梁老虎有多少小舅子?那不会全是他小舅子吧!哈哈哈!”董武对梁老虎的风流成性很了解,他自己也是同道中人。旁边的士兵哄堂大笑。

“呦!这小人可不敢问!小人也就是个跑腿的!”黑娃毕恭毕敬回答。

“让他们把姐姐送来,做我小舅子好了!啊!哈哈哈!”董武笑的很得意,他们董家早就想把附近的团练都兼并了。

“这个,小人不敢说!”黑娃默默低下头。

“我们大哥,跟梁老虎讲了几次,让他派些人过来,他推三堵四,今天怎么突然让你们来!”董武质问道,他要吓唬吓唬黑娃。

“老大的心思,咱做小的,也不清楚,可能是怕董大人生气吧!”黑娃紧张的要命,生怕说错话,腿都在发抖。

但董武认为他是胆小,并没有当一回事,“让他们过来吧!都TM跑快点,别给老子磨磨唧唧的,谷口哪儿正缺人手。”

田二娃一行人顺利进入董家沟。

阿强这边,他放出几波探子,了解到,可以绕小路,直接绕过董家沟,直达谷口镇。他对赖文中说道:“我们绕过董家沟,找深林隐蔽,等董恶救援董家沟,谷口寨兵力空虚之际,拿下谷口寨!”

赖文中惊讶的说不出话,好一会儿才疑惑地说:“我们不是等二娃他们交战时支援二娃吗?”

“我们可以支援二娃,董恶也可以支援董浪,然后其他的团练也会去支援他们,那就成了消耗战了。我们不是来消耗的,谷口寨是董恶大本营,有粮食,有弹药,易守难攻。我们可以据此,才能发挥最大威力,引李继宾来攻,才能完成韦将军交代的任务,战争是残酷的,牺牲在所难免,”阿强坚毅地说道,对不起二娃他也很内疚,他只有这么一点人马,要对战万人,他没有更好的办法。

赖文中强忍着泪水,他看到二娃如此耿直勇敢,颇为感动,心中不忍,但他知道阿强的决定才是对的,200人全消耗在董家沟毫无意义,战机转瞬即逝。说道:“你是营长,你说了算!”

阿强安慰道:“我们拿下谷口寨,就去回援二娃。”其实阿强很明白,一旦占领谷口寨,李继宾必派湘军精锐来攻,那可不是这些土包子团练可比的,那些是训练有素的野兽,他们根本没有机会去救援二娃他们,到那时他们才会迎来真正的恶战。他给二娃配了20个老兵,就是为了增加二娃他们战斗力,可以把团练大部队都引到董家沟。

董家沟这边,董武见没有一个他熟悉的头头,很是疑惑,突然大喝一声:“站住都,谁是头!”

田二娃一路小跑过来,说:“小的就是。”

“梁老虎让你一个小鬼做头儿,”董武感觉事情不简单,但不清楚问题出在哪里。

田二娃知道这时没有借口,让董浪过来,上次的战术用不了了。但是这是大清早,董家的团练大部分还没起床,值岗的也就不到200人。他心下一横,向田牛使眼色,来到董武面前:“我姐夫舍不得那帮老兄弟!”

董武感觉这个田二娃有怪,气质感觉跟他们这些团练完全不同,马上喊道:“都给老子站住。”说完就拔刀出来,董家沟的人顿时有了警惕,纷纷抓紧武器。

说时此,那时快,田二娃拔出手枪一枪命中董武脑门,大喊:“杀啊!”他一手持枪,一手持刀,人当杀人,佛当杀佛。

田牛抄起步枪,一路挑过去,带头跑向南边的山头,老兵们向南北炮台齐射,防止敌人用炮。在老兵的奋勇杀敌带领下,新兵也被激起斗志,200余董家团练没有了头领指挥,顿时乱成一团,不一会儿,死的死,逃的逃。田二娃趁机丢几个手榴弹,把北部山头的几个大炮给炸了。

田虎第一个爬上南部炮台,转身高兴地向下面的战友高呼:“我得了第一......”还未说完,被躲在角落的乡勇用土枪击中后脑勺,径直从炮台摔下去,田牛接住摔下来的田虎,没有站稳向后翻了几个滚,被战友扶住。

“兄弟!你不要有事啊!你说过我们一起立功,一起娶媳妇的。”泪流满面的田牛摸到田虎后脑勺的血,无法相信,这个最好的兄弟就这么没了。发疯似的爬上炮台,看到已经被抓住的乡勇,一刺刀插对方嘴里。

二娃看到牺牲的田虎,暴怒!大喊:“兄弟们!杀光这帮畜生!”如杀神般追杀逃跑的乡勇。

很快董家的人都拿武器跑出来,董浪从逃跑的乡勇哪里得知董武被杀,愤怒的喊道:“杀一个老子赏50两!给我杀!”

