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唐哼囔传奇>第六回 辫骡车喜迎淑女 设席面宴请亲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回 辫骡车喜迎淑女 设席面宴请亲朋

小说:唐哼囔传奇 作者:易室居者 更新时间:2021/6/1 11:09:17

唐哼囔传奇连载之六

第六回 辫骡车喜迎淑女 设席面宴请亲朋

哼囔出门跑生意,日子好起来了,转眼间到了婚娶年龄。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唐哼囔已经二十多岁了,唐陈氏为了早日撑起唐氏门面,就张罗着四处托人给儿子铺排着说媳妇。经一对红爷红娘穿针引线,说下了几十里外的张桥镇一位十七岁的党姓姑娘,双方家长经过谋人三番五次地来回作和,在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安排下,哼囔与党氏姑娘在红爷家悄悄见面了。人常说一见钟情,见面以后第一印象最重要,唐哼囔长得人高马大,一表人才的形象,一下子引起了党氏姑娘的好感,就羞羞答答地简短地回答了对方几句话,点头默许了,互赠了定亲的礼物,就算同意这门亲事。

过了几天,媒人引着党氏母女到大孔寨唐陈氏家,认了门,在屋里前前后后转了,看了一下,吃了订婚面,就算订了婚。唐陈氏按乡俗给了媳妇礼钱,然后又商定了聘礼数额,按照当时当地礼节说了六身衣服,三份财礼,回家时用红袱子裹着带了回去。

定了婚,两边大人都想着尽快给娃娃把事办了。

过了十来天,唐陈氏询问了懂得命理的先生,推算了良辰吉日,备办了礼品,用红纸开具了结婚日期,由媒人送往女方家里。女方家同意了所送日子。日子定下以后,唐陈氏母子忙着准备娶亲的大大小小的事情。

临近了的一天,陈氏把族长、相奉头请到家里,沏上好茶,递上卷烟,商量过事的具体事宜。唐陈氏看着抽烟喝茶的二人说:“请你们二位来,商量着给喜成办婚事。你们也知道我的家底,孤儿寡母,这几年遇事也多,花销也多,日子不太松泛,只是娃近年跑生意,才有点积蓄,我只想简简单单地把媳妇嫽到家了就行了,现在想听听你们的意见。”

族长问:“媳妇是那大的?”

唐陈氏说:“是张桥的。”

族长听了媳妇是远处的,思忖一会儿道:“十一家的,你听我说,我们大孔唐家,是有名的大户人家,族大人多,在方圆百十里是有名的,如今给娃嫽媳妇,是你家的事,也是我们唐氏族家的一件大事。过事嘛,就得像个过事的样子。事办的太简单,叫人低眼下看,留下小家子气的话,影响咱们整个唐家的声誉。”

唐陈氏听了道:“那您老说怎么办,我想听听您的。”

族长听了,吸了一口烟,停下说:“既然听我的,我就实话直说,十一不在了,我们把事过得要比别家还要好,在世人心目中留个好印象,以后唐家其他家给娃娃问媳妇就好问了。”唐陈氏点了点头。

族长接着说:“给娃嫽媳妇,这是全族的事,就得全族人来办,我想了,有高骡子大马的出牲口,有轿车的出轿车,有人的出人,这次不但要敲锣打鼓,还要有辫骡车,弄得体体面面,光光堂堂。若果办事的钱不够,我在族里招呼一下,大家可以帮衬一把。”

唐陈氏听了道:“谢谢您老的好意,嫽媳妇的钱我已经筹集够了,这方面就不要您老费心了,只是让您老看着把媳妇娶回来。”

族长说:“钱若够了,问题就解决一大半了,这就好了,具体办事有我们哩,就不用你操心了。”然后对相奉头说:“具体操作,由你安排,你看咋样。”

相奉头说:“这个没问题,就按你说的办,下去我具体安排。”

唐陈氏多日来悬着的一颗心放了下来。

结婚的日子到了,结婚前一天早晨,在相奉头安排下,相奉早早到来,打扫院落,整理物件。在邻居族人帮忙下,挂起先祖遗像。献上礼品,摆上食品,烧香叩头。

吃过午饭,哼囔与一位近门叔辈,提着贡品,来到坟茔前,在供桌上,摆上贡品,干果水果,点燃一炷香,插在坟头,把一叠冥钱放在贡桌前,烧着了,随着一串鞭的响声,哼囔行了叩拜礼,告慰先祖自己要结婚了,一切做毕,与叔辈回到家里。

