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莱东儿女英雄传>第三回 毅山巧取罘平城 鬼子偷袭雷公祠(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回 毅山巧取罘平城 鬼子偷袭雷公祠(下)

小说:莱东儿女英雄传 作者:苦海无边 更新时间:2022/8/7 13:28:47

东厢房内,一大队二中队中队长胡秀山也是位老行伍了,他也是远近闻名的神枪手。手中的一杆“汉阳造”那也是百发百中,一枪一个准儿。林毅山离开东厢房,去了西厢房之后,东厢房之内,只剩下胡秀山和胡春林两个人。可惜,船漏偏遇顶头风。没有半袋烟的功夫,胡春林又胸部中弹,昏迷过去。胡秀山以为胡春林已经牺牲,恨得他牙齿咬得“咯吱吱”直响,决心为战友胡春林报仇。二十多个小鬼子猫着腰摸了上来,胡秀山手持“汉阳造”,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五枪打死了五个小鬼子,打得小鬼子不敢冒头。

忽然,一架小鬼子的侦察机尖啸着向雷公祠俯冲下来。也是这个小鬼子的飞机驾驶员狂妄之极,自己作死。他欺负三军的勇士们没有高射机枪,更没有高射炮,所以飞得极低,几乎是擦着树梢向雷公祠冲来。侦察机本身对三军的勇士们没什么威胁,这个小鬼子的飞机驾驶员一来想秀一秀“大东瀛皇军”的赫赫军威,二来也是想从心理上彻底打垮三军的勇士们。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这个倒霉蛋儿小鬼子的飞机驾驶员,鬼使神差的遇上了正因为战友胡春林牺牲而满腔怒火,偏偏枪法如神的胡秀山。胡秀山对半空中飞来的这只怪鸟毫不畏惧,手中的“汉阳造”一顺,瞄都没瞄,仅仅凭感觉“啪”的就是一枪。

当真是雨点落在香头上,巧了!也是该着这个小鬼子的飞机驾驶员命丧李贺庄,血溅雷公祠。胡秀山根本就来不及瞄准打出的这一枪,子弹直接穿过风挡玻璃,把这个小鬼子的飞机驾驶员的脑袋打得稀碎。小鬼子的这架飞机一头扎到雷公祠后山坡上爆炸起火了。

这一下,胡秀山用“汉阳造”打下小鬼子侦察机的英雄事迹一下子传遍了齐鲁大地。可胡秀山在老百姓嘴里那就变成雷公祠的雷神显圣了。雷神对肆无忌惮的小鬼子在自己本应庄严肃穆,享受人间香火的地方妄动刀兵,损毁圣物,不由得大为恼怒。尤其是小鬼子怪模怪样儿的“大鸟”直冲自己飞来,竟然把自己视为无物。嘿嘿,是可忍,神不可忍!雷神不由得大发雷霆,一记“五雷天罡正法的掌心雷”就把这个“大鸟”打了下来。

这一仗,一直打到下晚儿。忽然,西院传来“轰”的一声巨响,接着就是曾昭琳的吆喝声:“鬼子把院墙炸开了!”

祁礼**听到爆炸声和曾昭琳的喊声大吃一惊,急忙带着战家兴赶往西跨院。杜梓林和大鹏担心祁礼**和战家兴的安危,紧跟着也冲了出来。

青旺的杨树和柏松一棵棵被截断,淡绿的浓汁冒出来,嫩枝绿叶铺遍地。好几个三军的勇士倒在地上,曾昭琳满身血渍,脸上沾满泥土的坐在地上,手里举着一杆打光了子弹的“老套筒”。几个小鬼子端着“三八大盖儿”围在曾昭琳身边,并不急着杀她,只是嘻嘻哈哈的把明晃晃的刺刀在她眼前晃来晃去的。