在金钱的激励下,乡勇们气势也起来了,但乡勇一窝蜂涌上来,二娃这边大炮和手榴弹,齐招呼他们,顿时乡勇死伤一大片,二娃逐渐占据上风。董家死伤过半,撤离大炮的射程。

董浪抓住三儿子董金衣领说道:“快去请董恶来救援!就说太平军杀来2000人马!”他怕说少了,董恶不来。

董金结巴地说:“这,这没有吧!”

“这时候别给老子废话,让你怎么说就怎么说!再不来,这里就守不住了,”董浪满脸焦急,他知道就这些人,再打也攻不上去,

田二娃这边牺牲5.60人,二娃知道他们占据上风,是因为占据大炮,指挥军队围拢在山头。田牛跑到田二娃身边问道:“看不到营长啊!怎么回事啊!”

田二娃四处张望,也没看见阿强他们,坚强地说:“我们坚守我们的岗位,营长自有他的安排。”

田牛感觉不是这么回事,欲言又止,他不想扰乱军心,大家都看着他们。

董金骑马一路奔到谷口寨,董恶早听到董家沟炮声,他料到董浪会派人过来,正在镇口子等着。谷口寨在一条河谷东边的高地上,树木茂盛,有五百多米高,山顶上,南北长一千多米,东西宽5,600米,董恶在山顶上建城墙堡垒炮台。前面这条河,通过河流可以五十多里直达半壁山,而李继宾就埋伏在半壁山和半壁山旁边的田家镇。董恶就是在这里收集物质,运给李继宾。但大部分被董恶截留了,留在了寨里,李继宾催的时候,就用船拉一些过去。董恶有3条大船,一艘有5门炮,另外2条各有3门炮。

董金气虚喘喘地说:“大哥啊!长毛贼打来了,足有2000多人啊!我们爷们拼了老命,拼他们一千人,我大哥董武的命都拼进去了。”董金到现在也没闹明白,学他爹往夸张里讲。

这把董恶吓了一跳:“董家沟丢了,别TM给老子慌!讲清楚,”

董金看着董恶都有点想放弃董家沟了,赶紧圆回来:“现在长毛占了沟南的山头,我爹坚守着沟北的山头,正僵持不下,哥,你去了准把他们拿下。要是不去救援我爹,董家沟被长毛给占了,长毛的气势可就起来了,附近的团练要是归附他们,可就成大患了,李将军要是怪罪下来,可就麻烦了!”

“我TM什么时候说不救你爹了,少TM拿李将军吓唬我,”董恶说着踢了他一脚,他在老百姓面前称王称霸,在李续宾面前就是孙子了。他扭头对亲哥董霸说道:“我带1000把人去,给你留300多人,守好寨子。”

董霸嘿嘿笑道:“你就放心去吧!咱这寨子易守难攻,就是来3000人,没个10天半个月,也别想上来,这里就交给哥了。”董霸虎背熊腰,一身黑衣,从后面看像只黑熊,是董恶的得力助手,也是一样凶恶,当年就是他去看望董恶,看上董恶东家的女儿,害了那一家子。

“二狗子给老子滚过来,”董恶恶狠狠喊道。

“大当家的,有啥事吩咐?”过来一个贼眉鼠眼的二流子。

“派几个狗崽子出去,叫那几个团练都给老子去董家沟,谁不去,或是老子到了,他们还没到的,回头老子杀他们全家,给老子麻利点!”董恶恶狠狠说道,董恶高大魁梧,185的个头,凶神恶煞,老百姓们见了望而生畏。

董恶坐在最后一艘船的船仓里,两边各几百人,威风凛凛赶去董家沟。

埋伏在边上的赖文中轻轻跟阿强说:“我们干嘛不直接偷袭董恶!”

阿强轻轻说:“就是3轮射击,最多干掉他500人,另外500人跑回谷口寨,我们想攻进寨子,可就难了,要是李续宾派骑兵过来,我们都得死这里。”

赖文中听完不在言语,以前阿强被选中做营长,让他做副营长,他很不服气,现在他心服口服。

董浪这边,他看到手下垂头丧气!边巡视队伍,边走边说:“大当家就要来了,他要是看到那个狗崽子怂,得当场剥他的狗皮,都给老子打起精神来!”

