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战地情书>第8章 路遥事奇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8章 路遥事奇

小说:战地情书 作者:铁流 更新时间:2022/11/24 13:07:37

山虎和江小龙结伴而行。一上路,江小龙就问山虎:

"新四军在什么地方,你知道吗?"

"我问过你舅。"山虎说。"他说,大致的地方他知道,就是在长江以北的安徽省南部一带。他还告诉我,从咱们这里出发往北走,过长江进入湖北省,向东走,沿长江北岸,出了湖北境界就进入安徽了。"

"路程蛮远喽。"江小龙说。

"是蛮远,你怕吗?"山虎问。

"我才不怕呢。"江小龙说。"我的意思是说,路程遥远,咱们在路上的时间就长,除了赶路,要想办法做点什么事才好。"

"对呀。"山虎立表赞同,但他又问:

"你想做什么事呢?"

江小龙想了想,说:

"我想做的事,就是当兵打仗的事。咱们投奔新四军,没有打仗的本事哪行!你当过国军的兵,上过战场打过仗,消灭过日本鬼子,有本事,可是我没有呀。所以我想呀,在投奔新四军的路上,把你当兵的本事教给我,见了新四军,我就露两手给他们看看,算是我敬送他们的见面礼。你说行不行?"

"行啊,你这想法大好了。"山虎高兴地说。"咱们就把投奔新四军之路,变为新兵训练之路,把我所掌握的军事技术和战地知识全部传授给你,保证让你像我一样,当上新四军,就能上战场打仗。"

"你自己有没有想做的事呢?"江小龙问。

山虎低头想了想,说:

"我当然也有想做的事。不过,我想也是白想,做不成。"

"想做什么事,说给我听听。"江小龙催促。

"读书识字的事。"山虎说。"我家穷,我小时候没钱进学堂读书,长大了也不认识几个字。读书识字要有老师教呀,没有老师,我想学也是白搭。"

"这好办,我来教你。"江小龙说。"我小时候上过学,把我认识的字全都教给你,咱把投奔新四军之路,变为你读书识字之路,怎么样?"

"当无好哇。"山虎说。"不过,你打算怎么教我呢?"

"我的老师怎么教我的,我就怎么教你。"江小龙说。

"你的老师是怎么教你的?"山虎问。

"是从讲述'凿壁偷光'这个故事开始的。"江小龙说。

"什么意思?老师教你当小偷,把隔壁人家的东西偷光,这是什么老师呀。"山虎没有好气地说。

江小龙听了,哈哈大笑起来。笑过之后说:

"你呀,真的没有读过书。这个故事说的是汉朝丞相匡衡小时候,非常喜欢读书,但是由于家境贫寒,买不起蜡烛,夜间无法照明读书。而他的邻居家里日子过得挺好,每天晚上都点起蜡烛,屋里照得通亮。他想到邻居家里去读分书,可是遭到了拒绝。后来,他想出了一个办法,偷偷地在墙壁上凿开了一个小洞,邻居家里的亮光就透过来了。他把书本对着这光,就读起来了。后来成了大学问家,当了宰相。老师给我们讲这个故事,是要我们向匡衡学习、看齐,刻苦读书,不要因为家里贫穷就不读书了。"

听江小龙这么一说,山虎猛然省悟,尴尬地笑了笑,说:

"这是个好故事,我也要向匡衡学习、看齐。可惜呀,我小时候没人给我当老师,给我讲这个故事。"

"现在也不迟。"江小龙鼓励山虎。"加把劲,把过去的损失补回来。"

"对,就从现在开始。"山虎兴致勃勃地说。

山虎读书识字的热情高涨,江小龙当老师的热情也高涨起来。走路了,坐下来休息,他就把大地当黑板,用木棍代粉笔,写字教山虎去认读。而山虎呢,也把大地当纸,用手指或木棍、石块代笔来写。过到雨天,他们就干脆停下来,一个教,一个学,毫不懈怠。

