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重生石达开之中华崛起>第八章:血战到底中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八章:血战到底中

小说:重生石达开之中华崛起 作者:大叔程十三 更新时间:2020/12/28 15:13:27

在赣省野外,左宗棠与曾国荃带领的湘军急行军了几个时辰后,生火做饭。左宗棠在休息间隙,将一张手绘地图摊平在石头上,曾国荃与刘长由等将领围过来。

见左宗棠盯着咸宁地区,心直口快的曾国荃说道:“这咸宁地区不是早被李续宾打下来了吗?”

左宗棠扶着胡须,缓缓说道:“就怕此处会出现变故!”

“哪里加上团练得有万人,咱们易守难攻,他韦俊3万多人全力攻打,没有几个月,他也啃不下,他不想救援武昌了?”曾国荃觉得这左宗棠跟他哥一样,太过于谨慎。

左宗棠知道曾国荃的话有道理,但隐隐觉得会发生什么意外,他命令道:“全军加速行军速度,务必以最快速度到达咸宁地区,与李将军汇合。”虽说加快速度,但古代路不好走,左宗棠这一万人,就不到2000匹马,还得驼粮食,拉大炮。想要加快速度可不容易。

武昌城外鄂军大营,在一处山上,胡林翼与鲍超,多隆阿等将领正在看案上的地图。

多隆阿是湘军中少有的满人猛将,粗壮敦厚,他和鲍超合称“多龙鲍虎”,是湘军中最顶级的存在,他指着半壁山说道:“有洋大炮在这里,长毛贼的船要过去,也就只能剩半条命,我们的水军将拿下长毛贼剩下半条命。若是他们先取半壁山,以李将军的实力,没有几个月他们拿不下,那个时候曾大帅的援军就会到达半壁山,到时候半壁山就固若金汤。我们在年底就能拿下武昌城。”

胡林翼可没这么乐观,他谨慎地说:“据说太平军买了美利坚的枪炮,实力不可小视,不能再以以前的太平军看待了。”

鲍超同意多隆阿的看法,自持有英法枪炮,自信满满地说:“大帅多虑了,我们也有英法的枪炮啊!就看谁硬了,干他长毛贼就是了。”

多隆阿自信地举起拳头,笑着说:“最后比的还是谁的拳头硬!”

胡林翼一介文人,还是得看下面这些人的硬拳头,谋略再强,在绝对实力面前也无招架之力。他望向鲍超说:“左帅他们最快多久可以到达半壁山?”

“顺利的话,10天之内可以到达,”鲍超觉得这个时间到达绝对没问题。

武昌城池坚固,他们攻了2年还未攻破,拿下武昌城周边,切断武昌补给,把武昌城内粮食耗完,才能拿下武昌城,他们计算年底武昌就会断粮。

武昌城内多艰难,韦俊是最清楚的,韦俊将大军停靠在距离田家镇50里外岸边,在韦俊大帅主船内,谭体元,石尊伴左右。谭绍光率领一个团近千名新军和另外万余精兵已经登录,随时进攻田家镇。

韦俊派出的探子向主帅报告:“李强已经拿下董家沟,处于李续宾后方,正在那里招募乡勇。”他只到董家沟外了解情况就打道回府了,还不清楚阿强已经占据谷口寨,夺了李续宾粮草的事。

“这李强还是很能干的嘛!一夜就能攻下一处要塞,”谭体元笑着说。

“我们新军,每个士兵都是精挑细选,单个拉出来,都是一条好汉!”石尊很自豪,李强立了功,相当于是他立了功,他问向韦俊:“主帅,我们是不是要援助一下李强

,好在李续宾后方翻江倒海。”

韦俊自有他的考虑,他的目的是以最小代价拿下田家镇和半壁山,然后全军攻到武昌城下,他从未想过派重兵深入咸宁地区。即使有这支新式军队,他也不清楚新军真实的实力,他知道他那些老部下有多需要他,他担心他的那些人,迟迟未见他回去,怕没有意志力坚守下去。他向石尊说道:“先不要打搅李强,他们搞的有声有色的嘛!我相信他能扰乱李续宾后方,让李续宾分兵,我们好集中火力攻下田家镇和半壁山,这才是真正的重要目标。”