田二娃发现董浪露头了,从黑娃手里拿过枪瞄准,一枪爆了董浪的头。董浪身后的二儿子董文,马上扑到他爹身上,哇的就哭了:“爹啊!儿子一定给你报仇啊!”

董文想爬起来找二娃他们拼命,被手下死死按住,说道:“二少爷,他们的枪打的远,等大当家的来了再说吧!”

正在这时,二娃这边的老兵纷纷射击没藏好的乡勇,董文身上的乡勇瞬间就断了气,董文被打清醒了,也不敢逞能了。二娃这边不断寻找没藏好的乡勇,好些人直接跑路

了,即使董文高喊:“谁敢跑,回头杀他全家”,还是挡不住一些人当逃兵,董恶到的时候,董文这边不到300人了。

董恶赶到的时候,附近的团练也集合了8,900人,董文连滚带爬的跑过来,哭着说:“俺爹,俺大哥,都叫长毛贼害了,你可要为他们报仇啊!”

董金一听,抓住董文衣领,带着颤抖的哭腔问道:“啥!咱爹也让长毛贼害了,你是干什么的?怎么不保护咱爹?”

“那贼人的枪打的远,防不胜防啊!”董文觉得很委屈。三兄弟中,董文最弱,董金平时就看不起他。

“别TM给老子吵了,让老子安静会儿!”董恶瞅了瞅山头,也就300人,哪里来的几千人,就知道董金在说瞎话,但也明白这支太平军的厉害,但他有2000多人,他吩咐几

个头目,分几路,把山头包围,然后大声说道:“让长毛贼一个都别想跑!”

田二娃这边看到团练乡勇越来越多,又迟迟看不到阿强他们的身影,心里急的团团转。突然想起阿强给的喇叭,他拿起喇叭冲敌人讲:“咱太平天国新政,把地都分给老百姓,只交一层的税,以后再也不用交租了,粮食留给咱老百姓吃。杀了董家兄弟,咱们分地。”他希望有老百姓能站出来,跟他一起对抗董恶。

但二娃还是太天真了,董恶几乎天天杀人立威,老百姓的膝盖都被吓没了,哪里有人敢反抗董恶。

董恶躲在船的后面,他招来二狗子:“给我传令下去,杀一个长毛50两纹银,杀了长毛头,赏一千两纹银!”别管有没有钱给,先说出去再说,他有钱也不会给。但团练的乡勇听到这话,顿时兴奋了,慢慢向山上聚拢。

阿强这边看到董恶走远,命令赖文中带领70人爬行前进,剩下的人瞄准董家站岗的乡勇。阿强这边是山寨的东面,与河谷相反的地方,这面站岗的士兵大概有5,60人。赖文中在距山寨城墙还有100多米的时候,被董家乡勇发现,他的左轮手枪一枪就结果了对方。阿强这边做掩护的一百多杆枪齐声开火,瞬间就结果了站岗这些乡勇。“兄弟们,冲啊!”赖文中举起唐刀高喊!

董霸这时候正移动着庞大的身躯,审视着前面十几个小姑娘,正想着让那个伺候他,他身高近1米9,看着就吓人。十几个小姑娘被从前面绑着双手,看着这个庞大的身躯瑟瑟发抖。忽闻枪声大作,拿起他的偃月刀就冲了出来,大喊:“是那个找死。”

这时,城堡内的乡勇蜂拥而出,守着其他位置的乡勇也往这边赶过来。赖文中看到这么一头庞然大物,都懒得瞄准,一枪击中他胸膛。只见这董霸手里的偃月刀跌落一旁,董霸双腿一软,跪了下来。赖文中一见,把左轮手枪往腰里一塞,双手握刀,一刀劈过去,董霸庞大的身躯顿时被劈成两半,成了两大坨肉。那些赶过来的乡勇见了,都吓傻了。赖文中高举唐刀喊道:“都把武器放下来,饶你们不死!”

这些乡勇这时哪里还敢反抗,纷纷丢下武器,赖文中一吹口哨,士兵们马上将这些乡勇跟武器分开,让他们站到一起,将他们围住,等营长阿强过来。

赖文中指挥士兵占据各个要处,阿强就照例来到这群人面前说道:“他们做头头的都出来,我来问话?”

9个人以为给他们安排新职位屁颠屁颠地走过去,阿强指着一个其中看起来像大头目的说道:“我来问,你来答?”

