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红樱>第2章: 唐家要冲喜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2章: 唐家要冲喜

小说:红樱 作者:8里坡 更新时间:2022/3/27 11:25:22

雨水时节,天气就像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

天亮了,红樱一起床就跨出门,满眼只觉灰蒙蒙的。远眺,那山岚、村庄、大树,朦朦胧胧,宛如浸在了一片薄雾之中;近看,那田野、丘壑、小草,郁郁葱葱?,仿佛融入到一个绿色世界。

昨日还朗朗晴空,今日却细雨绵绵。

那雨没完没了,密密麻麻,如丝如线,似雾非雾,忽然,一阵春风吹来,乍暖还寒,红樱连忙退进屋。这时,母亲在火塘屋里已生了一堆火,燃烧得非常旺。

“趁天下雨,俺俩霸个蛮,尽快把唐千爷的装老衣整好,早些给送去。”母亲拾起火钳,坐在火塘边一把木椅上,一边烧火,一边叮嘱。

“我今日不得闲。”红樱进到火塘屋,叫一声娘,顺手拿把椅子紧靠母亲身边坐着,嘟弄嘴说。

“不得闲?”母亲反问道:“这雨下得都出不了门,你还有什么事?”

“我要去姑妈家!”红樱嬉笑道。

“昨天才回来,今天又去,你把魂丢那里了?”母亲一时生气,叱道。

“娘!我去那儿,把哥喊回来,把幺爹也喊回来。”头靠在母亲身上,红樱娇声道。

“大人的事,做儿女的莫管!”母亲说:“你哥和娟子那事,我也想好了,娟子有你姑妈姑爹管着,不会由着她性子跟你哥好。你哥没辙了,自然就会回来。他正现在气头上,你去也不管用!”

“那好,就听娘的话,我哪儿也不去,今天就在家里陪着娘!”听母亲把话完,红樱再也编不出要去姑妈家的理由了,于是悻悻然说。

“这就对了!你看,天老爷多好,趁下雨,俺俩把唐家的活赶完了,再等天一晴,就安心帮你哥一起整秧田,播稻种。那往后,田地里的活就忙个不完了。”母亲高兴,接着说:“唐家这活,要赶急!”

“不是约好两个月期限吗?”红樱问母亲,又说:“那料送来才几天时间,离结工日还早得很!”

“其实,也不早了。”母亲不经意说。

“娘,你这话我听不明白。”红樱疑虑道:“难道唐千爷快不行了?”

“昨日,杨家媒婆来过,她说唐千爷卧床不起已个把月了,还说唐家找了杨家媒婆,要她尽快给唐千爷的幺儿子找个女子成婚,为久病不愈的唐千爷冲冲喜。”母亲解释说。

“那杨家媒婆来我们家干什么?”红樱疑惑道。

“娘昨晚问过你,唐千爷家怎么样?”母亲说。

“他家好啊,有田有地,有吃有穿。”红樱反问道:“你问我?要我嫁到唐家?”

“不问你,我问谁呀?”母亲说。

“听说,祖宗八代以来,八里坡周唐两家一直互不通婚。”红樱说。

“孩子,这世道是变的,今非昔比了!”母亲说:“昨天,杨家媒婆传话,她来找我,那还是唐千爷的意思!”

“我的娘啊!”红樱连忙呼喊,接着说:“我连唐千爷的幺儿子长什么模样都不记得了,再说,他幺儿子现在哪儿?还是他十五六岁时,我看到过,现在过去都七八年了,我都没见过他人毛,怎能就跟他成婚呢?”

“他幺儿子后来一直在外读书,听杨家媒婆说,他还到广州一个军校上过学,后来当兵,已升为连长了,现就驻在津市呢!”母亲说。

“管他是什么长,反正我不嫁!”红樱说罢,继续补充道:“我谁也不嫁!”