大鹏两眼冒火,大喝一声,双手的盒子炮同时开火,和祁礼**、杜梓林、战家兴一齐猛打,把几个小鬼子像割麦子一样撂倒。可是从墙豁子又涌进来一股小鬼子,杜梓林“柯尔特M1873”左轮手枪的子弹已经打光。他怒气大发,从腰里摘下酒葫芦,拔掉塞子“咕咚”、“咕咚”几口喝干,“啪”的一声将酒葫芦摔在地上,一摸胡须,抄起地上的一杆“三八大盖儿”,挺着刺刀杀进小鬼子群里。

战家兴这当口也打光了“七星盒子”的子弹,他也是打雷一样大喝一声,就要冲向小鬼子。战大鹏担心自己的爹手中没有趁手的家巴什儿,可别吃了亏,急忙拔出背上家传的宝刀,用力掷出,同时大叫道:“爹,接刀!”

家传宝刀就像流星般向战家兴飞去。战家兴伸手抓住刀柄,就势挽了一个刀花护在祁礼**身前,迎住了冲过来的两个小鬼子。战家兴前手垂于左,露出了右手腹肋,前头的小鬼子不知是计,举枪向战家兴刺来。战家兴左肘往右横垫开小鬼子的刺刀,左右二脚斜踏而入,刀光一闪,一招《梁氏刀法》中的“白了少年头”,“咔嚓”一声,小鬼子的鬼头已经落地。后面的小鬼子还没看明白咋回事儿,战家兴的宝刀就势斜劈下去,一招“壮志饥餐胡虏肉”,又把这个小鬼子劈成了两截。

这当口,四个小鬼子分成两组“哇”、“哇”怪叫着,把杜梓林围住了。一个小鬼子挺起刺刀向他刺来。杜梓林往后闪一步,刺刀向右上方一拨,把小鬼子的刺刀挑到一边,掉手狠狠地将刺刀插进小鬼子的肚子里。另一个小鬼子刚要向杜梓林脊后刺来,杜梓林敏捷地向旁边一闪,那小鬼子用力过猛,刺刀插进树身,人也趴倒在上面。杜梓林又结果了第二个小鬼子。剩下的两个小鬼子惊呆了,转回身就跑,杜梓林赶上去,一刺刀捅倒一个。最后一个小鬼子被戳倒了,刺刀却没刺进去。杜梓林知道刺刀已被热血烫弯,可是他已经杀红了眼,调过枪把子,狠狠地砸去,砸得小鬼子的脑浆四处迸溅。

大鹏年纪小,可也不是孬种。他不会拼刺刀,就把“三八大盖儿”掉过来当棍子使,护在曾昭琳身边,不让小鬼子伤着她。他这会儿功夫也砸倒了两个小鬼子。就这当口,杜梓林忽然看到一个小鬼子端着“歪把子”从墙豁口爬进来,正把枪口对准祁礼**。杜梓林飞身扑过去挡在祁礼**身前。小鬼子的“歪把子”响了,杜梓林应声倒地,当时就没气了。祁礼**肚子上也被打了三颗子弹,肠子都流出来了。

这情景被大鹏看到了,他大喝一声把“三八大盖儿”当扎枪撇了出去。大鹏人小劲儿可不小,“三八大盖儿”飞出去之后,刺刀正扎在打机枪的小鬼子胸上,这个小鬼子又从墙豁口摔了出去。

小鬼子见战家兴厉害,就上来五六个围住他。忽然小鬼子纷纷倒下,如同摔谷子一般。原来受伤的祁礼**忍着剧痛,一手捂着肚子,另一手的“二把盒子”一枪一个,弹无虚发地毙杀小鬼子,给战家兴解了围。战家兴满身上下全是血,瞪着鸡蛋大的火红眼睛,手里抡起发着红光的宝刀,“唰唰”两下,就像削地瓜般把剩下的两个小鬼子的鬼头斩下来。

冲进院子的小鬼子就剩下几个还在困兽犹斗。曾昭琳的大腿被一个小鬼子扎了一刺刀,走不了路。她拖着一条伤腿吃力的爬到了祁礼**身边,边哭,边把肠子望祁礼**的肚子里塞。祁礼**强笑着说道:“昭琳,别塞了,我不成了!你快跟着老战他们冲出去吧!”

