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红樱>分枪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分枪

小说:红樱 作者:8里坡 更新时间:2022/3/24 23:01:04

缴获的枪支弹药都收集齐了,周山榉清点了一下,一共一把短枪二十三支长枪,一百九十三发子弹。见到这些战利品,山榉笑得合不拢嘴,但尹家和却犯了愁。一会儿,尹家和将目光投向山榉,眼珠子直打转儿。

“我们四十多人,加幺舅他们八个人,总共五十多人,这才二十几杆枪,怎么分啊?”尹家和不知道这些枪弹如何分为好,于是跟山榉哀叹道。

“你问我,我问谁呀?”山榉反问。

“这东西都不能分!”娟子他爹听说外面有人要分枪支弹药,冲出门外吼道。

“凭啥不能分?”一个个猎手质问:“老规矩,见者有份!”

“我说不能分就不能分!”娟子他爹叱道,接着说:“要分,也得看俺幺舅佬怎么说!”

“叫你幺舅佬出来!”猎手们说。

外面吵起来了,周大发连忙从堂屋里走出来。见周大发腰上别着驳壳枪,挺直了身板,站在大门口,猎手们一个个将目光齐刷刷投过来。

“乡亲们,今天我周大发要感谢大家出手相救!”周大发一边拱手行礼一边说:“按山里规矩,今天缴获的这些枪支弹药确实应该都分给大家。”

“那就分了吧!”猎手们起了哄,打断了周大发的话。

“乡亲们,听我把话讲完!”周大发高喊着,把大伙儿杂音压下去后,他接着说:“不知大家想过没有,今天我们灭了二十多个官兵,这是件大事,官府要是发觉这些人不见了,一定会来追查。今天,我要是把枪都分给你们各家各户,一旦官府查到你们家,我周大发岂不是害了你们吗?”

周大发说到这里,一个个猎手面面相觑,心惊胆战。

“那我们不要这枪就得了呗!”一个猎手跳出来得意洋洋说。

“但不要也不行!”周大发说:“如果官府追查到这些官兵死在尹家峪,他们一定不会放过我们每一个猎手,甚至会灭了你们全家!”

“那要也不是,不要也不是!”猎手们顿时担心地躁动起来,心急道:“我们到底该怎么办呀?”

“乡亲们,现在摆在大家面前的只有一条路!”周大发说。

“哪条路?”猎手们急不可耐道:“快说,甭卖关子了!”。

“拉起队伍,跟我一起干!”看着猎手们一张张焦心的脸,周大发振臂高呼。

“跟你干?”显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猎手们说:“凭什么?”

“就凭我这枪法!”周大发一边说,一边拔枪。

“嘿嘿,看来真的要比试比试一下呀?”猎手中有个人阴阳怪气地道:“好,今日就让你见识一下老子的枪法!”

说罢,那猎手提起他的火枪,朝向天空,恰在此时一只乌鸦飞过头顶,只见他双手握枪,往那展翅高飞的乌鸦瞄了瞄,一会儿他扣动了扳机,随着啪的一声枪响,只见那乌鸦就从半空中掉了下来。顿时,猎手们兴高采烈,掌声和叫好声连连响起。

“怎么样?”那猎手从人群中走出来对周大发说

“兄弟,好样的!”周大发真心夸一句。

“现在就看你的了!”那猎手说。

那猎手先开枪惊动了群鸟,这会儿哪有鸟从天空飞过?

过了半晌,两只麻雀从空中疾块飞来,周大发见了,立马举起枪,瞄也没瞄,但听啪啪两声枪响,那两只麻雀均被击中,应声落地。

“幺舅佬,你可了得!”那猎手亲眼目睹了周大发的枪法,立马伸出大拇指夸赞道,接着转身对全体猎手们说:“幺舅佬的枪法好,我杨百中服了!弟兄们,要是还有哪个不服的,别说我枪子儿不长眼!”