这个人叫阿鬼,低声下气地说道:“将军尽管问?小的知道的都说出来。”

“李续宾驻扎在什么地方,距离这里多远?”阿强冷冷问道。

“那李将军驻扎在半壁山和田家镇,距离这边五十多里地。我们大当家抓了500多娘们,准备送给李将军的,都在屋里头,将军随便享用!”阿鬼贼眉鼠眼地笑着,希望博得阿强开心。

阿强面无表情地狠狠说道:“老子问什么,你TM就答什么?别给老子扯别的。我问你,李续宾的粮食够吃几天?”

“2,3天,我们每2天拉一船粮食过去!”阿鬼笑眯眯地说。

阿强摆摆手送他们上西天,9个人还没闹明白什么意思,9个冰冷的刺刀,就从他们后面穿过他们温热的脖子,顿时瞪大了双眼,不敢相信就这样死了。

“去把里面的女孩们都放出来,”阿强扭头对不远处的阿水说道。

阿水很不高兴,进攻山寨的时候,让自己站他阿强不远处,不让自己冲锋,现在就派个这不痛不痒的活给他干,还说后面有的是机会。他就是不明白阿强的良苦用心。

等500多女人和300余乡勇到齐后,阿强照例讲了太平天国的新政,这些人齐声说好,反映热烈。阿强顿了顿喉咙,说道:“但是清妖有几千人就在不远处,你们要一起跟我们守这个寨子。”

“什么?我们女人也要打仗?”一个二十几岁的农妇李梅花说道。

“我们本来都是要死的人了,都是将军救的命,跟他们那帮畜生拼了”说话的是一个17岁的女孩吕玲,身强体壮,明显比其他女孩高半个头。

“要是我们输了,他们还会抓你们回来,到那时可能还要杀你们全家!”阿强需要这帮女人出力,不得不吓唬他们,他的人手实在太少了。

“跟那帮畜生拼了,我愿意跟着将军打仗!”吕玲带头说,其他女孩也都跟着说跟那帮畜生拼了。

阿强让老兵全员升一级,他自己任团长,这时候他顾不上上头会不会处罚他,军在外,君令有所不受。吕玲被推举为副班长,她捡起一把两尺的砍刀,偷瞄着阿强,心想女人嫁人就要嫁这样英俊有气质的少年英雄。阿水终于升官了,做了排长,但看着手下的女兵心就凉了半截,心想这些人也能打仗。

就在局面逐渐稳了之后,赖文中找到阿强,急切地说道:“我带人去救援二娃他们吧!,给我200人就行。”

阿强看了看焦急的赖文中,面无表情地说:“现在看似我们有1000人了,500多个女人哪里打过仗,就是那300团练也不怎么样,这个时候不抓紧时间,演练一下,李续宾来了拿头打啊!”他不是不喜欢二娃他们,反而喜欢的要命,但是现实情况不允许他这样!

“二娃他们怎么办?他们才25个老兵,要面对近10倍的敌人,”赖文中哭了,像他这样的硬汉子,铁骨头,也实在忍不住了,他太心疼二娃他们。

“我们等下要面对6000多训练有素的野兽,我们的处境比二娃他们还险恶,稍有不慎就会把我们撕烂,二娃他们吉人自有天相,希望他们能逃跑吧!”阿强被赖文中渲染到,眼角也冒出热泪。

在赖文中控制局面的时候,有3个董恶的死党,骑马跑了,一个跑去李续宾大营,2个跑去找董恶。

田二娃这边,董恶的悬赏显然更让乡勇们心动,乡勇们乌压压围上去。董恶这边大炮,从下往上发炮,效果不明显,加上准头差,误伤自己人还多些,比竟是土炮,主要是声音大,壮声势。二娃这边大炮从上往下发炮,稍微好点,但8门炮威力有限,对方人实在太多。等双方快短兵交战时,老兵们,每人2个手榴弹,同时丢出去。顿时,“轰!”地一声如惊天之雷,董恶这种恶鬼都吓一大跳。整个山腰如同被闪电击中般,发出闪耀光芒,乡勇们死伤惨重,上面滚落尸体把下面跟着的人绊倒,顿时像多米诺骨牌般如山倒。

“杀啊!”田二娃高举大砍刀高喊着口号震天响!如战神般跳出来,新军们被激起了斗志,抓紧武器,如猛虎下山般冲了下去。

山坡上到处都是摔倒的乡勇,还没站起来,不是被砍掉脑袋,就是被刺穿心脏。这些乡勇平时欺负欺负老百姓是拿手好戏,哪里见过这种阵仗,山下的乡勇大部分拔腿就跑,就像二流子看见老虎一样。