“什么时间进攻?”石尊已经迫不及待地让他的新军扬名立万了,新军的实力他最清楚,他觉得目前湘军没有任何一支部队能挡住他的新军。

韦俊淡定地说:“先等等,让李强他们把动静闹大一点,让李续宾分兵,我们再进攻。”他扭头对探子说:“你带几个过去,盯紧李强那边,有什么战况,马上汇报!”

“我要不要去李营长哪里传您的话?”探子很疑惑,主帅不让他跟李强部队取得联系,他怎么都想不通。

韦俊坚定地说:“你去见他们就军法处置,让他们暂时忘记我们,才能破釜沉舟,发挥他们最大的潜力。”

在李续宾这边,他闻言谷口寨丢了,勃然大怒:“你们都是饭桶吗?200湘军的底子,3000多团练,还占据了易守难攻的城寨,就这一下就给丢了。”

过来报信的人哭丧着脸说:“董家沟遇袭,大当家带大部队去救援,没想到!”他生怕这个将军发怒,把他给砍了。

“调虎离山!董恶这个蠢货!”李续宾恨的牙痒痒,董恶董霸两兄弟以前在他麾下也算悍将,居然这下就完了。

“他们有多少人?”曾国华赶紧捡重要的问!

报信的人颤抖地说:“约莫有200人。”

“什么?200人就把你们老巢给端了,你们可是有3000多人呐!”李续宾除了生气,更多的是震惊,这是群什么野兽,居然这么能打,他打这么多年仗,闻所未闻。

曾国华向李续宾一拱手:“将军,趁他们立足未稳,末将愿带领1000人马,拿下谷口寨!事不宜迟。”

李续宾一想,确实是这个道理,他相信曾国华的实力,灭他们200人绰绰有余,为了增加胜算,他说道:“调一艘船去,带5门洋炮去,谷口寨易守难攻,有土炮,速战速决。”

“遵命!”曾国华调遣800手持大刀骑兵,200手持英式步枪的洋枪队和一艘大船,向谷口寨前进。

李续宾站在半壁山山头,看着远处一眼望不到边际的太平军战舰和已经登录的密密麻麻的太平军。胡帅5天前告诉他,只需坚守15天,曾大帅的援军就能到达,有着70门洋炮,200门土炮占据高地,他自信还是没有问题的。只需把谷口寨拿下,保住粮草供应。

阿强坐山寨最高处的城堡的屋顶上,拿着望远镜,遥望着渐行渐近的湘军部队,对屋下的赖文中说:“清妖的洋炮射程有800-1000米,这寨子的土炮,居高临下也就不到500米。他们来攻河谷东面的山寨,河谷西面必然忽略,派几个人隐藏在河谷西面,偷袭他们战舰,炸毁他们大炮。”

同样在屋下的阿水一听,马上说:“哥,就让我去吧!我带几个老兵躲到河谷西边隐藏。”

阿强竟一时不知如何作答,这时候再保护弟弟,下面都看着呢!他拿出自己手枪和子弹链丢给阿水,说道:“先躲远一点,湘军作战经验丰富,他们会把旁边扫荡一遍的,做好隐蔽,等湘军全力攻打寨子的时候再去偷袭!赖文中,给他们多带几颗手榴弹。”

湘军800骑兵手持大刀,停在谷口寨北部山脚下500米处,曾国华站在船头5门大炮后,手持钢刀。曾国华目测谷口寨北部炮台进入己方炮**程之内,挥手示意把船停稳,让100洋枪队在河谷西岸下船。这些步枪拿的枪均是英国淘汰的旧枪,不能安插刺刀,于是均腰上另配一把刀。他们向河谷西岸检查,然后向西射击,保证西部树林里没有伏兵。

