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莱东儿女英雄传>第三回 倭寇铁蹄犯胶东 三妮初唱《国际歌》(中)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回 倭寇铁蹄犯胶东 三妮初唱《国际歌》(中)

小说:莱东儿女英雄传 作者:苦海无边 更新时间:2022/8/6 11:40:42

战大鹏大半年没见到三姐了,骤然相见,那透着的就是一个亲,唠起磕儿来没完没了。三妮十七岁了,竟然长得同大鹏差不多高。那个年代,女孩儿七、八岁就要开始裹小脚。娶媳妇看新娘子俊不俊,先瞅瞅脚小不小。再长大一点,还要束胸,把胸脯束得平平的。可三妮和我已经嫁人,温柔贤淑的大姑、二姑就不像是一个娘生的,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女孩儿。

三妮打小就野的让人头疼,比小小子还淘气,时常带着一群小小子去小清河里捞鱼、捉蛤蟆,总会弄得满身泥巴才回家。要不就去山上抓野鸡、捉兔子,是家喻户晓的“孩子王”。让三妮裹小脚?那是办不到的!三妮躺在地上双脚来回蹬着,又哭又闹,甚至把两个脚后跟都搓掉了皮,直冒血丝子。我奶奶心疼闺女,只好劝我爷爷作罢。到了束胸的年龄,我爷爷和我奶奶再也不敢强迫三妮了。以至于在苦难的岁月里,三妮就像山上乱石头中的野草,倔强茁壮地成长了起来,发育得强壮有力,身板儿比小小子还结实。为此,十里八乡一些喜欢嚼舌根子的老娘们儿,给三妮取了个绰号“战大脚”。

我们家几辈子也没个识文断字儿的人,所以我爷爷就下了狠心要供一个学生,把我爹送到老爷爷战传熙办的私塾里念书。我大伯和二伯牺牲之后,我奶奶一病不起,也多亏了三妮身体强壮,屋里屋外,田间地头的帮着我爷爷忙活,这才支撑起了这个家。

我忘了是谁说过的了:“人和人相遇,靠的是一种缘分;人和人相处,靠的是一份诚意;人和人相爱,靠的是一棵真心。”

提起三妮来,全村人没有不头疼的。可是,三妮和“双枪无敌赛彦平”杜梓林杜爷爷似乎格外有缘。杜爷爷多年之后又见到三妮,那是打心眼儿里的喜欢,竟然打破了他不收女徒的规矩,答应收三妮为徒,把自己赖以成名的“双枪”绝技传给三妮。杜爷爷还和我爷爷私下里商定,等过几年局势稳定,让三妮嫁给他比三妮小三岁的儿子杜仁兴,两个人就结为亲家。女孩子大几岁没关系,“女大三抱金砖”嘛。我爷爷自然含笑答应,并让杜爷爷带三妮参加革命工作,边干革命边学习杜爷爷的“双枪”绝技。

说起“双枪无敌赛彦平”杜梓林杜爷爷,在胶东那可是大大的有名。他不仅枪法出神入化,家传的“七星螳螂拳”也打得出神入化,就连我爹的“七星螳螂拳”都是杜爷爷所传。可惜的是,我爹跟着杜爷爷练习“七星螳螂拳”的时间太短,未得杜爷爷的真传。

让杜梓林杜爷爷名扬莱东的是,他双手各使一支美国造的“柯尔特M1873”左轮手枪,左右开弓,百发百中,所以得了一个“双枪无敌赛彦平”的美名。若说杜爷爷的枪法第二,全胶东没有敢说第一的。就连巨匪刘黑七也慕名多次修书,恳请杜爷爷给他当“二当家”的。

杜爷爷和我们家的渊源极深,他还是我爷爷的入党介绍人呢,他们都是英勇壮烈的“一一?四”**的参与者。在血腥的松椒村突围战斗中,我年仅十八岁的大伯和不满十七岁的二伯,为了保护杜爷爷和受伤的我爷爷突出白匪军第八十一师运其昌部赵廷弼团的包围,壮烈牺牲。“一一?四”**失败后,咱们党的莱东特委**张连珠在文登城英勇就义,人头被白匪军悬挂在文登城门示众三天。那前儿的莱东大地一片白色恐怖。白匪军、民团对**的老百姓疯狂地进行清剿、逮捕、屠杀。杜爷爷和我爷爷万般无奈之下,只得潜回家乡,我爷爷边养伤,边等待党组织的指示。

