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唐哼囔传奇>第八回 冯毅安纵兵扰民 乜旅长围剿除害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八回 冯毅安纵兵扰民 乜旅长围剿除害

小说:唐哼囔传奇 作者:易室居者 更新时间:2021/6/2 18:54:20

唐哼囔传奇连载8

第八回冯毅安纵兵扰民 乜旅长围剿除害

为了振兴唐家家业,唐哼囔除了务好庄稼以外,还继续跑做生意。

一天路过旌仕坊,正在打尖吃饭,忽然听到街上乱哄哄的,就出门看发生什么事情,听见有人喊:“土匪来了!土匪来了!”他问一位喊话的:“那里来了土匪。”那人说出了真相。

原来是一个叫冯毅安的部下带领十余兵士进入旌仕坊地界,与土匪张桂支勾结,进攻旌仕坊东门,商会张会长组织商户民丁奋力进行了抵抗。听了这话,哼囔也无心吃饭,掏出腰里的手枪,向东门走去,到了东门,会长说由于商民奋力抵抗,有四位守城民丁却被围城的匪兵射出的飞弹打死了,匪徒攻城未果,放弃进攻而退出,向北边去了。哼囔听了,估计匪兵向北要到大孔寨,担心家里母亲的安危,他把枪往腰里一别,告别会长,快紧回到客栈,收拾了一下,急忙向大孔寨走去。

原来清朝末年,民国初年,各地刀客、会党、土匪等纷纷跟随革命党人参加起义**,最终推翻了满清王朝,成立了民国。民国虽然成立,但各地军阀割据,杂牌军林立,而最终给各地老百姓制造了很大的灾难。那个时候,世事混乱,兵就是匪,匪也是兵,兵匪一家祸害百姓。今天土匪摇身一变,接受招安,就成了兵。明天兵做腻了,又干起了老本行,又成了匪。所以那个年代,亦正亦邪,又兵又匪的人物大有人在。

冯毅安就是这样一个人。

冯毅安又名一安,华阴县人。青年时,因勇猛**,名闻乡里。北洋军阀为患祸害地方的时候,冯毅安曾聚众数百人,举旗反对北洋军阀,北洋军阀认为冯毅安是土匪,派兵围剿,屡屡被他走脱。民国十三年冬,冯毅安率众加入国民革命军孙岳第三军的杨虎城部,担任三师九团二营营长。二虎守西安时,冯毅安随杨虎城坚守北郊红庙坡一带。历时八个月,激战数十次,杨虎城将军曾多次亲临他部阵地慰问。西安解围后,冯毅安升为国民革命军第十军二师二旅一团团长。

民国十六年(1927)夏,冯毅安奉命参加北伐战争,率先遣队,日夜兼程,东出潼关,与吴佩孚的北洋军交战于豫西与皖北。北伐结束后,冯毅安返回陕西,又收集了一批人马,组织起武装力量,与北洋军阀地主势力转战于关中一带。与此同时,他出资为本村创办了葱川小学,在南洛村创办了开民学校。民国十九年,杨虎城被蒋介石任命为陕西省**,率部从河南越潼关回陕,冯毅安积极策应,在潼关、华县截击了冯玉祥部队。

1930年7月,冯毅安又被冯玉祥部打败,带领500多人的队伍,败退到蒲城县荆姚镇,在这里盘踞月余,纵令部下拉票勒赎,闹得鸡犬不宁,百姓怨声载道。种麦期间,周围十余里的地方,百姓皆闭城门固守,不敢出城耕作,惧怕冯兵抢夺牲畜。

