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红途>第八章 立功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八章 立功

小说:红途 作者:银月光华 更新时间:2021/3/27 15:07:58

郑红没想到自己去宣传红军政策,搂草打兔子,顺手捞上一个大功劳。

红军很重视荣誉,但是刚刚加入红军的她还不太清楚荣誉的重要性,只是习惯性的摆手说,“不要不要。”

说着还退缩着要跑。

郑丽珍虽然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也明白了几分,一把拉住郑红说:“好啊,立了功也不向连长汇报,是不是该罚。”

郑红还真有点怕了,连连摇头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首长们笑得更厉害了。

“她做了什么事?”郑丽珍向首长们询问。

一位大胡子首长握着一支大烟斗,吐了一口烟雾,笑着说道:“她呀,捉住了敌人的伪县长,就是这家伙下令枪杀红军代表的,我们要血债血偿!”

“原来是他!”郑丽珍据紧拳头,愤怒、仇恨一股脑的涌上心头。

有人见状,连忙上来劝解:“你别动气,要是坏了胎气,怕方团长会找我们算账的。”

这样的劝又引来一阵笑,气氛轻松了许多。

郑丽珍依旧很激动,说道:“他才不敢呢。”

“我们明天开公审大会,同时表彰郑红同志的英勇行为,你们特务连回去准备准备,一定要布置得漂漂亮亮的,让群众受一次教育。”

“是,保证完成任务。”郑丽珍敬了个军礼,带着郑红离开了。

路上,郑丽珍让郑红复述了一遍事情经过,听着郑红没心没肺的讲述,她惊讶的张大了嘴。

“你也太大胆了,这样的事也敢做,你忘了叶兰了吗?”

郑红扭捏着说:“没事儿,我和他们隔着距离呢,我跑得快。”

“跑得快跑得过枪吗?”

郑红还是受了训斥,不过她并不难过,因为郑连长答应,找时间教她用枪。

从郑红参加红军开始,郑丽珍就发现这丫头胆子极大,比一些入伍好几年的老战士胆子还大,叶兰遇袭的时候,她敢拿着石头和敌人搏斗,遇到伪县长一伙儿,她不仅没有跑,反而机智的把敌人诓骗了。

“有空教教她文化课,郑红是个好苗子。”

郑丽珍把自己的意愿转告给了绍雨玲。

绍雨玲也用异样的眼光看着郑红,哪里像个十五岁的女娃子?简直就像一头小豹子,随时准备扑向猎物。

绍雨玲虽然偶尔会有些大小姐气,但是她干起工作来不含糊,当晚就开始教郑红识字。

十五岁的青春年纪正是大好时光,学习记忆也很快,一到十个数字马上学会了,而她学的第一个汉字就是党。

“我们党就是为劳苦大众解放事业而奋斗的党,红军就是党领导下的革命队伍,我们做什么都要想着老百姓。”

郑红很好奇,地听着绍雨玲讲述党的历史,她知道得很多,知道清王朝的**,知道地方军阀残忍,知道国统区的苛捐杂税,她知道那些上层人做着怎样的享受,也知道底层人过得什么日子。

“我们存在的意义就是要打破一个阶级对另一个阶级的压迫。”

绍雨玲说这些的时候,极为有感染力,她望着窗外,目光中满是憧憬地说:“我期待那一天,期待砸碎这个旧社会的那一天!”

“我也期待!”一个小战士跳起来说。

“还有我!”另一个附和着。

越来越多的女战士表态,愿意一起为那一天的到来而奋斗。

郑红被感染了,她第一次感觉到国家这个词竟然有这么重的份量,原来自己也是这个国家中的一员,是“匹夫”,是“有责”的。

“我也要奋斗!”郑红高举拳头。

特务连做敌工宣传轻车熟路,一张公审台子很快搭好,当然是在男兵的协助下,那些粗大的木头按照女兵的力量搬弄起来可很费力的。

“谢谢啊。”郑丽珍对着一个红军连长说。

“不客气,方团长托负我们照顾你们,再说这是应该做的。”那位红军连长不太习惯和女兵们相处,脸一直红红的。

“他们男兵怎么一说话就怪怪的?”郑红很奇怪,为什么大多数男兵和女兵说话会脸红。

“他们男兵就那样儿,你可别乱接男兵的茬儿,不然一不小心把自己嫁出去了也说不定。”说这话的女战士名叫艾巧儿,是一个很爱说话的女战士,生性灵巧,做起活儿来也细致。

“艾巧儿啊,你在说什么呢?我可是穿着嫁妆参加的队伍,哪有人还能再要我?”