阿水事先挖了几个大坑,几个人爬在坑里,听着弹珠从头顶呼啸而过,一言不发,死死盯着这100洋枪队。若是这100洋枪队再往前走,他们就要跳出来跟100洋枪队拼了。阿水毫无惧色,他等待这个机会太久了,他要证明他一点都不比他哥跟二娃弱!他要杀出个黎明,杀出个惊天泣地。在别人眼里100湘军洋枪队就是野兽,但在阿水眼里就是绵羊。但这100洋枪队就在距离阿水他们7米处停下,就回防了。

曾国华确定西岸没有埋伏,钢刀指向谷口寨北部炮台:“向炮台开炮!”

阿强这边,一吹口哨,北部炮台的士兵和城墙旁边的士兵,立刻回撤。炮台上的大炮早已换成木头伪装,真大炮往后挪了30米,在曾国华视线之外了。湘军几轮炮弹过后,那些木头都被炸烂。曾国华的卫兵一挥大旗,800骑兵如野兽般呼啸而过,他们在山坡未遇任何抵抗。打先锋的骑马跃过接近一人高的城墙后傻眼了,30门土炮和100多土枪,100多弓箭齐发,顿时进入山寨的100余骑兵人仰马翻。太平军100名老兵立刻跑到稀烂的城墙边上,射击那些受到惊吓的马匹,湘军野兽们正欲控制惊吓的马匹,结果跟随马匹往山坡下滚,太平军100名老兵齐扔手榴弹,滚到一起的湘军顿时死伤惨重。冲入山寨10十几个未死的,还未站起来,就被冲过来的几百原乡勇和女兵扎成刺猬。

曾国华马上高喊:“开炮!”

炮弹还未到太平军这边,100老兵纷纷后撤,5颗炮弹只是把死在城墙边上的湘军人马炸的血肉横飞。100名老兵,趁着湘军换炮弹之际,快速换弹,对着山下人仰马翻的湘军又是一波射击,然后再后撤。曾国华惊出一身冷汗,马上让卫兵挥旗让骑兵后撤。

后撤的骑兵不足300人了,曾国华是个倔脾气,他不甘心失败,他让西岸的士兵上船,把船靠近东岸,只在船上留30洋枪队,亲自带170洋枪队打前锋,一手拿刀,一手拿把不能连发的手枪,高喊:“跟我来!”300骑兵跟在后头。

100老兵打一枪,就躲起来,湘军的大炮拿他们没办法,大炮始终没有拿步枪的灵敏。曾国华170余洋枪队枪的威力准头射程换弹速度都不如太平军老兵,靠着巨大的牺牲爬上山坡,就连曾国华都腹部中弹,血流不止。他强忍着疼痛,往前冲,170余洋枪队快到山顶的时候,也就不到50人了,忽闻背后炮弹声。曾国华回头一看,他的骑兵被他的大炮炸的人仰马翻,战舰赫然被太平军占据了。

原来阿水见湘军都在岸东登录了,就跟他的5个老兵做了5个简易木筏,趁没有注意他们,偷偷攀上湘军战舰。湘军发觉声响,拿枪齐齐向阿水他们发射,因为阿水等人在暗处,被阿水等人轻松躲过。但是集中在一起的湘军可就没这么幸运了,阿水等人,人手2颗手榴弹丢出去,顿时人仰马翻。又一轮射击,湘军就剩下9个人了,阿水抓紧步枪就冲过去。9个湘军也不怯阵,拔出佩刀,就扑向5人。阿水异常勇猛,他自己就挑翻3个,随后就是5门黑洞洞的炮口对准湘军骑兵。于是就有了曾国华回头那一幕!

曾国华的心都要碎了,但他是个硬骨头,倔脾气!绝不认输。他钢刀举过头顶,高喊:“是湘军,是血战到底!一人一刀也绝不投降!”

