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红樱>第1章:难眠之夜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1章:难眠之夜

小说:红樱 作者:8里坡 更新时间:2022/3/26 11:55:22

从八里坡走下来,一拐上周家台,红樱就望见了她的家。那幢吊脚楼坐南朝北依偎在山坳里。隔着大晒坪,家门口东边山坡下有座池塘,可灌溉这周家台上二十亩稻田。红樱一走上周家台,平日里喜欢守在家门口的那老条黄狗或许看到了她,在一个劲儿“汪汪”叫。那狗叫声惊动了家里的主人,红樱她娘从房里走到晒坪边,一眼望见红樱就骂骂咧咧:“死丫头,鸡都上笼了,这么晚才摸起回来!”骂完,接着回屋去了。

快到家了,红樱倒不很急。夜幕降临,微风吹来,红樱只觉格外清爽,站在周家台上,不经意转身回头,先看一看丫角寨下刘家湾,那刘家屋场家家户户是黑灯瞎火;再望一望凤凰窝边青龙嘴,这唐家大院盏盏灯笼却红光闪闪。忽而想起江山今日说的那些话,红樱觉得这人世间处处存在着不平等。但天色已晚,红樱来不及多想,转过身,蹽开腿,满心收好这一天的愉悦之情,穿过田间小路,疾块往家里走去。

堂屋里点了灯,母亲却觉得那灯不够亮,于是抽出别在胸前外衣上的绣花针,将灯捻挑了又挑。片刻,灯闪亮起来,缕缕光线洒在旮旮旯旯,屋里亮堂多了。借着从堂屋通过房门和板壁缝隙射来的灯光,厨房里并不昏暗。

回到家,红樱把随身而带的柴刀搁在门外晒坪里堆着的柴垛上,然后进屋拐到厨房里,只见妹妹红桃、红杏,还有弟弟山松,他们已围坐在饭桌边,等着她一回来就开饭。但不见母亲,红樱喊了她一声。母亲在火坑屋一边应声一边走出来,一到灶台边就揭开锅盖,将盖在锅里的几碗菜端到饭桌上。弟弟妹妹们或许饿极了,见母亲把饭盛过来了,他们连忙端起饭碗,拿起筷子,只顾自个人吃着饭,一个个闷声不说话。红樱坐在饭桌旁,呆呆瞧着弟弟妹妹们,母亲把一碗饭搁到她面前时,她甚至都没注意到。

“吃饭呀,傻丫头。”瞧见红樱心神不定的样子,母亲提醒道。

“在姑妈家吃过了,还不饿。”红樱解释,说罢,将她那碗饭分给弟弟、妹妹。

“见到娟子了?”母亲站在灶台边,手拿一个菜团子,边吃边问。

“不但见到娟子,还看到我哥了。”红樱说。

“你哥老往你姑妈家里跑,那怎么得了啊!”母亲心急,无奈道:“娟子都婆家了,你就不劝劝你哥?”

“他俩早相好,我劝也是白劝!”红樱说:“再说,我今天也没机会。”

“都在姑妈家,怎么就没机会?”母亲疑惑道。

“娘,别问了!”母亲追问,当着弟弟妹妹们的面,红樱不知说啥是好,只得嬉皮笑脸推诿道:“我等会儿再跟你讲。”

红樱担心母亲倘若打破砂锅问到底,而她再继续说下去,就会把幺爹回来却又不回家的事说露陷儿。一旦弟弟妹妹们知道了,红樱更担心他们想东想西,毕竟他们年纪都还小,还在读私塾的孩子,对外面的世界不很理解,对父母的情怀更不会体谅。更何况今日告别时,幺爹曾对红樱千叮嘱万交待,叫她暂时不将他回来的事告诉她母亲,尤其不要告诉弟弟妹妹。

听红樱如此说了,母亲便不再追问。仍见红樱嬉皮笑脸,但凭母亲对自己女儿一贯做派的了解,母亲猜想那也没啥好事。

夜深了,弟弟妹妹们早已安然入睡,母亲忙完家务活后就去到卧室,正要关门安歇时,红樱兴冲冲闯进来了。

“娘,我今晚要跟你睡。”红樱一把抱着她母亲撒娇似地说。

“都十七了,老大不下的还缠着娘!”母亲说。

“娘,今天是我生日呀,一年也就只有一次!”红樱纠缠道:“再说,我还有好消息告诉娘呢!”

“啥好消息?”母亲说:“不给为娘的添赌,我就要烧高香了!”

“真的好消息!”红樱松开双手,站在母亲面前,双手背在身后,嬉笑着说。

“不是你姑表哥家和……?”母亲说。

“娘,你想哪儿去了,我跟你说过一千句一万句,我跟家和哥没那事儿!”红樱说完,还补上一句:“即使家和哥对我有那意思,我也看不来他!”

