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唐哼囔传奇>第二十三回 高阳镇单身赴会 酒席上拒绝厚禄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三回 高阳镇单身赴会 酒席上拒绝厚禄

小说:唐哼囔传奇 作者:易室居者 更新时间:2021/6/16 0:41:36

第二十三回 高阳镇单身赴会 酒席上拒绝厚禄

且说这个何高侯何师长,与震川狼有着八拜之交,二人又是从战场上杀出来的至交,唐哼囔是何师长部下一员干将。

听说唐哼囔杀了震川狼,何高侯心里为之一颤,心里思忖道,我是堂堂的一区之长,在我的管辖之内,没有我的命令,竟敢随便杀我的人,况且还是我的换帖兄弟,简直是翻了天了。人常说,打狗还要看主人。你唐哼囔是吃了豹子胆了,竟敢在太岁爷头上动土,对我的部属下了杀手,这还了得,你这明显的是心目中就没有我何高侯。看来唐哼囔不除,必成后患。想到这里,何高侯心里产生了杀机,但是一直没有机会,他又深知唐哼囔的枪法厉害——枪打香头,担心解决不了反而结下对头,弄不好还会落个打蛇不死反而被伤的结局。

正当何高侯筹划着怎样收拾唐哼囔的办法的时候,他上峰来了命令,让何高侯从山西向陕西运送军用紧缺物资,而这一路上山高路险,强人大白天拦路抢劫,需要得力人员来保护。这时,何高侯想到了唐哼囔,经常为人押镖送货,是一位难得的人选,于是改变了除掉唐哼囔的主意,想把唐哼囔收到帐下,为己所用,这样岂不如虎添翼,想到此处,,就打算以礼来招引他,于是就在一家酒楼准备一桌子酒席,派手下何半斤手持请帖去请唐哼囔来赴宴。

何高侯做好了两种打算,唐哼囔愿意跟随自己,就收下,他与震川狼的恩怨一笔勾销,若不愿意,在宴席上顺便除掉,宴席除不了,在半路埋伏杀手进行处置,以绝后患。

且说这何高侯生于清光绪初年,又名全升。古奉先县高阳镇洼里村人。早年在县城天顺堂商号做学徒。一天在戏园子观看秦腔戏《霸王别姬》,西楚霸王项羽的英雄壮举,深深的刺激了他,他不甘做在人篱下的碌碌无为的这些琐碎事情,而想像西楚霸王一样干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适逢反满运动兴起,辛亥革命陕西反正的时候,他投奔了割据蒲城的缑章保麾下,由于为人机警,干练,深得缑章保器重,被缑章保聘为军需,以后又得到缑章保一路提拔,由军需一步步升为连长、营长、团长。

后来,缑章保部摇旗一变,改编为国民军二军第五师,何高侯任第二旅旅长,驻防在白水县一带。民国十五年,镇嵩军刘镇华奉北洋军阀吴佩孚之命进攻陕西,围攻西安。缑章保又一次改换门庭,投靠了镇嵩军刘镇华,任第三师师长,出兵渭南,反咬了主人一口,截击西退的国民二军。

这时候何高侯审时度势,与侯吉人(旅长)、郑百川(团长)坚决反对缑章保这种倒行逆施,祸害陕西百姓的行为,反复恳劝缑章宝不能吃里扒外,但却遭严到缑章保的严厉斥责。在恳劝无望的情况下,他毅然率队脱离了缑章保部,从渭阳焦家退回到原防地白水,力图寻找补救之策;郑百川亦随后带兵出走。在陕西帮办榆林王井岳秀的支持下,他与侯吉人、郑百川、王震东(团长)秘密聚集,商量议论设计除掉缑章保的办法。

镇嵩军人关围攻西安后,缑章保部奉命回师蒲城,妄图控制渭北。为达目的,缑章保派心腹团长傅振江带一百多名骑兵,前往白水,威逼何高侯归队,何高侯早作了防备,决定对付振江来个先下手为强的策略,采用瞒天过海之计,表面却不露声色,佯装表示热烈欢迎的阵势,借傅振江不防备,在宴席上把傅振江的人马全部擒拿,并将傅振江就地立即予以处决。