阿强拔出唐刀一马当先冲下山坡,在山上的枪击和山下的炮击互相交影下,湘军顿时又死伤惨重。山上只留500女兵把守,男兵一律冲下山坡,阿强冲着曾国华跑去:“这个人交给我,你们不要掺和!”他认识曾国华,他以前的老师左宗棠带他见过曾氏兄弟,他想留着曾国华。他单手握刀走到曾国华面前说道:“先生别来无恙!”

曾国华此时腿上又中一枪,他已经很难移动,他定睛仔细一看,惊讶地说道:“是你,你怎么参加了长毛贼?”

阿强面无表情说道:“先生投降吧!我不想杀你!”

“我道是谁这么勇猛,原来是左公的高徒,这就难怪了。要杀就杀,无需废话。”曾国华毫无惧色,但他腹部和腿上血流不止,也只剩下嘴硬了,他双手用刀硬撑着地面才能站起来。

阿强只是把曾国华的刀打掉,曾国华就倒下了,阿强命令道:“给我绑到山上!”

湘军后方的一百多名骑兵想逃,扭头一看,是二娃带领的2000多人,瞬间就心凉了。只一人趁乱翻滚到水里,其他人不是被杀,就是被擒获。阿强与赖文中看着勇猛的二娃田牛,瞬间泪流满面。阿强与赖文中跑向二娃与田牛。

阿强抓着二娃手臂,看着大致完整的二娃感慨万千,他心中无数愧疚,一时竟无法言语。

“俺完成任务了,还带来2000多人,可是俺兄弟田虎没了!”二娃说完再也忍不住哭起来,他已经拼光了所有,这个时候他才变成一个年少的男孩。他在董家沟招募兵丁,因为董恶与湘军横行乡里,很多人甚至妻女都被抢走,附近村民对他们恨之入骨。而二娃的壮举备受推崇,一时被当做英雄,再加上二娃宣传太平军新政,本以为可以把部队扩充到1000人的二娃,居然很快召集到两千多人。

阿强抱紧二娃说道:“兄弟!以后你就是我阿强的亲弟弟!”阿强终于体会到,什么是兄弟义气,他不如二娃。

很多人参加二娃的队伍,是为了找妻子女儿妹妹的,他们上山后,顿时成了认亲大会,到处都是抱头痛哭的亲人,蔚为壮观!

一个黑大汉站起身高呼:“乡亲们!咱们以后跟定二娃与将军,杀了那帮畜生!”村民们纷纷呼应,响彻山河。

曾国华与一百多部下,被绑起来关在原来关女孩那些黑牢里,他听到外面的哭喊声,叫骂声,第一次对大哥的行为产生质疑,也明白这阿强,二娃为什么能那么快拉起这么大一支队伍。要剿灭妖言惑众的长毛贼,保护圣人的文化,就得启用那帮野兽,野兽不给他们吃腥,他们又怎么卖命?他现在混沌了,搞不清到底谁是好人,谁是坏人。

那个勇敢的女孩吕玲,本想跟着男兵跑下山坡杀敌,被赖文中严词呵斥,她明白这个将军是不想让她们女孩冒险。刚才的黑大汉是她哥哥吕乐,旁边还有她爹吕木和她二哥吕行。她曾经恨死了她爹和她哥哥们的懦弱,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强盗抢走,现在看他们终于变的勇敢,为了自己参加太平军,心下开心极了。她站起来高声说道:“咱们女的打仗不行,咱就烧马肉,犒劳这些兄弟们,好不好!”

“好!”姑娘们纷纷被动员起来。无论死马和活马,还有武器都被搬到山寨,有了这些武器,阿强实力大增,他终于有把握对付李续宾了。

将士们吃着马肉,喝着米酒,好不快活。阿强只准他们喝半斤米酒,他知道李续宾暂时不会打来,让将士们放松一下。阿强看着欢声笑语的将士们,终于露出久违的笑容。

吕玲趁着酒劲,来到阿强面前表白:“俺的命是你救的,以后俺就是你的女人!”吕玲的爹和哥哥都吓一跳,他们知道这个姑娘胆子大,没想到有这么大。

阿强被吓了一跳,一时语噻。赖文中,阿水,二娃,田牛等人听了哈哈大笑,纷纷说道:“美女爱英雄,李团长你就从了吧!哈哈!”