第二天,帮忙的族人天不明牵着牲口,赶着车,来到哼囔家门前,哼囔与捉鸡娃在族人引导下,在神族像前,烧上一支香,叩头朝拜。

相奉头吆喝相奉们尽快地收拾起来,装扮好轿车以后,一个侄儿抱了红公鸡坐在轿车上,迎亲的车队与轿车准备停当。新娘的花轿在鞭炮声和唢呐声中出发了,哼囔骑着一匹大红马随着迎亲队伍出发了,一辆四套子骡子彩车走在前边,一辆车坐着敲锣打鼓的乐队。一辆车拉着有食摞,一个是饭食摞,一个是活食摞。饭食摞里放置花馍食饼之类,活食摞放着男方给女方的出嫁用品。轿车前是乐队的车子,轿后是迎亲的、拉嫁妆的车子。这些人个个精神焕发,劲头十足,领队的跑前跑后,有时指挥队列的整齐,有时趴在别人耳朵上交待着。嘱咐迎亲人员务必各司其职,各尽其责。好友兔娃手捧糖果准备打发沿途爱热闹的人们。

迎亲队伍到了岳丈家,被围了个水泄不通。领队赶紧安排给围观的人散红枣,发喜糖。围观的人接了枣、糖,边吃边找毛病、挑剔。只不过是红枣肉少、糖档次低呀,鞭炮不充足呀等等。

经过和和气气理论一番,发点糖枣混过这一关。

接着党家便设宴递烟端茶摆干果招待迎亲来人,按照当地的风俗习惯,村院中人开始耍女婿取乐,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端来一脸盆水,让新女婿洗脸,哼囔说免了吧,姑娘说:“一路辛苦,满脸灰尘,不洗怎么吃饭,这是下(哈)数,不洗就不能上桌子哩。”

哼囔只好伸手擦洗了,姑娘要端洗脸水钱,男伴郎玉南从腰里掏了十元纸币给了,姑娘嫌少不接,旁边一位四十来岁的婶子打圆场,对嚷囔说:“十元能把人打发下,这是打发要饭的还真是哄娃哩,亏得娃把你还叫姑父呢,再给娃掏些,又没有给别人。”

伴郎玉南又掏出二十元给了,姑娘才接了,端着脸盆离开了。

那边哼囔一位叔叔与捉鸡娃,在党氏一位族人引领下,到党氏祖先挂像前,点香、作揖、磕头进行祭奠祀先仪式,党家主事人站在堂前作了答谢。

哼囔则被招呼坐在饭桌上吃饺子,爱耍的人们七嘴八舌地调戏着新郎官。一个少妇借哼囔不防备,“唰”的一声,趁机将事先预备好的用油搅合的锅灰、墨汁抹到了哼囔的脸上。哼囔像只花脸猫在那里站在那里,围观者发出喝彩声,另一个少妇借哼囔不知所措的时候,伸出右手给哼囔又抹了一脸红。这时,另一位青年妇女端来洗脸盆水叫洗脸,又要了端洗脸水钱,伴郎迟迟不掏钱,几个妇女不答应,又耍笑一会,才给了。

那边新娘已经准备上轿了,党氏族人几个女的还巧要离娘钱,迎亲主事的又给一个红包包,几个人抽出一看,嫌少,又挣究一番,又给了二十,才算打发了。然后催着新娘上轿,新娘则穿红袍,戴凤冠并用绸子“盖头”盖在头上,由伴娘搀扶着走到轿车前,新娘父母给迎亲的长辈赐酒,送女儿出门,新娘在伴娘搀扶下上了轿。村院中爱热闹的在路上拴了几道红绳子,轿车轱辘下扣着几个碗。又是讲价钱,解绳子、拾碗,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才打发毕了。

在鼓乐鞭炮声中,轿车欢天喜地出发了,迎亲的、送女的一同出发。

新娘的一位哥哥骑着一匹枣红马,走在轿车前“压轿”。

迎亲队伍回来了。

骡马车进村了,车把式跳下车辕,挥着鞭子,吆喝着牲口,四匹枣红骡子头上拴着红缨子,脖子挂在铜串铃,拥子上插着小彩旗。六个锣鼓手手中的锣鼓敲得震天响。只见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个头不高,不胖不瘦,身穿异彩服,脚蹬皂雪鞋,打扮成孙**的样子,头戴八角黄帽子,从辕骡子身上一跃,跳到里边的首套梢骡子身上,手把首套骡子背,双腿一收,又跳到外套梢骡子身上,同样的动作,又跳到辕骡子身上,又一跃,跳到前边中骡子身上,又从骡子身上跳到首骡子背上,从首骡子背上跳到地上,双脚轻轻一点,又跃上骡子背上。