接着,郑百川暗藏手枪,佯装向师座请罪悔过,乘机将缑章保及其参谋长王仁山予以击毙。井岳秀得到这一消息,嘉奖他们“为陕民除害,为国民革命立功”,委任他为陕西陆军第四路司令,陕军其他将领也先后发来贺电、贺信,对他们有功于国民革命的行动深表佩服。

刘镇华为解缑章保被杀之恨,派麻振武等三个混成旅前来围攻蒲城。何高侯派两团人马南下,攻克麻军占据的蒲白交界之山东头、樊家洼,夺枪200余枝、战马50多匹,并夺回麻军掠抢当地百姓衣物、车蓄等,并安民告示,出示招领启示,这一举动,深得老百姓地拥护,认为他们是好部队。

七月,再次他率部猛攻盘踞尧山阜之敌,全歼麻军一个营,生擒连长李凤岐,扫除了蒲白交通障碍。后来在陕北井岳秀部援军的帮助下,他与缑吉人组织兵力,全面出击,击溃了麻军。麻军损失大半而溃逃,解了蒲城之围。时值农历丙寅年,军民称上述事件为“丙寅革命”,并在县城北门内竖起一碑,并刊行《纪念册》,隆重进行纪念。

十六年春。何高侯部归南路军总司令岳维峻指挥,参加北伐,在南阳卧龙岗驻防时,曾派两营兵力围剿土匪,打死了匪首,让百姓把土匪所抢之物领回。当地人赞其为好队伍,赠以锦旗。回陕后任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第九路军(井岳秀部)第四师师长,在陕北参加了围剿陕北红军的战斗,被陕北红军打得大败。冯玉祥、宋哲元整肃陕西地方军队,第四师由井岳秀、高双成给资遣散。杨虎城主政陕西,他回乡任蒲城县北五区(高阳)区长。后委任他为陕西警备第一游击司令,先后驻防韩城、合阳、旬邑等县。

后杨虎城被迫出洋以后,他解甲归田,又回蒲城复任北五区区长。

言归正传,且说何高侯计划好以后,作了周密安排。给唐哼囔来个先礼后兵,摆下宴席,单等唐哼囔来赴宴。

唐哼囔接到何高侯的请帖以后,思忖道,何高侯与自己一直没有来往,既不沾亲,又不带故,怎么会设宴请自己呢,莫非与自己打死他的爱将震川狼的事情有关。想到此,他明白了,何高候这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经过反复斟酌,仔细掂量,思来想去,去还是不去,去吧,可能有去无回,不去吧,怕人说自己胆小如鼠,在江湖上落下笑柄。既不能丢人,又不能受制于人。俗语说得好,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昔日关云长单刀赴会,成就一世美名,今天我唐哼囔独闯一下他何高侯的鸿门宴,试一试水的深浅,未尚不可。

如何才能做到万无一失,他躺在炕上,苦思冥想着,最终想出了应对何高候的办法。

到了高阳有会那天,唐哼囔早早起来,来到本家二哥家里,对二哥叮咛说:“何高侯设了鸿门宴,邀请我去,去了使不得,不去使不得,我决定今天去高阳赴宴,若过了晌午以后不回来。你就打发人,拿耱来抬我的尸体,回来后停在商山庙后,然后再告诉老娘,安排后事。”

二哥听了劝他说:“既然知道有危险,还是不去为好。”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我意已决,你不要再劝了。”