阿强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我有娘子的,姑娘!”即使还没成亲,阿强已经把高媛当做娘子了,突然他就非常想念高媛了。

吕玲瞬间笑容凝固,两行热泪滚下:“俺话都说出去了,你不要俺!俺这辈子也没人要了,俺做妾,做丫鬟都行!”

“我心中只有我的娘子,你这么勇敢漂亮,怎么会没人要,大把的人要,”阿强拉住二娃问道:“你要不要!”

田二娃往前一站,傻笑着说道:“我愿意啊!”

“去你的!”吕玲推了二娃一把跑走了。

田二娃傻愣着不知所措,阿强一脚踢二娃屁股上,笑着说道:“傻愣着干什么?去追啊!”

二娃竟也真的追去了,他喜欢这个敢爱敢恨的漂亮姑娘。

这时,卫兵来报:“报告团长,韦将军派的援军到了。”

卫兵身后的一个营长王树海疑惑地说道:“我还没宣读韦将军的任命,你就知道你做团长了?真神啊!”

“哈哈哈!我们说着玩的,”阿强哈哈大笑起来,来掩饰尴尬。

王树海正色道:“韦将军现在正式任命你为团长,我跟孙记2个营300人归你管,韦将军命你天黑后,向半壁山发起进攻。谭绍光将军将率一个新军团,和1万精兵进攻田家镇,在今晚,将李续宾全员歼灭在田家镇与半壁山。拿下半壁山,韦将军就推荐你为少将军!”

这正是阿强要的,他内心喜极而立,但不能流露出来,淡定地说:“快去吃马肉!吃饱喝足,晚上干李续宾!”他觉得他有必要看一下老朋友。

曾国华被单独关在一间牢房了,他腹部和腿上的子弹已经取出,并包扎好,但是他并不领情,躺在草堆上,一言不发。阿强端着米酒,马肉和肉汤进来,笑着说道:“别客气!这马和酒都是你们的。”

“要杀便杀,要剐便剐!无需多言!”曾国华是那种死都不肯服软的男人。

阿强把酒肉放一边,把门关牢,笑着说道:“你我同乡,又是老相识,都不过是为了升官发财而已,只不过各为其主,没必要非得你死我活,你说对吗?”

“呵呵!你有如此才能,在长毛哪里不过一小头目,长毛贼只会重用老广西,你根本不会有前途。咱都是同乡,你又是左公高徒,你带兵降了朝廷,帮李将军守住半壁山,做个3品总兵,岂不美哉,就是日后官拜巡抚总督也未可知啊!”曾国华极力劝说阿强,他佩服阿强的才能,又有那层关系在这里,才放心招募他。

阿强扶曾国华坐起来,一脸忧虑地说:“当初我听说我们村来了太平军,我担心母亲弟妹安全,没有同老师讲,就跑回村子,一家人被席卷进入太平军,随他们撵转数省,也就剩下一个弟弟跟着我,我是身不由己啊!”

曾国华一听,觉得招募阿强越来越有戏,感叹道:“原来小老弟有这桩遭遇,那现在就正是投靠朝廷的好机会,如今朝廷器重咱湘人,咱湘人自成一派,互帮互助,无论现在将来,都是官运亨通,做一方封疆大吏,光宗耀祖,岂不美哉!总好过做长毛贼的小头目,被人家排挤,暗算。”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可是,”阿强脸上笑容突然消失,转为一脸忧愁:“李将军只有数千人,韦俊几万大军杀到,这很难挡住吧!”

