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烈焰汉魂>第二十二章 骑奴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二章 骑奴

小说:烈焰汉魂 作者:万村 更新时间:2022/6/22 21:48:30

“卫青?莫非……”卫青的长相,让平阳公主想到了自己家中的讴者卫子夫。

“小人的姐姐名叫卫子夫,也在平阳侯府做事。”卫青自幼便常听人说起自己面貌与姐姐子夫长得颇有几分相似,听到平阳公主思疑,当即说道。

“这就是了!”平阳公主点点头。

此时,汗血马小跑过来,站立卫青身旁,长身玉立,蹄大腿直,比一干家奴所骑中原马高出足有一头,尤显高大枭骏。平阳公主奇道:“你是骑着这马来的么?你这小小人儿,竟然能驾驭这么高大的骏马?”

“回主母,小人前些年生长的地方,民众多将马匹散养山腰草甸,小人时常乘骑,对马性还算了解。”郑青答道。

一干家奴见了卫青的汗血马,也觉惊异,不由自主的围了过来。有人忍不住伸手就去抚摸马头。那汗血马恼将起来,踱蹄晃首,高声嘶鸣,将众人逼得连连后退。适才过来唤卫青的那位家奴是平阳侯府骑监,名叫周能,见状不服,便拉住汗血马马口,纵身欲要上马乘骑。汗血马抬起前腿,几乎人立起来,周能不防,竖直滑落于地,溅满一身雪泥。汗血马打着响鼻,喘着粗气,两眼直视周能,前蹄不停刨着雪地。

卫青连忙上前,抱住烈焰当空的脖颈,引开其视线,不停抚摸它的颈甲长鬃。少顷,烈焰当空平静了下来。

“看来你与马儿甚是有缘。周能,以后就让卫青跟着你吧。”

柔声温婉。一切的艰辛、忧虑伴随着平阳公主的话语一瞬间化作烟云,这是卫青自失羊后决定南下长安以来听到的最美妙悦耳的声音。是夜人定时分,卫青终于走进了平阳侯府,当下母子姐弟相见,自是又惊又喜,相拥而泣。

自此,卫青成为了侯府中随侍平阳公主车驾前后的骑奴。每日里做得最多之事,便是骑在马背上,跟在赤罽軿车之后,行走在长安城内的八街九陌和城外的陵邑闾里,随着主母遍访京都各地富家大族。

这是卫青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此时此刻的他,只希望就这样骑在马背上,看着平阳公主的軿车,在其身旁或近或远,或左或右的慢慢走下去,一直走到天涯海角,走到宇宙洪荒,永远没有尽头。即使多年以后,他位极人臣,成为大汉帝国声名显赫的大司马大将军时,他仍时常忆起这段无忧无虑的岁月。那些懵懂的日子里,上天不知何时在他内心播撒下了一粒种子,这粒种子承载了他年少的爱意柔情,蕴含了他对美好的所有幻想,他不会让它发芽,但它永世不会枯朽。

初夏五月,依循惯例,大汉皇帝起法驾沿驰道去往甘泉宫避暑。这也是刘氏皇族一年一度的小聚时光。京城的皇亲,地方的郡王,都会在此时来到这座离宫别院拜谒天子,之后,大家就像普通家人般饮酒叙情,游猎戏乐。作为大汉皇帝的姐姐,平阳公主也在五月末的一日到达了甘泉宫。

甘泉宫距长安城约二百里,城垣周回十余里,虽不如长安城恢弘壮丽,但宫室亦是朱檐彩栋,精巧别致,另有一番风味;加之整个宫城都位于山中,林木葱郁,背山环河,夏日凉爽宜人,却又是长安城比之不如之处了。

与长安城一样,甘泉宫中的宫室楼群也不是寻常人可自由出入,卫青等一干下人都宿歇在城内殿前别馆。别馆不远处,是负责修缮宫室的囚犯住所。

是日,卫青晨起不久,就听得馆外一阵嘈杂之声,出门看时,见是官兵押解一队新来的犯人正从前方经过。

“小兄弟,能否转过头来?”卫青正待回身,却听到似乎有人对他说话。

卫青转头,见囚犯中的一位老者正驻足面向自己。其人胡须鬓毛都被剃光,颈上套着铁圈,头发蓬松,如倒盖的鸟窝,一双小眼睛倒是极为有神,滴溜溜盯着自己。

“足下有何指教?”卫青不识此人,也觉奇怪。

那老者眯缝着眼又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番,咧嘴笑了,露出一排残缺的黄牙,摇头晃脑说道:“看兄弟眉目,乃是天生富贵之相,将来必成将封侯。”

“奴仆之身,只求不遭受鞭挞之苦就感恩不尽了,哪里还敢求什么富贵。”卫青看了老者一眼,见他紧闭双唇,嘴角下拉,神情严肃,不免觉得好笑。

“你这逃兵,又在信口雌黄。”监押囚犯的官兵过来呵斥,“还不快走!”