男婚女嫁这种思想在郑红脑海里已经根深蒂固了,一时半会儿还扭转不过来弯儿。

“哎呀,指导员白给你讲课了,妇女要解放,你这种思想可不行。”艾巧说。

郑红连忙摇摇脑袋,试图甩去羞红的脸。

“好啦,我的小英雄,这根武装带是连长命我给你的,你扎上试试。”

艾巧儿递过来一根武装带。

郑红一眼认出,这是杀害叶兰那个白军身上的,她的表情突然凝住了。

艾巧儿看出了什么,劝道:“人死不能复生,这只是一根武装带,你戴着它和白匪军带着它意义不同的。”

郑红已经知道了革命就要有牺牲的道理,刚刚只是情感上习惯而然,抿着嘴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我知道。”

系上了武装带,整个人看起来威风多了,有那么一股子英姿飒爽的味道。

“嗯,像个女英雄。”艾巧绕着她转了两圈,没挑出什么毛病,赞叹道。

郑红抚摸着系在腰间的武装带说:“我戴上它就想起叶兰,就想到她是怎么死的,就会想起我们的敌人是谁。”

公审台上到处是红旗,一队瑟瑟发抖的人被红军战士押上台子。

下面是黑压压一片的群众,外围是红军战士控制着场面。

第一个被押上台的就是试图诱骗郑红进屋的伪县长,他整个人看上去像老了七八十岁,口中不停的念叨着。

“误我,你们误我……”

旁边有一位穿黑衣的中年人垂头丧气地说:“丢城失地,上面也会处理你。”

伪县长有气无力的摇晃着脑袋说:“最多丢官罢职,何至于与红军结上血仇啊……”

“唉。”一旁的人也哑然。

“现在说什么也晚喽……”

这几乎是人们能听到伪县长说的最后一句话,此时的公审现场人声鼎沸。

一伙衣衫褴褛地人跳着脚指着台上喊:“就是他们抓的我,县城监狱里关的犯人就没有一个不冤枉的。”

那些是从县城监狱里放出来的犯人,红军重新审理后发现他们所谓的犯罪不是被劣绅逼债还不起,就是得罪了县里某位大人物,还有一位是金铺老板,就因为县长警察局局长的老娘说金铺老板卖的金子不足金,结果就被抓起来了,没收了金店的货物不说,还要家里拿三百块大洋赎人。

金铺老板也是小本买卖,哪里拿得出这样的巨款,只得关在暗无天日的牢记里。

这些人被放出来时喜极而泣,他们也是最积极揭发伪官员与劣绅恶行的人。

县里的警察、民团这些本应是作威作福的人如今被押在台上,他们的恶行又岂止限于和红军的血仇呢?

自古就有两国交兵不斩来使的不成文规定,虽然这不是两国,但也是两股势力,红军出于人道决定谈判,而以伪县长为首的反动劣绅居然残忍地杀害了谈判代表,若非如此,这一仗又焉能打起来?

连滇军都不敢与红军正面交锋,这些土地主武装哪儿来的胆子?

“平时作威作福惯了,真以为他们是说一不二的太上皇了。”

听着台上的控诉,郑丽珍愤恨地说。

绍雨玲望着台上吓瘫的劣绅们喃喃道:“这些人夜郎自大,一叶障目,戳破了就是一只纸老虎。”

“这一次顺利抓到元凶,咱们的小红可立了功的,一会儿上去领一枚大勋章。”

郑丽珍看着郑红,把她搞得直不好意思,心底却也是甜丝丝的,大家都在夸自己呢,原来立功是这样的好,今后一定争取再立新功。

1

第八章 立功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