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历史的指针>第六章 天要变了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章 天要变了

小说:历史的指针 作者:书间一文虻 更新时间:2021/3/14 15:45:31

犬吠水声中,桃花带露浓。

树深时见鹿,溪午不闻钟。

野竹分青霭,飞泉挂碧峰。

无人知所去,愁依两三松。

桃花鲜艳,野竹青翠,泉水淙淙,犬吠声声……这首脍炙人口的诗,是少年李白游龙安大匡山时,访道士高人不遇而所写。

诗人以清新明丽的笔调,展示了一幅龙安恬静幽丽的山水画卷,钱塘人氏高先生慕名而至。

高先生满腹经纶,无心功名。

他笑言名利场难容伶俐,生死路上正要糊涂,他既不伶俐也不算糊涂,正好携小女寻山问水。

因名山上水如药,可轻身爽神。

这次高先生来到龙安小住,他神交彭明章很久,顺道前去拜访,二人一见如故。

韩夫人送上瓜果茶水,和一碟花生米。碟中花生米颗粒饱满,红衣犹在,颗颗酥脆,嚼后留香,宜茶宜酒宜羹味。

高先生的小女高澎,年方三岁,对那花生米大感兴趣,吃了一粒又一粒。

韩夫人怕小姑娘吃坏肚子,就叫小高澎跟她走,她带她去金汁街玩。小姑娘不怯生,喜气洋洋随韩夫人去了。

金汁街地处闹市中心,街北的湖广会馆门前小食摊云集,油茶、馓子、芙蓉糕、莜面、汤包、蒸饺、干丝、餚肉和各种烧腊食品,应有尽有,终日顾客不绝,会期更甚。街南福聚轩,以风肉、风鸡、云片肉和金银镶肝驰名。

小高澎开心极了,不是因为手里夹着用芝麻、酱油、红油辣椒拌和莴笋丝和兔肉丝的小锅盔,而是会馆门前的木偶戏和街边的猴戏,让她目不暇接,手舞足蹈。

木偶戏分大小,大木偶宛如真人,表情丰富,动作灵活,依剧情可穿衣、点火、喝茶、叩首、舞刀,有时幼童扮演的“人偶”同台演出,亦真亦假,真假不分。

小木偶俗称布袋戏,以戏箱装幛做舞台,床单做帷幕,一人包干,手脚并用,吹打弹唱,掌上木偶生动灵活。真是“一人一戏班,十指百万兵”。

那边铜锣敲响,小猴登场绕行几周,时而翻筋斗,时而飞身骑羊奔跑,时而戴上面具舞刀弄棒。

耍猴者见人越聚越多,出场扳起指头,让大家跟他一个一个地数好多遍,都只有九个指拇儿。

小**也装横作样扳指头,然后拉起主人的手,大家一看,人家双手完完整整,十个指拇儿,一个不缺。

趁大伙哈哈笑,小猴主人卖起跌打损伤药膏来。这时几个唱莲花落的乞丐,蹭闹热过来卖艺。

他们身上无衣,也无板鼓乐器,赤膊上阵,以巴掌击打周身上下,配合节奏演唱,虽手酸肉疼,声嘶气喘,赏钱未到,不敢停歇。

韩夫人正准备掏钱施舍,小高澎已把手里的兔丝锅盔放到一个小乞者手里,又用小手掏出身上衣兜里唯一一枚铜板送出去。

韩夫人说:“我的小乖乖,瞧你年龄虽小,菩萨心肠蛮大。”

小高澎说:“我爹爹大菩萨。”

韩夫人笑问:“你爹爹咋成大菩萨了?”

小高澎说:“我爹爹想让天下人有饭吃。”

高先生和彭明章在家相谈甚欢,但二人对人情物理见解不一。

彭明章略观大概,不求甚解,行旷达之路。

高先生则钩沉索隐,精益求精,走纯粹之道。

妙在二人对话辨事,有星月交互之辉,让人顿觉妙义环生,白地光明。

韩夫人后来说,听彭、高之辩,犹如读一篇轩快之文,宛见山青水白;听几句透彻之语,如看岳立川行。

高先生对彭明章怀才不遇颇为感慨:“朝廷有大臣叹大清面临的是‘三千年未有之变局,三千年未有之强敌。’我深有同感。

但造成目前这样的局面,是清廷不能重用真正的有识之士,才俊本不多,而在权贵眼里形同影子。

与其说是俊杰之士个人的悲哀,不如说是这个国家腐朽的悲哀。”

彭明章说:“个人悲哀事小,国家悲哀事大。我曾在日本听到这样一个笑话:

李中堂忍辱定约马关,一天日相伊藤在宴席间,对李中堂说,我有一联中堂能对否?李中堂点头。

伊滕说上联:内无相,外无将,不得己玉帛相将。李中堂仓促无以应,惟愤愧而已。

翌日乃驰书报伊藤,下联对曰:天难量,地难量,这才是帝王度量。

日本人笑中国人拳头不硬,惟逞口舌之能的精神胜利法,可算天下第一。

这笑话让我们留学生,一度抬不起头啊。”

