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唐哼囔传奇>恤弱怜贫做善事 夫唱妇随说媳妇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恤弱怜贫做善事 夫唱妇随说媳妇

小说:唐哼囔传奇 作者:易室居者 更新时间:2021/6/11 13:46:45

唐哼囔传奇二十

第二十回恤弱怜贫做善事夫唱妇随说媳妇

唐哼囔嫉恶如仇,敢作敢为,爱抱打不平,手刃了肖三混,误杀了高岱明,处决了白钢要的事迹。在渭北原上被传得神乎其神,在人们的心目中,他似乎是个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六亲不认的白眼狼。其实他还有心地善良,为人淳朴的性格,对弱者,对穷人有着同情、宽厚的一面。

某年初冬一天,唐哼囔因事来到同州府北边的韦庄镇。那天正逢集市,集市上人来人往,川流不息,很是热闹。唐哼囔当街穿过,走到街头的时候,见一伙人围了个圈子。不知中间是弄啥的,他无心去看。只是听见圈子里不时发出哈哈的笑声,出于好奇,他迈着步子走了过去,想看个究竟。如果能跟着别人笑两声,也可以缓解一下路上的疲劳。他挤进人群,才发现一个十三四岁的小男孩站在圈子中间,头发毛扎扎,满面的污垢,衣衫褴褛,不扣扣子,露着肚脐,左手拿只破碗,右手拿根竹板,边敲边说顺口溜。原来是一个卖嘴的,嘴里念叨着顺口溜:

“……世上有穿绸的挂缎的,炸油条的卖面的;有下煤窑里挖炭的,逛窑子的养汉的,庙里烧香还愿的;……可怜我,掂个棍棍要饭的……瞭不瞭?瞭了给娃撇一个。”那孩子凭一张烂嘴,把围观的人逗得喜笑颜开,高兴的人就给他扔一个铜板。那小叫花子还灵巧,看见有人扬手,就伸碗去接,“叮啷”一声,铜子准落到碗里。

唐哼囔觉得挺开心,疲惫的脸上显示出轻松的微笑,他觉得小孩是凭一张嘴巧要饭的,顺便从衣兜里一摸,掏出一枚大洋,手一扬,大洋准确无误地跌倒孩子的碗里,那孩子一看是个出大手的,立即来到唐哼囔面前打拱念道:“出手不凡,钱财腰缠。”

唐哼囔听了,呵呵一笑,眼睛一闪,转身走了。

杨虎城主政陕西以后,积极倡导大办教育,各地的有识之士和名宦乡贤产生了很大的触动,由此掀起了蒲城捐资办学的热潮。当时大孔的唐士英在蒲城东府的焦庄学校教书,他看到这里相隔几里地,却有小学,完小,初中几所学校。他被这里的教育气氛感染了,激发了他在家乡大孔寨办学校的信念。

他回到家乡,把办学的想法,告诉了乡贤,与乡贤达成了共识,决定在五龙宫初小基础上改建完全小学。

这一举动得到大多数群众的支持和配合,一时间大家纷纷赞助修学校。有钱出钱,没钱出力。唐哼囔也积极响应,帮助做群众思想工作,他对族人说:我从前认为世上事实是神灵主宰的,遇事求神拜佛,结果神灵没有给自己带来好处,我吃了没有文化的亏,出门两眼瞎。人还得有文化,有知识,才能把事情干成。靠给庙里的神像烧香磕头是出不了人才的,唯有办学,使孩子上学,才有出息,才会出人才,才能逐步改变家乡的落后面貌。

他根据自己的经济实力,赞助了几十块大洋,表示对建校的支持。一座新式的学校建了起来,方圆二十几里以内的农家子弟,都有了上学的学校。

与唐哼囔同在一个巷子里有一户曹姓人家,头脑简单,智力不佳,日子紧紧巴巴,家里经济拮据,穷得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无奈经常在唐哼囔的车马大店门口,讨要过路商客剩余的饭吃,唐哼囔看见了,常常去打发,不是给一碗饭,就是送给几个馍。开始王氏没说什么,时间长了,王氏不理解地说:“当家的,你今天打发一次,他得到了,明天还来要,你还给吗?”言下之意,不愿意给。

唐哼囔听了王氏的话,意味深长地说:“他来几次,我打发几次,给个馍,一碗饭,还能把咱家吃穷不成。人到难处,就得有人帮,他是我们邻居,我们不帮谁帮,总不能眼看着让邻居受惜惶,饿肚子。”王氏听了,感觉唐哼囔说得在理,也就不说什么了。唐哼囔见王氏再不言语,就叮咛妻子说,自己不在的时候,让妻子照样打发曹家,这样他们家长期照顾曹姓人家,这种帮扶贫弱的做法,受到左邻右舍,街坊众人的赞颂。