“我不是逃兵,我是奉主将之命后撤,只不过我们主将后来战死了……”那老囚不服,大声嚷嚷,“我杀过匈奴人,我立有战功,你们有吗……”

“快走……”

官兵推搡老者,老者一个趔趄几欲扑倒,待直起身子,依旧边往前走边回头朝卫青咧嘴嬉笑。良久,卫青想着老者话语,心有所动,大步向囚犯住处走去。

这帮囚犯初来乍到,尚在等待安排馆舍,此时尽都聚在墙根阴凉处,或蹲或躺。卫青找到适才说话的老者,见他正盘着腿、眯着眼,似睡非睡。

卫青朝着老者躬身行了一礼,说道:“卫青不敢求功名富贵,只是几经周折颠簸,见世人命运无常,因此甚感迷茫。现平生所愿,便是与家人至亲能够长相聚守,如是遇事该如何自处?还望足下明示。”

老者微微睁开眼,举起右手,抖索着从怀里掏出一根竹片,递与卫青,说道:“小兄弟,这个我用不着了,送给你吧……”

卫青接过竹片,见是磨损经年的普通楠竹竹片,其上有斑驳墨迹,依稀看得清是八个字:惟精惟一,永执厥中。

数日后,平阳公主与侍女走出宫室,示意下人整车回府。

从甘泉宫回到长安城,约需四日,一行人日间行路,晚间在官家驿置宿歇。行至第三日,越过一处苔塬后,前方出现一泓碧水,众人都觉眼前一亮。放眼看去,但见依依杨柳轻抚水面,白净的卵石随波缱绻,远处村庄草屋点缀在青绿山峦下,几只苍鹭飞过,倒影落在水中,相映成趣。

平阳公主令车驾于湖边停靠,自己下得车来,坐在视野极佳的一块平整大石上,一时心旷神怡。

一只香獐突然从不远处的灌木丛中纵跃而出,显是平素在此地戏玩惯了,并没想到今日有变。一众家奴见了大呼小叫,便要扑上去抓獐子。獐子忽然看见这么多人,吓了一跳,转身一跳一跃,没入山林。

卫青少年心性,立时来了兴致。见那獐子去的方向,一大一小两座小山包合围在外,只有山包左右两条通道,料得那香獐必然伏在山凹中并未走远。

“你们堵住右方豁口。”卫青轻声叫住周能,下颌往右抬了一抬。

周能见卫青胸有成竹,便叫了众人,踮脚缩手,悄悄走向右方,随时准备合围擒獐。獐子听见声响,向左方豁口突奔,眼看众家奴就要扑空。

卫青早已伏身马上,两腿一夹,策马快跑,在左方豁口与纵身跑跳的獐子不期而遇,立时足蹬马背,飞身鱼跃,獐子正纵跳前跃,身在半空,躲闪不及,卫青紧紧抱着獐子脖颈滚在地上。

众家奴一起欢呼,涌上前来,将那香獐死死按住。

湖边草甸,平阳候府一干家奴围成一团,席地而坐,燃起了篝火,等待着享受野味美餐。

须臾,卫青将烤好的一块香獐腿肉用陶盘盛了,端到平阳公主坐处,说道:“小的们烤炙的野味,请主母品尝。”

平阳公主只是持箸捻了一小块边肉,放进嘴里细细咀嚼了一番,笑道:“野味甘美,不过,我更想念府中的枣泥豆羹。”见卫青面露尴尬之色,又道:“你且坐下,我有话问你。”

卫青依言在一旁坐了,低着头。

“卫青,如果我不收留你,你会去哪里?”平阳公主微笑问道。

“回主母,卫青未曾想过。”卫青老实作答。

“那你现在想呢?”

“嗯,如果小人无处可去,也许……也许会去……从军。”卫青想到抢了他羊的匈奴人,又想到了张次公,便脱口说道。

“从军?战场上刀来剑往的,可不比得今日这般的捕猎玩闹。”

“是,但总得要有人去面对。否则汉人永远在匈奴人面前抬不起头来。”

“那你为什么在我面前老是低着头?难道,我比匈奴人还凶狠么?”

在卫青心中,平阳公主就像九天玄女,瑶池王母,是世上最美丽也最值得尊敬的女子。以致让卫青觉得,似自己这般奴仆之身,抬眼直视她都是一种亵渎。但今日听到平阳公主如此问话,似嗔非嗔,一时涨红了脸,不知如何回答。

“抬起头来。”

卫青不由自主的抬头。掠过素纱蝉衣下朦胧隐现的锦绣纹饰,他的眼里先是看到了平阳公主娇小菱角似的朱唇,然后,是如云乌丝盘绕下脂珠美玉般的面庞;美目流波,此刻正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

如果世人真是女娲神所造,那主母一定是女娲神付出心力最多的作品吧!卫青暗想。他强抑紧张心情,但身子仍由不得的微微颤抖,胸中不免又是一阵铁锤重敲。

平阳公主歪着头,仍旧看着卫青。见他脸颊微红,面庞轮廓已比去年冬天初见时饱满分明了许多,平添了几分阳刚;他的眼神是干净而澄澈的,但眉宇间那一抹桀骜之气,仍是礴然突显。不觉微笑道:“像,真像……”

卫青以为平阳公主嘴里说的真像是指自己与姐姐子夫,其实,平阳公主此刻心里所想的,却是当今天子,她的弟弟刘彻。自刘彻登基即位以来,他在太皇太后、皇太后及一干老臣面前,都是恭谨柔顺,甚至有点唯命是从。但她这个血脉相连的同胞姐姐,却分明能通过弟弟的眼神,看到他隐藏在内心深处的放旷不羁,那是琉璃剑鞘内的霜雪寒光,更是蓄积能量的休眠火山。

在平阳公主心里,刘彻与卫青有颇多神似,但一个是天下至尊的皇帝,一个是地位卑贱的奴仆。命运之神就是如此的随意安置,万般不由各人。

0

第二十二章 骑奴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