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莱东儿女英雄传>第四回 大鹏奋勇救昭琳 抗倭自有后来人(上)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回 大鹏奋勇救昭琳 抗倭自有后来人(上)

小说:莱东儿女英雄传 作者:苦海无边 更新时间:2022/8/8 13:58:50

三军的勇士们杀出雷公祠后,大鹏身背曾昭琳,一手持“七星盒子”,另一只手握着“二把盒子”,左右开弓,边压制小鬼子的火力,边奋勇突围。战大鹏背上的曾昭琳手中拿着“双枪无敌赛彦平”杜梓林生前所用的两支“柯尔特M1873”左轮手枪,十分冷静的瞅见一个小鬼子的影子,“呯”的就是一枪。

见三军的勇士们冲出雷公祠来,小鬼子急红了眼睛,边疯狂地向三军的勇士们射击,边端着上了刺刀的“三八大盖儿”,“呀”、“呀”的怪叫着冲了上来。本来已经撤走了的十几个小鬼子的骑兵也转了回来,挥着寒光闪闪的马刀,策马怪叫着,向雷公祠冲来。

一阵密集的弹雨射来,大鹏虽然背着曾昭琳,但是他十分机灵,身子一晃就躲在一块大石头后面。可是,指挥突围的宋澄却大腿受伤,一头栽倒在地。宋澄身边的战家兴身上多处中弹,和祁礼**一起摔倒在地。战家兴只觉得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子弹拖着火红的尾巴嗖嗖地从面前飞过,也不知道祁礼**怎么样了?战家兴很想扭过头去看一眼祁礼**,可是他一用力,竟然又昏了过去。

张玉华不顾飞蝗般的弹雨,不顾手臂受伤,四肢并用,三下五除二的来到战家兴身边,摇了摇战家兴的手臂,大声叫道:“老战!老战!”

战家兴吃力地睁开双眼,努力对张玉华笑了笑,把流出来的肠子又往肚子里塞了塞,紧了紧皮带,对张玉华说道:“老……老张,俺浑身……浑身一点劲儿也……也没有,你……你替俺把祁礼……祁礼**背出去吧!”

张玉华看了一眼头部又中一弹,就像血葫芦似的祁礼**,伸出手去试了一下祁礼**的呼吸,泪流满面的对战家兴说道:“老战,祁礼**已经牺牲了!俺还是背着你走吧!”

“啥?祁礼**牺牲了?”战家兴急怒攻心,又昏了过去。

“祁礼**牺牲了?”躲在大石头后面的大鹏吃了一惊。他探出头去,双枪并举,“啪”、“啪”两枪,把一个刚露出头来的小鬼子打得又缩了回去。

战大鹏连滚带爬的来到战家兴身边,一见浑身浴血,昏迷不醒的战家兴,不由得大惊失色。他把双枪放在地上,双手摇着战家兴的肩膀,失声痛哭道:“爹!你这是咋的了?爹!”

战家兴又缓缓睁开眼睛,对大鹏说道:“儿呀,别哭!你要是……要是老战家的种就……就别哭!帮……帮着爹把……把祁礼**……祁礼**解下来!”

曾昭琳哭泣着对战大鹏说道:“大鹏,你把我放下来,我要看一眼老祁!老祁,老祁呀,你怎么就……就这么狠心,扔下我一个人走了!老祁……”

祁礼**牺牲了!祁礼烈士是牺牲在胶东抗倭战场上的我党及所领导八路军的最高将领。他是领导了天福山抗倭武装起义的第四届胶东特委**,是山东人民抗倭救国军第三军司令员兼军政委员会**。他把自己当成胶东人民的儿子,在胶东人民的心目中享有极高的声望。祁礼**牺牲后,当地党组织和老百姓把他的遗体安葬在文登的崔家口村。

神州的第一位皇帝秦始皇曾经说过一段气吞山河的誓言,这段誓言已经无从考证真伪,也没有必要去考证:“朕统六国,天下归一,筑长城,镇九州龙脉,卫我大秦,护我社稷。朕以始皇帝之名在此立誓:朕在,当守土开疆。扫平四夷,定我大秦之基。朕亡,亦将身化龙魂,佑我华夏永世不衰!此誓,日月为证,天地共鉴,仙魔鬼神共听之!”

多年后,著名诗人郭文豹先生曾赋诗一首,深情的缅怀祁礼烈士:“天福英雄是祁礼,献身革命国忘私。当年猛打雷公祠,今日高标星宿旗。万代东风吹海隅,一方化雨仰宗师。文登多少佳儿女,接力还须步伐齐。”

大鹏没有听曾昭琳的话,而是和张玉华一道把祁礼**的遗体从战家兴身上解下来。

战家兴把手中的“七星盒子”交到儿子手中,拿过原本属于自己的“二把盒子”,又拿起祁礼**身边家传的宝刀,交到大鹏手中,**着郑重的说道:“儿呀,这……这把刀你一定……一定要子子孙孙……子子孙孙传……传下去!”

张玉华抢过话来说道:“老战,你就是受了点儿轻伤。俺给你扎古扎古,背着你……”

战家兴一把抓住张玉华的手臂,急切的说道:“小……小鬼子要冲上来了!俺求你替俺把祁礼**的尸首背出去,俺给你们断后!祁礼**的尸首不能……不能落到小鬼子手里!”