对于江小龙想学的军事技术和战地知识,山虎当老师、教官,满腔热情地向江小龙传授。没有步枪、机关枪,他就用木棍代替,手把手地教江小龙瞄准、射击和刺杀拚刺刀。没有手榴弹,他就用石块代替,教江小龙揭盖、拉弦、投掷。行走途中有平地、沙丘、沟壑,他就教江小龙如何利用地形地貌,保护自己,消灭敌人。

二人互为师生,勤教肯学,乐不可支。不知走了多少天,来到了长江边。

他们知道,长江的对岸就是湖北省地界。只有过了长江,进入湖北往东走去,才能进入安徽找到新四军。但是,长江这么宽,怎么才能过得去呢?他们决定问问当地人。

当地人告诉他们,不远处有个轮渡码头,货运客运俱全,连汽车都可以由轮船来回摆渡,是过江的必由之地。

二人按照当地人指引的方向走去,果然发现前面有个大码头。江面上涨来一艘货运轮船,载着几辆汽车,船到码头,汽车发动,冲上岸,沿江边的公路驶向远方。跟在货运轮船后面的是一艘客运轮船,船上挤满了人。船到码头,人们争先恐后地下船走出来,上岸后奔向四面八方。

二人加快脚步向前走。可是走着走着,山虎突然停了下来,不走了。江小龙问:

"怎么不走了?"

"这码头,咱们不能去。"山虎说。

"为什么?"江小龙又问。

"我看到了码头上的两个字。"山虎说。

"什么字?"江小龙问。

"武汉。"山虎回答。

江小龙也停下脚步,举目向码头望去,眯着眼望了一会儿,说:

"我也看到了,码头旁边插着的木牌子上写有武汉两个字。"

"来往武汉的码头咱们不能去,你知道为什么吗?"山虎问。

"不知道,我正想问你呢。"江小龙说。

"因为看到这两个字,我想起了一件事。"山虎说。"我在被国军抓去当兵的时候,有个名叫赵汉生的武汉人,在武汉被日本侵略军占领后逃难逃到了常德,也被国军抓去当兵。他说国军无能,武汉保不住,常德也保不住,就逃走了,被抓回来枪毙了。武汉被日军占领,武汉人就逃难,咱们去了被日本鬼子兵抓住了怎么办?所以我说,咱们不能去。"

"我听你的。"江小龙说。"不过,有那么多人乘船过来,又有那么多人乘船过去,难道他们不怕日本兵吗?咱们不妨去看看,能不能想办法混在人群中过江去。"

山虎思考了一会儿,说:

"你说的有道理。不过,咱们不能从大堤上大摇大摆地走过去,要从大堤下面走,猫着腰,避免被人发现。到了那里,要扒在地上隐蔽观察,然后再决定怎么办。"

江小龙点头同意,依山虎之计而行。

他们猫着腰走进紧靠码头的一片小树林里,仔细观察码头上的动静,寻找日本鬼子兵的身影。但是,映入他们眼帘的,却是全副武装的国军士兵。那些国军士兵,手执美式卡宾枪,头戴钢盔,对所有进出码头的人员都进行盘查。山虎奇怪地说:

"日军侵占武汉时,国军逃跑了,这里怎么会有国军呢?"

"这些国军士兵,咱们怎么对付?"江小龙问。

"不能让他们发现我们。"山虎说。"如果让他们发现了,抓我们去当兵,那就糟了。"

"我们怎么办?"江小龙又问。

"继续观察,等天黑以后再说。"山虎说。

他们隐蔽在小树林里,一动也不动。不久,太阳西坠了,夜幕降临了,码头的客运轮船和货运轮船都停运了,码上的国军士兵也全都撤走了。

二人起身走出小树林,来到码头。此时,码头漆黑一片,空无一人,只有江涛拍击码头的响声,客运轮船和货运轮船也都无影无踪,说明去了对岸就没有转回来。山虎突然发现,在离码头不远的江边水面上亮着一盏灯,喜悦地说:

"有灯必有人,有人必有船,咱们过去看看。"

接着,举步前行。江小龙紧跟而行。

二人来到亮灯处,果然既看到了船又看到了人。那船一看就知道是打鱼船,因为船上有捕鱼的网和装鱼的竹篓。那人是个老人,坐在船头上,边抽烟边发牢骚,骂骂咧咧:

"他骂的,这是什么世道!说买鱼,却不给钱,强盗一样。"

老人的牢骚话,山虎和江小龙都听到了。江小龙说:

"打鱼谋生的,也是穷人家呀。"

"穷人心肠好。"山虎说。"咱们过去跟他聊聊,想办法让他把咱们送过江。"

江小龙拍手赞成。二人走上前去,齐声道:

"老人家,您好!"

老人见山虎和江小龙都是年轻人,对他很尊重,说话低声细语挺和气,便站起来客气地应道:

"二位客官,这么晚了,是来买鱼的吗?"

江小龙回答说"不是",山虎连忙接上去说:

"我们不是来买鱼的,是来打听鱼行情的。"

"那就上船来坐吧。"老人邀请。

二人喜不自胜,登船坐下,山虎首先开口说:

"我们刚才听你说,有人买鱼不给钱,这是怎么回事?"

"唉!提起这事我就来气。"老人气呼呼地说。"我好不容易打了几十斤鱼,本想到这里来卖个好价钱。傍晚太阳快落山的时候,来了两个国军的兵,说他们要出高价买我的鱼。可是当我把鱼从鱼篓里倒进他们的箩筐以后,他们提起箩筐就走,一分钱也不给。我向他们讨要,他们就用枪托砸我。你们说,这国军的兵,不就是强盗嘛。"

"国军的兵,就是强盗!"山虎说。"他们对付老百姓狠得很,对付日本鬼子就没本事了,只知道保命逃跑。"

"这我知道。"老人说。"国军的兵打仗不行,只知道坑害百姓。"

"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要到这儿来卖鱼呀?"江小龙关切地问。

"这里的行情好哇。"老人说。"在这码头附近,有个集镇,设有鱼市,鱼贩子到码头来买鱼到鱼市去卖,从中赚钱。捕了鱼到这儿来不愁卖不出去,哪能想到碰上国军士兵被抢了呢!你们不是要打听鱼行情吗,这就是这儿的行情。"

"对岸那边的行情,你知道吗?"山虎趁势问。

"不知道,没去过。"老人回答得很干脆。

"那边的行情,我们也想知道。"山虎说。"所以,我们想请你帮忙,把我们送过去。"

"过江的费用,你要多少,我们就给多少。"江小龙说。

老人低头不语。江小龙又说:

"我们说话是算数的,你如果不相信,我现在就把钱给你。"

"不是我不相信你们。"老人说。"对岸那边也是国军当道,天下国军一个样,都不是好东西。所以,我现在既不想在这里呆,也不想到那边去,只想回家了。"

"你家在哪里?"山虎问。

"在安徽。"老人说。

山虎和江小龙听了,惊喜起来,冷不防地道出了藏在内心的秘密:

"我们正要去安徽,就让我们搭你的船,跟你去吧。"

老人漠然惊奇,说:

"你们不要到对岸打听鱼市行情吗,跟我到安徽去干什么?"

山虎急忙解释道:"我们本来是打算到对岸打听鱼市行情之后再去安徽的,现在你要回安徽,我们想搭便船,费用照付,还是你要多少,我们就给多少。"

"你们到安徽去干什么?"老人问。

"去投靠亲友。"江小龙说。

"你们的亲友在安徽什么地方?"老人又问。

"他们是经商的,东奔西跑没有固定的地点。"山虎抢着回答。"我们到了安徽以后,再去找他们。"

老人不再说什么,招呼山虎和江小龙坐稳,拔起锚桩,撑起竹槁,使船离开江边,向北进入江心,摇橹驶去。

山虎觉得,老人和蔼可亲,就主动与他交谈,聊起了家常,说:

"你老人家驾船这么熟练,肯定是渔家出身,常在这长江里捕鱼捞虾。"

"你的眼力不错,看得准。"老人说。"我家住在长江边上,从小就学会了驾船撒网捕鱼。只是日本鬼子来了以后,才停歇下来,不敢驾船出来。现在好了,日本鬼子投降了,滚回日本了,这才又干起了老行当。"

老人随意说的这段话,却引起了山虎的高度警觉。因为在他的脑海里,还是被日本侵略军的侵略充斥着,武汉仍在日军的占领中。所以一听老人说"日本鬼子投降了,滚回日本去了",便惊讶地问:

"日本鬼子真的投降了吗?"

"当然是真的。"老人说。"原先南京、武汉都被日本鬼子占领,他们投降了,被国民政府接收,现在满城都是国军,一个日本鬼子都没有。这么大的事,难道你们还不知道?"

"真的不知道。"山虎说。"我们是大山沟里的老百姓,没有听说这件事。"

"原来如此。"老人说。"你们身居山区,与世隔绝,出门闯世界,要处处小心才是。就说这长江上的世界吧,原先跑的是日本鬼子的军舰,现在跑的是国军的军舰,看到了就要赶紧躲一躲,不然就会遭到杀身之祸。"

说话间,一艘国军的军舰亮着探照灯从下游驶来。老人急忙把鱼船驾至江边停下,佯装撒网捕鱼。待军舰驶过之后,才收网继续前行。

就这样,老人驾船在江面北边顺流而下,驶驶停停,停停驶驶。天亮的时候,老人把船停泊在一个小港湾里,对山虎和江小龙说:

"我到家了,跟我到家里喝杯茶吧。"

山虎认为这是老人说的客气话,便推辞道:

"不打扰了,我们上岸后就去赶路寻亲友了。"

江小龙接着山虎的话尾说:"是啊,我们要走了。搭船的费用,现在就结。这是那句话,你要多少,我们就给多少。"

"不急。"老人说。"你们硬要给钱,那就跟我到家里喝杯茶再说。"

盛情难却,山虎和江小龙只好跟着老人下船上岸,去了老人的家。

山虎和江小龙跟着老人进屋时,屋内走出一个年轻人。老人说:

"这是我的儿子。"

然后,把儿子拉到一旁,嘴巴贴着儿子的耳朵嘀咕了一阵子。

儿子走了,老人把山虎和江小龙请进堂屋坐下,烧水泡茶招待。江小龙再提结账付钱之事,老人说:

"我要回家了,顺便捎带着你们,哪能开口向你们讨钱呀!你们硬要给,那就随便给吧。"

老人的这番话,使山虎和江小龙很受感动。二人商量之后,说:

"我们带的路费没有花完,现在已经到了目的地,没花完的路费全部给你,以表达我们对你的感激之情。"

说罢,把身上的钱全掏了出来,交给老人。

老人不再客气,微笑收下。

山虎和江小龙喝了茶,向老人道谢,起身要走。而眼前突然出现的情况,又使他们二人惊呆了。

只见老人的儿子引领着一位国军的上尉军官和两名国军士兵破门而入,老人竟然笑嘻嘻地指着山虎和江小龙,对那上尉军官说:

"就是他们两个,你把他们带走吧。"

说罢,又把山虎和江小龙给的路费钱交给那上尉军官,说:

"这是他们给我的,你也拿去吧!"

老人的举动,激怒了山虎和江小龙。二人怒目横眉,冲着老人怒吼:

"想不到你是这种人!"

那上尉军官立即斥止,对他们说:

"你们两个,要老老实实地跟我们走。否则,就把你们捆绑起来。如果想跑,那就就地正法!"

山虎和江小龙见那上尉军官腰佩手枪,两名士胸挎美式卡宾枪,长叹一口气,无可奈何地跟着他们走了。

0

第8章 路遥事奇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