有一年,旌仕坊过会,不太宽敞的街市,两边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农副产品,街道路的中间,人头攒动,人来人往,拥挤不堪,只见唐哼囔头顶黑色礼帽,戴着一副黑眼镜,身穿一件白绸子衫子,手拿一把扇子,敞着身子,也在街上转悠着。

这时,只见一个小女孩,头上扎着两根羊角**,手里提着个油罐子,急匆匆往前赶,由于人多,小孩个子低,只顾赶路,不小心油罐碰在唐哼囔身上,油撒到唐哼囔的衣服上,油罐也掉在地上打碎了。“是谁个不长眼,把油弄了我一身。”唐哼囔温怒地说。

小女孩一听,抬眼一看,眼前的这位就是人们经常提说的唐哼囔,知道闯下大祸了,吓得全身打颤,腿一软噗塌一下坐在地上,大哭起来,泪珠顺着脸颊往下流。小孩一哭,惹来了周围赶集的人,他们围了过来,看着地上哭得眼泪汪汪的小孩,又看看站在街心的唐哼囔,以看热闹的心态看着唐哼囔,看他今天如何处置这个小女孩。

唐哼囔环视了一下四周看热闹的人群,定眼看了看坐在地上眼泪汪汪的女孩,这个女孩只有十一二岁,穿的衣服补丁摞补了,是个穷人家的孩子,忙向前拉起孩子,操着浓重的鼻音说道:“这娃,不要哭,你不要怕,这没有什么,衣顺脏了,洗一洗就净了。”

只见小女孩仍然哭声不止,不知何故。

这时一位老者来到唐哼囔面前说:“这女子我认得,是我们村的,屋里穷的很,今天这油没灌成,还把罐子弄碎了,回去非挨打不可。”

唐哼囔听了,若有所悟,静了片刻,对小女孩说道:“女子,你起来,跟叔走,叔给你买个油罐,灌上一罐油。”说罢,伸手拉起小女孩,小孩站了起来,跟着唐哼囔,二人来到了一家杂货铺子,买了一个油罐,灌了一罐子油,让小孩提着,对小女孩说:“快把油提回去,你妈还等着做饭用油哩。”

小女孩听了,弯下腰,向唐哼囔边鞠躬边说:“谢谢唐叔,谢谢唐叔。”然后提着油罐,向回走去。

有一次,唐哼囔赶着双套骡子车,拉着货物,路过富平,他坐在车辕上,手里举着鞭子,嘴里哼着《大报仇》的戏文,走着走着,眼睛往路旁一扫,看到路旁一个十来岁的孩子,睡在路旁,他寻思:“这是谁家的孩子,怎么了,睡在这儿?”车子走到跟前,他“吁”了一下,牲口停了下来,他从车辕上溜下来,弯下身子,用手摸了一下孩子的鼻子,感觉孩子还呼吸,用手摇了摇孩子,孩子醒来了。他问孩子说:“孩子,你是那里人,为什么睡在路上?”孩子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原来此孩子是戏剧演员六岁红,从剧社回家,由于路途远,走的时间长了,肚子饿了,走不动了,晕倒在路上。

唐哼囔本是个戏迷,听了此话,产生了怜悯之心,就对孩子说:“你现在饿成这个样子,走不到家里,我看你还是跟我到我家里,吃上一顿饭,有了精神,也好赶路。”孩子听了,从唐哼囔的话语中感觉说话的人不是坏人,点了点头同意了。于是,唐哼囔叫孩子上了车,坐在货物上,跟着唐哼囔,回到了车马大店。

王氏看见唐哼囔不明不白的带回一个孩子,疑虑地问唐哼囔:“这是谁家的孩子?”

唐哼囔向王氏说明了路上遇到的情况。

王氏听了道:“救人一命,这是积德行善的好事,你做的对,应该这样。”于是让孩子住下,管了几天饭,孩子体力恢复了,告诉唐哼囔两口子,自己要回去了,唐哼囔两口子同意了。

临走时,孩子对唐哼囔说:“你们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一辈子也忘不了你的大恩大德,有机会我一定会报答你们的。”然后告别了唐哼囔夫妇,回去了。

后来,孩子长大了,红火了,凭着高超的演艺,担任了戏团的团长,为了报答唐哼囔的救命恩德,在唐哼囔的家乡,义演了几场戏。并且根据唐哼囔爱秦腔的嗜好,让唐哼囔当了正峰剧社的荣誉副社长,作为对恩人的答谢。

一年秋季的一个下午,落日的余晖映红了大地,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孩,蹴在坡头的路边,她的面前,撑着一辆半旧的自行车,女孩子右手在转动着脚踏,车轱辘就是不转,原来车链子掉了,小孩怎么也搭不上。这时候,唐哼囔路过这里,来到孩子跟前,看到小孩在侍弄车子,就走到孩子身后关心地问道:“这个女娃,你的车子怎样了?”