其时陕西在冯玉祥西北军的控制之下,由刘郁芬代理陕西省**。16日,乜(nie)庭宾旅长奉令率部入境追剿冯毅安。

冯毅安得知乜旅追剿的消息以后,连夜窜至三合后泉北刘堡,抢拉该村骡马,继续向北逃窜。途经石槽、侯家,翻沟北行至大孔寨地界。

哼囔回到家里,把冯兵扰民的情况告诉了母亲与村邻,大家听了,边作预防匪兵犯境的准备,边听冯兵犯境消息。

一天在村南老底地里赶牲口耕作的唐家父子两,看到沟东侯家一带尘土飞扬,知道队伍来了,父子两人立即收拾家具,一路小跑回到村里,边跑边喊:“土匪来了!土匪来了!”村里一时乱成一锅粥。人们纷纷埋藏金银细软、粮食,牵上大小牲口,出北门直奔高阳避祸去了。

听到乱嚷声,哼囔出门看动静,碰到左邻问怎么了,左邻说出事了,是有一大股土匪从南面快要进村了,领头的听说是冯毅安。

哼囔把听到的消息,回家给母亲说了,与母亲商量避难的去处,唐陈氏听了,对儿子说:“为了免遭祸害,还是随大家赶快往高阳一带躲一下。”母子二人随即收拾贵重东西,加入到避难的队伍之中,随众人一路逃到了高阳镇。

高阳乡公所得知乱兵将要北来的消息,立即召集民团团丁组织保境抵抗,为了增强防御力量,并把逃到高阳的大孔寨的精壮团丁也召集到乡公所,与高阳的团丁合在一起,分成两路,一路守在赵坡北边的胡同,一路在石川沟埋伏,狙击冯部的北上,防止乱兵窜入高阳原。大孔寨本属于高阳区管辖,大孔寨的团丁也常调到高阳执行公务,因此,这次唐哼囔也在被征集之列,被派到石川沟去了。

冯毅安率残部经过一天的奔波,晌午饭时来到了大孔寨,已经是人困马乏,疲惫不堪了。冯毅安带了十几个随从,来到西院的祠堂里,把司令部驻扎在这里。住好以后,冯毅安带人查看了一下大孔寨地形。命令士兵驻扎城内,四门皆安排人员把守。

冯毅安又根据大孔寨北面依山,地势较高的特点,命令一部分兵士在城北大涝池环涝池挖战壕,准备与追兵打一仗,并强迫北槐院未跑走的数十几位村民,帮忙挖壕沟。在挖战壕的过程中,村民刘丰科由于劳累过度,干活稍有些怠慢,竟然被一个冯兵一枪打死了,为的是杀鸡儆猴。其余村民一看,再也不敢怠慢了。

第二天,天麻糊糊亮,冯毅安命令先头部队向寨西北石川沟行进,谁知遇到了以逸待劳的高阳与大孔寨民团。唐哼囔由于十几岁就耍枪,枪法准,为人胆大敢作敢为,被任命为这一队的临时指挥,他带领团丁们埋伏在临时修筑的阵地上,他对团丁们说:“大家听着,这次土匪是经过战败的散兵,他们是亡命之徒,大家必须听从指挥,没有命令不许开枪,等他们靠近了再打,古书上说过,擒贼先擒王,打狼打头狼。看我先打指挥官,你们就开火,大家明白了吗?”大家齐声道:“明白了!”

匪军出现了,向阵地涌来,哼囔旁边一个小团丁想打,被哼囔制止了,“听我的。”匪军靠近了,只见哼囔瞄准冯部前部指挥官,喊一声“打”,一枪将其击毙,其余团丁一起开火。冯部士兵失去指挥,纷纷后退,冯毅安一看,北上之路受阻,想要强攻,又担心强攻必定造成更大伤亡,于是率领部下,丢下了几具尸体,灰溜溜地返回到了大孔寨。

撤回以后,冯毅安重新部署兵力,加固四门工事,准备死守大孔寨,抵抗乜旅的进攻。为了加强防守力量,腾出兵力,冯毅安还把南门用土堵死了。他们准备在这里住一晚,抵抗一阵,然后向北边的白水地界转移。