交代完毕,他头戴一顶礼貌。上身穿着白绸衫子,下身穿着武术裤,脚蹬一双黑皮鞋。骑着一辆富士牌自行车,车头上挂个竹笼笼,准备买些礼品,作为见面礼品,向高阳骑去。

他早早来到了高阳街上,让别人把自行车推到街边,放到一个熟人家里。早晨饭时前,提前到达指定饭馆门前,这时饭店门前聚集了不少赶集的。

何高侯在门口安排的勤杂何半斤,看见他已经到了,赶紧进去报告坐在席桌子上杠子位上的何师长说:“唐哼囔来了。”何师长听了,站了起来,迈步出门迎接。唐哼囔看见迈出大门的何高候,急忙走上前来,伸出双手,握住了何高侯的双手,抢先说道:“师长哥一向可好。”

何高侯慢条斯理地道:“好着哩。”

唐哼囔接着说:“还是师长哥有福气。”

何高侯不紧不慢地说:“这是托老天爷的福。”

“师长哥可是福星转世嗷。”唐哼囔恭维地说。

何高侯话锋一转说:“你唐哼囔在大孔寨除暴安良,弄得满城风雨,你本事大得很。”

唐哼囔听了何高侯话里带刺忙说:“那里,那里,跟你师长哥当年比,那是小巫见大巫了。”

“听说你能枪打香头。”何高侯问。

“那里,那是人吹哩,我哪有这等本事。”唐哼囔回答说。

“兄弟还挺谦虚哩。”何高侯瞥了唐哼囔一眼说。

“哪里,哪里。”唐哼囔道。

“请老弟给我手下露一手。”何高侯提出要求来了。

“怎么敢在师长门前班门弄斧。”唐哼囔虚心地说。

“怎么,还不给哥面子?”何高侯反问一句。

看来不试一下是不行了,唐哼囔道:“恭敬不如从命,兄弟那就献丑了。”只见唐哼囔从腰间掏出手枪,“啪”一声。大家还没弄清怎么回事,一只麻雀已经摆在地上,惊得众人目瞪口呆。

何师长连连说:“好枪法,好枪法,唐老弟枪打飞鸟,果然名不虚传,今日我才一饱眼福。”

随后何高侯请唐哼囔进入饭馆,入席而坐,唐哼囔随即端起酒盅,向着何高侯双手举起道:“兄弟借酒献佛,先敬师长哥一杯。”

何高侯接了,一饮而尽,接着,唐哼囔又向何半斤与几个陪酒的轮流敬了一杯。何半斤接了,一口喝干,随机拿起酒瓶,向唐哼囔倒了一杯,给自己倒了一杯对唐哼囔道:“难得遇唐大侠一聚,今日咱们兄弟碰一杯。”

唐哼囔推辞道:“兄弟你知道,我已经禁了酒了,不能喝。”

半斤道:“刚才你已经给我敬了,有道是礼尚往来,我喝了你的,你就得喝我的。”

唐哼囔说:“实在对不起,我不能喝。”

半斤说:“你不喝,是看不起我。”

何高侯看了,对唐哼囔说:“人若有情,须当领之,看在何某的面上,唐老弟喝了,就一杯,咋样。”

听了何高侯的话,唐哼囔没有办法再推辞,于是,把手中的一杯酒一举,对半斤说:“看在何师长的面上,我喝了,只一杯,下不为例。”

半斤道:“就一杯。”说罢,与唐哼囔酒杯一碰说:“干!”一饮而尽,然后把杯子颠倒一举,示意喝净了。唐哼囔只好也喝了。

何半斤也向何高侯与其他人轮流把了盅,敬了酒。

轮番敬酒一毕,何高侯发话了:“唐老弟,哥今天请你来,与你商量一件事。”何高侯略停一下,看了唐哼囔一眼,然后接着说:“哥最近接到上峰命令,要去山西购买一批货物,你知道,去哪里山高路险,强人又多,路上怕遇到麻烦,想寻一个得力保镖,押运这批货物,一时没有合适的人选。哥看你常跑江湖,能胜任此事,想请你跑一趟。”说罢,看了一下唐哼囔的反应,然后接着说:“你看咋样,若行,哥给你个运输队长干干。”

