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唐哼囔传奇>第五回大孔街误伤人命 公堂上辩明是非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回大孔街误伤人命 公堂上辩明是非

小说:唐哼囔传奇 作者:易室居者 更新时间:2021/5/31 11:06:02

唐哼囔传奇连载

第五回大孔街误伤人命 公堂上辩明是非

唐哼囔经过一天一晚的赶路,他回到家里。

唐陈氏见儿子回来了,急忙生火做饭。哼囔双手拍打了身上的尘土,洗脸洗手。不一会儿,饭做好了,端了上来哼囔吃着,看着哼囔饥不择食的样子,唐陈氏问起了出外之事。哼囔边吃边向娘叙说了北行经过。

唐陈氏听了儿子的话说道:“如今这世事,人情淡薄呀!你能平平安安地回来就好,免得在外让娘挂牵。”听了母亲的话,哼囔联想到北行之事,亲情尚且如此,何况外人,在外面混的确不容易。他就把自己的打算给娘说了,打算和娘亲守在家里,养着几头牛,守着祖传的几十亩土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做个顺民百姓,过个安安宁宁的日子。

几天以后,唐陈氏对儿子说了原先从土匪窝里赎他,虽然卖了地,但是钱还是不够,为了救急凑够钱,托人借贷了邻村人高岱明三十块大洋。并说了高岱明几次要钱的经过。

原先她想的是无论如何先把人赎回来再说,然后自己给人织布纺线,儿子给人做短工,挣一些零钱,再省吃俭用,忙罢收成好一点,到时候还清账目没有问题。

人算不如天算,谁知道当年遇到干旱,收成不好,打的粮食只够吃。忙罢以后,高岱明来到家里收账,唐陈氏沏茶招呼他。

高岱明接过茶杯,呷了一口,慢悠悠地说:“唐十一家,忙罢了,我是来看你把那点钱准备好了没有。”

唐陈氏听了,对高岱明说:“高掌柜,你也看到了,今年收成不咋样,你的钱暂时还不了,缓一下,这钱到秋后再还吧。”

高岱明听了,放下茶杯说:“本钱还不了,利息总该清了。”

唐陈氏说:“清了利息,我就没有本钱往地里投资了。”

高岱明本是放钱收利的人,靠利钱过活,卖饭的还怕你吃八碗,巴不得还不起,这样则能利滚利,于是说:“唐十一家的,收成不好,这是事实,现在还不起,那你说怎么办?”

唐陈氏说:“连本带利都算上本,再贷上。到了秋季本利一起归还。”高岱明听了,筹思了一会儿,点了一下头,同意了。于是另立了字据。

秋季又遇到了虫害,又没有打下粮食。高岱明又来收账,唐陈氏没办法,让再缓一季,还是按原先办法,利滚利。

下一年,庄稼又歉收了,还不如去年,还是还不起。结果连本带利越滚越多,唐陈氏母子一时无法还清。

高岱明来了几次,一看唐陈氏说的实情,实在没办法,自己一个大男人,怎么能逼一个妇道人家呢?也就只能等待了。打听说哼囔回来了,他又来要。他来到大孔寨巷子头起,碰到一位年纪大的人问道:“老人家,你见唐喜成没有?”

老人说:“扛个锄,出东门锄地去了。”

“他家的地在那儿?”

“出东门顺着路走两畛地就到了”高岱明听了。朝东门走去,离远看见哼囔在地里锄草。

高岱明走到哼囔跟前,招呼问:“唐喜成,你回来了?”

哼囔停下说:“嗯,才回来几天。”

“这次可挣下钱了。”

哼囔说:“实不相瞒,我没有挣下,还是还不了。”

“还不了,那你什么时候能还了。”高岱明反问一句。

“实在没法子。”哼囔无奈地说。

“没办法,牛年还是马年还,我看你这是存心想赖账?”

“我又没有说不还,我也不想背你这高利贷。”

听了“高利贷”三个字,高岱明最忌讳人说自己这几个字,思忖着哼囔是揭自己的疮疤,明摆着说自己心重手狠,于是说:“唐喜成,不还钱你还有理了。”

二人你一句,我一句,越吵越凶,谁也不让谁。高岱明气急了,走到哼囔跟前,夺过了哼囔手中的锄头,用锄把打哼囔的,哼囔自知没有还钱,感到理缺,只是用手护身挡锄,任高岱明打了几下。本想他打几下,出出气,就没事了,谁知高岱明一看唐哼囔没有反抗,认为哼囔害怕自己,把多次跑路的怨气撒在哼囔身上,越发狠了,不停的轮打,哼囔被打害怕了,抬脚往回跑。