“小老弟不必多虑,半壁山易守难攻,长毛贼想啃下半壁山可不容易,十天后,我大哥的援军就到,很可能是你的恩师带兵,你恩师什么本事?你应该最清楚。”曾国华自信满满地说道,他为了劝说阿强,把左宗棠抬出来,似乎快忘救援湘军这是军事机密。

阿强会心一笑:“哥哥先吃酒吃肉,我去跟几个头目商量一下,我带的人,几乎都是湘鄂子弟。大家拼了命的打,也不过是为了荣华和富贵。”

等阿强走后,曾国华开始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太香了。约莫过了半个时辰,阿强才回来,满面愁容。曾国华以为阿强很难办,担心地问:“是否有将领不同意,有二心的人及早杀之免除后患,你既然已经开口,就是归到长毛贼里,也会有人告你的状,你现在不想投靠朝廷都不行了。”他怕夜长梦多,让阿强杀伐果断。

“倒不是这个,这帮人跟了我很久,我们一直得不到升迁,怕投了朝廷,也只会让我们卖命,不给官做。你怎么保证,我们投了朝廷,就一定给官做?”阿强语气坚定地盯着曾国华问。

“这!”曾国华一时不知如何作答。

阿强见曾国华一时想不到办法,一拍大腿说道:“我有办法了,你写张借据,画上压,欠我们兄弟30万两纹银,若是不给我们官做,就给银子,我们自己买官,你看可好?”

“你!你!我哪儿来的30万两纹银啊?”曾国华觉得他们太贪心了,30万两纹银岂是儿戏,那是一笔天文数字,一个知府才卖一万多两。

“你画了压,就带着你剩下的兄弟回去,粮食也拉几船走,啥时候需要我们兄弟帮忙,义不容辞!”阿强语气坚定,曾国华又见可以马上回去,便点头答应。阿强冲门口说道:“笔墨伺候!”

曾国华感觉被坑了30万两,又没有更好的办法,只好写借据。阿强拿着看了看,还不满意,说道:“你得写上利息,月息5钱,不然你往后拖,我不是没了法子。”

“你这利息也太高了吧!”曾国华有点气恼,这是摆明了把他往死里坑啊!

“一年内,你答应我们兄弟得30万两的官职,一文不用给。我们兄弟也只是怕你不认账而已,世道险恶,兄台还望见谅。我是一万个相信兄台,我那帮兄弟,我没法子交代,”阿强言语诚恳,眼神坚定。

“好吧!我写,”曾国华没有更好的办法。

曾国华带着一百多人,4条大船,向半壁山驶去。

那个跌落河里的湘兵,顺着河水翻滚到下游,努力抓住岸边的草,才爬上岸,走了几个时辰,才走到半壁山。李续宾见他这副模样,便知大事不好,急切地问道:“曾将军呢?”

“1000人马就我一个活着回来,他们就像鬼魅一样,抓不住,打不着,他们不是人啊!”即使这个士兵身经百战,也从未见过如此战法,只能用鬼怪来解释了。

李续宾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就200人,把经营几个月的几千团练一夜之间团灭,多年身经百战的湘军精锐1000将士竟然也不堪一击,前面可以说是董恶脓包,曾国华可是成名已久的悍将啊!这是什么妖怪啊?”

李续宜辅助差点摔倒的李续宾说道:“目前最紧要的是搞到粮食,派船去向胡帅要粮吧!”

“我怎么向曾大帅交代啊!”李续宾啪啪打自己的脸。

“乱世战场,生死难料,我相信曾大帅会理解的,当务之急是守住半壁山啊!”李续宜语重心长地说道。

这时的情况已经容不得李续宾悲伤了,正前方,韦俊大军就要压过来,背后那支神秘的力量也不可小视,不仅腹背受敌,粮食也就勉强够3天。水军虽然离的近,那是鄂军,因为抢战果,鄂军将领与他关系并不好,他只能派船向胡林翼要粮了。他抓住那个小兵问道:“他们现在有多少人?”