“嗯……老战,俺听你的话,把祁礼**背出去!咱们下辈子……下辈子还做兄弟!”张玉华噙着眼泪说着,猫腰把祁礼**的遗体背在背上,又用绑腿捆住。

大鹏闻言,惊得面无人色,急切的对战家兴说道:“爹,你不能死!”

战家兴苦笑了笑,对大鹏说道:“儿呀,爹……爹是祁礼……祁礼**的卫士,没保……保护好祁礼**,还有啥……有啥脸活在……活在这个……这个世界上?爹就是……就是死了也没有……没有脸去见咱们……咱们战氏家族的列祖列宗呀!”

大鹏左手抓起地上的“七星盒子”,“啪”的一枪,把一个冲到近处的小鬼子打倒在地,泪流满面的对战家兴说道:“爹,俺不走!俺和爹要死死在一块儿!”

战家兴一瞪眼,用尽力气骂道:“你个……你个忤逆不孝……忤逆不孝的畜生!你……你他娘的要是……要是死了,谁给老子……谁给老子传宗接代?”

“老战,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我们把你背出去,养好伤,将来好给老祁报仇!”曾昭琳满脸泪水,望着显然伤重难治的战家兴说道。

“他……他婶子,俺没……没护住祁礼**,对……对不起你!你一定……一定好好活下去,把……把孩子养大,给……给祁礼**留个后。”战家兴对曾昭琳说到这里,知道自己对儿子过于粗暴,于是又用尽力气举起右手,**大鹏的头,温言说道:“儿呀,你还得把你祁家婶子背出去,她的肚子里头还有祁礼**的骨血呢。你陪着爹死了,谁救你祁家婶子?你这不是诚心让祁礼**绝户嘛?你让爹咋去见祁礼**!”

“小鬼子的骑兵冲上来了!”张玉华猛然一抬头,吃惊的大叫道。

大鹏来不及多想,伸手抓起地上的两支“七星盒子”,左右开弓,“啪”、“啪”就是两枪,一个小鬼子的骑兵一头栽下马来。剩下的小鬼子骑兵速度都没放慢,手中挥舞着寒光闪闪的马刀,“嗷嗷”怪叫着向几个人冲来。小鬼子骑兵的攻击速度极快,两个小鬼子骑兵的马刀眨眼间已经闪着寒光向大鹏的脑袋劈了下来。

大鹏单腿跪地,手中的“七星盒子”一甩,“啪”的又是一枪。可惜,左手这一枪没有打中,右手这支“七星盒子”咔嗒一声,子弹打光了。大鹏毫不惊慌,左手的“七星盒子”一指这个小鬼子骑兵,又是咔嗒一声,左手的“七星盒子”也打空了。大鹏情急拼命,右手一扬,手中的“七星盒子”向这个小鬼子骑兵的脸飞去。

这个小鬼子骑兵也不是善茬,只见他躲都不躲,只是手中的马刀一挥,将大鹏的“七星盒子”打落在地。这个小鬼子骑兵正想一刀砍下大鹏的脑袋,却被重伤倒地的战家兴手中的“二把盒子”“啪”、“啪”两枪把脑袋打得稀碎。那马居然来了个急刹车,把个死鬼挂在马背上。另一个小鬼子骑兵手中的马刀已经闪着寒光劈向大鹏的脖子。

战家兴救子心切,“啪”、“啪”又是两枪。可惜,这个小鬼子骑兵和战家兴之间隔着一个死鬼和一匹东洋马,这两枪都没有打中。这个小鬼子骑兵只是顿了顿,马刀仍然没有停留,继续砍向大鹏的脑袋。

大鹏要争的就是这转瞬即逝的机会,他这时已经把家传的宝刀拔出鞘来,一招《梁氏刀法》中的“待从头收拾旧山河”,“当”的一声格开这个小鬼子骑兵的马刀。大鹏又顺势把家传宝刀挥了个半圆,整个人跳了起来,一招《梁氏刀法》中的“笑谈渴饮匈奴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反劈这个小鬼子骑兵的脖子。大鹏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小鬼子骑兵虽然是俯着身子来砍他,尽管他的一招《梁氏刀法》中的“笑谈渴饮匈奴血”速度也够快,可这个小鬼子骑兵依仗着东洋马冲刺的速度,还是轻易的躲开了他这招“笑谈渴饮匈奴血”。

这个小鬼子骑兵反手一刀,就想砍断大鹏的手腕子,他要命也没有想到,被大鹏捆在后背上的曾昭琳手中的“柯尔特M1873”左轮手枪“啪”、“啪”就是两枪,把这个小鬼子骑兵打得栽下马去。又是几个小鬼子骑兵向大鹏冲来。不远处,右臂负伤的胡秀山见大鹏危急,奋起神威,左手端着“汉阳造”,“啪”的一枪把领头的小鬼子骑兵打下马来。剩下的小鬼子骑兵吓了一跳,胆怯之下一拉马缰,竟然改变了方向,变成了逃向一旁。

大鹏心灵手快,他跳起来三抓两抓的拽住两匹“恢儿”、“恢儿”乱叫的东洋马缰绳,对张玉华喊道:“张叔,快和祁礼**上这匹马。骑着马往外冲!”

0

第四回 大鹏奋勇救昭琳 抗倭自有后来人(上)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