“有你这句话,娘就放心了。现在我就担心你哥,杨家媒婆给他提过那么多亲,他就是死心眼儿,一个都看不上,偏要跟那娟子丫头,这造的是什么孽呀?”母亲说到此,忽而想起杨家媒婆今日又来过周家的事,于是说:“红樱,你也该找个婆家了,你看唐家大院怎么样?”

“娘,你说啥!”红樱说:“唐家大院跟我们周家不是老死不相往来吗?”

“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唐家大院现已不如前些年了,我们周家虽然没了你亲爹、二爹、幺……”母亲说到这里,她嘴里的“幺爹”还没说完,红樱就立刻打断母亲的话。

“娘,幺爹他回来了!”红樱高对母亲说。

“他回来和不回来有什么两样?你又不是他生的,我是你亲娘,你的婚姻大事有娘给你做操心!”没想到她把这么好的消息告诉母亲,母亲居然如此说。

“幺爹真的回来了,就在姑妈那儿,今天回来的!”母亲脸上显得很淡然,红樱看不出母亲心里有啥惊喜,于是接着解释说:“幺爹这几年在外面干大事呢!”

“干什么大事?你幺爹那点儿心思,你娘早就看出来了。”母亲说罢,又气呼呼诅咒道:“拉牢眼的不回来倒好,被枪子儿打死到外头,家里也甭收尸!”

母亲说的话,红樱越听越不对劲儿。听母亲这口气,幺爹离家这几年,在这兵荒马乱的岁月,母亲应该早清楚幺爹去哪儿了,至少明白他到外面混什么去了。

母亲睡下后,红樱钻进被窝躺在母亲身边,不再跟母亲提她幺爹那事儿,但这会儿她心里一直想着幺爹,更想着和幺爹一起来的江山,想着他们今天说的那些话,还有他们做的那些事。

红樱的亲爹周大富死得早,红樱当时年纪还小,对他没啥印象,但前些年听母亲说过,她亲爹性格豪爽,心直口快,敢作敢为,就是缺心眼儿。红樱对二爹周大贵印象较深,他特别疼爱红樱和她哥山榉这俩孩子,即使后来有了亲闺女红桃,二爹依然如故,从不对红桃有一丝偏心。二爹勤劳,家里家外安排得井井有条,他生性胆小怕事,但对人友善,乐于助人,一时在广林镇传为佳话。

而与两位兄弟相比,红樱的幺爹周大发却大不一样,他从小聪慧,刻苦读书,但只上过四年私塾就因家庭变故,不得不辍学回家干起了农活。从此,幺爹闷头闷脑,少言寡语,人们不知他脑子里想啥,后来他自学到一手篾匠好手艺,到处帮人织笆篓、箩筐、背篓、摇窝、簸箕、筛子。也许常年在外闯荡的缘故,幺爹虽然在家人面前不爱说话,但他心胸宽广,积极支持孩子们读书。在红樱看来,幺爹倒是个说干就干,有头脑,有闯劲,但又很倔强的人。

身边的母亲熟睡了,红樱却依然目不交睫,一点儿睡意都没有。

想起这次见到幺爹,红樱心里格外开心,但更开心的是见到幺爹后,还看到幺爹身边有她红樱一直仰慕的江山老师。

自从去年江山老师离开她的视野后,不知多少次,江山老师曾走进过她的梦里。在梦中,江山与她在一起,有时是在教室里上课,听他讲解“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之类的古文;有时是在校园里陪学生们一起玩游戏;有时是在野外带同学们一起野炊……其中,有一次梦见江山与她一起登山,但不慎跌下了悬崖,吓得红樱禁不住在梦中大喊着江山的名字。一觉醒来,她才发现那只是一场梦。

以前,红樱听说过‘红老壳’,人们说他们都是一些不怕死的泥腿子,但她今天见到幺爹和江山,听到幺爹和江山说的那些话和做的那些事,他俩就是‘红老壳’却不是泥腿子呀。红樱想不通。

幺爹靠自己拿手的篾匠活,还有周家的二十亩田地,红樱和她娘的绣花制衣手艺,养活一家老小倒也不难呀。与唐家大院相比,周家尽管不算富有,但比刘家屋场那些佃户的生活要好得多,那幺爹为啥就要去当‘红老壳’呢?幺爹说了,他要拉队伍灭了候扒皮,给周家报仇,那倒还说得过去。但候扒皮与江山无冤无仇,他怎么也跟幺爹混到一起?更不用说,以江山的学问在广林小学当个国文老师,靠薪资养家糊口,那更是轻而易举且又很光鲜体面的事,江山老师一位文弱书生怎么也会当‘红老壳’呢?

这一夜,红樱想来想去,一连串的问号越想越多,但怎么也想不明白。她想,要是幺爹在,要是江山在,他们一定会给她答案。此时,红樱恨不得这黑夜尽快过去,明天的太阳早些升起,以便她再去尹家峪,找幺爹和江山问个明白。

1

第1章:难眠之夜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