“他们像是会撒豆成兵一样,兵越来越多,现在有好几千人了,”小兵越说越夸张,他是被吓坏了,超出了他的理解。阿强他们能快速召那么多兵,全靠湘军和湘军扶持的团练烧杀抢掠,把当地老百姓害苦了,引起了众怒。

这可把李续宾吓够呛!他派出船去要粮的同时,分1000人防着背后。这时石尊正指挥数十艘战舰逼近半壁山与田家镇,谭绍光指挥的万人大军也只靠近田家镇千余米,如乌云般遮天蔽日,150门新式大炮的炮火,顷刻间覆盖田家镇与半壁山。湘军的英式大炮威力射程准度技术全面落后,被打的抬不起头。

就在这时,他看到背后来了4艘大船越靠越近,顿时惊出一身冷汗,还好曾国华派了骑兵先行到达。小兵跪拜地上报告:“曾将军派小人先行报告!”

李续宾摸不着头脑,一时反应不过来:“那4艘船是咱们的?”

“是的,大帅,长毛贼主将居然是左宗棠大人的学生,被曾将军策反,愿意投靠朝廷。”小兵喜极而立。

李续宾觉得事有蹊跷,不敢相信。直到见到曾国华,曾国华见李续宾疑虑:“他不仅给了4船粮食,原本搬到寨子上的洋大炮也还给咱们了。这李强原是左公最得意的学生,左公曾说过才能不在他之下。是年轻版的他。曾非常可惜他不见了,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

“怪不得!输的不冤啊!也只有左公用兵出神入化,看来他是得到左公真传了。只怕他心不在我们这儿啊!人心险恶,不得不防啊!”李续宾还是觉得事情不简单。

“这场赢了,你可得借钱给我啊!”曾国华想起那30万两,心如刀绞。

“老弟何故如此缺钱,”李续宾很是疑惑。

曾国华把他承诺给李强他们官位,李强他们怕他说了不算数,就签下借据的事说与李续宾说。李续宾想了想说道:“他们是被长毛贼蒙骗次数多了,情有可原,人家虽然很年轻,可看的很通透,费尽心力不就是图个荣华富贵。”

曾国华见李续宾戒心放下很多,继续说道:“现在咱们正是缺人之际,把他们招来助阵吧!”

李续宾想了想挥挥手:“你先休息一下,这事儿容后再议!”他还是不能下定决心。

谭晓光的万人大军,在优势火力支持深入田家镇,双方展开惨烈的巷战,湘军被打得节节败退,李续宜带着湘军苦苦支撑。

曾国华眼看田家镇不保,再次向李续宾建议:“主帅,让李强过来吧!”

“让他来吧!”李续宾咬着牙同意了,横竖都是死,死马当活马医吧!

阿强留下500女兵和新招募的100男兵,带领3000兵马乘船抵达半壁山。这时李续宜已经战死,田家镇丢了,半壁山的湘军也就2000多人了。但半壁山的炮火,让田家镇的太平军停止进攻,想要拿下半壁山,势要付出惨重代价。

阿强到来后,曾国华热情地把阿强的队伍,增援到各个位置,才领阿强与阿水去主帅大帐见李续宾。因刚刚失去弟弟,端坐案后的李续宾强忍着泪水,见阿强进来,想要起身去扶这个少年天才:“咱湖南就是出......”

李续宾还没说完话,阿强握着刀鞘的左手猛地往前用力,飞出的唐刀被阿强右手接住,一刀斩下了他的头,这些一系列动作几乎在瞬间完成。李续宾看起来文质彬彬,为了荣华富贵,任由部下图戳百姓,道貌岸然的样子比那些恶霸更可恶。几乎就在同时阿水拔出2把左轮手枪,一枪击中曾国华中过弹的伤口。曾国华还没反应过来就摔倒地上,彻底傻眼,完全无法相信眼前的事实。李续宾的卫兵听到枪声跑进大帐,被双手持枪的阿水一枪一个。

阿强走出大帐,拿到卫兵给他的喇叭:“李续宾已被我李强斩杀,为天王陛下而战,为天下苍生而战!”

0

第八章:血战到底中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