女孩头也不抬说:“链子掉了。”

“我给你侍弄一下行吗?”

女孩听了,头一扭,一看身后站着一个大个子,眼睛圆瞪,一脸凶气,心里一磕腾,该不是遇上坏人了。立即说道:“不要,不要。”

“我是修车子的,我给你帮忙搭一下行吗?”

女孩听了说:“我不要你帮忙。”说罢,站起来,双手把车子手把一握,向前一推,推着车子向前走去。

唐哼囔感到尴尬,寻思道:“我帮你,你不让,这是为啥呀!”仔细一想,看了一下自己的衣着,孩子该不是害怕自己是坏人?又一想,不让我帮忙,天快黑了,前边看不到村庄,孩子遇到野兽怎么办,遇到坏人怎么办?想到这儿,他寻思道,你不让我帮忙,但我得把你送到安全地带。于是,他与女孩拉开百十米的距离,尾随着女孩。担心跟近了女孩子害怕。

太阳落山了,他尾随着孩子。

夜幕降临了,他还是与孩子保存在百十米的距离。眼前出现了村庄,孩子进了村子,他目送孩子进了一家大门。他停住了脚步,转过身,朝旌仕坊走去。

唐哼囔有一个族人,叫唐五能,为人忠厚老实,庄稼活还能干,但不会筹划,日子过得紧紧巴巴,三十四五了,还是光杆一人,过着出门一把锁,进门一把火。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日子。族人想办法为其说媳妇,唐哼囔也常常操心此事。

一天傍晚,一个逃荒的女人来到他的大店门口,一只手拄着一根打狗棍,一只手捧着一个破碗,站在门口,口里念叨着:“行行好,打发一下。”

他看见了女人可怜的样子,转身走到里边,在馍笼里取了个蒸馍,送给那人,顺便问她的情况来。

逃荒女人说:“我是河南的,中日两家在河南打仗,黄河又发了大水,淹死了好多人,没有死的纷纷出来逃命,我们一家就我一个人逃了出来,没办法,跟着人群逃到陕西,经过近一年的时间,才要饭到了这里。”

唐哼囔听了,思忖着,这个讨饭的女人,只身一人,没有去处,给唐五能挺正合式的,他又问女人说:“你现在打算到哪里去?”

女人说:“我一个讨饭的,走到那里就歇息到哪里。”

“今晚你打算在哪里住。”

“我来时看到村头有一个庙,在那里住一晚。”

唐哼囔听了说:“好吧,记得把门拾掇好,防着野兽。”

女人听了,点了一下头,转身走了。

唐哼囔走进屋里对妻子把情况说了,让妻子再送两个馍,想法子引回来,说给唐五能。妻子听了这是好事,**之美。于是就用抹布包了两个馍,去了庙里。走到门口,叩了几下大门。

只见那个女人战战索索地问:“谁呀?”

“大姐,我给你送来两个馍。”听到是女人的声音,那个讨饭的女人开了门。王氏进了门,把馍递到女人手里。

女人感激地说:“谢谢大嫂,谢谢大嫂。”

王氏接着说:“这么晚了,你一个女人住在这里,不太安全,你还是跟我到我家住一晚,我一个人,你和我住在一起,安全得多。”

逃荒女人听了,看到王氏,思忖着,感觉王氏人好心好,就点头答应了,跟着王氏来到车马店里。

二人来到王氏家里,王氏让她洗了脸,喝了水。然后叫她坐在炕上歇息,二人顺便聊起家常。王氏问她的姓名,她说姓牛,她谈了自己的不幸遭遇。王氏听了,劝她说:“反正你现在一个人,逃荒什么时候是个头,还不如找个人家,安个家,就不奔波了。”

牛氏听了,点头说:“只要有合适的,就行。”

王氏看她应承了。就顺便说了唐五能的情况,一个人,一院庄子,没有负担,身体强壮,干农活是行家。牛氏听了,心里想,女人吗,走到那里都是给人做媳妇,生娃养孩子,只要有吃有穿就行了,还能指望什么呢?王氏所说五能与自己挺合适的,就同意了。