唐哼囔听了,脑子打了几个转,心想,一山不容二虎,你何高侯用着我,我是你一条狗,不用了,一眨眼,我就没命了,我才不上你的贼船。于是说:“多谢师长哥的抬爱,唐某深感荣幸,不胜感激。”说罢,看了一下何高侯,话题一转道:“不过,师长哥知道,我这个人自由惯了,受不得约束,干不了唩事。”

“怎么,不愿意,看不上哥的两下子,还是嫌官职小。”何高侯不解地问。

“那里,那里,何师长当年出五关斩六将,设计除掉付振江,击败缑章保,抗击刘镇华,跟随杨虎城,山东剿土匪,参加大北伐的英雄壮举,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我佩服的五体投地。”何高侯听了唐哼囔一片赞美之词,脸上显露出了洋洋得意的神情。

唐哼囔看着何高侯得意的样子又说:“何师长今番抬举我,我是求之不得的,那里还敢说个不字。”说罢,看了何师长一眼道:“只是……”唐哼囔欲言又止。

“只是什么?”何高侯紧急地追问。

“只是我家有老母在堂,老母为我受尽惜惶,老母离不开我,我也离不开老母,我跟了你,就有了规矩,有了约束,就不能侍候老母了,这就陷我于不孝,这不是我的人生所为呀。”

何高侯听了说:“那是,那是,忠孝不能两全,兄弟孝敬母亲,这个我一清二楚。”

听了此话,唐哼囔端起酒杯,对着师长说了声:“难得师长哥体谅兄弟一片孝心,你我兄弟难得一聚,我唐哼囔今天破例了,你我兄弟碰了一杯。”何高侯兴奋地端起杯子,站了起来,与唐哼囔两个人同时举起酒杯“砰”一声,碰了一杯。唐哼囔忙说:“吃菜!吃菜!”又吃了几口菜,思忖道:借着何高侯正在高兴头上,此时不走,更待何时,于是站起来说道:“何师长,你公事繁忙,在下就不打扰了,就此告辞。”何高侯还没有反应过来。

唐哼囔就挽起何师长胳膊说:“小弟还有几件小事请教,咱们边走边说。”说罢,硬是拉着何师长走出了饭馆门,卫士何半斤看着二人那么亲近,坐在酒桌前只顾伸筷子夹菜,端起酒杯喝酒。对二人的离去,只是望了一下,也就没有跟上。

何师长迈着步子笑呵呵地问唐哼囔:“什么事,兄弟只管说,能办的,哥一定办到。”

“那兄弟先谢谢师长了。”唐哼囔又恭维一句。

“你就说嘛。”何高侯喜眉笑脸地问。

“不用急,待我慢慢说。”说着,已经走进了人群。唐哼囔才松开何师长的手,抱拳说:“谢谢师长哥的盛情款待,咱们后会有期。”然后急步向前,消失在人群里。

何高侯这才如梦初醒,被唐哼囔用金蝉脱壳之计溜掉了。看不到唐哼囔的身影,何高侯冷冷一笑道:“我看你孙**还能逃脱我如来佛的手心不成。”

原来何师长早已安排几路人马,在唐哼囔要回大孔寨的几条路上,守株待兔似的专等唐哼囔返回,借机收拾他,杀手们一直等到日落西山,月出东海,也没有见到唐哼囔的影子,只好回去复命。

你有你的千条计,我有我的老主意,原来,唐哼囔出门时已经猜摸着何高侯在宴席上动不了自己,必然会在半路上埋伏杀手,截杀自己。所以早就想好了脱身的办法,他快步来到熟人家里,打了招呼说:“我有急事,不便久留,下次再谝。”说罢,推出自行车,穿过人流,骑着车子,不向南走,而是往北转了个大圈,绕道白水县,从牛角川西岸准时回到了家里。

唐哼囔摆脱了何高候高官厚禄的拉拢,去了那里,且看下回慢慢道来。

3

第二十三回 高阳镇单身赴会 酒席上拒绝厚禄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