高岱明提着锄头在后边撵,一直撵到巷子里,二人在巷子又吵了起来,引得一巷子人来看热闹。高岱明得理不饶人,在巷子里当着街邻的面,谩骂了起来,寡妇长,寡妇短,脏话骂了一大滩。

唐陈氏在家里打扫,出门倒垃圾,抬头一看,街上围了一堆人,想看一下发生了什么事,来到人群跟前,一听是高岱明骂自己,脏话连连,她拨开众人,走上前去,对口无遮拦的高岱明说:“高岱明,你住嘴,欠你钱,还你就是,你怎么说话这样难听,还嚼虐人。”

高岱明一见唐陈氏出面说话,越发骂开了:“没有见过你这号婆娘,欠钱不还,还有理了。你若还不起,我提个条件,当作众人的面,你答应了,我也就不急着要了。”

“你说,什么条件?”唐陈氏说。

“让我在你炕上睡上一晚。”说罢,狡點的笑了。

唐陈氏何等贞洁之人,听了此话,气不打一处来,对高岱明说:“高岱明,你这个下三滥,你有胆再说一遍,看我不打烂你的嘴。”

高岱明听了道:“你骂我下三滥,看我怎样收拾你。”拿着锄把,向唐陈氏轮来,哼囔看见了,急忙用身体护住了母亲,由于高岱明用劲过大,锄把打在哼囔脊背上,把锄头轮掉了,锄头落在了哼囔脚跟前。高岱明拿着锄把又打哼囔,唐陈氏担心儿子被打伤,急忙对儿子喊:“快拾锄头。”听了母亲的话,哼囔腰一弯,拾起锄头。

唐陈氏对拿着锄头的哼囔道:“把怂打。”

听了母亲的话,哼囔手握锄头,准备抵挡高岱明的锄把,高岱明抡起的锄把又下来了,哼囔再也忍不住了,怒从心头起,胆从腑中生,左手一扬,豁过了锄把,右手握着的锄头,朝高岱明身上砸去,谁知高岱明用力过猛,身子不由自主地向前一倾斜,头部碰到唐哼囔举起的锄头上,不偏不妙碰着高岱明的太阳穴上,高岱明立时倒下了,头上冒出来一股鲜血。只见倒在地上的高岱明鼻孔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不一会儿就没了命。

围观的人一看,失了人命,胆小的、怕事的,害怕受到牵连,脚底抹油溜了,唐陈氏看了倒毙的高岱明,并没有惊慌,而是让儿子停在那里,让人叫保长去了。保长听到消息,立即赶来了。唐陈氏对简单叙述了事情经过。让保长把儿子绑了。保长看着站在人前的哼囔,叫两个保丁把哼囔绑了,送到县上,说是投案自首。

儿子打死了人,唐陈氏又找到经常为人调解纠纷的好事人闲管事,商量处理问题的办法。闲管事根据实际情况进行分析,事情根子是借钱未还引起,但是当众侮辱人母,人子行孝,失手误伤了人命,根据过去做法,村邻众人联名担保可以减轻刑罚,于是就写了村民联名保单,让唐陈氏拿着保单到各家各户填写保单,由于唐陈氏在村院中,人缘好,左邻右舍都愿意帮忙担保,签完保单以后,唐陈氏拿着见了闲管事,看着保单,闲管事对唐陈氏说:“到时候你在公堂上出示联名保单书,可以从轻判决。”并且交代了办法。

县长监管司法,公开审理了此案,开庭那天,原告高岱明家里,被告唐玉珊及母亲唐陈氏,村民若干人来到法庭,原告陈述了理由,要求杀人偿命,要县长为自己作主。轮到被告陈述,唐陈氏在公堂上陈述辩护词:“关于我儿子唐玉珊打死高岱明之事,我陈述于下,唐玉珊与高岱明为还贷款一事吵架,进而搏斗,高岱明用锄头打唐玉珊,唐玉珊生命受到威胁,是我喊唐玉珊拾起锄头,让他自卫还击,唐玉珊失手打死了高岱明。我如果不发话,我儿子不会拾锄头,也就没有打死人这回事,古来说,不怕杀人的,就怕递刀的,是我唆使儿子打死了人,我是杀人主谋,处罚应该处罚我,我愿承责任担负罪名,详细过程,有大孔寨万民书作证。”说罢,从身上衣袋掏出万民书,捧在手中,县长让差人接了,递到他手中,县长捧着万民书,仔细阅读起来:

联名请愿书

大孔寨广大村民:

大孔寨巷子发生一起误伤杀人案,死者高岱明在巷子与唐玉珊因借贷问题发生纠纷,二人在街上吵架,唐玉珊母亲唐陈氏与之理,高岱明当众辱骂其母亲,脏话连连,不堪入耳,并且出锄打唐陈氏,唐玉珊是行孝之人,眼看母亲受人责打,作为人子,为维护母亲人身安全,与高岱明发生械斗,高岱明用锄头轮打唐玉珊,唐玉珊人身受到威胁,拾起高岱明所掉锄头,自卫还击,高岱明扑打玉珊,用力过猛头部撞在玉珊扬起的锄头上,当场死亡。

高岱明为人不检点,乡里多有怨言,私放钱款,谋取高利,唐家归还不起,引起械斗。

事后唐玉珊主动投案自首。

唐玉珊在乡里是个非常孝顺的汉子,在村里热心帮人,深受村民,亲朋好友厚爱,出此大事于情于理都属于无奈,现在全体村民联名请求政府能宽大处理,减轻他的罪行是玉珊能在床前尽孝。

大孔寨村民:唐大军屈三牛唐二虎唐玉南程万红唐天能唐牛山唐兔娃填字画押。几十名村民填字画押名单略

中华民国x年x月x日

县长看了万人保单,一看那么多人填字画押担保,动了恻隐之心,对高岱明家属进行劝说:“各位高家亲友,反正人已经死了,人死不能复生,总不能打死回回要回回,法律规定打了不罚,罚了不打,如果用法律手段处置了唐玉珊,你们就得不到赔偿,如果罚款,赔偿了你们,可以得到一笔钱,置买棺椁衣服,把人抬埋了,还可以得到些补偿,你们考虑怎么办。”家属听了,在一起反反复复进行商量,最终同意了县长的调解,接受了处理意见,然后提出了具体数目。县长与唐陈氏协商,唐陈氏同意了县长提出的调解意见。县长让**员当下写了调解协议书,双方同意填字画押。

唐陈氏回到家里,立即通过族人,协商卖地,当即卖了十几亩地,卖了几百大洋,按协议如数交给了县长,县长派人把钱给了高岱明家属。家属拿着钱,置买了棺椁衣服,抬埋了死者,还收到人命价与原先的借款,也就不再纠缠了,唐哼囔就免于刑事处分,释放回到家里,这事就算到头了。

从此母子俩安心过日子。

渭北人家,秋麦两料忙罢以后,借着农闲,赶着大车,跑运输,做生意。哼囔也闲不住,学别人,开始拴了个二套子车跑生意。在做生意的过程中,遇到一个车把式,此人有一手驾驭牲口、训练牲口的本领,再厉害的暴躁烈性骡子、马,到他手里,都服服帖帖。一天二人歇息在一个店里,晚上闲暇之余,谝闲传,哼囔就怀着虔诚的态度,向车把式请教驯服牲口的诀窍。车把式与哼囔一段时间的交往,知道了哼囔虚心好学,是一个不错的小伙子,就向哼囔说出了秘密,要是牲口服帖,就得练一手打鞭子的功夫,一鞭子下去,在牲口皮上开一个口子,鞭子打下去要准,牲口耳朵上有一个穴位,叫二门胎,只有鞭子打在二门胎上,牲口就会立即颤栗,有时会卧倒。听了车把式头的话,他决心练驯服牲口的活儿,专门买了上乘的鞭杆子,上乘的鞭绳子、最好的狗**鞘子,拴了个拿手鞭子,一有空就练习甩鞭子,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好长时间的练习,功夫练到家了,鞭子鞘子说打哪里就能打到哪里。

为了检验自己的手里鞭子的功夫,在后院里他经常练习的场子中间,放了几块砖,摞在一起,砖上摞了十个麻钱,他用鞭子打,只见他右手举起鞭子,照准麻钱,一鞭子下去,一个麻钱飞了下去,第二次鞭子下去,又一个麻钱掉了下去,一连十鞭子,十个麻钱一次次掉了下去。功夫到家了。随后又学习了双手撂倒牲口的窍门,骡子马,只要见了他的鞭子一响,就俯首帖耳,咋叫咋来,本事学到家了,他成了一位驾驭牲口的能手。

唐哼囔虽然没有人指点做生意,但做生意有心计,往北跑了几趟,看到北山里人不种棉花,穿衣被褥之类得从南边购买,他认为这个买卖可以做,起脚轻,利润大,能赚钱。他抓住这个生意特点,就把蒲城、富平、同州一带农家棉花土布收购下,赶个二套子大车拉倒北安贩卖。见利出售,有时卖现钱,有时换北山的药材,把药材之类又运到富平、渭南一带出售。他专做起这类脚轻的生意。一两年下来,赚了一笔可观的收入。

唐家的日子好起来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

3

第五回大孔街误伤人命 公堂上辩明是非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