且说乜旅长率军一路尾追,17日午后,终于追到大孔寨。为了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他们绕道东北面二里地的赵坡村,斜插至涝池北边高地,居高临下,猛烈攻击,冯部被打得晕头转向,招架不住,纷纷撤入北门内。乜旅长派兵卸下东门外五龙宫大殿里的门板,接到一起作为梯子,从东北角登上城墙。入城以后,乜旅长指挥部下,分兵向北城门和东城门突击,突击队很快打开了这两个城门,迎接大部队进来。

冯部也是屡经战阵的队伍,有颇强的战斗力。他们破釜沉舟,拼命抵抗。两门虽然被打开,但乜旅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伤亡了两名团长、几十个士兵。乜旅长大怒,命令加强攻势,不给冯部**之机。同时以“缴械投诚,赦罪不诛”进行诱降。由于冯部所带弹药不足,抵抗渐渐不支,部下纷纷缴械投降。有数十个士兵仓惶之中逃至南门口,因城门已堵死而不能出去,被乜旅追兵赶到,一阵乱枪,剿杀于南门口。

冯毅安一看败局已定,率领几十名骑兵,端着冲锋枪,高声喊着,拼命奋力杀向西门,从西门冲了出去,向西南疾驰而去,途中被官兵、民团又击毙了多人,最后只率少数随从逃跑了。冯毅安一逃走,部下处于群龙无首的阵势,纷纷逃命,乜旅长命令部下奋力追杀。为了逃命,败兵也纷纷向住家户躲避,一个士兵带着枪逃到唐哼囔家里,钻到灶房的案底下。

乜旅将投降的、俘虏的、受伤的冯部士兵以及票民,驱赶到城东北和西南两处三面封闭的空场中,置十几挺机枪于空场门口,进行剿杀,随着机枪声的响声,大批的俘虏兵应声大片倒在地上。有矫捷的几个士兵,欲登城逃走,也被乜旅指挥兵士用步枪追上击毙。随后乜旅对已经倒地的士兵票民,不管死活每人补上一刀,使其毙命。

此次围剿战斗,击毙冯部五六百名,其中被拉票绑票的十几名票民,挟在俘虏中也被枪杀,死于非命。

战斗结束后,乜旅挨家挨户搜查躲藏的冯部士兵,有一名冯部士兵,无处可躲,居然溜到一个干窖里,第二天饿的不行了,大声喊叫“救人!”联保处来人缴了该兵的枪,随即把其枪毙了事。

在此兵灾之中,寨民也有数人被误伤。

西门口的一个老太婆,试探着从门底张望,刚一露头,乜兵一枪打过去,老太太立时倒在血泊之中,死于非命。

稍门套的唐士杰,躲藏在自家场里的窑里,一听枪声平息了就跑了出来,被乜兵发现了,从脖子后面砍了一刀,结果没有砍死,后来脖子上留下了半尺长的刀痕。

乜旅枪杀无故老百姓的暴行,与土匪一样,有过之而无不及。

北槐院唐根勤之父,让一名冯兵藏在自己家里的柴禾堆里,仗打完后亲自送其到南沟畔,让其翻沟逃跑了。

躲在哼囔家的逃兵听到枪杀俘虏的枪声,吓得爬在案底下,拉了一裤子。枪声停止了,还不敢出来,害怕被发现枪杀。

西村积绪婆救了一人,是冯部绑票的荆姚的农民,离开时千恩万谢。过春节的时候,这人提着糕点等礼品,亲自登门表达谢意,此后每年都来大孔寨给恩人拜年。

围剿战斗结束以后,乜旅走了,跑到高阳避难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陆陆续续回来了。哼囔与母亲回到家里,唐陈氏到灶房走去烧水,一开门发现了藏在灶房的逃兵,吓得“啊”一声,往后退去。哼囔听到母亲“啊”的声音,急忙过来,看到逃兵,一手抓住,一手伸掌要打,逃兵看到哼囔的样子,害怕极了,急忙跪了下来讨饶。