三妮正叽叽呱呱的讲述着这大半年来,跟随“双枪无敌赛彦平”杜爷爷冒着生命危险走村串户,寻找失掉联系的党员,发展新党员,重新聚集革命力量,准备武装起义的所见所闻。忽然,屋内传来低低的《国际歌》声:“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

大鹏没有听过《国际歌》这首让人热血沸腾的歌,他愣了愣,看了姐姐三妮一眼之后,不由自主的叨咕了一句:“这是啥歌?咋没听过?……”

三妮撇了撇嘴,对弟弟大鹏说道:“哼!真没学问,连《国际歌》都不知道。这首歌呀,叫做《国际歌》,是一个高卢人写的,是专门写给咱们穷苦老百姓的歌。”

大鹏望了望姐姐那被太阳晒成黑红色的方圆开朗的脸庞上,那宽宽的前额上,出现了几道细细的纵横纹线,就像是在思索着什么。显得既单纯又有主见,天真而又不失有成年人的某些老练。这哪里是一个十七八岁大姑娘应该有的表情,分明就是一个久经考验,有着丰富对敌斗争经验的老资格地下工作者。

姐姐的蔑视让大鹏心里很不痛快。他撇了撇嘴,回头看了一眼没有一丝灯光透出来,捂得严严实实的窗户,对姐姐三妮说道:“都**八的大闺女了,又不是不点儿的小嫚儿,还疯疯癫癫的潮吧,看谁还敢娶你!”

三妮瞪了弟弟一眼,说道:“啊呸!你再瞎咧咧,你信不信三姐一巴掌呼死你!哼!你以为你三姐就会唱《打花拍》呀?”

《打花拍》是我家乡的一首民歌,内容幽默有趣。以打花拍的形式,告诉人们生活中穿衣服的基本步骤。是三妮在家帮助我奶奶干家务的时候,经常哼的一首莱东小调。而三妮最烦的就是别人说她出嫁的事儿,她打心眼儿里瞧不起比她小三岁,鼻涕啦瞎的杜仁兴。

大鹏有些怕三姐,为了哄三姐高兴,他从怀中拿出半啦烤地瓜,送到三妮面前说道:“三姐,俺特意给你留着的,有点凉了,你吃点儿垫吧垫吧!呵呵……你才刚说《国际歌》是那个姓‘法’的人专门写给咱们穷苦老百姓的歌,也不知道他是哪儿的人,还姓‘法’?这姓真怪,也真有本事,能写出咱们穷苦老百姓的歌。不过,他写的《国际歌》真好听!”

三妮把嘴里的地瓜吞进肚子里,抹了一把嘴角边的黑灰,“咯咯”笑着说道:“大鹏,咱们家就属你识文断字儿,咋啥都不知道呢?还姓‘法’的人。呵呵……那‘法兰西’不是人名,是一个国家,离咱们莱县老远了。就像咱们中国,你能说是姓‘中’的人吗?”

“哦……”大鹏装得一副恍然大悟、十分诚恳的样子,说道:“三姐你真有学问,俺在传熙爷爷办的私塾里念的书都白念了。那三姐你会唱《国际歌》吗?”

三妮抹搭了弟弟一眼说道:“啥叫会吗?大鹏,你把‘吗’字儿去掉,三姐唱给你听!”

说到这里,三妮挥舞着双臂打着拍子,低声唱了起来:“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大鹏完全被三妮感染了。他虽然不会唱《国际歌》,但是,也学着姐姐的样子慷慨激昂的用力挥着双臂,跟着三妮所唱《国际歌》的旋律哼唱着:“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大鹏跟着姐姐唱了几遍《国际歌》之后,基本学会了。三妮又开始给弟弟讲起了《国际歌》。半个世纪之前,在极端黑暗的法国巴黎,血雨腥风中掀起了狂飙,世界上第一个无产阶级政权“巴黎公社”诞生了。然而,“巴黎公社”仅仅战斗了七十二天。“巴黎公社”战士的热血,激怒了一位名叫欧仁?鲍狄埃的青年诗人,他流着泪水从地上爬起来,用战友的鲜血写出了悲壮的《国际歌》歌词。“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能实现”!这是一个划时代的呐喊,是沉睡的人类社会夜幕中的一道耀眼的闪电,呼唤着赴汤蹈火英勇献身的革命精神。让统治阶级在英特纳雄耐尔面前发抖吧,无产者在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

0

第三回 倭寇铁蹄犯胶东 三妮初唱《国际歌》(中)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