原来这猎手叫杨百中,因为枪法好,名如其人,是尹家峪说一不二的传奇人物。说罢,杨百中拉起周大发的手,硬说要与他结为老庚。周大发也很高兴,当即满口答应。

说起杨百中,他从小命苦,三岁时父母双亡,成了孤儿,靠吃百家饭长大。如今,他已过而立之年,守着父母留下的三间木房,一个人习惯过着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生活。不过,杨百中长得并不耐,身高五尺,英俊魁梧,枪法又好,能说会道,一呼百应。

这样的哥们儿,赶集时只要在广林镇上走一遭,就会博得不少姑娘的仰慕之情。杨百中二十岁那年,有媒婆给杨百中介绍过村里村外好几位姑娘,但都被杨百中一一婉言谢绝。他说的理由只有四个字“命中克妇”!那媒婆一听就哈哈大笑说,没见过哪个男人克女人,只听说有的女人克男人,比如谢家饭铺的老板娘。

一提到谢家饭铺老板娘,杨百中就不屑一笑,干脆摆明了说,只有谢寡妇,也就是谢家饭铺老板娘最适合他,因为两两相克。之后,他还给媒婆一些好处叫她到谢家饭铺去给他提亲。那媒婆倒真的去了一次,当即却被谢寡妇骂的狗血淋头。自打那时起,再也没人给杨百中撮合说媒了。

其实,谢寡妇只克死过一个男人,那就是谢家饭铺的老板谢老大,她俩头年结婚,次年生子,第三年谢老大暴病而死,丢下一家孤儿寡母。此后头三年,谢寡妇一心一意打点着饭铺的生意,也尽心尽力培养谢老大留下的一根独苗长大,一直再没婚嫁,也没流言蜚语。了解谢寡妇的人都说她守妇道,是个好女人。

但在那之后一个闷热的夏夜,谢寡妇里里外外忙完后,饭铺就打烊了,儿子也安歇了。夜深人静,她灭灯上床,却翻来覆去睡不着。一会儿听到饭铺外驿道上传来脚步声,她点灯下床,掌灯开门一看,门外站着一个后生,那就是多年前常来饭铺吃百家饭的杨百中。此时,杨百中上身赤膊,腰间仅穿一条短裤,他左手提着一只篾篓,右手提着一盏马灯。“你来干嘛?”谢寡妇问。“姐,岩梆梆,送给你的!”杨百中边说,边把刚才抓来装在篾篓里的石蛙给谢寡妇看。

谢寡妇凑过来,躬着身,低着头,去看杨百中手里提着的石蛙。这当儿,谢寡妇的前胸映入杨百中眼帘,瞅得他心跳加速,连连直喘粗气。那一口口粗气落在谢寡妇的脖颈上、耳根上、头发上,惹得她浑身发痒。谢寡妇抬起头,看到杨百中那直勾勾的眼神,这才意识到她身上只穿件红衣兜。此刻,杨百中看到了谢寡妇那端庄秀丽的面容,也触到了从她那摄人心魂的眼神。

当年,杨百中刚满十八岁,谢寡妇已年过二十六了。那天,谢寡妇尝到了一种从未体验过的幸福。当即,她告诉杨百中说,他身上长有毒刺,那是克女人的命,并警告他不要到外面沾花惹草,更不要娶任何女人,即使她谢寡妇,也只可与他做一辈子露水夫妻,绝不可明媒正娶,否则他俩之中必有一死。

迄今,十多年了,杨百中与谢寡妇那点事早已不是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杨百中和谢寡妇虽说都还是单身,但只要彼此任何一方想干那事,一到天黑就行。这几乎是公开的秘密了。杨百中是个敢作敢为的汉子,背后有杨百中撑腰,谢寡妇那家饭铺依然开得红红火火,即使谁吃了豹子胆也不敢在谢寡妇那儿撒野,要不然谢寡妇怎么会坦然让她与谢老大生的儿子当着众人叫杨百中为爹呢?

0

分枪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