祁礼**说着,把手中的“二把盒子”塞到曾昭琳手里。曾昭琳把“二把盒子”推回到祁礼**的手中,哭着说道:“不!我和你死在一起!”

祁礼**咳嗽了一阵说道:“昭琳你……你别……别傻。你得把肚子里的孩子养大。你把孩子养……养大,我祁家就……就有后了!孩子不管闺女还是小小子,就叫‘祁慕琳’……”

曾昭琳闻言,抱着祁礼**嚎啕大哭起来。

天完全黑了下来,一大队政委宋澄带着剩下的十几个人来支援祁礼**和战家兴父子,消灭了冲进院子里的小鬼子,来到祁礼**身边。

战家兴见祁礼**伤的这么重,虎目含泪,内疚的说道:“祁礼**……”

忽然,庙外传来剧烈的枪炮声,祁礼**从昏迷中醒了过来,对宋澄说道:“一……一定是孙正先听到枪……枪声,带……带着转移的队伍杀了回来。快……快组织大伙儿突围!”

祁礼**伤的这么重,脑子依旧这么清醒,不由得人不佩服。宋澄犹豫的说道:“祁礼**,你伤的这么重……”

祁礼**又咳嗽了一阵,说道:“别管我,快走!得保留打小鬼子的火种!”

战家兴流着泪对祁礼**说道:“不!俺就是死也要把你背出去!”

战家兴说着,在宋澄帮助下,猫腰把祁礼**背在背上,然后对大鹏说道:“儿呀,背着你祁家婶子!”

战大鹏哽咽着答应了一声,跪在杜梓林的遗体旁磕了三个头,辞别了师傅。然后,用绑腿布把曾昭琳牢牢地捆在背上。宋澄一声令下,残存的十几名三军的勇士们呐喊着向墙豁口外做了一次悲壮的冲锋。可是,小鬼子围得甚紧,墙豁口外面是一马平川,三、四个三军的勇士被小鬼子的“歪把子”打到了,剩下的人又赶忙猫到墙后面。

宋澄端起来被战大鹏扎死的那个小鬼子的“歪把子”,端起来大声吼道:“他娘的!不是鱼死,就是网破。咱们今儿个这就和小鬼子拼了!”

宋澄的吼声没落,忽然,战家兴脱了棉袄,光着膀子提着用绑腿布捆好的集束手榴弹,窜到墙豁子边,大家伙儿一看都惊呆了。对一般人,四颗手榴弹的集束捆就不易出手了。因为这种重量顶多能扔出十米远,而巨大的爆炸力很可能把他自己也炸碎。可这回战家兴竟然拎着整整十颗,大家伙已经来不及制止了。只听见战家兴大吼一声:“小鬼子,日你姥姥!”

只见战家兴的身子转了一个圈,像掷铁饼一样将集束手榴弹甩出去。奇迹发生了,这捆巨大的集束手榴弹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状抛物线,径直飞出十四五丈开外。

就在战家兴扑倒的同时,一阵山崩地裂的巨响,强大的冲击波飓风般掠过,西院的院墙像是纸糊的被震的稀碎。顷刻问,碎砖烂瓦连同小鬼子的残破肢体下雨般地纷纷落下。突围的道路打通了,听到同志们的呼喊声,浑身多处负伤的战家兴不知道自己哪儿来的一股劲儿,他从血泊中爬起来,一手持祁礼**的“二把盒子”,一手拎着自己的“七星盒子”,在手臂中弹的张玉华帮助下,重新背起昏迷不醒的祁礼**,浑身浴血的跟在大伙儿后面,怒吼着冲过被炸塌了的院墙,冲出雷公祠。

0

第三回 毅山巧取罘平城 鬼子偷袭雷公祠(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