“你也老大不下了,唐家都不嫁,你还要嫁哪家?”听到红樱说的话,母亲就气不打一处来,说道:“你哥不听我的,你也不听我的,一家子都不听我的,以后我难得管你们了,倒还落得个清闲!”说罢,丢下火钳,站起身,去了厨房。

弟弟妹妹们穿衣起床后,都围坐到火塘边。或许听到了母亲和大姐的争吵声,他们依然不说话,一个个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红樱给他们打来洗脸水,拿来毛巾,他们才嬉皮笑脸叫一声大姐。

红樱从小就只知道青龙嘴边的唐家人口多,十几户人家墙挨墙,屋连屋,把那院子围得像个倒立的“凹”字。正中间那户就是唐千爷的家,一幢占地亩把的两层四合院,院内还有一口大天井,其它的人家就是跟他一个祖宗传下来的同族后裔,不是族兄族弟,就是侄子侄孙,家家户户田地宽绰,不愁吃不愁穿。

但红樱并不完全了解这唐家曾经的显赫历史。原来,那唐家老祖宗乃麻寮千户所土司王,宋元时期就统管澧溇流域广阔疆域。明朝初年,盘踞在五雷山以东道水流域的安福千户所夏氏土司王发动叛乱,唐氏土司王奉朝廷之命派兵协剿,最终灭了夏氏。因平叛有功,朝廷命唐氏土司王留其一支人马据守在此,同样被封为“千户”。清雍正十三年,“改土归流”后,沿袭数百年的土司制度被废,主动归顺清廷的“千户”、“百户”土司被剥夺军权,并分别改称为“千爷”、“把爷”,虽均为虚职,但依旧以“长滴子”俗规世袭,代代相传,直到清朝灭亡。时至民国,这支唐氏已在广林繁衍十余代,人口两千有余,遍布全镇各村。那唐千爷乃最后一代嫡传,清朝虽亡,但人们依然习惯称其为“千爷”。

红樱知道,唐千爷其实有俩儿子。大儿子唐西兆经商,一直做桐油生意,常年往返于广林与常德、津市之间,但前几年带着人马驮着货物走到临澧太浮山附近时遭土匪袭击,唐西兆当即被打枪死,连尸骨都未找回。唐千爷的幺儿子唐西章聪明伶俐,自小勤奋好学,饱读诗书,十六岁时考上县立中学,后来随几位同学一道南下广州,考上了黄埔军校,毕业后随国民革命军北伐,这会儿已当了连长。

虽然唐家与周家互不通婚,但这两家的孩子们都喜欢在一起玩耍。红樱八九岁时就跟唐家小少爷一起玩过。那时,他们在暑期常去大湾沟水凼里摸鱼、抓螃蟹、捉虾子,甚至光着屁股玩水。长大后,红樱偶尔回忆起来,总觉得那段时光他们都很快乐,也很值得留恋。但她十岁后,就很少见唐家小少爷了。她常想,毕竟各自人生的轨迹不同,唐家小少爷后来干嘛去了,她再也没心思更没必要去打听。有时,关于唐家小少爷的新闻传到耳边,即使听到了,她也没在意。

但如今,红樱知道了,唐千爷有意要唐家小少爷娶她成亲这事,那着实令她深感意外。从母亲的话语中觉察,红樱觉得母亲是很想促成这门婚事的,但红樱心里早已装着江山,只是还没敢跟母亲吐露她的心思。这会儿,他在母亲面前拒绝了唐家小少爷,接着就将江山的音容笑貌在脑海里画了一张肖像,将他的好处点点滴滴写在心坎里,准备在某个迫不得已的时刻跟母亲摊牌。

可是,一想到要跟母亲摊牌,这时,红樱就情不自禁笑了,她笑自己是否自作多情了,她那藏在内心的小秘密还没敢开口跟江山老师说呢,更何况她也不清楚江山是否有了家室,或者是否有了相好,一旦冒昧敞开自己的心扉,要是让人拒绝,她岂不自寻烦恼?

这天早上,母亲在厨房里忙活着,又是烧火,又是摘菜,给一家子做早饭,以便让红桃、红杏和山松吃了早点儿到书院台去念书。母亲忙得不亦乐乎,红樱却坐在火塘边一门心思想着这想着那,没像平日一样忙前忙后给母亲打个下手。红樱思来想去,那结果还是她要尽早见到江山,一来探探江山对她的口气,二来问一下她昨日老想不明白的问题。

但是,怎么才能尽快见到江山?红樱脑海中浮现这个巨大的问号,一时无解。

不知何时,发现身边的弟弟妹妹们都跑去母亲那儿了,红樱才如梦初醒,她连忙站起身,伸了个懒腰,然后去厨房,和一家人吃早饭。

0

第2章: 唐家要冲喜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