“谁TM当逃兵,老子杀他全家,”董恶在哪里又喊又叫,还是挡不住乡勇溃散。

就在这时,从谷口寨跑过来的两人才找到董恶,两人见成了这场面,也是方寸大乱,一黑大汉哭着说:“大当家的,咱寨子被人端了,咱逃命吧!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材烧!”他本身是个粗人,嗓门大,心一急,声音就更大了,董恶身边那些意志不坚定的一见这情况,管他三七二十一,拔腿就逃命。

田二娃率一百多人杀过去的时候,董恶这边也就剩一百多人了。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双方早已把对方当做死敌了。董恶拔出他的大刀,就冲二娃扑过去。双方都恨不得将对方千刀万剐,都使出了毕生全部的力气,顿时火光四溅。董恶这时保存了完整的体力,经验老道的他认为二娃死定了。田二娃的刀差一些,再加上战斗多时,渐渐体力不支。一个趔趄摔倒在地,董恶握紧大刀,准备将大刀贯穿二娃身体。二娃默默掏出手枪,扣动扳机,一颗子弹从董恶下巴穿到头顶。

董恶惊恐地看着二娃,嘴里像要说出:“你这个年轻人不讲武德。”但终究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看来经验再老道也比不上枪啊!

董金跟董文见董恶倒了,赶紧冲过来。二娃这时真的累坏了,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直接两枪让他们脑袋开花。如果不是摔倒在地,二娃都快忘了他有手枪这事。董恶那帮死党见董家人死完了,彻底击垮了他们心中最后的防线,纷纷四散逃命。

田牛扶起二娃,他早已泪流满面:“我们居然没死,我们赢了。”

恢复了点力气的二娃仰天嘶吼,他以为死定了,他都准备赴死了,居然无厘头赢了。随后二娃在田牛搀扶下坐在一块石头上,久久不能平复,他太累了,自从大娘胎里出来,就没这么累过。把二娃扶上石头,用尽了田牛最后的力气,田牛躺地上大口喘着粗气。二娃已经知道阿强把谷口寨拿下了,他并没有责怪阿强!认为他的决定是对的,军人就是以战略目的为目标,他理解阿强,心里默念,不亏是营长,太TM强了。

众人修整了一下,清点人数,还有200来人,老兵有19个。他们吃完董浪准备的早餐后,田牛来到二娃身边说:“二娃哥!今后我们怎么办?”

田二娃诧异地说:“我们去谷口寨啊!”

“营长说的好好的,要在后面支援我们,却跑去打谷口寨!是他先把我们兄弟抛弃的,咱还跟着他,”田牛想不通。

“军人就是服从命令,营长是为了战略目标,这没有错,老外教官就这么教的,等你以后有机会上学,你就明白了,”田二娃拍拍他的肩膀。

“俺不想上学,俺这辈子就跟着你,你上哪儿俺就上哪儿,”田牛从小佩服田娃,经此一役,他更加佩服二娃了。这帮新兵经此一役,心理素质大大加强,临阵经验也有了,顿时成了一支精兵。

“二营长,有帮团练说要投靠我们!”一个小兵过来报告。

“叫他们过来!”经此一役,二娃也倍加英武,成熟了不少。

一百多号人陆续过来,他们是刚才逃跑那些人。他们知道董恶被杀后,压在他们精神上的魔咒被解除,又想到二娃说过打跑清妖,给大伙分地,就想跑过来投靠二娃。二娃说道:“只要投靠我们太平军,我们就是兄弟!你们去把跑了的那帮人找到,问问愿不愿意投靠太平军,跟我去打清妖,给大家分地。”二娃知道,只有招越多的人马,才能给营长帮上大忙,他就没急于去谷口汇合,反而在董家沟召集兵马。

李续宾正在半壁山,给大炮做隐蔽工作。他是文人从军,热衷升官发财,虽不似董恶梁老虎那般没人性,但为了激励手下,放纵手下烧杀抢夺,,对董恶这种恶霸多加扶持。可以说为了成就,可以不择手段的文人。他手下两员大将随他视察工作,李续宜是他弟弟,曾国华是曾国藩弟弟。

“谷口寨来人说寨子丢了,恳请大人去支援!”一个小兵过来报告。

“什么?昨天还毫无动静,今天就丢了,”曾国华感到诧异。

李续宾头皮发麻!他这边刚安顿好,人家就攻到后背了,还截了他的粮草和弹药。

0

第七章:血战到底上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