唐陈氏阻止了哼囔。下跪的逃兵对哼囔母子哀求说:“你们别打我,我把身上的贵重东西全给你们,你们饶了我吧。”说罢,又是作揖又是磕头。唐陈氏让他起来,叫他进了房子,问了他的情况,得知也是穷苦出身,产生了恻隐之心,让他隐蔽起来。

到了晚上,给了他一身衣服,让他换了,打发他走了。

被打死的这几百人的后事的掩埋处理,全部落在了大孔寨村民的身上。当时正值盛夏,天气炎热,必须很快把尸体埋完,不然尸体会很快腐烂,造成传染疾病。

哼囔也跟大伙一起加入到清理尸体的队伍之中,村民们用绳子拴住死人的脚脖子,牵着牛拉着尸体,抛到城外的塌窖里。

一趟一趟地拉,拉了几天时间,填满了所有的塌窖也未清理完尸体,只好把剩余的尸体挖深坑掩埋了。

其中有一个冯兵,跟冯毅安冲出西门,跑了一里来路,被追兵打死了,三天以后被发现了,一条大腿被野狗啃掉了,两个村民看着寒碜,就把他拉到一个埝底下的水冲的渠里,盖了些土,就算埋葬了。几天以后,村里人到那个埝下一看,那个士兵的尸体已经被野兽刨出来吃了,吃得只剩下骨头架子了。几个村民看着太寒碜,不忍心,就把骨头架子拉到一条沟里,挖了一个土坑埋了。

在清理尸体的过程中,也有胆子大的村民,逐个翻开死者的衣服,查看有无金砖、银元、手表、钢笔与值钱的东西。哼囔胆子大,也翻着死者,寻找金银财宝。

其中中门村有一个人拉到一匹马,身上驮着不少行李,就牵了回去。后来这家的日子明显好转起来,先是给儿子娶了媳妇,接着买了几十亩地,还买了邻居的破旧庄底子,与自己的庄子合在一起,进行拆旧盖新,盖起了五间宽的独门大院,前厅房后楼房,两边盖着对沿六间厢房,前后连成一片,乡邻们传说这家是在这次兵灾中发的大财。

民国以来,蒲城西北地区的兵匪祸害,屡出不穷,经过这次乜旅的剿灭战斗,兵匪祸害从此基本消除。虽然还有零星小股兵匪,也闻风丧胆,销声匿迹。

且说兵害首领冯毅安惶惶如丧家之犬,急急如漏网之鱼,带领几十匹人马拼死从西门逃跑,向南溜走,又被各地民团截杀,只带少数部属回到华阴,又有部下散兵游勇陆续回来了几十名,他们纷纷向冯毅安述说自己的遭遇与耳闻目睹乜旅残杀俘虏与票民的经过。冯毅安听了,怒从心头起,恶自胆边生,发誓要报仇。又竖起招兵大旗,拉起一股武装,谋划**大孔寨。谁知,人算不如天算,冯毅安在与其他民团为争夺势力范围发生了内讧,他去剃头的时候,被对手收买的剃头师傅,借着剃头的机会,抹了脖子。

再说乜旅长剿灭了冯毅安,随后参加中原大战中,冯玉祥失败。10月北伐军杨虎城奉命入陕,结束了冯玉祥的统治。陕西省代**刘郁芬退避东行,手枪旅乜庭宾旅也紧随其后,行至蒲城东南冯家庄时,杨虎城部下孙旅长率众突至,勒令缴枪投降。乜旅长审时度势,认为抵抗无异于以卵击石,自取灭亡,于是命令部下,放下武器,不做抵抗,随即缴了枪,乜旅被收编编遣在杨虎城各部。

接下来唐哼囔会干些什么事情,且看下文。

3

第八回 冯毅安纵兵扰民 乜旅长围剿除害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