这样反反复复地来回跳跃着。在阳光的照耀下,身上的彩服一展一闪,在四头骡子的奔跑中,越外悦目。只见:

锣鼓擂,辫人跳。串铃响,骡子跑。

车轮转,尘土扬。阳光耀,彩旗飘。

人们把这种喜庆活动叫辫骡车,把跳骡子的人叫辫车人。在锣鼓喧天的热闹声中,骡子车到了哼囔家大门口。

此刻在一阵鞭炮声和鼓乐声中,由唐哼囔的伯父点燃一把谷草,绕轿三圈进行 “燎轿”。

唐陈氏在族人的拥簇下来到车前,手里端个盘子,盛着馍、枣、核桃、小铜钱等物,从中取出一把水果糖,抛向轿车的空中,又取出几个小馍,抛向空中,又取出一摞麻钱抛向空中,看热闹的人争先恐后的弯腰去拾水果糖,小馍,麻钱。拾到水果糖的糖纸一剥,嘴里一送,咀嚼起来,风趣的认为吃了捡来的喜糖从此再不牙痛。拾到小馍的怀里一揣,拾到麻钱的哈哈大笑。整个村院中看热闹的人们沉浸在欢欢喜喜的气氛之中。

唐陈氏拿着礼档走到轿车跟前,唤新媳妇下轿。一个扶女的下了车,对唐陈氏说要下轿礼档,唐陈氏给了三个红封封,新媳妇接了,还是扭捏地不下轿,在众人再三劝说下,才下轿。另一个扶女的随后也下了车,媳妇进大门口,帮忙的人和平辈、亲友在门口挡住,要手帕,糖果,扶新媳妇的给了礼档,玩耍一会儿才进大门。走到洞房门口,村院中人则再次玩耍新娘,挡住不让进房门,要喜糖,要手帕。唐陈氏拿着礼品给了耍热闹的,才让进房门,热闹一会儿,然后准备进行“拜花堂”。

其他看热闹的中老年妇女,这时则争先恐后地观看女方的嫁妆品。她们有的摸着箱子,翻着被褥,床单,对着镜子一照,议论着,品评着。

接着进行拜堂,一位司仪高喊:“拜天地!”夫妇拜了;“拜高堂!”夫妇拜了;“夫妻对拜!”夫妇拜了。又进行认亲,当然,双方父母又给新郎新娘发了红包。

拜堂完毕,相奉头吆喊客人入席吃汤水,来客则互让首位,尊年老者与社会地位较高者为首席——上杠子。桌子上摆九碟子,相奉招呼客人抄呀,人们才捉起筷子,边吃边谈。换菜为五点梅(五样菜),全鸭、荤鸡、带把肘子。吃席间唐陈氏向宾客敬酒,新婚夫妇向亲友敬酒,男方主要亲友接酒喝后向新媳妇发认亲礼品,女方亲友向新女婿发礼钱。

有好多个喜欢喝酒的,平时难得一聚,今儿个借着唐家的喜事,捡了个偏避桌子,自然就凑在一起。没有了长辈的约束,没有了媳妇的唠叨。他们尽情地喝,恣意地饮,轮流地打关,吆五喝六,喊七吼八,猜拳划令。有人监拳,有人倒酒。碰杯对盅,喝不净的,罚杯罚溅,倒杯滴一点,重喝重来。不会划拳的,伸着大小指头,来着大压小,伸着筷子,喊着老虎杠子。你输了,我赢了,你一杯,我一杯。好不热闹,一张桌子,几瓶下来,醉了几个,吐了几个,倒了几个,失去了体统,失去了礼节。无奈之下,各家的人,只好将自家的人拽到家里,扶到炕上,自行安歇。

岳丈一家新亲,吃饱了,喝足了,嘴一抹,下了席,收拾各自的行装,结伴来到唐陈氏面前把手告辞,打道回家。哼囔把岳丈一家送到村外十字路口,主要亲属又给新女婿送亲礼品,有掏钱的,有给衣料的,次一等的也给个手巾的,然后挥手告别,纷纷离去。

亲朋好友吃饱了,喝足了,席散了。相奉头招呼相奉们,送桌子,送板凳,解绳子,拆棚子,打扫撒在地上的肉骨头,菜渣子。

一切就绪,然后告辞离开了。

新婚夫妇接下来做什么,且听下回道来。

3

第六回 辫骡车喜迎淑女 设席面宴请亲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