高先生说:“我们生活的国度迟暮不堪,魏源先生受林文忠公嘱托编成《海国图志》,对列强国情作了详细介绍。

特别是制造轮船火炮之术、练兵养兵之法,提出师夷长技以制夷。

然而此书在我国很少人能看到,更谈不上影响。

但传到日本后,短短几年就再版二十几次,阅读人数以千百万计。

日人今日讥我之势,当日已见苗头。”

彭明章说:“别国与世俱进,清廷固步自封,高下立判。

鸦片之战,广州守将奕山战败,却在奏折中虚报战事大捷,离奇有如神话。

他说当观音山火药库中弹起火时,忽见一位白衣女神,展袖扑火,倾刻熄灭之,英军炮火猛攻之时,天忽降倾盆大雨,浇哑英军大炮。

这种自欺欺人,简直到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地步。”

高先生摇头说:“随后清廷換将,新的参赞大臣杨芳更让人匪夷所思。

他看到英军开炮,几乎炮炮皆准,认为其中必有邪术,竟想出一条以邪破邪妙计。

他遍收民间马桶和妇女用的秽带,载于竹排之上,用来抵抗英军进攻,当然结果更惨。”

彭明章说:“怪不得当时也有一位高先生写诗嘲讽:粪桶尚言施妙计,秽声传遍粵中城。”

高先生笑道:“那位高先生正是家父,曾作过林文忠公府上幕僚。”

彭明章说:“失敬,失敬!林文忠公为国殚精竭虑,沉浮宦海,身不由已,饱经忧患,却无法施展平生抱负。”

高先生说:“林大人曾说烟如不禁,则将来无可筹之饷,亦且无可用之兵。

但后来也有人说,若无林大人‘人即正法,船货归官’的铁腕禁烟政策,则中英之战也许就不会爆发。

贤弟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的?”

彭明章说:“反对林公的人是鸵鸟,鸵鸟埋头沙滩,狮子就不会吃它?他们没深刻认识到英国人的贪婪而已。

那是一帮鸡从门前过,也要让它下了鸡再走的家伙。

林公禁烟只是英国人发动战争的借口,换了林公,战争照样发生。

强盗干事,从来不差借口,英人后来劫掠圆明园手软了吗?”

高先生说:“弟言正解,满清闭关锁国,国家言行僵化,不思进取。

鸦片战争前,许多国人认为洋人吃的是牛羊肉磨成的粉,食之不化,洋人离开中国的茶叶、大黄就会大便不通而死。

连林大人刚到广州时,据此断定英人不敢轻易开战,否则只要禁运茶叶和大黄,英人就会大便干燥,不战而降。”

彭明章惊讶道:“还有此事?明如林大人,也会犯如此低级错误?”

高先生说:“不光林大人如此,连当时的皇上派人审问英俘,问的是该国地方周围几许、英吉利到回疆有无旱路可通、与俄罗斯是否接壤等缺乏常识的问题。”

彭明章叹了口气说:“清廷锁国的同时,也锁住国人的眼光,我能体会到林公当年行事的艰难,他不光要面对英人的坚船利炮,还得面对国人的愚昧无知。”

高先生说:“林大人着实不易,他作为钦差大臣到广州禁烟,英国领事备西餐示好,林大人不卑不亢赴宴餐叙。

侍者送上一道冰激凌,林大人以前没见过,他见冰激凌冒着气,以为很烫,便张嘴吹了吹才放进口中。

英人大笑讥他是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认为很好对付。

林大人不露声色,次日备宴回请,几道凉菜过后,他让上一道竽泥,殷勤劝客。

芋泥颜色灰暗,不冒热气,乍看像道凉菜,实则烫舌。

英领事一行客人,视芋泥为中国冰激凌,纷纷用勺舀起来就吃,满嘴粘着,烫得唔唔直叫。”

彭明章说:“人讥我在前,我辱人在后,林公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行事痛快。

鸦片战争失败,总的来说是器不如人,当年英国冶炼技术就很高,铸炮釆用铁模等工艺,并用镗床对炮膛铣削加工更光洁;

清军火炮不但冶炼技术落后,而且还沿用泥模工艺,铸件毛糙,气孔气泡多,炮身裂口大多可储水一碗,火药不敢足额填充,因炮身受不了这么大的劲头。

林公即使用尽其谋,成效也不会多大。”

高先生说:“湘军悍将胡林翼,也是这么认为的。

他**太平天国去安庆,在长江水道中遇一艘英人火轮。

火轮逆流而上,飞快超越湘军水师,激起的波浪将一条船掀翻。

胡登时昏厥,醒来后第一句话是‘天要变了’。”

彭明章说:“多么痛心的预言。”

高先生意味深长地说:“他的预言即将成真,天是该变了。”

3

第六章 天要变了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