王氏把情况向唐哼囔说了。

第二天,唐哼囔带着牛氏到了大孔寨,见了唐五能,把牛氏情况向他说了,并且安排二人见了面,双方没有意见,随后就进了唐五能家门。进门一看,破旧的院子,没有大门,是用树枝子编了个门,能挡着鸡狗猪羊而已,进了住人的房子,一边盘了个土炕,炕沿炕墙是砖的,炕上铺了一张缺了两个角子的席,一床破旧被子放在炕头。炕背后盘了个锅台,再里边是一个小桌子支的案,案上摆在几个碗筷盆盆。与原先自己的日子相差甚远,牛氏心里凉了,就不畅快,思忖这日子以后咋过。但眼前不愿意又能到那儿去呢,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吧,这或许就是命。

婚后日子挺艰难的。

一天,白水一个叫李天星的人,卖货郎转到大孔寨,牛氏在买梳子的过程中与李天星闲谈起来,李天星从谈话中得知牛氏日子拮据的情况,就用话语引诱牛氏,说白水一家人家,日子殷实,有吃有喝有钱花,跟了那人比跟唐五能强多了。牛氏心动了,二人就密谋了去白水的事情,李天星收拾货郎先走了,在村子北边一个大树旁边候着。牛氏回到家里,把该用的东西用包袱一裹,放在一个竹笼里,装着上地里干活的样子,走到村北,见到李天星,二人一前一后朝北走去,来到白水李天星家,才知道李天星所说的人就是李天星本人,好在已经走到这一步,也就跟了李天星,做了夫妻。

唐哼囔回到大孔寨来,听了此事,气不打一处来,对妻子侯氏说:“我明天准备去一趟白水。”

妻子问道:“去白水还有啥事?”唐哼囔就把牛氏被骗走的事情说了,妻子是个明白人,同意了。

第二天天不明,唐哼囔早早醒来,穿戴好了,吃了妻子做的耐饥的燃捞面,步行来到白水,一路走一路打听,经过几个村庄的打听,问到了李天星的村子,就直接进了李天星的门,正好李天星与牛氏都在家,牛氏见他来了,心里砰砰直跳,连打招呼的话也说不上来。他开门见山地对李天星说:“我是大孔寨的唐哼囔,是唐五能的自家人。”

李天星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唐哼囔道:“是有些事。”然后指着牛氏说:“她是你最近领回的女人吗?”

李天星听了知道事情瞒不住了,只好小声道:“是的。”

唐哼囔道:“这个女人是有夫之人,你拐骗了她,按法律你是犯了拐骗罪,地方政府有权枪毙你。”

李天星一听,一下子懵了,对唐哼囔连声说:“你说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

唐哼囔听了,知道李天星软了,就打圆场说:“只要你把她乖乖地送回去,你就没事了。”

李天星听了央求唐哼囔说:“我不敢送?”

“为什么?”

“我怕?”

“怕什么?”

“怕你们村人把我打坏了。还是麻烦你替我把她领回去。”

唐哼囔接着又对牛氏说:“你是有夫之人,跟人跑了,犯了私奔之罪,按照唐氏家族的族规族法,得用铁丝捆在石头上,沉到涝池底,把你活活淹死。”

牛氏听了,吓得跪在地上,双手不停地作揖求饶说:“请不要捆我,我愿意回去,跟唐五能好好过日子,再也不敢跑了。”

唐哼囔听了牛氏的话,对二人说:“既然你们二人都知道自己错了,愿意让牛氏回去,那就什么话也不说了,牛氏现在跟我回去,我担保不用族规捆着沉涝池处罚了。”二人听了唐哼囔的话,同意唐哼囔把牛氏领走。

唐哼囔领着牛氏回到大孔寨,把她交给了唐五能说:“我把人给你领回来了,你们好好过日子,要什么困难,给我招呼一声,我会帮助你们的。”又对牛氏说:“跟上五能好好过日子,再不敢三心二意的胡思乱想,再犯了族规可要受处罚的。你们有什么难处,缺少什么,可以打招呼,我会尽量帮忙的。”

牛山听了说:“我今后一定跟唐五能安心过日子,再也不敢胡思乱想了。”

从此,夫妻二人安心过起日子,男耕女织,起早贪黑,勤勤恳恳。不几年,盖起了三间新房,买了一头牛,又租种别人十来亩地,又添了一双儿女,日子有了起色。

唐哼囔成全了唐五能一家又会遇到那些事情呢?且看下文。

4

恤弱怜贫做善事 夫唱妇随说媳妇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